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五十章 杀你的理由!
景飞扬的符域,已然祭出,漫天符文于其中呼啸。
      他只知道,聂天的吩咐,就是铁律,其他人如何看待,如何去想,他不予理会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圣域后期的老妪,焦急之下,也祭出自身的域。
      她的域,流光溢彩,生机盎然,一眼望去,如无垠的茂密森林,活力无穷。
      她原本苍老的容颜,因草木领域的释放,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      她脸上的皱纹,宛如被抹平,干枯的肌肤,又变得光莹润泽,年龄似乎在一瞬间,就小了很多。
      她在顷刻间,竟变成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丽妇人,体态婀娜。
      “先道明缘由!”
      本名为阮青柳的她,冷着脸,盯着景飞扬。
      一截截翠绿柳枝,从她的域延伸而出,宝光莹莹,直达景飞扬的符域。
      景飞扬符域中,诸多碎小的符文,被绿幽幽的光泽渗透进来,符文释放出来的光芒,忽然变得暗淡。
      符文内部,许许多多纤细的纹线,扭动着,拼命抵御着阮青柳力量的牵缠。
      景飞扬皱眉,略显无奈,扭头去看聂天。
      同为圣域者,他进入圣域中期不过数年,而阮青柳早就是圣域后期,这种境界的鸿沟,非一朝一夕能弥补。
      很明显,在阮青柳的庇护下,景飞扬是没有可能,将地灵宗的裘寒山斩杀。
      何况,裘寒山本人,也是圣域初期。
      一看阮青柳出手,本欲释放自己的域,要抵挡景飞扬的裘寒山,暗松了一口气,连域都没有发动。
      他可怜巴巴地,冲候初兰抱怨,“神女,我和第七位星辰之子无冤无仇,实在不明白,为何他要如此待我?”
      灵武殿的卫柏涛,还有一些灵武殿的门人,脸色都极其难看。
      他们和地灵宗,同属于候初兰的麾下,共同在乾元星域生存,彼此时有摩擦,关系算不上和睦。
      可在这一刻,他们都生出同仇敌忾的感觉。
      聂天,一个外人,见到裘寒山时,不由分说就要痛下杀手,在灵武殿来看,简直蛮横不讲道理到极点。
      他们和地灵宗的身份一致,聂天能如此对待裘寒山,岂不是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,对待他们?
      就连候初兰的众多麾下,一样非常不爽。
      当着候初兰的面,对裘寒山直接下手,连理由都不给,这算什么?
      这位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有没有将他们的主人,放在眼里?
      “聂天,不论是皇津南,还是娄师妹,都给予你极高的评价。”候初兰神色淡定,讲话时,先以眼神示意了阮青柳一下。
      阮青柳跟随她多年,她的一言一语,一个细微动作,阮青柳都能准确领会。
      阮青柳默不作声地,挪动着她的圣域,一截截翠绿柳枝,不着痕迹地,在裘寒山周边飘曳着。“从我得来的消息看,你绝非如此跋扈,不讲道理的人。”候初兰见阮青柳依言行事,才继续开口,“给我一个要击杀裘宗主的理由?你既然要下手,他一定有必死的理由,你先说明清楚,我好服众。”
      “候师姐果真不凡。”聂天灿然一笑,眼中多出一缕赞赏之色,“这位地灵宗的宗主,和邪冥暗中勾结,设下一个对付你的局,要在乾元星域杀你,如此理由,可够充分?”
      候初兰眉头渐渐皱起,别头看着裘寒山,沉思不语。
      裘寒山大惊失色,连喊冤枉,“神女,你别听他信口雌黄,我依附你多年,从来都尽心尽责,岂敢害你?他无凭无据,胡乱猜测,什么证据都没有,就说我和邪冥勾结,我不服啊!”
      聂天嘿嘿一笑,“裘寒山,你有个儿子,叫裘冀对吧?”
      裘寒山眼中闪过痛意,叹道:“小儿,领着一些门人在碎灭战场外域探索,恰逢碎灭战场巨变,不知发生了什么,未能活着归来。”
      “想知道裘冀怎么死的吗?”聂天笑嘻嘻道。
      裘寒山茫然道:“怎么死的?”
      “我杀的。”聂天坦然,“你们地灵宗的人,还有你儿子,在碎灭战场招惹了我,我就将他杀了。”
      这句话一出,众人的表情,都变得怪异。
      很多人都下意识地认为,聂天刻意针对裘寒山,是因为和地灵宗有旧怨。
      “你,你杀了他?”裘寒山神色痛苦,瞪了聂天一眼,又迅速垂下头,“难道,你杀了他之后,还觉得没有能泄愤,要将我们地灵宗,都给覆灭了,才肯善罢甘休?”
      “不,并不是。”聂天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,你应该从什么人口中,知道你儿子,是被我所杀。你就不要藏藏掖掖的了,我并不清楚你和邪冥的勾结,你儿子死于我手占多少原因,可你既然帮邪冥做事了,就该死。”
      裘寒山猛然抬头,厉喝:“说了那么多,你凭什么就认为,我和邪冥有所勾结?”
      “在你储物戒内,有和邪冥互通消息的冥器。”聂天咧嘴一笑,唤出冥魂珠,“你恐怕也没有料到,我会来乾元星域。当然,你可能压根就不知道,我手中持有邪冥族的异宝,这珠子,即使隔着储物戒,都能感应出邪冥族独有的冥器。”
      “你所持有的冥器,内部有一个生灵部分炼化的残魂,另外一部分残魂,在某个邪冥族族人手中。同一个生灵,残魂被邪冥炼化后,分批融入冥器,冥器就能和人族音讯石般,残魂互相连通,进行魂念的传递。”
      “这种冥器,我们人族不会使用,只有邪冥教导了,赐予了,才能掌握。”
      话到这里,聂天对候初兰说,“候师姐,只要将他的储物戒夺下来,把其中物品逐个取出,自然能找到那个和邪冥沟通的冥器。”
  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候初兰轻声一叹,说道:“裘宗主,褪下储物戒,给我阮姨检查一下。戒指内,只要没聂天所说的那件冥器,自然就能证明你的清白。”
      “神女!”裘寒山终于色变,喝道:“冥器,并不能代表什么!他聂天,手中不是一样持有冥器?我们和邪冥有过战斗,斩杀他们得到冥器,是很正常的事情!我手中的冥器,不过是战利品罢了!”
      候初兰冷哼一声,道:“阮姨,给我杀了他。”
      裘寒山倏然将其大地领域释放,可他的领域,刚刚形成霎那,阮青柳的一截截翠绿柳枝,就穿透而入。
      同样依附候初兰的,其余圣域中期和初期者,一拥而上。
      种种不同的域,硬生生挤入裘寒山的领域,他的大地领域,顷刻间四分五裂。
      仅仅十来秒,裘寒山的大地领域,便支离破碎。
      裘寒山本人,被一截截翠绿柳枝,穿透了脑壳,还有胸腔,连和储物戒的冥器沟通,都未能做到,便横尸当场。
      就连其灵魂,都被阮青柳的草木领域裹住,一点点消融炼化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阮青柳伸手一抓,那枚储物戒,就飘落她手中。
      她以灵魂意识,强行撕裂储物戒的防线,在内稍加探索,就阴沉着脸,对候初兰轻轻点头,“聂天所说丝毫不差,的确有一件冥器在内!冥器内,漂浮着一缕残魂,还有异常的魂念,不时从残魂内生成。”
      “别动那冥器!”候初兰喝道。
      阮青柳点头,“神女放心。”
      裘寒山的瞬间死亡,震慑了众人,那艘停泊在远处地灵宗的战舰,此刻也被候初兰的麾下给挟持着。
      候初兰的人,登上战舰,开始逐个搜寻地灵宗门人的灵魂识海,解析他们的记忆。
      灵武殿的人,候初兰的那些麾下,一个个心有余悸,脸色变幻不定。
      “真没有料到,地灵宗的裘寒山,居然暗中和邪冥勾结。”好半响后,卫柏涛才不安地说:“地灵宗,又非邪魔外道。他们和邪冥勾结,设局来对付神女,真是无迹可寻。如果不是聂天,察觉到裘寒山的那件冥器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      候初兰想想后果,也感到后怕,“三个域界之门,应当是邪冥和裘寒山沟通后,故意显露。很多年前,地灵宗和邪冥,就存在着来往。也难怪,地灵宗率先发现那三个域界之门,召唤我过来,要我来解决麻烦。”
      “神女,此事定要愈发谨慎,依我看,我们最好禀告宗门,另外安排强援过来。”阮青柳表情凝重,“邪冥那边,必然集中了强大力量,有把握能轰杀我们!只有得到更为强大的助力,我们才能给予邪冥重创。”
      “还必须要快,趁着他们没有得到消息,不知道裘寒山已经死亡前。”
      候初兰也清楚情况有变,授意阮青柳,“阮姨,你立即先回宗门,看看宗门内部,目前谁比较空闲。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
      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