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守井
    所谓的造化源井,其实都在沼泽中,在坚固的淤泥地内。
  
      一口口造化源井,大小不等,相互间的距离也不相当。
  
      造化源井分散在那片沼泽区,有造化源井的地方,土地较为坚硬,如铁石般,似能够落足,不用担心沉落沼泽。
  
      四十九口造化源井,散落开来,其中有六口井,赫然已被人霸占。
  
      那六口井,井口直径大多超过三米,最大的一口井,像是通往地底的幽暗深坑。
  
      在那口井的井口处,坐着一位头发灰白,看着就活了有一段岁月的人族老者,他的境界,为玄境后期。
  
      相隔还有很远,柴龙歌的那辆飞行灵器,已慢慢停下。
  
      聂天远远看向那位老者,他的生命血脉,对人族的寿龄,相当的敏感。
  
      只稍稍感应了一下,他就知道那位老者,和他师傅巫寂一样,也遭遇了寿龄限制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老者,已经活了很多年,可他的境界,依然只是玄境后期。
  
      他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,迅速踏入灵境,获得额外的寿龄,他的修行之路,包括生命之路,就要走到尽头了。
  
      老者闭着眼,气血衰竭,可体内的灵力波动,却异常汹涌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灵武殿的一位长辈,推断出,这次造化源井即将喷涌出各类天地能量。我们兄妹,就是奔着造化源井来的,希望能借助造化源井,令自身的境界,再拔高一截。”柴龙歌压低声音,“我们来的还算是早,只有六个人,先我们一步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视线,又在其余五人身上扫了一扫,发现剩下的五人,境界也都是玄境。
  
      五人有的年龄也不小了,也有的,从生命气息来看,还是相当年轻,远远没有达到寿龄的极致。
  
      一共六人,分别霸占着,最大的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其中有三人,抬头远远看了他们一眼,就不再理会。
  
      “造化源井喷涌的天地能量,每一口都不是恒定的,他们修炼的属性又各自不同。”穆碧琼思索着,轻声道:“如果一人守着的造化源井,喷涌出来的能量,和他们的修炼属性不一致,会怎样?”
  
      柴龙歌苦涩一笑,“有几种情况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好奇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要么,和其他人进行交换。如果旁边一人,守着的造化源井,喷涌出来的天地能量,和他情况一致,两人会非常容易达成默契,相互交换。”柴龙歌声音更小,指着那老者,“譬如他,他修炼的属性为雷电,他旁边的那人,修炼属性为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两人苦守的造化源井,喷涌出来的修炼属性,恰恰相反,他们就会立即交换,彼此不会冲突。”
  
      穆碧琼再问:“如果那老者守着的造化源井,喷涌出火焰能量,而他身旁那人,井口有雷霆闪电弥漫出来,该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“谁强大,谁说的算。”柴龙歌低叹一声。
  
  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聂天心中顿时雪亮,知道这四十九口造化源井,绝对不是先霸占,就能永远霸占住的。
  
      造化源井即将喷涌出各类能量的消息,灵武殿能知晓,别的星域宗门,包括异族、古兽,应该也会有知道的。
  
      四十九口造化源井,等真正展现奥妙时,怕是会有一番惨烈血战。
  
      想要从那些造化源井获取造化,没有所想的那么简单,有太多的意外会陆陆续续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来的还算是早,剩下的空井,还有很多很多。”柴龙歌沉吟半响,“你们先各自挑选吧,能不能守得住,后面就看你们自己了。要是实在守不住,干脆利落的舍弃,还能保全性命,不然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消他细说,聂天等人也能想明白其中凶险。
  
      好在三人各个胆大包天,又仗着身怀奇妙,倒是并不畏惧。
  
      在柴龙歌的飞行灵器,到了那些造化源井处时,殷娅楠轻哼一声,率先飞出。
  
      她落向一口较大的造化源井,一屁股坐下来,先声夺人。
  
      穆碧琼紧随其后,也挑选了一口较大的造化源井,同样占有。
  
      聂天在他们旁边,随意寻觅了一口造化源井,也顺势落下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兄妹,也分别挑选了造化源井,两人挑选的造化源井,和他们三个相隔不远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兄妹两个,修炼属性一个为金之灵力,一个为水之灵力。”柴龙歌落下以后,向聂天三人说道:“在造化源井展现奇妙,喷涌出天地能量时,我们几个要是有适合的,就第一时间交换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聂天三人纷纷点头。
  
      时至今日,聂天早就明白,穆碧琼修炼的灵诀,和草木有关,这可能和她体内,有着一株双色妖花有关。
  
      而殷娅楠,因为冰血蟒的血脉,有玄冰巨蟒和血纹蟒,所以她的修炼属性为寒冰之力。
  
      她另外修炼的体术,则是吻合血纹蟒的天赋,纳入百兽精血,藏于自身。
  
      三人中,只有他的修为驳杂,火焰、草木和星辰之力兼修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从他身上,兴许能看出他的火焰和草木两种气息,星辰之力,未必能辨别出来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邀请他们三个,来造化源井寻求机缘,除了本来就心思不坏外,应该也是觉得,他们三人对兄妹两个没有危险。
  
      他们修炼的金锐和水之灵力,三人都没有修炼,等造化源井开启神秘时,双方可以互换,获得造化源井奥妙的可能性,也会大幅度提升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一切,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。
  
      ——他们要能守得住霸占的造化源井才行。
  
      聂天等人选择的造化源井,离率先抵达的另外几人,相隔甚远。
  
      聂天落下后,打量着他挑选的造化源井,凑在井口往下观望,发现井口似通往大地深处,幽暗无光,不知多深。
  
      他的一缕灵魂意识,朝着井内延伸,到了感知极限,也未能瞧出奇妙。
  
      他将魂念收回,瞥了一眼穆碧琼和殷娅楠,发现那两个凶悍的女人,也在观察着造化源井,同样一无所获。
  
      聂天安静下来,就在他的井口坐着,取出灵石开始修炼。
  
      时间匆匆,数日后,渐渐有新的外来人,陆陆续续抵达。
  
      新来的,有人族,也有妖魔和幽族,就连灵兽,都来了一个。
  
      那头古兽,赫然是一头六级的地炎兽。
  
      当年在裂空域的赤炎山脉时,聂天见过的那头地炎兽,也是六级,给了他极大震撼。
  
      六级地炎兽,实力堪比人族玄境,时至今日,这种级别的地炎兽,在聂天眼中早就没那么可怕了。
  
      地炎兽到来后,三条火尾甩动着,庞大的兽身,沉落在一口造化源井的井口,就不再活动。
  
      不论是人族,还是异族的妖魔和幽族,都见怪不怪,没有理睬它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帕格森,弗罗斯特还有第二魔域的古塔斯,并没有出现。
  
      又是几日后,一名骑着六阶雷冥兽的青年,身穿一件流光溢彩的衣衫,大大咧咧抵达。
  
      那青年,衣衫胸口处,有五个雷球,似镶嵌在衣服内,却在不断转动着,非常奇妙。
  
      青年一脸桀骜不驯,他过来后,在雷冥兽身上四处打量着,很快注意到那个守着最大的造化源井,境界在玄境后期的老者。
  
      他拍了拍雷冥兽,就飞逝到老者头顶,以命令般的语气,喝道:“老家伙,你将那口造化源井让出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境界,只有玄境中期,比老者明明弱了一筹。
  
      老者睁开眼,看向他胸口五个晃动的雷球,脸色微变。
  
      老者眼中怒意一闪而逝,旋即就站了起来,重新挑选了一口较远的造化源井,重新坐下。
  
      从始至终,老者一言未发。
  
  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青年咧嘴一笑,驾驭着六阶的雷冥兽,在那口最大的造化源井落下,并冷冷看向老者,道:“如果能喷涌雷霆闪电的造化源井,有三口,我就放你一马,赐你一个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否则,这趟的机缘,就和你无关了。我和我的雷冥兽,需要两口,能喷涌雷霆闪电的造化源井。”
  
      寿龄即将到尽头,渴望通过造化源井打破寿命极限的老者,听他这么一说,神色黯然。
  
      “亘雷星域,天雷宗的少宗,莫青雷!”
  
      柴龙歌皱着眉头,悄然打量着那名青年,向聂天等人道出来历,并叮嘱道:“如果你们守住的造化源井,有雷霆闪电之力涌出,最好主动撤离,不要招惹那人。他是天雷宗的少宗,这个天雷宗的宗主,在圣域后期!”
  
      “别看他境界不高,可他手中持有天雷宗的重宝,他敢这么肆无忌惮,是因为他能借助那重宝,发挥出远超玄境的战力!”
  
      “远超玄境……”殷娅楠轻声一笑。
  
      穆碧琼神色同样没有异常。
  
      聂天呵呵一笑,只道:“多谢提醒。”
  
      柴龙歌见这三人,都是无所谓的架势,眼神古怪。
  
      他并不能看出,在殷娅楠的体内有八级冰血蟒,也看不出穆碧琼体内,藏着一株诡异的双色妖花。
  
      垣天星域,又只是初级星域,他不认为眼前三人萍水相逢的青年,能够和天雷宗的莫青雷抗衡。
  
      半日后。
  
      天巫宗的罗辉,骑着那金色蜘蛛,居然也飞逝过来。
  
      罗辉一出现,聂天等人互视一眼,都轻笑出声。
  
      罗辉赶到这里,看到聂天三人时,猛然变色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