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九百八十一章 我服气了!
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一瞬后,尤娜眉心那块棱形晶体,突撕裂皮肉而出。
      一滴滴精血,从尤娜高耸胸部下的心脏飞出,融入那块指甲盖大小的棱形晶体。
      尤娜的血肉精气瞬间枯竭大半!
      她的眼睛,渐渐闭合,宛如死去。
      可那块棱形晶体,却绽放出灿灿青耀,似凝聚着灵魂和气血精华,要脱离战场。
      “既然都死了,那就死的更彻底一点。”
      权子轩冷哼,掌心一柄银白灵剑,顿时飞出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灵剑划破天穹,陡然明亮,刺向那块棱形晶体。
      景飞扬也动用法决,无数符文飘逸着,形成层层封禁。
      只见那块棱形晶体,不断冲撞着,一碰到符文,就像是发出哀嚎,在一小片区域,胡乱冲撞着,就是逃不掉。
      “喀!”
      银白灵剑,终重击到那块晶体。
      已有裂纹的晶体,猛然碎裂,更小的晶体碎片内,都有着一滴滴精血。
      因星空巨兽那根骨头的御动,耗去一身血肉精气的聂天,略一思考,忽冲向漫天符文中。
      条条赤红色的血线,像是掌握在主人手中的鱼线,穿透向一块块晶体碎片。
      “生命汲取!”
      纤细如发的血线,水蛭吸血般,渐渐胀大变粗。
      晶体碎片中,尤娜死前凝炼的一滴滴精血,所含的磅礴气血之力,随着血线和聂天的连接,被其强行抽离,纳入自身。
      聂天躯体,本如干涸枯井,但在生命汲取的作用下,那枯井如被倒水,被快速注满。
      “不愧是八阶巅峰血脉!”
      聂天心中在欢呼,他发现只是晶体碎片中的精血,所蕴藏着的血肉精气,就堪比他在蜥蜴族域界,那些八阶蜥蜴族战士体内得到的血肉精气总和!
      晶体碎片中,邪冥族的精血消失,可还是有淡淡的魂影蠕动。
      魂影,就是尤娜尚未消散的残魂。
      聂天将冥魂珠又释放出来。
      冥魂珠一出,晶体碎片中模糊不清的,尤娜的一缕缕残魂,似同时发出恐惧的尖啸。
      尤娜残魂在颤栗。
      她尚未死绝,显然知道冥魂珠的来历,还有具体功效。
      可此物,乃邪冥族的至宝,被聂天所得也就罢了,真正令她恐惧的是,聂天分明能动用这件邪冥族的至宝!
      她终于绝望,她明白以她如今的状态,无力和冥魂珠抗衡。
      更何况,她还隐隐嗅出,冥魂珠的器魂,带着九阶大君的气息!
      冥魂珠虚空飞逝,去碰触一个个晶体碎片,每碰到一块晶体碎片,其中的魂影,便会眨眼消失。
      仅仅数秒,尤娜随着棱形晶体一同碎裂的残魂,全都消失在冥魂珠。
      至此,尤娜才算彻底死亡,再无一丝重生的可能。
      “邪冥,果真特殊一点,尤其是八阶巅峰血脉的邪冥。”
      景飞扬轻轻吐出一口气,向聂天解释,“这个叫尤娜的邪冥,在我们显现后,以血脉秘法,居然避过我的必杀一击。她进入黑雾深处时,我也没办法锁定她,对其后续下手。要不是你的一击,将她躯体洞穿,她都不需要舍弃肉身,以那块棱形晶体逃亡。”
      “她要逃了,麻烦就大了。”瞿明德心有余悸道。
      “原来,传言竟然是真的。”权子轩深深看向聂天,又瞄了一眼,那根穿透尤娜的骨头,“本以为,五行宗那些人所说的,你斩杀八阶蜥蜴族族人,只是夸大其词。我原先也是不太相信,现在,我是真的信了。”
      停顿一下,他又再次说道:“我服气了。”
      瞿明德笑了笑,也道:“我也服了。”
      两人之所以选择在聂天从雪域回归时,向聂天臣服,其实是惧怕聂天背后,那位修炼火焰法诀的,神域级别的“强者”。
      他们内心,其实是排斥的,只是知道无力和神域“强者”抗衡,才被迫依附。
      就连他们在蜥蜴族域界,从五行宗那些圣域、虚域口中得知,聂天动用一根骨头,斩杀五个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,都不以为然。
      他们知道皇津南和聂天私交不错,以为是皇津南故意为聂天造势,夸张了聂天的战力。
      直到先前,亲眼看到聂天以那根神秘的骨头,将从景飞扬手中逃出的尤娜,给一击穿透,才相信传言是真的。
      聂天仅为玄境修为,即便依赖外物,能一击斩杀八阶血脉的尤娜,还是骇人听闻。
      他们终于叹服,觉得依附于聂天,选择投诚,绝对是极为明智的决定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黑雾渐渐消散,有一片黑雾笼罩而来,将尤娜尸身裹住。
      黑雾,受星空巨兽的意志掌控,会在事情结束后,将异族的尸体带走,这是聂天等人早就明了的。
      被摧毁的第六个空间通道,那边被斩杀的异族,一个接着一个消失。
      那边的黑雾散去后,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异族,显然都被星空巨兽将尸体掳走。
      最后,只有一团浓稠黑雾,包裹着尤娜的尸体。
      聂天知道星空巨兽想做什么,反应过来后,伸手一招。
      那一根星空巨兽的骨头,从黑雾内飞出,受到他血脉的牵引,重新落入他掌心。
      黑雾没有急着散去,反而慢慢漂浮而来,将聂天淹没。
      星空巨兽的意识,在黑雾中,有种断断续续,不太连贯的感觉,可聂天还是能清晰解析。
      “雾中,我的意识,不能长时间逗留。”
      “然而,我还是能隐隐感知,你手中那根的骨头,本不应该是你能御动的。骨头,以物种起源来划分,和我为同一族群,而且比我还要古老。”
      “你能使用它,我非常意外。”
      “事情结束后,在你离开之前,还请你将那根骨头,给我看一看。在你们进出的海岛,我的力量更容易凝炼。”
      “作为补偿,你在浮陆乱来一事,我不会再计较。”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    雾气不是黑色溪河和湖泊,星空巨兽的意识,渐渐模糊虚幻,愈发飘渺。
      聂天聆听半响,就发现不再有星空巨兽的意识,那团黑雾也裹着尤娜的尸身,融入飘走的黑雾,直至彻底消失。
      环顾四周,聂天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异族尸体,只有被摧毁的第六个空间通道。
      “它将异族尸体都带走了。”
      权子轩语气轻松,“还好,第六个空间通道,也被摧毁了。剩下的,还有两个空间通道,解决了,我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。”
      “和其他人汇合吧。”景飞扬征询。
      聂天轻轻点头,“好。”
      景飞扬再次以神符,带动着没有星舟的聂天,向董丽还有其余虚域者驻扎地飞去。
      临走前,聂天看到那些被抽离精血,被冥魂珠吸纳掉尤娜残魂的晶体碎片,落地后,爆开为齑粉。
      他旋即明白,失去精血和魂魄的棱形晶体,毫无价值可言。
      “八阶血脉的邪冥族族人,以眉心棱形晶体遁离,有重生的可能性。”景飞扬轻声解释,“如果有九阶大君出手,耗费精血,就能将尤娜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,再次凝结血肉骨骼,令她重新活过来。”
      “当然,这个代价很大,复活过来的尤娜,血脉等阶会暴跌,需要再次积蓄力量,完成一次次血脉进阶。这种方式,和我们的转世重修很像。还好,还好她真的死了,要是让她活着,以后也是巨大威胁。”
      瞿明德和权子轩,也七嘴八舌地,告诉他异族重生的奇妙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