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八十七章 生命触动!
    忽然飞逝而来的草木溪河,似乎也出自木灵域,但分明经过新一轮的凝炼提纯。
  
      那一条条绿幽幽溪河,所含草木气息,更为纯粹。
  
      候初兰显现的虚域中,那一株青竹,突获精纯草木之力,生长速度立即加快。
  
      候初兰那枚草木灵丹,本因获取的力量,被青竹分享大半,碎丹的步骤,被其打乱。
  
      然而,随着木宗宗主陆羽馨的出手,意外出现的麻烦,被轻易地解决。
  
      “喀喀喀”的清楚异响,从候初兰体内,轻轻传出。
  
      “灵丹,开始碎裂了!”
  
      皇津南精神一震,环顾周边,似乎知道陆羽馨的灵魂注意力,已经降临。
  
      聂天,也顿时生出,被人暗中注视的奇异感。
  
      他有一种无所遁形,体内秘密,被一览无遗的难受感。
  
      他立即明白,做为外来者,初临木灵域的自己,被木宗的宗主陆羽馨,给悄然窥探着。
  
      讪笑一声后,他朝着半空拱手,轻声道:“小子聂天,受候师姐的邀请,前来木灵域,观摩她冲击圣域,拜见陆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虚空中,并无回应。
  
      可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却在突然间,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  
      他很清楚,他的一举一动,行晚辈之礼,陆羽馨定瞧见了。
  
      青竹持续生长,因陆羽馨的施手,草木精气不足的问题,已然解决。
  
      候初兰的碎丹,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
  
      很快,聂天就注意到候初兰的虚域,那种虚幻缥缈,如水中月镜中花的感觉,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有一块块,极小的丹丸碎片,从候初兰小腹处绽现。
  
      丹丸碎片,砰然炸开,固态的丹丸以奇妙的方式,融入其虚域,她虚域显化出来的虚态场景,顿时生出变化,给人一种实际存在,如木灵域般的真实感。
  
      湖泊,水波荡漾,涟漪延伸,雾气袅袅。
  
      一朵朵莲花,青翠欲滴,灿烂盛开。
  
      岛屿上,青竹一丛丛,生机盎然,蕴藏着惊人的活力。
  
      “融丹!”
  
      赫连雄轻喝一声,嘴角逸出喜色,由衷地为候初兰感到高兴。
  
      此人虽然令人讨厌,可他对候初兰,却是真情实意,不惨半点虚假,是真正想候初兰顺利踏入圣域。
  
      融丹的过程,同样缓慢,聂天一点点地看着,那虚域渐渐凝为实质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转眼,又过了数日。
  
      由陆羽馨出手,抽离木灵域的草木精气,以神域的手段提纯汇聚,候初兰压根不必担心冲圣的力量不足。
  
      她所需要的,仅仅只是时间。
  
      这几日,聂天初始时,还密切关注着,后来就有点漫不经心了。
  
      “碎丹,融丹,收丹,冲击圣域的三步骤。候师姐,现在处于第二步的融丹,最后一步的收丹,似乎更为惊险,暂时……应当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不由琢磨着,多年以后,他冲击圣域的那一刻,会是怎么一副艰辛场面。
  
      “三枚不同属性的灵丹,要分别进行,难度……定然超过候师姐。”
  
 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有点头疼了。
  
      匆匆间,又过了几日。
  
      候初兰的虚域,彻底发生质的改变,由虚转实,由虚入圣!
  
      圣域的草木之域,和先前并无不同,只是在其圣域中,草木精气极度凝炼,令圣域所含的力量,扩大了很多倍。
  
  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聂天突破灵境,三枚灵丹从液体变为晶体固体,力量精炼数倍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圣域一成,游离于外域天穹的稀薄草木气息,从天外而来,陡然汇聚,落入那一株青竹。
  
      “青竹,主动牵引着,外域星空中的草木之力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神情动容,从天外聚集同属于的力量,他的那一株圣灵树也可能,似乎也只有天养级的异宝,才具备如此能力。
  
      他看向皇津南,忍不住询问:“那一株青竹,究竟是何来历?”
  
      “天养级的至宝。”皇津南咧嘴一笑,“候师姐的师傅,选定她的时候,她就在那一株青竹旁边。那时的候师姐,只是一介凡人,却和青竹属性无比契合。当时的青竹,尚未展现出神异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候师姐,出生的域界很偏远,从未诞生过强大的炼气士。青竹,在那个域界,被称呼为神竹。神竹所在地,凡人本无法涉足,候师姐不知怎么就发现了那神竹,还不被神竹排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呢,小时候好像命运不堪,有满腹委屈,时常找那神竹倾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并不知道,那神竹的玄奇,以为神竹听不懂她的言语,只因为孤独,随便找了一样事物,将内心种种困惑,不愉快的事情倾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久而久之,她的气息受神竹影响,发生奇特变化,她还浑然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师傅,偶然经过那个域界,感知到神竹的存在,降临后,意外地发现她,将她带回木灵域悉心教导。在她快突破虚域时,才重返家园,没遭受任何排斥,就顺利地将神竹融入自身,然后境界突破速度,开始突飞猛进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一株神竹,可以视为她的本命物,等成长到一定高度,等她有朝一日突破到神域,那神竹……有可能因她,成为不朽神器,而且是天然的,无需后天淬炼打磨。但此物,也唯有她才能动用,才能发挥出最强力量。”
  
      “神竹……”聂天眯着眼,道:“和圣灵树相比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圣灵树我听过,可那神竹,虽然也是天养级至宝,以前并无耳闻。”皇津南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就是说,神竹,不是四大古老宗门所知的,木属性的天养级至宝了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皇津南答话。
  
      “要开始收丹了。”娄红烟低声说。
  
      聂天立即排除杂念,又专心望向候初兰的圣域,还有坐在岛屿上,显得渺小的候初兰。
  
      高空云海处,似有一道人影,倏然而至。
  
      那人影,在云海中淡化飘忽,瞧不真切。
  
      可聂天体内圣灵树,却生出敏锐的感应,他猛地看向云海,低呼:“木宗之主!”
  
      候初兰的收丹,事关重大,乃三个步骤中,最为惊险的一步。
  
      此步骤,终惊动陆羽馨,令她本体亲临。
  
      圣域中,候初兰收丹时,眼中突现惊恐之色。
  
      她忽然察觉出,收丹的过程,要将那一株神竹,一并再次那人丹田灵海,令其植落于草木灵丹。
  
      然而,随着神竹的疯狂生长,她发现这一步骤,似超出她的能力极限。
  
      她尝试收丹时,融入圣域的力量,丹丸碎片,蠢蠢欲动,可那神竹,一点反应都没,这让她焦急起来。
  
      她急忙以灵魂意识,以和神竹的联系,沟通神竹。神竹传递出来的讯念,令她大吃一惊,神竹在重新生长后,似乎……也一时无所适从,同样困惑于,该怎样才能配合她,融入她的丹田灵海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陆羽馨的飘渺声音,在候初兰耳畔传来。
  
      “师傅,神竹的收取,遇到了点麻烦。”候初兰赶紧将情况言明,“它的疯狂生长,新一轮蜕变,让它暂时不能很好把控自身。或许,过段时间等它适应了,能找到办法。可现在,我急于收丹,丹不重新凝炼,我圣域的突破就不算成功,不能收放自如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神竹,我也估摸不准来历,怕是,难以帮助你。”陆羽馨也头疼起来。
  
      候初兰正欲回应,忽从神竹那儿,得到一段新的讯念。
  
      神竹,指唤她,要聂天进入其圣域!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候初兰在其初成的圣域中,突然高呼:“你过来一下!”
  
      “我?”聂天愕然。
  
      “凝炼圣域,收丹关键时刻,唤你过去?”皇津南神色巨变,“这,这会突增很多风险啊!即便是修炼同一种属性,同样灵诀秘术者,于收丹关键时刻进入对付域内,身上气息都可能引发圣域剧变啊!”
  
      娄红烟脸色凝重,也感觉古怪。
  
      赫连雄更是瞪大眼,完全不清楚状况。
  
      “快!”候初兰再次高呼。
  
      聂天沉吟一下,在木宗五老,还有那三人极度费解的目光下,冲天而起,霍然飘逝向候初兰头顶高空,并一点点地,朝着其圣域坠落。
  
      他本人,还没有完全落入圣域,候初兰又喝道:“停住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猛地止住坠落身势。
  
      这时,他注意到那一株茁壮生长,拔高了一大截的神竹,赫然就在他下方十几米。
  
      神竹熠熠生辉,宝光晶莹,释放出一股吸力。
  
      他体内,一缕缕暗含生命本质的血肉精气,在神竹的主动聚涌下,往下方垂落。
  
      赤红色的血肉精气,逸入神竹,神竹宝光大盛,愈发神异不凡。
  
      聂天,本可以阻止其血肉精气,流入神竹。
  
      他也能挪移开来,远离神竹,以免神竹攥取属于他的,含有生命奥妙的气血,可他并没有这么去做。
  
      他还主动地,剥离出更多血肉精气,供养那枚神竹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血肉精气,含有生命造化奇妙,那一簇神火,就从我这里得到了精血。殷娅楠的冰血蟒,也同样渴望我的血肉精气……”聂天不由深思,“九星花,圣灵树,火种,在我体内都能很好地生长,炎龙铠的血核,也是被其重新激发,骸骨血妖,星空巨兽的骨头,同样因生命血脉发生异变。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说,我那暗含生命造化,代表着生命本质的血脉,对此类异物,都有触动作用?”
  
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不由激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生灵的血肉精气,草木精气,都是生命奇妙的一种。神竹,聚齐我那含有生命真谛的血肉精气,真的有助于它,令候师姐的收丹成功?”
  
      源源不断的血肉精气,从他体内不断流失,一一逸入神竹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都能看到,那一株神竹,似焕发出别样神采,虽没有继续生长,可神竹的本质,仿佛已悄然有了变化。
  
      神竹愈发晶莹,愈发青绿,绽放出惊心动魄的熠熠神辉。
  
      “够了!足够了!”候初兰惊喜欢叫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