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铩羽而归
聂天骇然看向胸口。
  
  他胸前衣衫陡然碎裂,一条条纤细的灰白线条,在他胸前皮肤底下飞快游弋,纵横交织,绘刻出一幅繁复神秘的图案。
  
  从那图案内,传出古老久远的死亡气息,如烙印着死亡真谛。
  
  一种转化生机,令生机变化为死亡之力的感觉,从那一幅图案内滋生出来。
  
  聂天体内磅礴浩荡的血肉精气,顷刻被影响,竟不受控制地,飞入那灰白图案。
  
  他马上生出虚弱无力感。
  
  帕格森冷冷看着聂天,不再动手,似乎认定聂天必死无疑。
  
  别说是气血不足的人族了,就算是妖魔和邪冥,被其以死亡血脉秘术,绘刻出那幅图案来,也极难承受。
  
  人族,孱弱的躯体,不够旺盛的气血,会更快被那图案转化掉生机,迅速化为死尸。
  
  “咚咚!咚咚咚!”
  
  聂天的心跳声,如擂鼓轰鸣。
  
  盘踞在他心脏处的,那一条蕴含生命血脉真谛的青色血气,本处于蜕变蛰伏状态,可此刻分明被刺激了。
  
  一团血光,从聂天胸口爆开。
  
  血光之中,一条条生命血脉独有的血脉晶链,凝为千万条晶莹光蛇,猛地植入那灰白色图案。
  
  晶莹光蛇,如橡皮擦拭,将那一条条灰白色线条绘刻出来的图案,眨眼被抹掉。
  
  生机向死亡转化的诡异感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帕格森碧绿色的眼瞳,异光一现,震惊道: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火焰、星点、草木光芒,混杂着气血和魂力,霎那间从聂天躯体漂浮出来,一股扭曲虚空,令万物紊乱的磁场,从聂天身上弥漫而出。
  
  “浑沌乱流!”
  
  磁场形成,聂天冷哼一声,掌心陡然星光如浩淼星海,似有璀璨星辰,在聂天手中诞生。
  
  一个接着一个的星点,于其掌心变幻游弋,凝为星辰法阵。
  
  他抬手一甩,一片星辰光幕,就飞向帕格森。
  
  “碎星古殿!”
  
  帕格森失声惊叫。
  
  不仅是他,就连邪冥族的弗罗斯特,还有那个高阶妖魔,听到他的惊叫,也下意识地看来。
  
  两个异族,同样被震动,低喝:“碎星古殿传人!”
  
  “咻!”
  
  星辰光幕飞落帕格森时,聂天骤然消失,又忽地借助星烁,在其背后凭空闪现。
  
  浑沌乱流营造的磁场,将帕格森轰然笼罩,他体内的死亡血脉,在那诡异磁场下,运转都受到限制。
  
  点点星耀光芒凝为的星辰法阵,化为一片光幕,轻飘飘飞入他胸前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星辰法阵爆裂开来,璀璨星芒夺目,锋锐的星光,冲击到他晶莹骨骼。
  
  帕格森小小的骨身,不断颤抖,每颤抖一次,都有浓郁的死亡气息,从他一根根骨节内流溢出来。
  
  与此同时,聂天提着的炎星,再次斩落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炎星重重劈砍在帕格森肩膀,他白莹莹的肩膀,传来巨响。
  
  帕格森龇牙咧嘴,在星辰法阵和炎星的两重攻击下,似感受了痛意,可他的骨骼,依然未出现绽裂痕迹。
  
  “骸骨不破身!”
  
  晶莹的白色光泽,从他每一根骨节闪亮,白光如一件盔甲,将其矮小的骨身牢牢护住。
  
  “咻咻咻!”
  
  三只白骨炼制的骨箭,带着刺耳的尖啸,从帕格森指尖飞出。
  
  骨箭如白色闪电,在聂天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就刺在他肩膀和锁骨。
  
  “当当当!”
  
  骨箭轻易裂开聂天的皮肉,重击到他的晶骨,发出金铁交击的清脆声。
  
  聂天被那三只骨箭的冲击力,给带动的,凌空飞出。
  
  他轰然落地时,脸色阴沉,将那三只骨箭,逐个拔出来。
  
  骨箭入手,死亡气息缭绕着,朝着他血肉渗透。
  
  他将骨箭随手扔掉,运转天木重生术,去修复那三个被骨箭刺穿的血洞,在那三个血洞处,生机汇聚,血肉疯狂蠕动。
  
  骸骨族的帕格森,抬手一抓,被聂天扔掉的三只骨箭,重新飞入他手,他没有急着下手,而是奇怪地打量着聂天,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“聂天。”
  
  “你,不是一般的人族。”帕格森碧绿色的眼瞳深幽,神色渐渐凝重,“即便在碎星古殿内,你也不是一般的角色,难道……你是所谓的星辰之子?也不对,碎星古殿那几个星辰之子,没有一个,境界低到仅有凡境。”
  
  聂天并未答话。
  
  “真希望你是星辰之子,这样杀起来,才有意思。”帕格森嘀咕了一句。
  
  那柄落在骸骨血妖肩膀,被其称呼为碎骨刀的骨刀,在他这句话后,忽地飞向他。
  
  碎骨刀入手霎那,帕格森的威胁程度,似直接提升了数个等阶!
  
  骸骨族的这件重宝,从骸骨血妖体内,已抽离了部分死亡力量,如痛饮了鲜血,给聂天的感觉更为锋锐可怕。
  
  骸骨血妖失去镇压,终于和聂天恢复了灵魂联系,可在聂天驱使他,去对付帕格森时,骸骨血妖还是回避了。
  
  似乎,只要帕格森握着那柄碎骨刀,他就永远生不出,和帕格森为敌的念头。
  
  在帕格森挥刀之际,聂天瞥了一眼另外两处战斗,发现穆碧琼借助一条黑色妖花的根茎,和高阶妖魔的战斗,赫然占据上风。
  
  而殷娅楠也在冥魂珠的帮助下,和邪冥族的弗罗斯特,战的旗鼓相当,不落下风。
  
  他灵机一动,赶紧向骸骨血妖重新下达一个命令,让其帮助殷娅楠,去击杀邪冥族的弗罗斯特。
  
  骸骨血妖对于这个命令,接受的非常干脆,立即奔着弗罗斯特而去。
  
  也在这一刻,帕格森挥动碎骨刀。
  
  源自帕格森的血脉能量,灌注向碎骨刀,那柄刀如拥有了生命,散逸出毁灭众生的死亡气息,带出炫目苍白虹光,斩向聂天。
  
  聂天想也不想,几乎将体内一半的力量,汇聚向炎星。
  
  他胸腔怒意升腾,以感悟自擎天巨灵的一式擎天之怒,催动着炎星,狠狠撞向那柄骨刀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碎骨刀和炎星碰触霎那,聂天灌注向炎星的诸多力量,猛然崩碎。
  
  一同崩碎的,还有炎星!
  
  这柄被李冶炼制出来,聂天使用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的长刀,根本承受不住骸骨族重宝的一击,瞬间断裂为无数碎片。
  
  聂天寄托在其中的满腔怒意,也消散的干干净净。
  
  可那柄被帕格森掌握的碎骨刀,竟然余威不减,依然划向聂天,如要将聂天,和这片天,都给斩为两截。
  
  出道至今,聂天从未如此接近死亡。
  
  看着碎骨刀越来越近,聂天发现在炎龙铠不能动用时,根本没办法阻挡这一刀。
  
  他有种感觉,他经过天木重生术连番淬炼的这具强硬躯体,也承受不了这一刀。
  
  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借助碎星古殿的星烁,瞬间挪移开来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他猛地脱离碎骨刀的划动范围,在那座悟道岩脚下显现。
  
  帕格森愣了一下,握着碎骨刀的骨腕,轻轻一转,碎骨刀再次奔着聂天而来。
  
  碎骨刀划动过的区域,万物死寂,此地还好没有虫豸类的生灵,不然在那碎骨刀的笼罩范围,似乎低等级的荒古异虫,都会直接死亡。
  
  聂天再次依仗星烁挪移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小小的碎骨刀,斩击在悟道岩上,悟道岩的岩壁,都出现一道深深的石痕。
  
  那道石痕倏一显现,将魂丝汇聚向悟道岩的冰血蟒的灵魂,似被莫名触动。
  
  冰血蟒的灵魂气息,从悟道岩内,猛地倒卷回来。
  
  八级的冰血蟒,低低嘶鸣着,灵魂陡然归位。
  
  殷娅楠大喜过望,扭头一看,就见聂天在帕格森的追击下,只能狼狈躲避,不敢和那柄碎骨刀正面交锋。
  
  而被聂天唤动的骸骨血妖,则是用力拍打着那残魂汇聚的骷髅头,苍白的火焰,从骸骨血妖的手骨内点点飞落。
  
  那颗骷髅头,犹如有着生命智慧,似在哀嚎。
  
  骷髅头和弗罗斯特的血脉天赋,灵魂秘法,被冥魂珠克制着,拿骸骨血妖毫无办法。
  
  骸骨血妖手中溅射出来的苍白火焰,带着死亡气息,飞射在弗罗斯特身上,竟然还在燃烧着,让弗罗斯特苦不堪言。
  
  “聂天!交换对手!”
  
  殷娅楠低吼着,突然就骑着冰血蟒,向帕格森而去。
  
  冰血蟒喷出一口寒雾,寒雾内无数冰光旋动,形成了极寒风暴,将帕格森顿时吞没。
  
  帕格森提着那柄碎骨刀,随意划动着,冰血蟒喷出的极寒风暴,就四分五裂。
  
  冰血蟒眼瞳出现了滔天怒意,这片天地,温度骤降,一块块岩冰,从石地表面冻结出来,被冰血蟒的血脉之力牵动着,全部注入那极寒风暴。
  
  极寒风暴内,一下子多出更多的冰棱冰块。
  
  冰血蟒的另外一只眼瞳,血光一现,那些冰棱和冰块,似被鲜血染红,变成红色棱晶。
  
  更为恐怖的气血之力,从那极寒风暴内急剧飙升出来,帕格森在当中,压力倍增,再也无法顾及聂天。
  
  他依仗着碎骨刀,在那极寒风暴内,虽活动自如,可还是被限制了。
  
  邪冥族的弗罗斯特,看到帕格森都被极寒风暴笼罩,又看到冥魂珠和骸骨血妖,因聂天的御动,忽然变得更有威力,他神情变了变,突以异族语言喝道:“走了!”
  
  话音一落,不等聂天接近,他就驾驭着那残魂汇聚的骷髅头,如一阵风漂向远处。
  
  妖魔族的那位高阶妖魔,早就心生退意,听到他的一声吆喝,凝为一道紫色电光,瞬间脱离战场。
  
  而骸骨族的帕格森,在极寒风暴的淹没下,居然沉落于大地,气息渐渐变得微不可查。
  
  八级冰血蟒没有苏醒前,提着碎骨刀的帕格森,无人能敌。
  
  它的觉醒,让殷娅楠终于有底气,和拥有碎骨刀的帕格森一战,势均力敌的平衡,也因此被瞬间打破。
  
  三位异族,气势汹汹而来,铩羽而归!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