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九百九十一章 火种助力
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都有竞夺星辰之主的资格,能被碎星古殿选定为星辰之子者,皆是资质、潜力、天赋极其出众的人物。
  每一代星辰之子,都会有一位星辰之主,还有可能诞生出一到两个神域。
  再弱的星辰之子,只要不中途陨落,经过碎星古殿的栽培和磨砺,都能跻身为圣域。
  圣域者,实力也天差地别。
  由星辰之子成为的圣域,和景飞扬、权子轩、瞿明德这类圣域相比,即便同等级别,战力也高出几大截。
  眼前聂天,为初生的第七星辰之子,近期声名远播,连异族都有耳闻。
  真正令异族忌惮的,第七位星辰之子,竟然还是罕见的混血者!
  混血,意味着人族天生血肉孱弱,寿龄被限制的短板,极有可能被弥补。
  这样特殊的星辰之子,在异族的必杀名单录,也已榜上有名。
  新来的妖魔大君,若能斩杀聂天,他在本族定然声望大增,甚至能得到族内大尊的青睐,他背后的家族,都有可能被允许入驻第一魔域,整个家族在妖魔族群的地位,有可能往前推进一截。
  “咚咚咚!”
  三个黑紫色大肉球,从他腰腹部位,如巨大西瓜坠地。
  坠地后的大肉球,血肉蠕动着,分裂出数十只魔虫。
  魔虫在魔气掩饰下,钻向下方沙地,无声无息间,向聂天冲去。
  新来的妖魔大君,名叫菲莫斯,同样是九阶的中阶血脉,在妖魔族中,他有“控魔者”的称号。
  有称号的妖魔,皆是大君,血统古老。
  “控魔者”菲莫斯,就出自妖魔族,一个久远的家族,以圈养魔虫闻名。
  菲莫斯以他的血肉,常年饲养着众多魔虫,魔虫包裹在肉瘤中。
  “不太对劲!”
  星舟上,聂天突生警觉,汗毛乍起。
  他被“控魔者”菲莫斯的气息锁定霎那,就生出感应,觉得被某种凶蛮的异类,以残暴之眼盯住。
  被盯住后,不论他怎么潜隐,动用血脉天赋,都难以逃离对方的感知。
  危机已弥漫过来,可他一时间,并不知危机的出处。
  “轰!”
  浓烈的气血之力,从筋骨、脏腑、肌肉爆发,令他顷刻间,进入生命强化的状态。
  他的心脏,异常快速地跳动着,感知变得愈发敏锐。
  十滴生命精血,于他心脏深处,绽放出赤红晶光。
  他做好了迎战准备。
  “有东西!”
  半响后,他猛地看向星舟下的沙地,脸色顿变。
  “蓬蓬蓬!”
  数十只魔虫,拱出沙地,黑色闪电般,朝着他飞来。
  那些魔虫,和追击九阶冰凤的不一样,如黑铁浇筑,甲壳闪耀着冰冷寒光。
  魔虫牙齿锋利,额头,生长出柔嫩的触须,似能嗅到细微血肉波动。
  每一只魔虫,在聂天的生命血脉的感应中,竟然都蕴藏着惊人的血肉之力。
  “这些魔虫,大多数的血脉,居然都是七阶!还有八阶血脉的魔虫,混杂于内,仿佛智慧都开启了!”
  盯着魔虫的复眼,从其眼瞳深处,聂天隐隐瞧见了“控魔者”菲莫斯的丑陋魂影。
  “新来的,第二个妖魔大君!”
  聂天轰然一震,立即明白那些从沙地飞出的魔虫,被菲莫斯操控着,避过人族虚域和八阶异族的战场,奔着他而来。
  “低阶魔兽,被高阶妖魔掌控着……”
  一连串念头,电光火闪间,从聂天脑海划过。
  “火龙吟!”
  炎龙铠储蓄的炎能,融入他的火焰灵丹,在半空中,衍变为一头粗壮火龙。
  火龙暴烈地燃烧着,轰撞向魔虫。
  与此同时,星舟倾斜,尖端对向魔虫。
  碎小星辰光点,伴随着星辰石的炸裂,从星舟内喷涌而出。
  “轰轰轰!”
  火龙和星芒,冲着魔虫狂轰乱炸。
  飞扑而来的魔虫,被火龙和星芒击中,弱小的七阶者,摇摇晃晃,如碎石落地,却并未死绝。
  八阶魔虫,甲壳“喀喀”作响,硬壳裂开,可还是顽强地逗留于空。
  聂天凝神细看,发现攻击力恐怖的星芒,痛击向魔虫,都未能将魔虫轰杀。
  反倒是他修习的火龙吟,变化出来的火龙,冲击向魔虫时,让魔虫稍稍有些惊惧不安。
  “咦!”
  突然间,他看出异状。
  有点点火光,似被赋予火焰灵丹内,那火种的一丝炎火。
  来自极炎星域神火的火种,给火龙平添的丝丝炎火,一碰触到魔虫,魔虫就在汹涌燃烧。
  这种燃烧,发生之后,沙地内蒸腾出来的炎能,竟主动汇聚向魔虫,加快魔虫燃烧。
  不少落地的魔虫,顿时被火焰淹没,“吱吱”怪叫着,渐渐化为灰烬。
  有小小的火苗,从烧成灰烬的魔虫体内飞逸出来,不但没有变弱,好像还壮大不少。
  “火种的力量,燃烧了魔虫,还从沙漠下的炎能,得到了补充,变得更为狂热!”
  聂天神色一喜,感知出从火种飞离的火苗,全部能受他御动。
  赤红火苗,从死亡的魔虫身上飞出,在他灵魂念头的指引下,向更多的魔虫飞去。
  “嗤!”
  深藏于他的火焰灵丹,和他完美融合的火种,还脱离灵丹,钻向大地。
  因妖魔大君黑兹利特的血脉天赋,从土黄色,变成黑紫色的沙漠,似被火种点燃,整个沙漠都在燃烧。
  那一簇火种,活动于沙漠内,似在采集着,有利于它的炎能。
  从火种飞离的火苗,燃烧剩余魔虫时,有如神助,暴烈炎能剧增,连八阶的魔虫,在焚烧下,外层坚硬的甲壳,都裂开来脱落。
  甲壳底下魔虫血肉,似脆弱不堪,被火苗淹没后,一会儿就被烧成灰烬。
  黑紫色的沙漠,颜色再次发生巨变,成为赤红色。
  丝丝血气,随着炎能,从沙漠内蒸发。
  血气为深紫色,乃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的血气,用来牵动沙漠炎能,化为己用。
  当血气被蒸发出来,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的血脉天赋,似再难借用沙漠炎能,他的气息,从沙漠底部,被火种抹去。
  火种,取代他,成为埋藏在沙漠底部炎能的新主。
  “火种,源自神火。神火独特的修行方式,就是为初生的域界,植入火种。令一个域界,渐渐蜕变为火焰域界。火焰域界的形成,也在壮大着火种,火种从域界内汲取养分,慢慢强大自身,等待着神火到来,重融自身!”
  “浮陆这方天地,适合火种成长,它主动飞出,抽离沙漠炎能,在壮大自己!”
  聂天眼睛明亮,瞬间洞察出来龙去脉。
  “呜嗷!”
  黑兹利特的咆哮声,从滚滚魔气深处爆开,他分明极为恼怒。
  “狂躁之焰的血脉天赋,忽然失控了!”九阶冰凤解决掉魔虫的骚扰,优美至极的凤身,又飞翔到黑兹利特身旁。
  “血脉!千冰之冻!”
  一块块如山冰棱,晶光熠熠,虚空浮沉。
  冰棱如万年冰川,锋利,晶莹,透出令天地化为极寒之力的奥妙。
  千块冰棱,同时发挥作用,道道冰光于半空穿梭着,缔结出一张冰莹的光网。
  光网猛然坠落,瞬间捆缚到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的庞大魔躯,他的魔躯“喀嚓喀嚓”的,突充满坚冰。
  坚冰的形成,令黑兹利特的血液流动,再也不是畅通无阻。
  种种血脉天赋,秘法,都因此被限制。
  九阶巨龙的龙爪,像是放大百倍的铁锚,砸向黑兹利特。
  坚冰爆裂,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的魔躯,于高空轰然沉落大地。
  千米长的巨龙,俯冲下来,沙地被其龙身,凿开一个深幽坑洞,他和黑兹利特,瞬间在坑洞内相互撕咬开来。
  巨龙之身,远比魔化后的黑兹利特庞大。
  随着他的撕咬,龙爪的痛击,黑兹利特周身鲜血混杂着肉块,被撕扯下来。
  每当一块血肉,被龙爪抓出,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魔化的躯体,就缩小一点。
  这意味着黑兹利特的力量,在迅速消弱着。
  “菲莫斯!”
  黑兹利特以妖魔族的语言,在地下坑洞痛呼。
  千剑山的权子轩,御动诸多灵剑,突然发现那一柄柄灵剑,终于能刺向黑兹利特的血肉,于是他也卖力地攻击。
  黑兹利特魔躯愈发缩小。
  “血脉!古魔之翼!”
  一双纯粹由滚滚魔气凝结出来的巨大紫色光翼,于黑兹利特腋下形成,光翼一抖,巨龙都被震的重返天空。
  “狂躁之焰”黑兹利特,已不再理会“控魔者”菲莫斯,趁着巨龙未能组织下一波攻击,一头撞向敞开的第八个空间通道。
  “轰隆隆!”
  空间通道膨胀着,仿佛有血肉爆裂声,从中传开。
  菲莫斯一看局势不妙,一个个大肉球,爆裂开来,有千万魔虫密密麻麻飞出,向各方扑去。
  他暴躁地,以妖魔语言,怒吼了几句,也钻向空间通道。
  “摧毁通道!”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