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九百三十七章 毁约!
    山川破冰,寒雾收敛,底下场景尽显。
  
      “那寒山锁灵阵,就这样破掉了?”
  
      簇簇云朵中,景柔低头看着站在坚冰旁的聂天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景飞扬嘀咕一句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下一刻他就目显怒容,喝道:“寒晶老祖!你这是作甚?”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从山谷飞出,一朵朵晶莹雪花,由他袖口呼啸而出。
  
      晶莹雪花内部,分明有寒晶老祖的魂影闪动,被其赋予了玄妙的灵魂秘术。
  
      雪花飘零,绝大部分飞入那些山川,去稳固山川崩碎之势。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本人,冰莹透亮的域,忽然显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此地寒力,瞬间暴涨数十倍!
  
      “嘎吱!嘎吱!”
  
      虚空飞逝的五大凶魂,被寒晶老祖的寒域笼罩,虚幻的魂体,似被寒气冰冻着,每一次活动,都变得异常艰难。
  
      渐渐地,虚幻形态的凶魂,竟真的被冰冻,蒙着一层晶莹冰光。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眼神阴沉,两手缔结出寒冰法印,朵朵晶莹雪花融入山川,令快要崩裂的山体,迅速平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让他碰触那块坚冰,从寒山锁灵阵的迷幻挣脱,并没有让他,将我构建阵法的根本毁去!”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一开口,这一方天地,百里范围,都似化为极寒异域。
  
      地底深处,有更为浓郁的寒雾升腾而出,座座冰川内,有万年来沉尸于此的残魂,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恸哭。
  
      “不论如何破阵,阵法就是破掉了,你还不立即兑现诺言!”景飞扬从星河古舰落下。
  
      无数神符,蝴蝶般围绕着他,翩然起舞。
  
      他的符域,也显现于晶雪域,漫天的神符,绽放出绚烂的色彩,开始渗透向那片冰寒彻骨的大地。
  
      “咔咔!”
  
      极度深寒的山谷中,聂天的牙齿,都在打颤。
  
      他也冷冷看向天空,看向被冻结在寒域中的五大凶魂,内心发出呼唤。
  
      可惜,五大凶魂诞生不久,即使在血葬山脉内,吞没众多残魂,也没有成长到,足以和圣域强者叫板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他的声声灵魂呼喊,如石沉大海,没有激发一点反应。
  
      五大凶魂和他的隐秘灵魂联系,因寒域的隔绝,被直接屏蔽掉。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阴沉着脸,眼神异光闪烁,内心不断挣扎着。
  
      他曾打包票,向一人许诺,定能以寒山锁灵阵,将聂天禁锢于此,或令聂天失败而去。
  
      他自信满满地,将那人给出的酬劳,已经提前索要到手。
  
      那些酬劳,有助于他进阶圣域中期,对他的修为和寒域的蜕变,都有着巨大好处。
  
      他迫不及待,将对方给出的酬劳,提前利用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这时,他如果放任聂天带着樊锴离去,那些酬劳……他连退回去都不能。
  
      “退不了了,就算不要脸皮地撕毁约定,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。”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暗自思量一下,就扬声喝道:“聂天坏我大阵,令我这座寒山锁灵阵的根本有了裂痕,我不会轻易放手!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必须乖乖留在山谷两年,当做赔罪。两年后,我允许他带着那些人,从雪域离开!”
  
      这是他开出的条件。
  
      两年,也是他答应对方,最少的年限。
  
      他只要不杀这个星辰之子,仅仅禁锢两年,他也不认为碎星古殿会因此大发雷霆,令天冰宗都遭受碎星古殿的怒火。
  
      “囚禁我两年?”聂天仰头,“凭什么?你这种出尔反尔的,不要脸的老狗,我算是看透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庞大骨身,从其储物戒飞出,巨大的骨臂,刺向那块禁锢樊锴的坚冰。
  
      坚冰内,樊锴摇头,面容苦涩。
  
      他似乎知道,骸骨血妖的力量,也轰破不了那块坚冰。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看着他唤出骸骨血妖,眼中满是嘲弄,“区区八阶血脉的骸骨族,炼制出来的傀儡,也想破我的那块天冰?”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寒光飞溅,冰光四射,被其称呼为天冰的坚冰,果真没有碎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骸骨血妖继续动手,两条骨臂挥舞,骨剑般的手掌,切割着天冰。
  
      天冰内,有数千条冰莹的丝线,犹如有着自己的生命意识,灵动地游弋着,在加固着天冰,令其坚韧不破。
  
      不论骸骨血妖如何努力,那块天冰,都牢固如铁山,不见一丝裂纹。
  
      天冰中的樊锴等人,脸上流露出的期盼,希望之色,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长老也是虚域初期,想尽办法,都破不掉这块天冰。骸骨血妖再强,也超不出生前的战力,如何能破?”
  
      赵洛峰苦涩不已,心中叹息,似乎知道他们注定要,被多禁锢两年。
  
      “星舟!”
  
      聂天暴喝,碎星古殿特意留在陨星之地的那辆飞行灵器,璀璨而出。
  
      落入星舟的聂天,将众多星辰石,铺展下来,发动其中的攻伐阵法。
  
      星舟如锥般的尖端,星光夺目,晶雪域外域点点繁星,仿佛被忽然触动,如拉近了和星舟的无垠距离,有一束束星光洒落。
  
      一道似囊括星河的绚烂光柱,从星舟尖端笔直射出。
  
      此光柱,类似于邪冥族破穹晶炮的威力,瞬间撞击向那块天冰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成百上千的星辰光点,如颗颗璀璨星辰,于天冰内闪耀,充斥着神秘、古老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天冰之中,许许多多的冰莹丝线,在那星辰光点的闪耀下,被截断为一条条。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刻画在内,融入魂丝的那些阵法脉络,再也无法正常运转!
  
      “喀嚓!”
  
      完整的天冰,陡然出现众多裂纹,条条裂纹一出现,那道星辰光柱,就撕裂了天冰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天冰爆碎,晶莹冰块散落了一地,樊锴等人匆忙避过星辰光柱,一下子就解脱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樊锴等人,惊喜无比,急忙聚涌到他身旁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一脸错愕。
  
      星舟最强的攻击,他也见过,按照他以前的判断,只能对灵境者造成威胁,虚域……都未必能伤害到。
  
      天冰由圣域级别的寒晶老祖炼制而出,内部刻画着,奇异的冰寒秘阵。
  
      星舟一击下,天冰竟然碎裂,这让他都有点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星辰光点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愣了半响,他猛地醒悟过来,星舟的那一击,飞出的众多星辰光点,破坏的乃是天冰内部的冰寒秘阵!
  
      那寒冰阵法,才是天冰坚固的真正原因,一旦阵法失效,不再运转,天冰也没了奇效。
  
      他一下子洞察了缘由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你先破我寒山锁灵阵,又碎我辛苦炼制的天冰!你休想轻易脱离晶雪域!”
  
      寒晶老祖脸色一白,因天冰爆裂,似受了点轻伤,发出更为暴怒的威胁声。
  
      “上来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大手一招,以樊锴为首的陨星之地炼气士,尽数落入星舟。
  
      “你毁约在先,还敢怪我?”
  
      星舟如一束流星,从那片寒气越来越浓郁的山谷飞出,奔着段石虎、景柔的星河古舰飞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走不掉的。”寒晶老祖厉喝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又有一束火炎流星,于晶雪域的高空,神秘地显现一霎。
  
      强大如寒晶老祖和景飞扬,都未能注意到,那惊鸿一现的火炎流星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整个晶雪域的酷厉极寒天气,却因为那一束火炎流星,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组成寒山锁灵阵的座座冰川,刚刚被寒晶老祖稳固,如今轰隆隆爆鸣着,竟再次摇晃颤抖。
  
      从大地深处,浮升出来的寒雾,居然诡异地重返大地。
  
      飘离在这方区域的朵朵雪花,无声消融,令人不适的极寒环境,也像是暖春到来,冰雪渐渐消融。
  
      正准备无视景飞扬的威胁,留下聂天的寒晶老祖,一脸惊容地,四处张望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谁?是谁来了?”他小心谨慎地询问。
  
      无人回应。
  
      可晶雪域的辽阔天地,千百里之外的许多冰川,冰冻多年的湖泊大河,寒冰都在解冻。
  
      解冻后的冰山湖泊,有滔天大水翻搅出来,开始不受控制地,冲击向一些城池和村落。
  
      所有晶雪域的炼气士,修炼极寒灵诀者,都变得燥热不安,生出大难临头,域界将会消融的恐惧感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晶雪域的人,都在惶惶不可终日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