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八十五章 禁!
    苍白火焰,先前也能从尸鬼体内,聚涌一束束尸力。
  
      可因为古老祭台处,环绕着无形结界,从尸鬼体内飞离的尸力,其实很少。
  
      这趟却全然不同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,已经真正脱离古老祭台,到了祭台之外。
  
      它对尸鬼体内的尸力牵引,似再无阻隔,十几只令皇津南都有点棘手的尸鬼,仿佛在汹涌燃烧!
  
      尸鬼体内的尸力,随着火焰燃烧,如一条条森白溪河,纷纷聚涌向那一团苍白火焰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渐渐壮大。
  
      反观失去尸力的尸鬼,则是一一从空中坠落,落地时,焦黑干瘪,如燃烧殆尽的木炭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飞出祭台,竟然并没有四处活动,而是继续吸纳尸鬼体内的尸力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那道诞生出意识的雷电,如蛇一般,后一步从洞口逃离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在分心压制浑金,无力收取。
  
      聂天看着那团苍白火焰,还在考虑着,该通过何种方式收取,也没有在意那道闪电。
  
      闪电和苍白火焰不同,一离开祭台的束缚,就逃往广场外面。
  
      一眨眼功夫,那道闪电,便出走广场。
  
      广场外,等候多时的韩森,一脸狂喜,兴奋地沿着闪电的路线追求。
  
      “该死!”
  
      皇津南怒骂一声,也没有冲过去追击,而是死死瞪着,从洞口内飞出的灰褐色圆球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还在汹涌燃烧,附近更多的尸鬼,相继燃烧开来,一缕缕尸力,朝着它聚涌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那团火焰为尸力精华,含有恐怖尸毒,如果收取不了,干脆舍弃!”皇津南轻喝提醒,“尸毒磷火,也非适合你的灵材,只有一些修炼邪术的炼气士,才能将其利用起来!此物,即便收取了,将来还是要拿出来交易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尸毒磷火,沾染血肉,会比污秽能量的腐蚀力,强百倍!”
  
      “就连器物,都会被污秽,器魂都可能被同化而消亡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脸色一变。
  
      尸毒磷火,具备单独的意识,血肉不可沾染,器物……不能碰触,究竟该如何收取?
  
      一连串念头,在他脑海中闪过,他也暗自苦恼。
  
      忽地,他想起在埋骨擎天巨灵的异地,领悟的一种禁术。
  
      那种禁术,他掌握以后,始终都没有机会动用。
  
      可他却相信,那种禁术,必然有其独到之处。
  
      各类不同属性的灵力,糅合生命血气,加上星魂和真魂之力,依照那种秘法,迅速凝结。
  
      混沌模糊的一个神秘符文,陡然产生。
  
      虚态的古符,就是一个神异的“禁”字!
  
      那枚虚态古符,糅合他体内一切已知未知的能量,在凝结之后,还在抽离他体内诸多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禁!”
  
      聂天低呼一声,那代表着“禁”意的虚态古符,忽飞入那团苍白火焰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深处,那枚虚态古符忽地闪现,燃烧着的火焰,仿佛渐渐熄灭。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牵引尸鬼体内尸毒、尸力的效果,因那枚虚态古符的存在,陡然截止。
  
      虚态古符在火焰内部,神秘地变大,一缕缕苍白火焰,在虚态古符的力量之下,一点点收缩,居然被虚态古符封禁在内部。
  
      虚态古符静静悬浮,古符内部,被封禁着那团苍白火焰。
  
      聂天犹豫了一下,伸手去抓那虚态古符,他手指碰触霎那,心神稍稍一动,虚态古符就将封禁着的苍白火焰,给带入储物戒。
  
      他灵魂探察,发现那虚态古符,就沉落在储物戒,静静漂浮着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一脸讶然。
  
      他盯着聂天看了半响,也没有看出,聂天凝结的虚态古符,究竟是什么来历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碎星古殿几种玄奥莫测的封禁之术,和聂天施展出来的,截然不同。
  
      他百分百确信,聂天动用的虚态古符,绝非碎星古殿的灵诀禁术。
  
      能够将那团要命的尸毒磷火,都给封禁起来的禁术,让他都为之侧目,这一刻,他觉得聂天的身上,又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,看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灰褐色的土球,最后一个,也脱离祭台。
  
      在它飞离的霎那,被聂天星舟洞穿后,大大裂开的洞口,终于无声愈合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轻呼一声,如一束金光,飞向那土球,大手一抓。
  
      一个金灿灿的,由金之力量凝结的巨手,瞬间将土球攥住。
  
      灰褐色土球疯狂挣扎,大地传来剧烈轰鸣,祭台周边的石地,包括一根根裂开的石柱子,接连爆裂倒塌。
  
      就连广场周边,那一栋栋高耸的石楼,都摇摇欲坠。
  
  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  
      广场内,四处传来能量激乱的爆裂轰鸣,石柱崩塌,岩石大地,被砸的碎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心神一动,就头顶着冥魂珠,在一根根碎断的石柱子内游弋。
  
      石柱子当中,还有众多凶魂因为被封禁着,尚未飞离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如磁盘,吸附住一根根石柱子内,柱子当中没有离去的凶魂,如水融大海,都流向冥魂珠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光幕闪耀,令尾随聂天而来的凶魂,不敢临近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随着聂天的不断活动,还在从一根根石柱子当中,吸纳更多的凶魂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走了!”
  
      皇津南将那灰褐色的土球收取,神色振奋,驾驭着金色辇车,就向广场外冲去。
  
      “此地阵法,已经破裂,我们速速离开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别头一看,发现原先被束缚在广场的一只只尸鬼,有许多已游荡在广场的外面,这说明即便以前存在着力量封禁广场,那些力量,也尽数消失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先走!”
  
      丢下这句话,聂天乘坐着星舟,又游荡到别的断裂石柱子,以冥魂珠从石柱子内,将众多凶魂给带走。
  
      聚涌到广场的,和尸鬼、凶魂冲杀的,殷娅楠等人,还有各大星域的天骄,在皇津南的吆喝下,迅速撤出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沉吟半响,也踏着那辆金色辇车,先到了广场之外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石人族的族人,势必会抵达此处,你别耽误了!”皇津南有些急切,“不仅这座石人族的主城,就连血葬山脉,我们都不能继续逗留,速速离开吧!”
  
      也在这时候,最后一个断裂的石柱子内,没离开封禁的凶魂,也被冥魂珠给吸纳。
  
      他粗略看了下,在冥魂珠内部,已经多出了近千凶魂!
  
      那些凶魂,皆是他在这段时间,从绽裂倒塌的石柱子那,趁机收起的凶魂。
  
      还有部分凶魂,徘徊在广场天上,远远跟随他。
  
      可那些凶魂,聂天要继续收起,只能将冥魂珠丢到储物戒,等它们扑杀而来,才能吸纳。
  
      时间紧迫,他也听到,从极远处传来的轰鸣声,越来越密集,越来越近。
  
      沉吟数秒,他以冥魂珠悬浮头顶,为星舟再次铺满星辰石,忽地飞到殷娅楠三女所在位置。
  
      三女一一飞入星舟。
  
      “跟我来!撤离这座城池,离开血葬山脉!”
  
      皇津南的那辆金色辇车,一马当先,如金色长虹贯穿天际,一闪而逝。
  
      星舟紧紧跟随。
  
      也唯有星舟,才能追赶上那辆金色辇车的速度,其余各大星域天骄的飞行灵器,都被抛至身后,而且离他们还越来越远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时而取出音讯石,似和那些各大星域天骄达成联系,为他们指引方向,告诉他们自己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半刻钟后,全力飞逝的金色辇车和星舟,就脱离了那座石人族的主城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没有减速的意思,继续御动辇车狂驰,向他和那些天骄约定的方位飞行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不断为星舟填充星辰石,极速跟随,始终没有拉下。
  
      数日后,金色辇车和星舟,将血葬山脉都越过了,到了碎灭战场边沿另外一处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