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转世重修者!
远处,那位来历神秘的老者,以凶残手段,震的众多人族和异族不敢再挑战他的凶威.
  
  他已经着手凝炼那口造化源井喷涌的精炼魂丝。
  
  柴龙歌兄妹,自知留在那一块,迟早不妙,被迫离开。
  
  离开后,柴龙歌目光一闪,就注意到了聂天,然后就带着他妹妹向聂天飞来。
  
  聂天有骸骨血妖,还有炎龙铠能动用,早就证明了不凡的力量。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,对他们兄妹不算友好,只有聂天没计较他们在地灵宗到来时,未出手相助。
  
  柴龙歌觉得,和聂天待在一块儿,会安全一些。
  
  旁边的莫青雷,叫嚷了一番,见聂天没有搭理,默不作声地取出一枚枚丹药吞下。
  
  他的目光,始终落在那位老者所在处,眼中恐惧愈发浓烈。
  
  “咻咻!”
  
  柴龙歌兄妹两个,飞逝到聂天身旁,神情大定。
  
  “那老者,太可怕了。”柴龙歌惊惧未定,沉声道:“真没有想到,之前一直忍气吞声的他,会如此恐怖。”
  
  祡凤舞一脸失落,遗憾那口喷涌出精纯魂丝的造化源井,她未能守住。
  
  聂天环顾四周。
  
  他注意到,自诩为实力强悍的人族、异族和灵兽,都聚集在老者周边,但都忌惮着老者的实力,不敢妄动。
  
  殷娅楠和穆碧琼两女,先后将造化源井的寒冰和草木精气吸纳,都腾出手来。
  
  两女互视一眼,乘坐着殷娅楠的那辆飞行灵器,也飞逝到聂天所在区域。
  
  几乎同时,炎龙铠的一声咆哮响起。
  
  炎龙之魂沉落于铠甲内的器魂,将那口造化源井喷涌的火焰晶光,一一炼化,也飞射到聂天处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炎龙铠契合无间地,重新套在聂天身上,铠甲变得愈发厚重。
  
  器魂积蓄的炎能,变得更为狂暴,焚灭众生的气息,也极其明显。
  
  器魂传讯,表露出想要和雷王印的八级雷冥兽兽魂,再次一战的念头。
  
  器魂并没有注意到,它飞入那口造化源井时,所发生的巨变。
  
  “不用了。”聂天稍稍回应一句。
  
  他将其中玄奥,简单向器魂描述了一番,告诉他莫青雷的雷王印已经易主了。
  
  “聂天,这人……你打算如何处置?”殷娅楠眯着眼,不怀好意地,看了一下莫青雷,厌恶道:“依我看,干脆直接杀了吧。”
  
  莫青雷脸显怒容。
  
  “造化源井内的魂力,就要被他抽离干净了。”突然,一位幽族族人,放声高呼。
  
  聚集在那边的众多强者,犹豫半响,又准备合力下手。
  
  “没用的,他们加起来,也不会是对手。”莫青雷哀叹一声,摇了摇头,“就算加上你们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等到他将那口造化源井中的精纯魂力,炼化到灵魂识海,他……”
  
  聂天皱眉道:“他会怎样?”
  
  “会杀光所有人。”莫青雷似乎认命了,不再大声嚷嚷,“以他的心性,聚集在此处的所有人,不论是异族,还是灵兽,都要死在他手中。你们,也逃躲不掉!”
  
  “我们都逃不掉?”殷娅楠讥笑,“他难道是无敌的不成?”
  
  “在这里,他就是无敌的。”莫青雷点了点头,深深看向殷娅楠腰腹处,还在蛰伏的冰血蟒,道:“你腰腹处的那条蟒蛇,应该是八级血脉吧?”
  
  殷娅楠讶然:“你能看出?”
  
  “它首次将气息释放时,我就察觉到了。”莫青雷哼了一声,“我的雷王印要是在手,你即便有那条八级血脉的蟒蛇,我也有信心一战。我大概能推断出你的战力,可这还是不够,不够对那老头造成威胁。”
  
  殷娅楠终于有了一丝惊容:“他真的有你所说的那般可怕?”
  
  聂天和穆碧琼,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。
  
  拥有八级冰血蟒的殷娅楠,连聂天和穆碧琼,都没有信心胜过。
  
  莫青雷确定了冰血蟒的血脉等阶为八级,居然还言明,她绝非那老者的敌手,还说明那老者一旦将造化源井的精炼魂丝吸纳,必会大开杀戒,将此地一切人族和异族抹杀。
  
  “我说了,他在这里是无敌的。”莫青雷闭上眼,喃喃道:“等他将那口造化源井的魂丝炼入灵魂,他会更加强大。”
  
  众人面面相觑。
  
  聂天继续端详,注意到此时很多喷涌出奇妙的造化源井,都被抢夺了机缘。
  
  只剩下几口造化源井,喷涌出的天地能量,还没有彻底被炼化。
  
  那几口造化源井,也不适合他的修行,于他无益。
  
  他沉吟数秒,突将骸骨血妖重新扯入储物戒,一把拽住莫青雷,提死狗般,提着他,将其带入殷娅楠的那辆飞行灵器。
  
  “我们先走一步。”他对殷娅楠说道。
  
  殷娅楠也被莫青雷的一番话,弄的迟疑不定,当聂天表露出要走的意图以后,她想了一下,就点头同意。
  
  穆碧琼也飞入其中。
  
  “你们也最好离开吧。”聂天向柴龙歌说道。
  
  柴龙歌兄妹,早就被莫青雷的那番话,吓的不知所措,闻言急忙点头。
  
  两兄妹也乘坐着一辆飞行灵器,紧紧跟随着聂天和殷娅楠,从这片造化源井所在区域飞走。
  
  木族的法拓,见聂天离开,迟疑了一下,悄然尾随而来。
  
  天巫宗的罗辉,和聂天等人相隔极远,可他始终在注意着聂天的举动。
  
  等到殷娅楠、穆碧琼和聂天汇合,罗辉还以为聂天等人,和联手图谋那口喷涌出精纯魂丝的造化源井。
  
  聂天等人的离开,让罗辉困惑不解。
  
  他斟酌半响,低声道:“怎会这样?他们这一方如此强大,居然没有去染指那口含有天地造化的魂力,而是神色不安地离去……”
  
  罗辉沉吟数秒,也嗅到不妙,同样不再留念此地,悄然远去。
  
  聂天的离开,让骸骨族的帕格森,邪冥族的弗罗斯特,都有些费解。
  
  可他们这趟踏入碎灭战场,最主要的一个目的,就是那口能喷涌出精炼魂丝的造化源井,他们没有着急离开,还心存幻想。
  
  “那老者究竟是谁?”
  
  待到飞行灵器,渐渐远离那些有造化源井散落的片区,聂天皱着眉头,冷冷看向莫青雷,沉喝道。
  
  柴龙歌兄妹的飞行灵器,远远跟在后面,彼此还有一截距离。
  
  “他具体来历,我也不清楚。”莫青雷苦涩一笑。
  
  “你在诓骗我?”聂天眸中杀机一现。
  
  “但我知道,他叫袁九川,有雷魔的称号。”莫青雷深吸一口气,在殷娅楠的飞行灵器内,缓缓坐直,道:“他其实已经死了,现在的他,应该是在转世重修。”
  
  “转世重修?”殷娅楠骇然。
  
  聂天也神情震动。
  
  他也听说过,人族一些修为达到虚域、圣域级别的炼气士,与人交战时,如果域碎灭,灵魂逃离,是有本事以一缕精魂,融入孕妇体内襁褓婴儿,再世为人的。
  
  转世重修者,魂魄会取代婴儿,获得新生。
  
  强悍者,出生以后,就能苏醒上一世的记忆,还有曾经修炼的灵诀秘术,能轻易踏上再次修行的道路。
  
  还有的,因种种原因,出生后记忆沉睡,等在一些特定阶段后,才会慢慢觉醒。
  
  但是,那些通天的强者,除非出了大问题,是不会选择转世重修的。
  
  只要在境界突破时,破境失败,出了意外,亦或者被人轰击,必死无疑时,才会将灵魂逃离躯壳,伺机转世重修。
  
  转世重修者,并非一帆顺利,反而危险重重。
  
  有的人,被仇敌寻觅到,还没有强大起来,就被轻易抹杀了。
  
  还有的,浑浑噩噩一生,连上一世的记忆都未曾觉醒,就遭遇厄运,或寿龄到了极限,没踏上修行之路就死了。
  
  转世重修者,能重新攀上巅峰,达到上一世的境界和实力,并且超越者,稀少的如同传说。
  
  ……
  
  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