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三十章 生命收割者
聂天和奥登之战,瞬间激发,又戛然而止。
  
  战斗如此之快结束,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待到安格斯反应过来,咆哮着要发动战舰攻击时,奥登已经抛尸在聂天星舟。
  
  “时隔多年,他,战力竟也强悍到如此地步!”裴琦琦明眸异彩涟涟。
  
  在第九域,聂天只是作壁上观,没有真正动手。
  
  那场战斗,聂天仅仅只是取出冥魂珠,唤出五大凶魂。
  
  因此,裴琦琦并没有见识到聂天的凶悍。
  
  直到此刻!
  
  聂天以那根星空巨兽骨头,轻而易举轰杀奥登,才让她意识到不仅她在虚灵教实力突飞猛进,聂天其实也没有落于她。
  
  而且聂天还只是玄境。
  
  “司空错,能够在那死域,连番击杀八阶骸骨族族人,是因为司空错也是天之骄子,且拥有虚域初期的境界。”裴琦琦思忖着,心里想到:“虚域,本就对应着骸骨族的八阶战士。他又是星辰之子,能稍稍越境,其实没那么令人惊艳。”
  
  “聂天不一样,玄境修为,血脉……至多七阶。”
  
  “如此层次,能斩杀八阶妖魔奥登,才是真的不可思议!”
  
  今日的聂天,又给了她一个巨大惊喜,让原本还在担忧的她,陡然放下心来。
  
  “不愧是聂天!”皇津南哈哈一笑,真心为聂天感到高兴,扬声说道:“你这家伙,也难怪被人嫉妒。司空错在七位星辰之子中,之所以特殊,被你们宗门长老和殿主器重,一方面是境界提升迅猛,另外一方面,还是他战力彪悍。”
  
  “不过呢,以我来看,你应该早晚会超越他。”
  
  “我可没有听说,司空错在玄境级别时,能连跨两个大阶,斩杀掉八阶的妖魔!”
  
  他知道聂天是借助那根神秘骨头的力量,可他也明白,当年在蜥蜴族域界时,聂天只能动用一次骨头之威,然后就需要恢复力量。
  
  如今明显不同,聂天御动着骨头,将奥登轰杀后,还是气血充沛。
  
  他旋即明白,那根骨头落在聂天手中,已成为真正的大杀器,可反复施展。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两艘妖魔族的古舰,内部传来气血轰鸣,古舰的尖端,隐隐指向聂天。
  
  妖魔族族人的呐喊声,从古舰中传来。
  
  安格斯大呼小叫着,似在指使族人,动用古舰的巨炮,碾碎聂天。
  
  淡紫色光烁,由两艘战舰的尖端,夺目而出。
  
  光烁内部,有许许多多紫色晶粒,含有令人心悸的气血精华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星舟再次加速,曲折行进,一团团紫色血光,轰炸而来,被星舟巧妙地避过。
  
  星舟就在紫色血光中,弯弯曲曲地飞逝着,始终没有被轰击正着。
  
  失去奥登坐镇的那艘古舰,成为聂天第二个目标,二十米长的星空巨兽骨头,如长枪利剑,随着星舟的冲势,劈砍向古舰。
  
  虚空如陡然生出一道赤红闪电。
  
  “喀喀!”
  
  由庞大低阶魔兽尸身,揉炼金铁和魔域稀缺金属,筑造而成的古舰,被那根骨头,从腰身处劈裂开来。
  
  战舰上,众多仅有七阶血脉的妖魔,哀嚎逃离。
  
  星空巨兽的骨头,化为死神挥舞的镰刀,四处收割着生命。
  
  七阶血脉的妖魔,在动用血脉天赋时,绝望地发现,他们的天赋和秘术,隐隐被从那根骨头释放的气息压制。
  
  不多时,就有一具具新的妖魔尸身,炮弹般落入星舟。
  
  聂天乘坐的星舟,短短时间,妖魔尸身就堆积如小山。
  
  “嘿嘿,终于,终于算是报仇了。”聂天怪笑不止,“你们妖魔族,绞尽心思要侵入陨星之地,将灾难和毁灭弥漫陨星九域。没想到吧?你们,也有今日!”
  
  想起当年遇见奥登、安格斯的无力,今日的战果,聂天只觉得浑身毛孔,都舒泰了。
  
  数十年过去了,再见奥登、安格斯,他从那个只能观望李牧阳、凌冬、华暮等人,和高阶妖魔厮杀的小辈,一跃成为,能令妖魔恐惧的人物,这说明他这些年的努力,没有白费。
  
  陨星之地,只要有他,再也不是妖魔能肆意乱来的地方!
  
  “居然,居然强到如此程度!”安格斯呼哧呼哧地低低咆哮,一看奥登的妖魔战舰,被聂天捣毁,族人纷纷死亡,心有恐惧,突萌生出退意。
  
  他以妖魔族的语言,嚷嚷开来,要族人将战舰开赴走。
  
  便在此刻,裴琦琦眼瞳深处,涌现出细密的空间纹络。
  
  她将那块不规则棱晶取出,晶莹玉手握着,盯着那艘安格斯的战舰,轻声道:“空间禁锢!”
  
  轰鸣声不绝于耳的另外一艘妖魔战舰,虚空摇曳,硬是不能挪动。
  
  战舰,宛如被一条条看不见的锁链,给突然拴住!
  
  就连上方的妖魔,除安格斯外,其余妖魔也被钉在原地,似被钢钉扎到地上的蚂蚱,深受空间异力的制衡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又一次划动下来,斩向战舰。
  
  战舰应声裂开!
  
  安格斯咆哮着,脚踏一头魔龙,腋下生出魔翼,动用妖魔族血脉秘法,眼瞳深处魔灵恸哭。
  
  “魔灵咒?”聂天洒然一笑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用的,我在浮陆见过妖魔族的两位大君,控魔者和狂躁之焰都见过。他们动用魔灵咒,于我都无效,何况是你?安格斯大人,今日不同往日,在我眼中,你不再是那位侵入千绝域,高高在上的人物。”
  
  “如今,你只是一个……食物罢了。”
  
  骨头倏地飙射而出。
  
  安格斯的妖魔不灭体,和奥登一般,脆弱如纸糊,被顷刻洞穿。
  
  “生命汲取!”
  
  聂天眸中凶光乍现,默运血脉天赋,穿透安格斯的骨头,巨鲸溪水般,立即蚕食其体内汹涌气血。
  
  这是他先前和奥登一战,刚刚醒悟的一种气血利用方式。
  
  之前,他能依靠那七十二根树枝,稍稍动用生命汲取,吸纳异族、古兽气血。
  
  爆碎的炎星,炎龙铠,其余器物,皆不具备这种能力。
  
  原先的骨头,也没如此奇效,可现在有了。
  
  他的生命汲取,能作用在骨头,骨头如载体,帮助他将生命汲取尽情爆发,一旦骨头穿透异族血肉,就能迅速蚕食对方的血肉精气,为他所用!
  
  他凝神细看,甚至能瞧见那根骨头深处,有许多赤红血纹蠕动着,辅助着他的生命汲取。
  
  浓烈的血肉精气,顺着那些赤红血纹,灌注向他。
  
  安格斯强壮的躯体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渐渐干瘪下来。
  
  其深紫色眼瞳,散发出来的光华,同样变得暗淡。
  
  骨头上挑,安格斯那颗妖魔心脏,被裂为两半。
  
  安格斯眸中神采,陡然崩灭。
  
  “结束了。”
  
  聂天驾驭着星舟,攀登上妖魔战舰,将剩下的,被空间禁锢制住的七阶妖魔,逐个击杀,把他们的尸体,一具具丢向星舟。
  
  不算宽敞的星舟,妖魔尸身已堆积如山,他在里面都觉得拥堵不堪。
  
  “是结束了,不过……也太快了一点。”皇津南干笑着,说:“我还准备动手的,哪料到根本不需要我。也罢,正好能省点力量。”
  
  裴琦琦唤动虚天舟,降临妖魔战舰,空间禁锢提前解除。
  
  聂天人在星舟内,那根长的惊人的骨头,如长枪摆在星舟,两端突出数米,下方妖魔尸身铺满,已看不到星辰石的踪迹。
  
  “这艘破例的战舰,没有意义了,你们看着捣毁吧。”聂天犹豫了一下,又说:“我需要时间,消化这些妖魔尸身。”
  
  裴琦琦点头,随手裂开一条空间缝隙,任由聂天进入来时的死域。
  
  聂天踏入后,不再理会他们两人,开始尽情吸纳星舟内,众多妖魔的尸身,强悍自身。
  
  数日后。
  
  奥登、安格斯,还有那些七阶妖魔的尸体,都变得毫无价值,被吸纳掉残存气血。
  
  聂天,则是以那些妖魔尸体,以一股股浓郁血肉精气,完成七阶生命血脉,对躯体的一番重造。
  
  他细细感应,觉得脏腑、骨头、筋脉和鲜血中,蕴藏的血肉精气,比以往强烈近十倍!
  
  不但如此,三滴升华后的精血,也被其凝炼出来。
  
  加上第一滴,他的心脏处,已积累四滴全新的精血。
  
  “那道青色血气,没有急于吞没血肉精气,像是有着智慧,知道我目前紧缺的血肉精气,要先满足躯体的凝炼,还有精血的缔结。”
  
  “如今躯体凝炼完毕,气血旺盛十倍,我能动用星空巨兽骨头的时间,又延伸许多。”
  
  “精血,还是太少太少,离五十滴的极限相差甚远,达不到跨入血域,找寻血脉秘术的高度。”
  
  “还要更多的异族尸体才行!”
  
  聂天皱眉,凝望灰暗星空,沉吟半响,询问裴琦琦,“司空错那边,情况如何?”
  
  “厮杀还在继续。”裴琦琦淡漠如水,“令人意外的是,司空错和他的麾下,战力极为强悍。要是没有外力干涉,此战最终的获胜方,应当是司空错。那边”
  
  “裂骨大君,和那些骸骨族族人,居然会落败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“裂骨大君为九阶的高阶,他自然能轻易脱身,如今不走,是因为帕格森成功沟通了妖魔族,以为会有援军。”裴琦琦解释,“援军,被你所杀,他们或许还不清楚。”
  
  “司空错那边伤亡如何?”聂天再问。
  
  “又死了几人,不过骸骨族死去的族人,数量更多。”裴琦琦回应。
  
  两人交谈着,皇津南再次叫嚷起来,“聂天,你运气不错,又有援军被帕格森召唤过来。这趟是邪冥,还是没有九阶大君!”
  
  聂天眼睛猛地一亮,“好!太好了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