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八十六章 道别
这是一座秃山的WwW..lā
  
  往后眺望,能看到寒雾弥漫的血葬山脉边沿地带,雪山林立。
  
  “我会在此,等候他们的赶来。”皇津南皱着眉头,道:“这里,就是我们约定的地点。等他们过来,我们会一同离开碎灭战场。我有预感,碎灭战场有了巨变,巨变和石人族的回归,应该有所联系。”
  
  “血葬山脉不再安全,石人族的族人,一旦归来,看到他们当年陈列的祭品遗失,怕是会暴怒地追溯原因。”
  
  聂天听着他的话,一缕神念,悄然飞向冥魂珠。
  
  冥魂珠当中,从广场收集的近千凶魂,将血葬山脉,还有别处的地图,又清晰地绘刻出许多。
  
  聂天瞄着地图,判断出,他们离从涡流域抵达的空间缝隙,相隔已经很远。
  
  他们进入碎灭战场的时间,也过去了很久很久,那条回归涡流域的空间缝隙,并非永远存在,会在某一刻突然消失。
  
  聂天沉吟半响,渐渐有了打算。
  
  ——他也准备踏上回归之路了。
  
  念头从冥魂珠抽离,他又观察向丹田灵海,那轻轻旋动的草木漩涡。
  
  草木漩涡底部的草木灵液湖中,沉落着三片叶子,那三片叶子,就是他从祭台内收取的祭品。
  
  青绿色的三片叶子,漂浮在草木灵液湖泊上,似在通过草木灵液温养自身。
  
  这几日的逃离,他观察那三片叶子,已经不止一次。
  
  三片叶子,不断抽离着草木灵液,叶子变得愈发青翠,宝光熠熠。
  
  可暂时,聂天并不清楚,那三片叶子的奥妙,也没有瞧出那三片叶子,能给他带来什么帮助。
  
  “我们也差不多该踏上归程了。”聂天道。
  
  皇津南笑了笑,“你还没有成功通过碎星古殿的星路历练,不然,我会邀请你,和我一同返回五行宗。然后经过我们五行宗,和碎星古殿的域界之门,直达碎星古殿。但我相信,要不了太久,我们就会再次相会。”
  
  “等你踏入碎星古殿的那一天,我会前往碎星古殿,向你道贺。”
  
  “我会见证,你聂天之名,响彻星河万域。”
  
  “那么,就此别过吧。”聂天道。
  
  皇津南也不挽留,点了点头,道:“一路保重,再会!”
  
  “再会!”
  
  星舟虚空疾驰。
  
  半日后,这辆全力飞驰的星舟,就彻底脱离血葬山脉的区域。
  
  聂天不时查看冥魂珠的地图,沿着他们来时之路,向通往涡流域的那条空间缝隙开赴。
  
  一个月后。
  
  星舟临近他们和谢婉婷相遇的湖泊处,谢婉婷主动辞别:“是时候分别了,此地离我们通往我们水月宗的,一条空间缝隙最为接近。”
  
  聂天将星舟顿住。
  
  谢婉婷有些依依不舍,如水般的眸子,泛着异样涟漪,“能认识你们,是我的幸运。有朝一日,如果你们来了暗渺星域,我定会热情款待。暗渺星域,离天莽星域相隔并不遥远,聂天,不定哪天,我会去天莽星域找你呢。”
  
  聂天对她印象还不错,笑着:“欢迎。”
  
  “因为你们,我在碎灭战场所获丰厚,应该要不了太久,便能进阶到灵境了。”谢婉婷临走前,犹豫数秒,忽凑向聂天,和他轻轻拥抱了一下,柔声道:“谢谢照顾。”
  
  话罢,她便唤出一辆飞行灵器,跳入其中,挥手向聂天道别。
  
  “这女人,怕是看上你了。”殷娅楠撇了撇嘴,“她走之前,只拥抱你,没有拥抱我们两个,分明有别的意思。”
  
  “看上我?”聂天咧嘴,“这不是很正常?”
  
  “滚!”殷娅楠低骂。
  
  聂天自己明白,谢婉婷之所以会拥抱他一人,是因为穆碧琼和殷娅楠两女,对她并没有展露太多的友善。
  
  经历过血葬山脉的种种凶险和劫难,谢婉婷即使一无所获,她的心境,也会有巨大提升。
  
  谢婉婷玄境后期修为,灵力早已凝炼到极致,突破的壁垒,就是心境不足。
  
  更何况,她还从聂天手中,收获了拥有生命之力的神秘浆果。
  
  那些浆果拿回暗渺星域,对寿龄即将走到尽头的炼气士,会有巨大吸引力。
  
  除了浆果,还有灵瑀水晶,这些都能帮助谢婉婷,还有她弟弟谢云海。
  
  他们在碎灭战场收获的确不了。
  
  “回归之路,我不想动用星舟,因为星辰石比灵石珍贵许多,我可不能任意的浪费。”聂天在谢婉婷再无踪影时,将星舟收取,看向穆碧琼,道:“我知道在你手中,也必然有飞行灵器。”
  
  穆碧琼哼了一声,将一辆木质结构的,一叶轻舟形态,两侧木片翅膀的飞行灵器唤出。
  
  “那三片树叶……”
  
  器物取出,她盯着聂天,再次发问。
  
 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索要了。
  
  “我了,那三片树叶,融入我丹田的灵力漩涡,取之不出。”聂天摊开手,一脸无赖地解释,“何况在那广场之中,真正轰破古老祭台,耗费大力的,只是我和皇津南。他夺取了浑金,和灰褐色土球,我获取树叶和那团苍白火焰,本就是应该的。”
  
  “我们也出力了。”穆碧琼幽怨道。
  
  她体内的那株奇异共生花,从那三片树叶显现时,就渴望至极。
  
  她虽不清楚那三片树叶来历,可既然是地蕴级的灵材,又恰恰为木属性奇物,一定对她、对共生花有着巨大益处。
  
  可惜,三片树叶都被聂天获取,并融入草木漩涡,这让她很是颓丧。
  
  “总该有点补偿吧?”殷娅楠也暗生不满,“谢婉婷那女人在的时候,我们不好,她现在走了,你看,该如何补偿我们?我们也陪着你征战,出生入死的,你不会一点好处都不给吧?”
  
  “浆果,魂晶,你们挑选吧。”聂天无奈道。
  
  “魂晶!”殷娅楠眼睛一亮。
  
  “浆果!”穆碧琼低呼。
  
  聂天点头,取出两块魂晶,两个浆果,分别递给殷娅楠和穆碧琼。
  
  两女收取以后,神色稍好,不再啰嗦。
  
  三人乘坐着那辆木质结构的器物,沿着聂天所指的,来时方向,朝涡流域而去。
  
  路途漫漫,聂天手中那片赤练龟的龟壳,蕴藏的炎能,渐渐被抽离干净。
  
  一片九级赤练龟的龟壳,其中残留的炎能,惊人的澎湃,几乎帮助聂天,将火焰漩涡重新洗涤了一番。
  
  待到那片龟壳,再也提取不出炎能,龟壳便碎裂开来。
  
  而聂天的火焰漩涡,经过一段时间的凝炼,又扩张到极致。
  
  不多久,聂天在抽离木属性的灵材力量,去凝炼草木漩涡时,他又惊人地发现,因那三片树叶的存在,他吸纳草木之力的速度,明显快了几倍。
  
  三片树叶,和星辰漩涡中的九星花,居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  
  九星花,树叶,都能帮助他更快炼化灵材的力量,有助于他丹田灵海的灵力积累。
  
  数月后,他们越过造化源井,越过另外一座石人族的城池,还在飞行。
  
  聂天经过数月修炼,丹田灵海三个灵力漩涡,都因九星花、三片树叶,凝炼到极致。
  
  他旋即取出一块块魂晶,从魂晶内吸纳力量,着手真魂的炼制。
  
  其间,他储物戒内,大量的灵兽血肉,都用来补充那道青色血气。
  
  可青色血气离再次蜕变,似乎还有不距离,灵兽血肉快要耗尽了,他也没有感应出生命血脉蛰伏的预兆。
  
  “主人……”
  
  这天,他苦修之际,听到冥魂珠器魂的呼唤。
  
  在祭台处,冥魂珠吸纳的近千凶魂,通过这段时间,似全部被炼化掉。
  
  器魂的灵智,像是发生了一次蜕变。
  
  他的一缕灵魂意识,在冥魂珠内部显形,立即发现冥魂珠内部空间,也有了不变化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