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九百五十章 残酷的种族之战
    万里外,一座粗陋的城池,屹立在冰冷荒原。
  
      城池由各种不同的石块,堆砌而成,一栋栋石楼高低不等,凌乱分布,城墙没有刻画任何复杂的阵法图案。
  
      这座城池,就是蜥蜴族于此域,最为古老宏大的城池。
  
      人族,高等阶的妖魔,邪冥等智慧种族的城池,往往精美,有浮雕,有宏伟石像,有许多惊奇阵法布置。
  
      蜥蜴族的城池,没有任何花哨,似乎只是用来居住,连基本防御措施都没。
  
      此刻,生活在城池内的许多蜥蜴族族人,都愤怒地看向天空,咆哮连连。
  
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  
      一块块陨石碎片,划破天空,带着呼啸声,纷纷坠落而来。
  
      大的陨石碎片,比人族常规的星河古舰都巨大,穿透云层后,携带着恐怖的冲击力。
  
      小一点的陨石碎片,也如磨盘般,经过长时间的加速,还是带有惊人的撞击力。
  
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有强大的蜥蜴族战士,身高十来米,拖着长长的尾巴,动用血脉力量,半空拦截陨石碎块。
  
      那些血脉在七阶、八阶的蜥蜴族战士,浓烈血气爆发,如炮弹轰击向陨石块。
  
      原本不会有一点威胁的陨石,这时,都成为了要命的天灾。
  
  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块块陨石爆裂,七阶、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都怪叫不已。
  
      有的蜥蜴族战士,轰击向陨石,精铁铸造般的强悍肉身,筋脉肌肉暴突,皮肉都绽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可依旧有众多陨石块,从高空轰落,砸向蜥蜴族的城池。
  
      没有防御阵法的城池,一时间哀鸿遍野,一栋栋石楼,毁于一旦,有不少蜥蜴族的族人,被陨石轰撞致死。
  
      有一位明显高出一大截的,九阶的蜥蜴族战士,从远方暴怒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那长长的尾巴,虚空甩动,将较大块的陨石,给抽打的炸碎了石屑。
  
      虚空中,这位九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四处活动着,专门寻找大块的陨石下手,令其碎为石屑,防止那些陨石块,撞击下来,造成更多族人的伤亡。
  
      他不断哇哇大叫着,声音尖锐刺耳,传递的极远极远。
  
      散落在城池千里外,准备迎接聂天等人过来的,其他几个九阶的蜥蜴族战士,也全都怒吼着,急匆匆而来。
  
      三个域界,最强大的九阶蜥蜴族战士,早就汇聚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九阶的蜥蜴族战士,因不知道外来者从哪一个方向赶来,所以分散在城池外边。
  
      八道流星从天外显现,携带着的,都是后续的七阶、八阶的另外两域的蜥蜴族战士,流星陨石相互碰撞,他们都看出问题,知道必然是外来者下手,才会引发那些有着既定轨迹的陨石,突然失控。
  
      没有空间法阵,蜥蜴族的最强战士,要想一瞬踏入城池,也没有可能。
  
      等他们从城池外,重新回归这座城池,碎裂的陨石,已经肆虐了那座城池,造成很多蜥蜴族族人的伤亡。
  
      五位蜥蜴族九阶血脉战士,悬浮虚空,眸中透露出嗜血恨意,四处张望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一束电芒,在极远处倏然一现,又迅速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那边!”
  
      蜥蜴族的强者,以独特的语言交流着,立即锁定了方向。
  
      旋即,城池内还有战力的,众多七阶、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都在他们的带领下,赶赴向电光飞离的区域。
  
      另有一个蜥蜴族族人,拿着螺号,吹奏起来,发出鬼哭般的刺耳声音。
  
      那声音,仿佛能穿透空间,传递到极远极远之处。
  
      另外一批,毁去域界之门的蜥蜴族战士,听到声音,像是也得到了方向,一前一后,汇聚向聂天等人的聚集地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该来的,终归要来。”
  
      娄红烟虚空远眺,脸色出奇地平静,眼瞳深处,还跳动着期待的火焰。
  
      她早就做好了迎战准备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逝去的电光,去而复返,瞬息停住。
  
      那位圣域后期的杨姓强者,将聂天丢向星舟,说道:“不愧是碎星古殿,最为核心的传承秘诀,勾动飞逝的陨石流星,应当陨石相互碰撞,还准确轰撞向蜥蜴族的城池。这一下子,就给这些蛮夷,带来了重创。”
  
      其余圣域、虚域强者,纷纷点头,脸上都是赞叹。
  
      聂天仅有玄境修为,依赖星落的奇妙,牵引陨石,令众多站在八道流星上的蜥蜴族族人,出现了巨大伤亡。
  
      碎裂的陨石,又砸向蜥蜴族的城池,让更多的蜥蜴族族人死亡。
  
      若非星落的神奇,恰巧有蜥蜴族来回域界的陨石出现,以聂天自身战力,绝对不可能,也没有任何希望,能给蜥蜴族造成这般打击。
  
      “蜥蜴族的强者,要不了太久,就会赶来。”聂天呼吸急促,在星舟上坐下,取出一块块星辰石,采集其中的星辰灵力,尽可能补充力量。
  
      催动星落法决,极其耗费力量,就那么一会儿,他星辰灵丹中的星辰之力,就失去了三成。
  
      九颗星魂,也流失了一些星辰魂力,尚未战斗,他就有了消耗。
  
      皇津南,还端坐在那座金曜石山川,他揉炼金锐之力,还有自身魂力,凝为金色刻刀,于山体内部,依旧刻画着某种奇特阵法。
  
      金曜石山川,在阵法加持下,蕴藏的金之力量,似被纷纷调动。
  
      山川,在聂天的感觉中,像是成为了一柄锋锐的利器,待到阵法成形,定能发挥出惊人威力。
  
      “至多两天,蜥蜴族的强者,就会齐聚于此。”
  
      娄红烟微微皱眉,心中评断,“两天是最慢的,要是九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不等候弱小的族人,恐怕半日就能赶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就恭候这些蛮夷的降临。”圣域后期的杨凡,淡定地说道,“嘿,此域结构坚固,我们若施展全力,应该毁不掉。”
  
      “毁不毁,都无所谓,你们尽管放手去杀。”娄红烟语气淡漠,“此域,没有浓郁的天地灵气存在,并不适合我们人族,于此建立宗门分部。就算域界崩塌,只要我们将此域蕴藏的灵材、灵石带走,便算成功。”
  
      她这么一说,众人呵呵轻笑着,更为淡定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是蛮夷罢了,文明太落后了,连星河古舰都没有。”有人轻藐一笑,“域界的来往,居然是依赖星河飞逝的陨石,以血脉之力牵引陨石,进行人员的调动传输。这样的方式,我们熟知的那些异族,都不会采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域,应该长时间处于封闭状态,蜥蜴族的族人,和外界的众多智慧生灵,怕是没有什么接触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能诞生出九阶血脉战士,这个种族不算弱了,可惜了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言辞间,对即将过来的蜥蜴族族人,充满了轻视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渐渐觉得,那些所谓的,九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恐怕也远不如妖魔、邪冥真正的九阶大君强大,绝非他们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听着他们的对话,聂天心情有点复杂,感慨不已。
  
      当年他在陨星之地时,也遭遇了异族的两次大举入侵,若非成功坚守下来,陨星之地……恐早已沦陷,生灵涂炭。
  
      以前,他是被入侵者,一晃间,他成为了入侵者,攻入其它种族的领地。
  
      而人族,在久远的年代时,处境凄惨,往往成为异族祭祀天地神魔的祭品,被大批大批的斩杀,以血肉灵魂做祭品。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,人族得到修行的窍门,渐渐强盛了,所做之事,和异族其实没有差别。
  
      不同种族间的战争,在星河各个角落都在发生,残酷无比。
  
      从他踏入此域,知道这里有原著民起,他就明白,这场战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在域界之门崩碎后,他们连退路都没有,只能死战。
  
      “希望那些蜥蜴族族人,当真如他们所推断的那样,实力弱小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