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诡变
    (”readerfs”).classname=”rfs_”+rsetdef[3]
  
      莫青雷眼神凝重,对聂天再无一丝轻视。
  
      他本以为,聂天只有骸骨血妖可用,他父亲为他炼制的雷王印,对骸骨血妖有着克制,他觉得聂天非是他对手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被聂天唤出,那条炎龙的龙魂,从铠甲中飞出,和八级雷冥兽的兽魂撕缠时,他才意识到聂天的凶悍。
  
      雷冥兽,并非荒古时代的古兽,只能称为灵兽的范畴。
  
      虽然被封禁在雷王印,炼化为器魂的雷冥兽,有着八级血脉,智慧通灵,可雷冥兽还是不如荒古炎龙这类古兽。
  
      在他和聂天头顶那一方天地,脱离铠甲的炎龙之魂,和雷冥兽依旧在血战。
  
      莫青雷观望数秒,瞧出那头八级雷冥兽的兽魂,未能取得优势。
  
      一缕狰狞光芒,从他眼角绚烂而出。
  
      他猛地看向那头六级血脉的雷冥兽。
  
      那头雷冥兽,被他看了一眼,瑟瑟发抖,兽头不断摇晃着,本能地抗拒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兽魂入体!”
  
      莫青雷无视那头雷冥兽的惧怕,放声厉喝。
  
      与炎龙的龙魂厮杀的八级雷冥兽的兽魂,忽地飞逝而来,诡异地融入到六级雷冥兽的躯体。
  
      硕大的兽魂,迅速收敛,眨眼消失。
  
      被莫青雷唤出的,那一枚雷王印,则是落向六级雷冥兽的眉心。
  
      六级血脉的雷冥兽,陡然凄厉地惨啸着,它的兽目深处,隐隐有八级雷冥兽的魂影,浮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六级血脉的雷冥兽,得到八级雷冥兽的入驻夺舍,加上雷王印的威力加持,瞬间变得狂暴而嗜血。
  
      聂天轻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他敏锐的察觉到,当八级雷冥兽的兽魂,隐没到那头六级雷冥兽体内以后,六级雷冥兽的血脉,仿佛被点燃升华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顷刻间,就有无数的青色闪电,爬满雷冥兽的兽躯。
  
      那头雷冥兽,朝着炎龙之魂,吐出一枚雷球。
  
      雷球深处,电光如虹,雷点密集,一个接着一个的符文,暗含雷霆至理,从球体内滋生出来。
  
      雷球像是一个雷霆秘界,再次向炎龙的龙魂飞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雷球炸裂,比先前猛烈十倍都不止的电芒和雷光,将炎龙淹没。
  
      雷光和电芒,带着殛灭生灵魂魄,诛灭一切魂体邪物的毁灭气息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的器魂,在雷光电芒内,迅速变小。
  
      组成炎龙虚影的一簇簇火焰,其中属于器魂的灵魂气息,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器魂咆哮着,声音充满了痛苦。
  
      莫青雷阴冷地说道:“雷霆闪电,被就是一切魂体克星,你那荒古炎龙的魂魄,从器物内飞出,简直是找死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幡然醒悟。
  
      雷霆之力,诛灭万物魂魄,这本就是世间炼气士公认的至理。
  
      修炼雷霆法决者,向来都是邪冥族的克星,很多邪冥族的强大魂术,血脉秘法,碰到莫青雷这类精通狂暴雷霆秘术者,都会束手束脚,无法将真实的力量和血脉天赋,尽情释放爆发。
  
      那头八级的雷冥兽,因本身也是器魂,似无法将雷电的至强威力发挥。
  
      待到它融入一头有血有肉的,真实存活的雷冥兽体内,借助雷王印,它似乎终于将雷霆震慑一切魂体的凶威给营造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炎龙铠的器魂,衍变出来的巨龙火影,冲出雷霆闪电的封禁区。
  
      炽烈火影,一头钻向地炎兽和人族炼气士争夺的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那口造化源井,还在喷涌着炽烈火焰,如一道冲天火柱。
  
      炎龙铠的器魂,钻向那口造化源井,那一道冲天的火柱,突然开始缩小,含有造化之力的炎能,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那头地炎兽,还有那位修炼火焰法决的人族炼气士,瞬间傻眼。
  
      一人一兽,呆愣半响,同时奔向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“通灵至宝,没了器魂坐镇,你拿什么和我一战?”
  
      莫青雷神色傲然,向那头六级雷冥兽示意,那头吐出一个雷球,便逼迫的炎龙铠器魂逃离的雷冥兽,发出一声痛苦低沉的咆哮,也冲向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它分明准备彻底灭杀炎龙之魂。
  
      准备驱赶炎龙之魂,滚出那口造化源井的地炎兽,还有人族炼气士,勃然变色。
  
      一头荒古炎龙的器魂,已经令他们头痛了,再加上莫青雷那头被八级雷冥兽的器魂,夺舍后,短暂霸占,还持有雷王印的雷冥兽冲来,一人一兽,心生恐惧,赶紧舍弃那口井,乖乖避让开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不作回应。
  
      那件套在他身上的炎龙铠的铠甲,猛地从他身上脱离,也瞬间落入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既然器魂脱离铠甲,会被雷霆闪电克制,他就主动舍弃铠甲,让龙魂归位,以免魂体被雷霆重击。
  
      他没了炎龙铠,还有骸骨血妖可用。
  
      莫青雷的雷冥兽,雷王印,八级兽魂,三者合一,已抵达那口造化源井,和魂体归位的炎龙铠再次战斗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以为,你的这具血肉傀儡,真的就能挡得住我?”
  
      莫青雷不屑地摇了摇头,从储物戒内,抽出一柄雷电长刀,霸气凛然地说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非要从我头顶这方天空越过。你本来只要退去,是可以避免这一战的,偏偏要找死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就应该向他一样,聪明一点,对我退避三舍。”
  
      他在讲话时,伸手远远指了一下,那个寿龄将至,同样修炼雷电法决的老者。
  
      那位老者,在他的目光注视下,尴尬地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老者明明有着玄境后期修为,但在此地,却运气不佳。
  
      他先被莫青雷驱逐,他新挑选的一口造化源井,又喷薄出火焰之力,再次被人驱逐,如今他站着的,第三个造化源井,再没有闪现出造化来。
  
      看到莫青雷抽出一柄缠绕着雷电长刀的聂天,暗自皱眉,心中思量着,要不要动用星舟。
  
      星舟不是单纯的飞行灵器,可以视为一件攻击器物,能激射出璀璨星芒,威力可观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失去大量死亡之力,战力只有灵境初期级别,那莫青雷的长刀,在聂天来看,也非凡物。
  
      他也不认为,骸骨血妖就能斩杀器物众多的莫青雷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就在他犹豫之际,异变突起。
  
      祡凤舞所在的那口造化源井,忽涌现出诡异的灵魂波荡,有一缕缕精炼如丝的灰黑色魂芒,从井口悄悄闪现。
  
      祡凤舞一脸茫然,呆呆看向那口造化源井。
  
      “喷涌出最精纯魂力,对所有智慧生命,所有种族都有益处的那口井!”旁边,还在抽离水之灵力的谢云海,霍然一震,放声喝道:“我和你交换!”
  
      精纯魂力,同样带着神秘的造化气息,对众生之魂,妙用无穷。
  
      谢云海也修炼水之灵诀,可在那口井,有了异常的灵魂气息时,他竟然果断地想要舍弃那口造化源井,和祡凤舞交换。
  
      “不换!”柴龙歌喝道。
  
      他听人说过,造化源井最为神秘,最为特别的,就是能喷涌出魂力的一口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每一次的造化涌现,能喷涌出魂力的,都是在最后显现。
  
      喷涌魂力的造化源井出现,代表着,不会再有新的造化源井展现奇妙,意味着造化源井所有玄奇的截止。
  
      “魂力!”
  
      提着雷电长刀,准备和聂天搏杀的莫青雷,霍然巨震。
  
      他只稍稍迟疑数秒,就发出一声长啸,那头雷冥兽,从炎龙铠沉落的造化源井,瞬间飞了回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我的战斗,暂时结束了。”莫青雷冷哼一声,“对我而言,那口有魂力涌现的造化源井,比任何事都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才想讲话,那名寿龄将至的老者,叹息一声,忽然开口:“莫青雷,你也想染指那口喷薄魂力的造化源井?”
  
      莫青雷错愕地看向他,“老东西,你问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老者本佝偻着的身子,渐渐挺直,气势迥然一变,沉声道:“那口造化源井,同样是我的目标。我来此地,并非是为了凝聚雷霆之力,而是为了那口造化源井内,含有天地造化的魂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?”莫青雷狂笑,眼中满是轻蔑和不屑,“你凭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嘴角,有了一丝戏谑意味。
  
      他突然抬手,朝着莫青雷的方向一抓。
  
      在他掌心,有神秘的雷电符文,密密麻麻涌现。
  
      他的掌心,似在顷刻间,变幻为吞没一切雷电的黑洞。
  
      莫青雷提着的那柄雷电长刀,还有雷冥兽,顿时发生悲鸣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闪电,雷光,从那柄长刀,还有雷冥兽体内飞出,如燕归巢般,竟然隐没在他掌心不见。
  
      六级的雷冥兽,哀嚎着,不受控制地,飞入他手心。
  
      那枚被莫青雷的父亲,在亘雷星域有雷王称呼的天雷宗宗主炼制的雷王印,先一步从雷冥兽的眉心飞出。
  
      八级雷冥兽的兽魂,被强行剥离出来,重新沉落在雷王印。
  
      雷王印瞬间消失在老者手心。
  
      那头刚刚脱离八级雷冥兽的兽魂夺舍的雷冥兽,悲凉惨叫着,蕴藏血脉内的雷电之力,一一消失在老者手心。
  
      六级雷冥兽,在短短时间内,直接惨死。
  
      “雷王印还算是不错,至于你那柄刀,就有点差强人意了。”老者淡然一笑,再没有多看莫青雷一眼,突然飞向祡凤舞。
  
      他先前表现出来的懦弱,一次次的屈从忍让,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他,睥睨众生,似没有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。
  
      “老东西!将我们的雷王印还给我!”莫青雷狂吼。
  
      一缕电芒,从老者指尖飞出,电芒犹如通灵,横跨空间,在莫青雷体内消失。
  
      莫青雷如遭重击,突然开始颤栗,一缕缕鲜血,从他眼角流溢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轰然坠落在那口造化源井处,气息微弱,似已经失去再战之力。
  
      聂天看的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几乎同时,众多人族、异族,包括灵兽,都奔着祡凤舞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