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八十章 手刃仇敌!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石楼附近,散落着皇津南,还有人族各大星域的天骄。
  
      包括殷娅楠等人。
  
      众人都在注目着聂天和邢柏的这一战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眼中兴致浓郁,也想知道身为星辰之子的聂天,该以何种方式,将邢柏斩杀。
  
      他相信聂天一定能成功。
  
      因为聂天,毕竟是通过碎星古殿天门的血腥试炼,从而成为的第七个星辰之子。
  
      他深知天门试炼的残酷。
  
      其余那些其它星域的天骄,也极为好奇,也想知道这个被碎星古殿认定为第七个星辰之子的家伙,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没有使唤星舟,也不能动用炎龙铠。”殷娅楠皱着眉头,心里有点担忧,暗自思量着。
  
      穆碧琼轻哼一声,道:“非要逞强!”
  
      谢婉婷脸色恬静:“凡境后期,对手为玄境中期,中间差了两个级别,到底……能否成功?”
  
      十二柄灵剑,一柄通灵的被邢柏攥在掌心。
  
      另外的一柄柄灵剑,从邢柏旁边飞向天,十一柄灵剑,忽地虚空飞逝。
  
      一束束剑芒,编织成剑芒网,剑芒柔韧而又锋利。
  
      数秒后,一个巨大的剑网,就将邢柏环绕在内。
  
      “注灵!”
  
      邢柏低呼,那柄通灵的灵剑,有非常明显的魂丝,逸入剑网。
  
      剑网似突然有了灵性。
  
      邢柏提着那柄通灵的灵剑,跨步向聂天而来,头顶一柄柄灵剑环绕的剑网,像是绞肉机般,朝着聂天覆盖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悬空凝剑术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咧嘴一笑,一眼就认出这种剑决的来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个堂哥,名叫刑北宸?”聂天笑问。
  
      “是有如何?”邢柏哑然。
  
      “他便死在我手中。”聂天笑容灿烂,两手如托浮着无形巨鼎,高高举起。
  
      “聚灵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内心默念,污秽的能量,忽从八方汇聚到他掌心。
  
      一个硕大的能量光球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,膨胀,瞬如磨盘。
  
      这一式秘法,同样得自擎天巨灵,他在裂空域时,屡试不爽。
  
      裂空域的污秽能量,也能以这样的手段凝聚为灵气球,他相信血葬山脉的污秽能量,同样可以集结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不出意外,一个更为巨大的灵气球,顷刻形成。
  
      此地污秽能量,超出裂空域十几倍都不止,使得这个灵气球不仅更为巨大,内部混杂的诸多外域杂质,各族气息,也愈发浓烈。
  
      磨盘大小的灵气球,五彩缤纷,内部相互冲突的能量,经过揉炼凝结,如在孕育着不可阻止的风暴。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    磨盘般的灵气球,顿时飞出,砸向那剑网。
  
      灵气球之中,本就冲突的能量,再被聂天瞬间引燃,轰然爆裂。
  
      千百道异光,掺杂着暴烈的气息,从那灵气球内磅礴炸开。
  
      邢柏以“悬空凝剑术”编织出来的剑网,连一秒都没撑住,直接就被炸成粉碎,无数的剑芒四处激散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!生命强化!”
  
      聂天那具本就强健的躯体,肌肉虬结,有一片片角质般的鳞甲,似从皮肉上天然生出,鳞甲之中,还有金色、银色的神秘线条,仿佛带着噬金虫和银甲虫的血脉真谛,泛出的光泽,冰冷而又坚韧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生命气血的爆发,导致汇聚向他的污秽能量,陡然加剧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不仅不惧,还哈哈一笑,又再次施展出聚灵秘术。
  
      一个比先前还要大的灵气球,反而更快凝结,新的灵气球,再次漂向邢柏。
  
      邢柏脸色苍白,人剑合一,如一束剑芒,急忙挪移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他飞离处,那栋石楼的楼顶,宽阔的石台,加上一块块巨石,都爆炸开来。
  
      污秽杂质的凝结之物,四处溅射,使得那片区域的爆鸣声不绝于耳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狂妄笑声,陡然响起。
  
      星光一闪,聂天身影顿失,下一瞬,就直接瞬移到邢柏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一截嫩绿如翡翠的树枝,被聂天抓在手中,刺向邢柏。
  
      “剑决!七杀!”
  
      邢柏手中的通灵灵剑,虚空刺击,七道剑芒,皆有灵性,如蛇而来。
  
      另外十一柄灵剑,心随意动,有无数剑雨坠落。
  
  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  
      剑雨为碎小剑芒,在聂天身上的天然灵甲上,开出一朵朵金银小花。
  
      剑雨倾盆,却不受控制,洒落在聂天鳞甲上,只是让聂天稍有痛感。
  
      但被通灵的灵剑,以七杀剑决形成的七道剑芒,却有着自己的意识般,分别向聂天的眼睛,口鼻,耳朵等没有被鳞甲覆盖处刺来。
  
      剑芒未至,聂天面容便传来刺痛,有细长的血痕显现面容。
  
      剑意凌厉无匹!
  
      “浑沌乱流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内心咆哮,各类不同属性的能量,以其为中心,暴乱狂涌。
  
      七道灵性十足的剑芒,一入浑沌乱流,就歪歪曲曲,似再难锁定聂天,脱离了原先的轨迹。
  
      聂天手中那一截晶莹树枝,则是忽地飞出,如一道光,撕裂空间,直刺邢柏胸口。
  
      邢柏的那柄通灵灵剑,剑尖一束寒光飞出。
  
      “砰!”
  
      晶莹树枝倒飞而归,在聂天袖口隐没。
  
      聂天眼皮子都没动一下,星烁再变,鬼魅般到了邢柏后方。
  
      浑沌乱流顺势淹没邢柏。
  
      在聂天两手掌心,似有无数星光汇聚,各自形成两个星光熠熠的法阵。
  
      星辰法阵如两个印记,一左一后,印向邢柏后心。
  
      邢柏大惊失色,转身之际,星辰法阵已瞬息而至。
  
      他都来不及动用灵剑化解,只能被动地以灵力光盾硬抗,但在那用来抵御污秽能量的光盾之中,却忽地多出许许多多的游鱼般的剑影。
  
      星辰法阵还是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神秘的星辰秘法,如囊括着两个星海,在那光盾上方爆发。
  
      令人目眩神迷的星光,灿然而出,邢柏的光盾,其中的剑影,像是被消融的冰雪,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聂天膨胀后,如小山般的躯体,炮弹般重重撞击到邢柏。
  
      邢柏口中鲜血喷洒,猛然倒飞。
  
      一滴精血,在聂天心脏处燃烧。
  
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  
      更为浓郁的污秽能量,数倍汇聚而来,聂天气势更甚,如一头披着人皮的凶兽,尾随着邢柏追杀而去。
  
      十一柄灵剑,逐个飞回,去拦截聂天。
  
      聂天握拳,一拳接着一拳砸来。
  
      那一柄柄灵剑,被聂天一拳砸击后,凡铁废铜般,陡然弯曲,一一坠落于地。
  
      “玄境中期,不过如此!”
  
      聂天最后的一拳,调用体内诸多力量,以擎天之怒的方式轰出。
  
      此拳一出,就连污秽的能量,都被打散,拳劲内,隐隐传来擎天巨灵的咆哮,声声咆哮,其余人仿佛听不见,却震的邢柏心神溃散。
  
      他勉力刺出那柄通灵灵剑。
  
      可那柄通灵灵剑的器魂,都仿佛被擎天巨灵的咆哮声吓破胆,变得黯然无光。
  
      擎天之怒带着滔天怒意,寄托着擎天巨灵对苍天的不屈从和愤怒,轰炸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通灵灵剑被轰的抛落别方,邢柏的血肉之躯,在失去光盾后,硬生生受了那一拳。
  
      邢柏猛然炸裂为漫天血雨。
  
      “太轻松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历经天门试炼,得到碎星古殿认可的,第七位星辰之子!”
  
      “好强!”
  
      “他才凡境啊!”
  
      陪同皇津南而来的那些各大星域天骄,惊声低呼,以看到妖魔鬼怪般的目光,骇然望着他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哑然失笑,摇头说道:“你这家伙,胜之不武啊。你体内的血脉,怕是有六阶,单单血脉的力量,就足以和此人一战。除了六阶的血脉,你还有丹田灵海内诸多灵力可用,法决又精妙神奇,他岂是你对手?”
  
      “要是没把握,我怎会坚持非要亲手杀他?”聂天回应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笑了笑,道:“也对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补欠~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