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四十章 木族法拓
    “少宗,那具血肉傀儡,怕是不太容易对付啊!”
  
      一名地灵宗的门人,乘坐着飞行灵器,就要抵达聂天所在方位时,目露惧意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,也守在聂天身旁,却没有被纳入古木衍生阵。
  
      庞大的骸骨血妖,像是一尊骸骨神灵,威慑力十足。
  
      殷娅楠、穆碧琼放心离开,除了双方距离相隔不太远,也有相信那具骸骨血妖威力的因素在内。
  
      她们曾见识过骸骨血妖的强大,觉得有骸骨血妖守护聂天,木族的法拓,未必敢动手。
  
      “只是一具傀儡罢了,不足为惧。”裘冀脸色森冷,“我修炼的重力法决,对这类体型巨大的傀儡,有极大的克制。越是庞大躯体,受到重力场的影响也会越大,待到我扭动重力场,那具傀儡活动都会限制,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!”
  
      谈话间,以裘冀为首的地灵宗门人,已经飞逝到聂天身旁。
  
      在裘冀眼中,聂天和穆碧琼、殷娅楠是一伙的,而且那两个女人,极其在意聂天的生死,他认为斩杀聂天,定能伤害到殷娅楠和穆碧琼。
  
      “两个贱人,胆敢招惹我们地灵宗,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历,都要承受代价!”
  
      裘冀取出那块土黄色岩石,以岩石内蕴含的大地之力,扭动重力场。
  
      聂天所在片区,重力陡然飙升。
  
      屹立在古木衍生阵旁边的骸骨血妖,在激增的重力场下,暗绿色的眼瞳,闪过一丝愤怒。
  
      他庞大的骸骨躯身,因重力场的激变,的确受到影响。
  
      他的活动,被大幅度限制,挥动骨臂膀,拍打那些飞行灵器的速度,都变得迟缓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一辆辆飞行灵器,从骸骨血妖的手臂缝隙内穿过,瞬间到了古木衍生阵上方。
  
      “大哥。”
  
      灵武殿的祡凤舞,一看地灵宗的裘冀,趁着殷娅楠、穆碧琼离去,去而复返,居然拿正在破境的聂天下手,忍不住轻呼一声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迟疑数秒,似猛地坚定了决心,喝道:“帮聂天抵御他们!”
  
      两兄妹霍然而起,从他们守着的造化源井飞出,向裘冀而来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的一声暴喝,刻意放大了声量,远处的穆碧琼和殷娅楠,同时注意到此处异变。
  
      两女愤怒的目光,齐齐汇聚到裘冀身上。
  
      也在这时,有人族和异族强者,嗅到契机,悄然汇聚到殷娅楠和穆碧琼周边。
  
      那些家伙,修炼的灵诀为寒冰和草木之力。
  
      他们明显意图不轨。
  
      只要殷娅楠和穆碧琼离开,他们会立即取而代之,将那两口造化源井喷涌的极寒和草木灵力,迅速抽离,用来增强自己的战力。
  
      两女也看出他们的企图,知道一旦离开,那两口造化源井内的寒冰和草木之力,就会被分而食之。
  
      她们于是有些犹豫。
  
      便在此时,自称法拓的木族族人,一脸厌恶地,朝着地灵宗的门人挥手。
  
      一截晶莹青竹,从法拓掌心突出。
  
      那截青竹,有着一截截的竹节,晶莹如宝玉,含有惊人的木属性精华。
  
      青竹被他虚空划过,灿灿青绿色的光芒,犹如剑芒,撕裂天地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青光闪过,一辆地灵宗门人乘坐的飞行灵器,居然如幕布,应声裂开。
  
      这一击的威力,堪比从穆碧琼掌心飞出的黑色妖花根茎,有过之而无不及!
  
      和飞行灵器一同撕裂的,还有两个惨叫着的地灵宗的门人,那两人血肉横飞,散落为一块块碎肉,跌落在冒着灰色气泡的沼泽,眨眼不见。
  
      “你!”
  
      裘冀怒喝,暴躁地瞪着法拓,“我们地灵宗,只要那小子的命!他守住的那口造化源井,我们是准备腾出给你的!”
  
      法拓无视他的愤怒,手中那一截青竹,继续划动。
  
      耀耀青绿色的光芒,似带着神辉,无坚不破。
  
      又有两辆地灵宗的飞行灵器,脆弱如纸,先后炸裂,上方的地灵宗门人,纷纷惨死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的很清楚,我在乎的,乃是那些树纹,而非那口造化源井。”法拓以极为熟练的人族语言,对裘冀说的:“你以为我在故弄玄虚,在开玩笑不成?”
  
      裘冀真的是这样认为的。
  
      他本以为,法拓会是他们的盟友,会在他们动手时,趁机抢夺那一截截树枝,还有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法拓这个异族,会转而帮助聂天,反过来对付他们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兄妹,就要不顾及裘冀地灵宗少宗身份,向地灵宗下手时,忽地愣住。
  
      兄妹两个,一脸震惊地,望着法拓。
  
      本欲赶过来的殷娅楠和穆碧琼,同时愣住,奇怪地远远看着法拓,似乎也没有想到,法拓真的会如所说的那般,在有人赶来时,帮助聂天驱赶。
  
      “速速退去吧,不要打搅我的修行。”
  
      法拓神色冷漠,手中那一截晶莹青竹,继续划动着,这方天空,在那耀耀青绿色神辉下,如在分崩解体。
  
      地灵宗的那些飞行灵器,一位位门人,在青绿色光芒划动下,一一碎裂而亡。
  
      短短几十秒,除了裘冀之外,竟然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地灵宗门人。
  
      法拓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,让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,都暗自心惊。
  
      直到此刻,她们才明白,这个莫名其妙的木族族人,竟然是和骸骨族帕格森,邪冥族的弗罗斯特一样的狠辣角色。
  
      法拓,在木族一定身份不凡!
  
      穆碧琼也幡然醒悟,法拓其实从始至终,都并不是畏惧她和殷娅楠。
  
      以法拓的实力来看,她动用了那朵黑色妖花根茎,也未必就能获胜。
  
      而那时,殷娅楠还没有唤出冰血蟒,没有将冰血蟒的力量释放出来,法拓也不清楚殷娅楠的真正实力。
  
      “奇怪的家伙。”穆碧琼低语。
  
      她和殷娅楠两女,眼见法拓如此凶悍,且当真如他所说保护聂天时,两女惊讶不解的同时,也终于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她们冷冷扫了周边那些人一眼,再次动用自身的力量,汲取寒冰和草木之力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地灵宗的裘冀,驾驭着一辆飞行灵器,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,迅速遁离。
  
      这次,他未敢徘徊在外,而是仿佛彻底放弃了抢夺造化源井的机缘,如一道虹芒,渐行渐远,很快就没了踪迹。
  
      他是被真真吓破了胆子。
  
      众多门人同伴惨死,孤身一人的他,又不是法拓对手。
  
      等聂天苏醒,等殷娅楠和穆碧琼采集了寒冰、草木之力,他还留在这里,岂非自寻死路?
  
      裘冀逃离后,聂天这边重新恢复宁静。
  
      木族的法拓,依然虚空静坐着,那截晶莹青竹,也被他收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还是深深看向绿色光幕内滋生出来的,生命古树的树纹,参详其中奥妙,将一片片树纹,烙印在记忆深处。
  
      法拓的强悍,令附近一些人,也心惊胆战,不敢趁着聂天突破时,过来冒犯。
  
      陆陆续续的,又有新的造化源井,展现出奇妙。
  
      在殷娅楠离去的那口造化源井,突有金色光华,从井口满溢出来。
  
      柴龙歌神情一动,眼中狂喜之色浮现,他看着那口适合他修习的造化源井,有心过去,又有点担心殷娅楠会不满,暗自犹豫。
  
      便在此时,静修中的聂天,悄然睁开眼,冲着他点头,主动道:“你去那边修炼吧,她回来后,我会沟通。”
  
      柴龙歌眼睛一亮,拱手道谢后,赶紧移到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聂天微微一笑,看着不再有草木精气涌现的造化源井,将七十二根树枝失去,对法拓说道:“多谢你帮我守护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道谢,没有我,你一样安然无恙。”法拓不敢居功,说道:“那阵法,也不是先前那些人,能轻易破掉的。其他人不知,可我却明白那阵法的强大之处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点头,颇有信心地说:“也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等这边的机缘抢夺,希望能和你谈一谈。”法拓诚恳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聂天同意。
  
      法拓不再多说,在七十二根树枝收取,绿色光幕消失,他也未继续逗留,转身飞走,去了一个人族霸占的造化源井处,霸占那口同样涌现草木精气的井。
  
      青竹再现,那名还在凝聚草木精气的人族炼气士,营造的阵法,无形崩灭。
  
      一同崩灭的,还有修炼中的那人。
  
      法拓大大咧咧地坐下,以巨鲸溪水般的速度,疯狂吸纳从井口喷薄的草木精气,纳入血脉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