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八十六章 碎丹
第1086章碎丹
  
  聂天仅为灵境初期,离虚域,尚且有一截漫长距离。
  在此之前,他连冲击虚域的场面,都没有经历过。
  冲虚,冲圣,究竟有何凶险,有何奇妙,他全然不知。
  他暗自观察。
  候初兰冲圣的第一步,只是聚涌草木之力,木灵域草木气息本就浓郁,经过木宗五老插手帮助,她聚集草木之力的效率,又快了很多倍。
  这就使得她,压根不需要额外准备什么木属性的灵石、灵材,去抽离草木之力。
  聂天凝神感应,发现在那木宗五老的帮助下,候初兰依旧为虚态的域,凝聚草木之力的速度,比他祭出古木衍生阵,都要快了几倍。
  “有人帮忙,再加上木灵域独特环境,她无需担忧草木之力不足。”聂天轻声道。
  “我要是没死过一次,也应该和候师姐般,冲击圣域了。”娄红烟满脸艳羡,“没死,我冲击圣域的时间,或许比她都要早一点。”
  她有过一次转世重修,聂天听皇津南说过,这位烈焰神女上一世,美貌绝伦,乃人族四大古老宗门,容貌数一数二的美丽女子。
  转世后,她新的躯体,令她失去了往昔夺目的容颜,和候初兰相比,显得普通不少。
  她和候初兰,几乎是同一时期,成为火宗和木宗的神女,她只比候初兰晚几年进入五行宗。
  她当年的潜力,天赋,进阶的速度,其实是力压候初兰的。
  只因转世重修耽搁了时间,才导致她眼前的境界,只是虚域初期,不然……她极有可能超越候初兰,先一步进行冲圣。
  “师姐,快,并不能代表什么。”皇津南叹息一声,“我金宗那位逝去的师兄,不就是冲圣失败,灵丹爆灭,导致魂飞魄散,连再生的希望都断绝了?他如果尚在人世,师傅也不会选择新的继承人,找到我。”
  聂天为之愕然。
  他熟知的五行宗的神子神女中,皇津南的确是最弱的一个,目前也只是灵境中期,比他略胜一筹。
  而转世过的娄红烟,如今都是虚域初期,候初兰已达到虚域后期。
  聂天之前也在疑惑,金宗的神子,为何境界如此低微?
  给他这么一说,聂天才霍然明白,原来在皇津南前,另有一位金宗的神子,在冲击圣域时,不慎魂飞魄散。
  “冲圣,真的如此凶险?”聂天脸色凝重,“连五行宗的一名神子,冲圣都会失败,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?”
  他们谈话时,远处的赫连雄,也会瞄一眼。
  听到聂天这句疑惑,赫连雄眼睛都闪烁了一下,似为自己的将来,感到担忧。
  “域境者,越往后,越是艰辛。”皇津南满脸苦涩,“入虚,还容易一点,入圣就很困难了,踏入神域,更是千难万难。”
  “入虚,只是将丹田灵海外放,令丹田灵海糅合灵魂奇妙,衍化为虚态的域。这个步骤,因一切为虚,不论是收还是放,都还不算可怕。”
  “然而,冲圣就涉及到碎丹了。”
  聂天一惊,“碎丹?”
  皇津南白了他一眼,“你难道连虚域、圣域的境界突破区别,都不清楚?你师傅是谁,他难道没有教过你这些?”
  “我师傅,为陨星之地的巫寂。”聂天道。
  “巫寂……”皇津南愣了愣,“他在何等境界?”
  “呃,现在不太清楚了,之前大概在灵境吧?”聂天也不确定,神色尴尬。
  皇津南和娄红烟,听他这么一说,表情都古怪至极。
  “那个,我以前境界突破时,我师傅也未曾给我讲解细节。只说,等真正破解时,玄妙自现,无需任何人指引,你自己就能看见细微变化。”聂天解释。
  “真是不负责任的家伙啊,这种师傅,太罕见了。”皇津南摇头。
  顿了一下,他才继续道:“所谓碎丹,顾名思义,丹田灵海的灵丹,含有属性的灵丹,都要碎裂。碎裂的灵丹,融入虚域。虚幻的域,被碎裂的灵丹融合,原先虚态的部分,就会发生变化,凝为实质。”
  “圣域者,域为实质,不仅暗含奇妙,域本就是力量源泉,能随意抽离域的力量。”
  “冲击圣域,有三个至关重要的步骤,这三步,每一步都极其凶险艰难。第一步,为碎丹。”
  “第二步,碎裂的丹,要一点点融入域内,令虚域凝结为实质。”
  “最难的,还是最后一步,收丹!圣域收起时,融入域的灵丹碎片,要重新聚拢,再一次结丹,和丹田灵海衍变的域,一并沉落于体内。”
  “碎丹,融丹,收丹,三步都成功,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冲圣成功。”
  “候师姐,如今所做的仅仅只是碎丹前,聚涌草木精气入灵丹,令灵丹在过度的力量注入下,承受到极限,出现裂痕,才能顺势开启第一步的碎丹。”
  娄红烟感慨,“我们人族的境界成长速度,其实比异族的血脉进阶速度快很多。然而,我们的境界提升速度虽然快,可我们需要承担的风险,也远超异族。”
  “异族,八阶、九阶、十阶的血脉进阶突破,往往不会伴随恐怖凶险。”
  “他们的每一步血脉进阶,都相当地顺利,只是……要比我们境界突破,要缓慢很多很多。”
  “上天是公平的,我们境界突破快,容易迅速造就出巅峰强者。但,那些虚域、圣域、神域者,有极大地可能性,在冲击境界时,就被淘汰了大多数。”“真正能一步步,从灵境入虚域,由虚入圣,由圣成神者,亿亿万人族族人,也就那么一小撮人。”
  “其中大部分,还都在我们四大古老宗门,其余人族的势力宗门,能进入神域者,屈指可数。”
  娄红烟和皇津南的一番对话,令聂天沉默了。
  在此之前,他从来不知道域境的一次次跨域,竟然如此的危险恐怖,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,连魂魄都可能消散开来。
  “我的血脉进阶,不仅快速,还没有任何风险,以后,我是不是应该着重于,在血脉方面的突破?”
  他不由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
  他兼修草木、星辰、火焰三种灵诀,候初兰的冲圣,都这般小心翼翼,他岂非更加艰难?
  他将来,在冲击虚域和圣域时,遇到的麻烦,会不会更多?
  候初兰的草木之力积蓄,还在持续着,在聂天沉默后,娄红烟和皇津南两人,也没有继续开口讲话。
  另一边,赫连雄紧张万分地,望着候初兰被雾气弥漫的虚域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汇聚向候初兰的浓郁草木之力,还有散逸开来的雾气,都忽地收拢,向那模糊岛屿聚集。
  “碎丹,怕是要开始了。”
  皇津南深吸一口气,显得有些期待,“第一步的碎丹,也很危险。丹,不能一下子碎裂,否则将前功尽弃。”
  “要一点点碎,碎裂的丹丸碎片,融入虚域的速度不可过快,也不可过慢。”
  “太快,虚域无法彻底凝实,太慢,又容易导致丹丸爆裂。”
  他在自言自语时,候初兰那浑浊不清的虚域,又一次彻底显现。
  岛屿中,那一株青竹,持续生长着,似在牵引着,大部分的草木精气。
  本该融入候初兰灵丹的草木精气,竟然有一大半,被它给掠夺获取,这导致候初兰第一步的碎丹,就出现了麻烦。
  ——草木精气不足!
  “那一株神竹,好像在进行一轮蜕变!蜕变,再次生长,需要磅礴的草木精气!”娄红烟一惊,“不是吧?神竹,为何会偏偏在候师姐冲圣,最需要草木精气时,才开启生长?”
  “呼!呼呼呼!”
  就在此刻,木灵域四面八方,有一缕缕嫩绿色的,更为纯粹凝炼的草木精气,飘逝而来。
  那一缕缕草木精气,汇聚如溪河,比木宗五老合力牵引的,都多了几十倍。
  聂天体内的圣灵树,忽然生出感应,聂天都突生异样感,仿佛整个木灵域,都像是忽然间变得生机勃勃,充满了无穷活力。
  “木宗之主,陆羽馨的大手笔!”
  聂天幡然醒悟。
  ……
  (本章完)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