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二十六章 悟道岩
那人玄境初期修为,原本专心致志地望着岩壁上的线条,凝神感悟。
  
  他被打搅时,神色颇为不快,待到他转过身来,发现问话的竟然是一个身材火爆,模样出众的女子时,才压下心中不满。
  
  旋即,他又看到带着面纱的穆碧琼,那婀娜身姿,分明又是一个美女。
  
  他嘴角终逸出一缕笑意,回应道:“悟道。”
  
  “悟道?”殷娅楠好奇地看向岩壁上,众多奇怪线条,“就那些乱七八糟,鬼画符般的线条,就能参悟大道至理不成?”
  
  “真是如此。”那人没一点开玩笑的意思,“千百年来,有不少人,在此参悟出奇妙。其中有人族,从中领悟出奇妙灵诀,也有异族,感悟出血脉秘术。我们称呼此地,为悟道岩。当然,能参悟出奥妙的,毕竟只是少数,绝大多数是没有收获的。”
  
  “那些线条,如何形成的?”殷娅楠再问。
  
  “不清楚。”那人摇头,“反正,我们一直听说过关于此处的传言,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。”
  
  他话锋一转,突然询问:“你们……从何而来?”
  
  “垣天星域。”殷娅楠坦然道。
  
  “垣天星域?”那人再次摇头,“没有听说过。在你们垣天星域,至强者,处于那一个境界层次?”
  
  “虚域巅峰。”殷娅楠继续说。
  
  “虚域巅峰啊,那么你们垣天星域,只是最初级的人族星域了。”那人和初见殷娅楠天巫宗的方莹莹般,眼中多了一丝轻视,“这处岩壁线条蕴含的奇妙,只有那类天资卓越者,才有可能感悟。”
  
  看他话里的意思,殷娅楠三人,应该不再这个行列。
  
  殷娅楠倒也不生气,有一搭没一搭,向他套话。
  
  聂天和穆碧琼两人,站在后方,无聊地四处观望。
  
  聂天注意到,聚集于此的那些炼气士,从衣着来看,应该分属不同的炼气士宗门。
  
  他们的境界,只是凡境和玄境这个阶段,特别厉害的人物,聂天一时看不出。
  
  青褐色的山川,仅有千米高,岩壁的每一面,都有着奇奇怪怪的线条,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炼气士,也散落在不同位置。
  
  那些人,还时而变幻着方位,朝向岩壁的另外几面。
  
  山川附近,只有坚硬的大地,没有花草树木,没有虫豸灵兽的气息和动向。
  
  此地的天地灵气,稀薄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  
  殷娅楠和那人交谈时,聂天将四处张望的目光收回,也好奇地打量着那些岩壁上的线条。
  
  他瞧了一阵子,也释放出灵魂意识感应,没有看出什么玄奇。
  
  这时,他不由想到,若是他师兄段石虎在此,以段石虎在符文方面的惊人天赋,兴许能够从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条中,剥离出奇妙,有些触动和感悟。
  
  而他在阵法,灵图,符文上,当真是一窍不通。
  
  看了半响,觉得是浪费时间的他,不由低声催促殷娅楠:“没什么好看的,我们还是趁早离开吧。”
  
  “别急,再看看。”殷娅楠道。
  
  随后,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,也混杂在人群中,睁大眼睛,盯着一面面岩壁,视线在那些线条内不断游弋着,欲图解析神妙,参悟出法决和奇特记忆。
  
  聂天愈发无聊。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有过和天巫宗的那段经历,他早就明白碎灭战场内,人族和人族之间,也绝非一团和睦。
  
  眼前众多分属不同宗门势力的炼气士,能心平气和地于此参悟,倒是有点奇怪。
  
  时间一晃,半日过去。
  
  聂天倾听那些人的对话,知道有些人彼此熟识,来自同一个人族星域。
  
  但那些人出自的星域,等级都比垣天星域高一点,宗门内部,似有圣域强者坐镇。
  
  他们也是陪同长辈们一起抵达碎灭战场,长辈们往碎灭战场深处探索,留他们在边沿活动。
  
  那些人有的,在碎灭战场已经呆了两三年之久,有些已经有了收获,有些还是颗粒无收。
  
  又过了两个时辰。
  
  聂天惊奇地发现,盘绕在殷娅楠旁边的冰血蟒,蟒瞳深处,忽然有异光闪耀。
  
  冰血蟒的眼瞳,一只银白如冰晶,一只暗红。
  
  那只暗红的眼瞳,仿佛为血纹蟒的血脉集结,就是那只眼瞳,渐渐有血丝浮现。
  
  血丝越来越多。
  
  冰血蟒的蟒瞳,死死盯向一处线条错乱的岩壁,有一缕缕暗含气息的灵兽魂丝,从瞳孔分出。
  
  一缕缕灵兽魂丝,似落入那些线条,那些岩壁中的线条,如被血红的染料染红。
  
  殷娅楠猛地醒转,她看了一眼冰血蟒,又看向那些岩壁内的线条,美眸陡然一亮。
  
  她没有料到,她本人未能从那些岩壁中的线条,感悟出玄妙,反倒是冰血蟒,似乎被一处线条触动了血纹蟒的血脉,有了发现。
  
  冰血蟒的异动,也让此地聚集的十几个人族炼气士,惊奇起来。
  
  那些人频频望来。
  
  其中和殷娅楠答话的那人,看了一会,忍不住问道:“你这条玄冰巨蟒,在什么等阶?”
  
  和天巫宗的方莹莹一样,他也误以为,冰血蟒只是一条各大域界,常见的玄冰巨蟒。
  
  而玄冰巨蟒的初始等级,只是二级罢了,需要漫长时间的生长蜕变,才能一点点强大。
  
  然而,因初始等级较低,玄冰巨蟒想要成为七级、八级的灵兽,希望极其渺茫。
  
  那人听说过的,最厉害的玄冰巨蟒,也仅仅为七级的血脉。
  
  六级血脉的玄冰巨蟒,和人族玄境者实力对应,并不算特别出众。
  
  就是因为这样,那些误以为冰血蟒为玄冰巨蟒的外域炼气士,从始至终,都没有特别关注留意殷娅楠。
  
  一条稀疏寻常的玄冰巨蟒,竟然能够参悟岩壁的奥妙,有所收获,让他们很是诧异。
  
  “六级。”殷娅楠心情愉快,随口答了一句。
  
  那人一点不意外,有些羡慕地说道:“它能参悟岩壁上的奇妙,将来有蜕变到七级的可能。七级的玄冰巨蟒,可就有点厉害了,你运气不错哦。”
  
  “我运气向来不差。”殷娅楠毫不谦虚。
  
  “可惜,即便是七级的玄冰巨蟒,智慧也不会特别高。”那人有点遗憾,“它要是有惊人的智慧,能够和你灵魂沟通,倒是可以问问,它是通过什么方法,感悟出岩壁上那些奇特线条的。”
  
  殷娅楠笑而不语。
  
  其余人见一只玄冰巨蟒,都能参悟岩壁中的奇妙,似被触动。
  
  接下来,那些人愈发专注,全部盯着岩壁上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的线条,各自以灵魂意识汇聚其上,欲图勒破秘密,获取传言中的灵诀和修行体悟。
  
  聂天没有多看岩壁,也没有四处活动,就在山川脚下,默然静坐着,独自修炼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聂天忽然从修炼状态醒转。
  
  他眉头渐渐皱起,扭头四处观望。
  
  他的生命血脉,敏锐的察觉出,有三股刻意压制着的气血,极为隐秘地潜隐在附近。
  
  从气血动静来看,显然不是人族。
  
  又过了一阵子,有淡淡的死亡气息,冥气和魔气,似被风吹拂着,飘散而来。
  
  那种特殊的能量气息,其他人也有所察觉,但并没有在意。
  
  碎灭战场不同于别处,很多区域都会缭绕着冥气和魔气,还会四处飘动,他们都觉得是正常现象。
  
  渐渐地,漂浮出来的死亡气息,冥气和魔气,越来越多。
  
  于此参悟岩壁奇妙的人族炼气士,都明显不太适应,纷纷取出灵力光幕,隔绝那些异族能量气息的渗透。
  
  聂天渐渐生出不安,突然低声道:“麻烦来了。”
  
  穆碧琼和殷娅楠猛地睁开眼。
  
  “有点不对劲。”聂天脸色沉重,“在外面,有三股刻意隐匿的气息,不是人族。”
  
  殷娅楠冷哼一声,“我们还需要惧怕吗?”她仗着冰血蟒在八级,有恃无恐。
  
  另外,冰血蟒此刻还在处于参悟状态,她能感觉到,岩壁中的那处线条,对冰血蟒的血脉秘术有触动,所以即便知道有危险,她也不准备离开。
  
  “我只是告诉你们,小心一点。”聂天脸色镇定。
  
  “哦,那就看看,会有什么麻烦来吧。”殷娅楠满不在乎。
  
  极乐山的穆碧琼,同样矗立原地,没有要移步的意思。
  
  她对她体内那一株奇异妖花,同样有着强大的信心,她也不觉得,悄然过来的三个家伙,能威胁到她。
  
  “妈的,冥气和魔气怎么越聚越多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?”山壁另一面,一位凡境中期,和聂天境界相当的炼气士,霍然而起,骂骂咧咧地说道:“鬼地方待不下去了,我要换地方了。”
  
  长时间凝聚灵力,形成结界光幕,消耗太大了。
  
  他必须离开此地,另外寻觅地方,恢复力量,不然会越来越虚弱。
  
  他一站起,另外有几个凡境级别的炼气士,也阴沉着脸,逐个起身。
  
  他们都是不堪重负者。
  
  在他们就要走时,他们瞥了聂天一眼,目显惊异。
  
  聂天的境界修为,和他们分明一样,却没有和他们一般,调集自身的灵力,集结为结界光罩庇护周身。
  
  在场众人,聂天也是唯一一个,直接暴露在冥气、魔气,和稀薄的死亡气息者。
  
  “我身怀特殊器物。”聂天笑嘻嘻地说。
  
  他早已习惯了裂空域以前恶劣的环境,他这具强悍的血肉之躯,毛细孔收缩之后,令他不适的冥气、魔气,一丝都渗透不来。
  
  这是连殷娅楠都做不到的。
  
  感到奇怪的那些凡境者,在他解释过以后,也没有深究的打算,纷纷离去。
  
  半刻钟后。
  
  聂天低声道:“离开的那几位,没意外的话,应该已经死了。”
  
  ……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