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四十六章 沉浮星河
外域星空,诸多气息混杂。
  
  聂天站在星舟上,将星舟自身防护撤销,躯体暴露在外,凝神感应。
  
  他觉察出,星空中有星辰之力,奇异炎能和草木气息,受到他体内九星花、火种和圣灵树的吸引,主动汇聚而来。
  
  但在这个过程中,还有更多和他不符合的力量,也悄然渗透。
  
  那些力量,囊括万象,有稀薄魔气、冥气,有域外污垢,有很多能腐蚀血肉的能量,数百股之多。
  
  太多太多的不同气息,虽不被主动吸引,只因他血肉的暴露,还会一点点侵蚀。
  
  他需要动用血脉之力,将不被他躯体接纳的力量,逐个炼化掉。
  
  “域境者,以自身的域,能完全隔绝那些气血,翱翔星河。”聂天沉思,“我的域,尚未成功凝炼,还没有这种能力。精通血肉之力的异族,血脉达到一定级别,以气血化膜,能起到和域类似的保护效果。”
  
  “血脉!生命强化!”
  
  他猛然激发血脉天赋,散逸在四肢百骸的血肉精气,汹涌爆发。
  
  他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开始迅速发生着变化,有奇异甲胄,混杂着金银花纹,于他皮肉表面形成。
  
  生命强化一激发,他的心脏瞬间加快跳动,肌肉鼓胀,就连身高都仿佛硬生生拔出一截。
  
  这种形态,猛地看去,已强壮到不可思议。
  
  保持着生命强化的状态,他再次感受,惊奇地发现,侵入他的众多星空异力,绝大部分被他散发出来的气血,给拦截在外。
  
  很多力量,再难通过他的毛细孔,渗透进血肉。
  
  而极少量,穿透气血封闭,逸入的星空异力,似乎对于他躯身的淬炼,还有着益处,能小幅度地,帮助他强化躯体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他精神为之一振,彻底舍弃星舟,就在这方荒寂的星河活动开来。
  
  他始终小心感受。
  
  很快,他就意识到,当他消耗一点血肉精气,维持着生命强化状态时,他丹田灵海的火种、九星花和圣灵树,还是在牵引着炎能、星辰和草木之力。
  
  而对他血肉有害,不适合他修行的力量,都被隔界掉。
  
  能渗透进来的,似乎都是被生命血脉精挑细选后,有益于他躯体强化的力量。
  
  他眼睛陡然闪亮。
  
  这种状态下,意味着他还没有成为域境强者,以后都不再需要依赖星舟。
  
  不需要域境者的庇护,他就能以自身的力量,横渡星空,在外域直接战斗!
  
  “生命血脉,突破到七阶,血肉经过一轮强化改造,显然令我有了变化!”
  
  他旋即明白,他之前耗费众多血肉精气,令躯体重塑,才使得他这具含有生命奇奥的血肉之身,产生了突变。
  
  从此以后,他不但能够在任何的外域星空,和别人战斗,还能在星河修行。
  
  火种、九星花和圣灵树,能够帮助他,吸纳三种属性的灵力。
  
  躯身,在生命强化状态下,接纳有益于血肉强化的力量,甚至能帮助他,进一步淬炼血肉之躯!
  
  “玄境后期,纯粹的灵丹,和三枚不同属性的灵丹,都凝炼到极致。如今欠缺的,只剩下真魂的凝结!”
  
  沉吟半响,他主动沟通了冥魂珠的器魂,从器魂中,又索取了精纯魂力。
  
  就在外域星河,他以器魂馈赠的精纯魂力,又着手真魂的炼化增强。
  
  匆匆间,又过了一段时间。
  
  他的真魂,经过魂力的提炼,也达到突破灵境的程度。
  
  这时,他隐隐感知出,境界壁垒的存在,滋生出玄境的境界,即将要跨域,能抵达灵境的奇妙感。
  
  “灵境,为一个全新的境界大光卡,是质的飞跃!”
  
  他心神激荡,回归星舟,漂泊在荒寂的外域天空,静心感悟。
  
  然而,许久过后,他还是未能成功打破境界壁垒,踏入灵境。
  
  “没有水到渠成地突破,必然还欠缺着什么,或许是对各类力量的感悟,或是其它……”
  
  思忖了一阵子,想了不少方法,他还是没有能够在这片星空,顺利地冲击到灵境,这让他打消了长期逗留的念头,不准备继续浪费时间。
  
  “莫珩长老,是我的指明灯,或许,他能给予我指点。”
  
  他又想起了碎星古殿的大长老,觉得莫珩的点拨,能一针见血地,将困扰他的重重迷雾一扫而清。
  
  他旋即决定回归,重返碎星城,去找莫珩解惑。
  
  待到他进入裂空域,那座能够和鸿天楼直接互通的宫殿时,看到董丽已在等候。
  
  “聂天,有碎星古殿的使者,在天莽星域和垣天星域活动,一个宗门一个宗门的巡察。”董丽神色有些不安,“碎星古殿的使者,要弄清楚你名下的星域,有没有什么修炼邪术的异类,如阴灵教和死咒宗那样的。”
  
  聂天脸色一变,“何时来的?”
  
  “刚来不太久。”董丽皱着眉头,“按照他们的说法,不仅是你,所有星辰之子麾下的势力,都需要审查一遍。听说我们人族的各大域界天地,都在做类似的事情。有很多以前和邪魔外道稍稍有渊源的宗门势力,都遭了殃。”
  
  “遭殃,什么情况?”
  
  “很多宗门,被抹杀掉。和那类宗门存在联系的人,修炼邪术者,要么被轰杀,要么被囚禁起来,严查审问。”董丽答道。
  
  聂天阴沉着脸,道:“你尽快去离天域,安排血宗的所有门人,送他们去碎星古殿使者找不到的地方。你记得,此事要秘密进行,万万不可暴露踪迹。蜥蜴族的那些域界,还有陨星之地和垣天星域中间的荒寂之地,都是比较好的选择。”
  
  董丽一惊,“血宗,也有什么问题不成?”
  
  “血宗的修行源头,为血灵宗。此宗,也被界定为邪术修炼的宗门,曾经被通天阁所灭。”聂天轻轻点头,“在这个敏感时刻,让血宗避一避,还是非常有必要的。还有,你让李琅枫也和血宗一道,暂时躲藏。”
  
  “李琅枫?”董丽愕然。
  
  “他修行的秘术,融入的尸毒之火,都有点麻烦。”聂天坦然。
  
  董丽想了想,就道:“好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  
  她马上动身,去着手安排,为血宗和李琅枫寻找地方,供他们先藏隐一段时间,等四大古老宗门对那些邪魔外道没那么敏感了,再重新接纳回来。
  
  聂天随后去了碎星域,去找魏来。
  
  魏来见到他的时候,神色复杂地说:“你的功勋值,多出五十万来。”
  
  “五十万,还不错。”聂天点头。
  
  “方塬,为三十万,司空错,为八十万。”魏来又说道。
  
  “司空错,为何会多出八十万?”聂天立即不淡定了,“我斩杀的异族,比司空错兴许少一点。可我帮助虚灵教的裴琦琦,带着皇津南、娄红烟等人,成功穿越血斧大尊气血海,将天阴星域巨变消息传递,这个功勋值怎么算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”魏来面露难色,“罗副殿主说,消息的传递,都是虚灵教裴小姐的功劳,和你没有太多关系。”
  
  “罗副殿主?”聂天哼了一声,“莫珩长老呢?”
  
  “大长老和枯骨大尊战后,受伤不轻,近期都在闭关疗伤,不问世事。”魏来苦笑,“另外一位副殿主,坐镇死星海,也不插手宗门事宜。至于殿主,常年在未知星空探索,近期和宗门似乎短暂失去联系了。”
  
  聂天沉默半响,突然道:“罗副殿主,是不是极为器重司空错?”
  
  魏来轻声咳嗽,为难地说,“第六位星辰之子,光彩夺目,被特别看重,也是正常。”
  
  “司空错麾下,有一人名叫血绝子,他乃血灵宗的余孽,此事如何定夺?”聂天再问。
  
  “血绝子,早年在血灵宗没有被通天阁摧毁前,已主动脱离。”魏来有些头疼,“通天阁也是在血绝子的帮助下,才将血灵宗铲除。就是因为这样,血绝子被允许存活下来,没有被后续追究责任。”
  
  “这都是罗副殿主的说辞和决定吧?”聂天不善道。
  
  魏来苦笑点头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