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八百九十章 跳梁小丑
五大凶魂一出,那位枯瘦的人族老者,脸色分明一变。
  
  下一瞬,奔着聂天星舟而来的万千银色光线,忽生变化!
  
  银色光线皆为老者从灵魂识海抽离的魂丝,此刻魂丝突然彼此凝炼,化为一尾尾银色游鱼。
  
  游鱼半米长,如飞梭,折射出银色光影。
  
  “魂力实质化,聚涌为活灵活现的鱼儿!”聂天愣了下,就明白这是灵境级别的炼气士,独有的灵魂秘术。
  
  也唯有境界突破到灵境级别,真魂强到一定程度,释放出来的魂念,才能实质性存在。
  
  一条条银色游鱼,寄托着那位老者的灵魂念头,烙印着他领悟出来的,某种神秘的灵魂秘法。
  
  银色游鱼有几十只,虚空忽闪忽逝,瞬间便到了聂天周遭。
  
  “聂天!这些灵魂攻势,你来阻挡!”殷娅楠低呼,说道:“八级冰血蟒,一旦从我体内飞走,我便再难借用冰血蟒的兽魂之力,守护自身。”
  
  “明白!”聂天喝道。
  
  “嗷嚎!”
  
  五大凶魂,在聂天头顶发出咆哮,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不同的负面念头,顿时弥漫开来。
  
  凶魂一一坠落,开始捕杀那些银色游鱼。
  
  一条条银亮游鱼,倏一接触凶魂,身为操控者的那名枯瘦老者,脸色就变了。
  
  每一条银色游鱼,都是他魂力的结晶,被其赋予了魂念。
  
  游鱼的魂念,碰触到凶魂,立即被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负面情绪的海洋淹没。
  
  强悍如他,脑海都幻象丛生,如置身在众多凶魂临死前的境地,仿佛在经历着死亡的冲击。
  
  嗜杀凶魂,以模糊虚幻的魂影,将数条银色游鱼裹住。
  
  银色游鱼陡然绽放出银亮光辉,可那些光辉,似压根无法穿透嗜杀凶魂的青蒙蒙魂光的笼罩。
  
  “滋滋滋!”
  
  声声异响,从那些银色游鱼内传来,一条条游鱼,如融化的白雪,先是体型缩小,旋即彻底消失。
  
  “喀嚓!喀嚓!”
  
  另外一名人族炼气士,御动的巨斧,被极寒风暴席卷而来。
  
  那人的巨斧,包括他集结的灵力光罩,都渐渐被冰冻,被无数冰光、冰棱冲击。
  
  他惨叫一声,巨斧四处劈砍,将坚冰凿碎,狼狈逃离。
  
  冰血蟒通体覆盖寒冰,所过处,酷热荒漠都被寒力冰冻,沙粒化为颗颗寒冰晶粒。
  
  千万寒冰晶粒,从白茫茫的沙砾内飞向天,融入极寒风暴。
  
  冰血蟒并不巨大的蟒身,在极寒风暴内时而显现,又迅速隐没,追击着别的灵境强者。
  
  骸骨血妖庞大的骨手,不时伸出,骨剑般刺向银色轮盘,那位枯瘦老者,以灵魂之力衍化出来的一尾尾游鱼,被五大凶魂撕咬时,眼神黯淡,心间邪念不断滋生,许多精妙的法决,都无以为继。
  
  “当!”
  
  银色轮盘,被骸骨血妖的骨手,再次重击一下,他那具枯瘦躯体,和轮盘一同倒飞而出,霎那间,就到了数百米之外。
  
  穆碧琼左手掌心,和她血肉相连的那条黑色妖花的根茎,如有着自己的意识,在旁边天空,和一柄灵剑,一个黑色三足巨鼎争斗。
  
  一柄灵剑,一个黑色的三足巨鼎,被另外两个灵境强者以心神御动,却硬是不能突破那条黑色妖花根茎的防线。
  
  黑色妖花的根茎,不知何时起,生出许多狰狞怪刺,如荆棘。
  
  怪刺透出阴冷妖异的黑光,根根如锯齿,那柄通灵级别的灵剑,无数剑意渗透而来,都没法斩断那怕一根怪刺。
  
  三足巨鼎内,有许多微小的虫豸,凄厉的怪啸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黑色妖花根茎处,狰狞怪刺如钢针飞出,蝗虫般落入鼎口。
  
  游弋在鼎壁,还有鼎内的一只只虫豸,开始大量死亡。
  
  黑色三足巨鼎,发出痛苦的声音,鼎身蠕动,竟变幻为一只黑色蟾蜍。
  
  那只黑色蟾蜍,分明惧怕着共生花的那条黑色妖花,却受主人御动着,又不得不参战,看着颇为憋屈无奈。
  
  “天巫宗。”穆碧琼轻笑一声,“又是天巫宗。”
  
  她动用共生花的一半力量,犹有余力,幽暗深邃的眼眸,冷冷看着一名矮小的炼气士,说道:“你认得方莹莹吧?”
  
  那人一呆,茫然看去,“她是我天巫宗的核心种子之一。”
  
  “哦,核心种子?真是巧了,她就是死在我手。”穆碧琼不忘以语言刺激他,“不仅她死了,你们天巫宗发掘的,银甲虫巢穴内,所有的矽银,都被我们一扫而空。还有,你们天巫宗,除了罗辉外,其余在碎灭战场外域活动的子弟,尽数死绝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那人暴怒无比,“都被你们所杀?”
  
  “差不多吧。”穆碧琼故意将责任揽在身上,“方莹莹坑害我们在先,死不足惜!”
  
  “蓬!”
  
  也在此刻,一位灵境中期的追杀者,在八级冰血蟒的极寒风暴中,爆体而亡。
  
  这是第一个被反杀的追击者。
  
  他一死,剩余的六位灵境强者,都心生惧意。
  
  他们都没有料到,眼前三个明明是小鬼的家伙,居然如此特殊。
  
  骸骨血妖,八级冰血蟒,共生花,这种奇物大幅度提升了三人的战力。
  
  他们唯一能依仗的,就是高出他们一筹的境界,能够以灵魂直接绞杀。
  
  可惜,因五大凶魂的存在,他们最后的依仗,也未能起到效果。
  
  “你们该死!”
  
  天巫宗的那人,怒啸着,由三足巨鼎凝化的黑色蟾蜍,突脱离那条黑色妖花的纠缠,奔着星舟冲来。
  
  黑色蟾蜍张开一吐,一道道恶臭味扑鼻的黑色液体,便浇灌而来。
  
  “小心巫毒!”
  
  祁白鹿放声提醒,他和华暮两人,焦急地赶来。
  
  “巫毒也不足为惧。”
  
  穆碧琼轻笑一声,右眼深处,娇艳欲滴的另一朵妖花浮现出来。
  
  她的右手,陡然飙射出彩色妖花的根茎。
  
  那条彩色妖花的根茎,绚烂如彩虹,如由神光拧结而成,竟带着圣洁而又魅惑的气息,晶莹明亮。
  
  黑色液体喷洒而来,被绚烂的彩光,给直接拦截。
  
  没有一滴黑色液体,能穿透彩光,滴到聂天等人身上。
  
  那只黑色蟾蜍,也怪啸着,开始被彩色妖花的根茎追击,一束束七彩神光,从妖花前端飞出,如剑如矛。
  
  “当当当!”
  
  金铁交击声,从那只黑色蟾蜍身上传来,蟾蜍凄厉地不住后退,再不敢接近。
  
  天巫宗的那人,终于被吓破胆子,张口一吸,黑色蟾蜍化为一道黑芒,竟被他一口吞下。
  
  他一句话不说,掉头就向外面飞去,显然放弃了对祁白鹿、华暮的追杀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一名同样是灵境中期的炼气士,被骸骨血妖体内飞出的猩红血光,穿透躯体,从高空轰然坠落。
  
  突然间,还在战斗的四名灵境者,全都胆怯了。
  
  他们相互间,没有一句交流,但却有着默契般,朝着四个不同的方向分头遁离。
  
  “呼呼!”
  
  华暮和祁白鹿两人,趁机落向聂天乘坐的星舟,两人踏入星舟霎那,面容略显扭曲,有些惊惧地,看着那五只凶魂。
  
  从凶魂身上释放的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负面情绪,虽然不是针对他们,还是让此刻虚弱的他们,感受到了压力。
  
  聂天皱着眉头,心神再动。
  
  五大凶魂脱离他,忽然漂浮向两位灵境者惨死之地,一同飞出的,还有冥魂珠。
  
  冥魂珠牵动着凶魂,将那两位人族达到灵境级别,刚刚死亡的强者,真魂撕碎,直接就吞吃了。
  
  “聂天,要不要追杀他们?”殷娅楠询问。
  
  “不必,一些跳梁小丑罢了,不值一提。”聂天摇头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