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九十五章 意图不明
    禁天星域。
  
      破碎域和陨星之地中央片区,陨石恒立。
  
      五块巨大陨石,以石棱连通,有几个星河古舰坐落在陨石上方。
  
      血宗的一行人,就被董丽安排于此,血灵子,也在后续抵达。
  
      很早前,禁天星域如被层层封禁着,星空中连恐怖的外域杂质都没。
  
      低等级的炼气士,只要有飞行灵器,都能轻易穿行。
  
      最近一些年,禁制似被解除,开始有外域之力,渗入进来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和别的星域相比,禁天星域还是较为适合,低等级的炼气士生存。
  
      血宗所在的陨石,有星河古舰停泊,古舰释放出来的光罩,隔绝了大部分的外域杂质,使得血宗的门人,能借助灵石修炼。
  
      离那五块陨石,相隔了一截的一块灰白石块上,李琅枫静坐着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眼前,摆放着幽族族人的尸骨,一簇苍白火焰,在那幽族族人尸骨上方游动着,似在帮助李琅枫聚涌毒素。
  
      不久前,李琅枫刚刚突破灵境。
  
      他体质异于常人,进入灵境以后,就能单独在外修行。
  
      这具经受万千毒素侵蚀,变得无比古怪的躯体,连外域繁杂之力,都能承受住。
  
      他所修行的方式,能影响到血宗。
  
      那具被董丽弄过了的幽族族人尸骨,也掺杂着剧毒,他怕他的修炼,会让血宗低等境界的门人,沾染剧毒,才远离那五块陨石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李琅枫眼前的那一簇苍白火焰,剧烈地摇曳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愣了愣,愕然看向那苍白火焰,旋即唤出一辆飞行灵器。
  
      收起幽族族人尸骨,他坐入器物,以无比温和的语气,轻声道:“带路。”
  
      苍白火焰倏地飞逝。
  
      器物,尾随着那一簇苍白火焰,在其指引下,渐渐远离血宗所在地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那一簇苍白火焰,突漂浮向一块八角形的陨石。
  
      在那陨石上,坐落着一艘,陌生的星河古舰。
  
      “好浓郁的尸气!”
  
      李琅枫轰然一震,他轻轻眯着眼,能看到那艘星河古舰,缭绕着众多,唯有他能察觉的,来自尸体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而且,他还注意到,星河古舰上方,以绳索,捆缚着一具具妖魔尸体。
  
      那些妖魔尸体,通过绳索纽带,似被抽离着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咦!”
  
      一个柔和的轻呼声,从那陌生的,来历不明的星河古舰传开。
  
      白雾缭绕的尸气,悄然汇聚,于那古舰的半空中,凝为一道身影。
  
      那是一位干瘦无比,脸色苍白如鬼的中年男人,那人身穿白衣,眼眸,竟然是淡淡的银色。
  
      相隔还有千米,他先看了一眼李琅枫,随后注意力,就放在那一簇苍白火焰。
  
      “磷毒尸火!已具备灵智的磷毒尸火!”
  
      那人银色眼瞳,骤然一亮,有些迷醉地,望着那一簇苍白火焰,自言自语,“此物,只有在碎灭战场的血葬山脉,才能凝结出来。血葬山脉的尸鬼有很多,尸鬼和磷毒尸火之间,有着玄妙的联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人,竟然能得到尸毒磷火的认同。他体内的气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那人喃喃低语,终于又一次看向李琅枫,并暗自感应。
  
      在他银瞳注目下,李琅枫体内的毒素,忽然蒸发出来,一簇簇五颜六色的烟云,环绕其身。
  
      其中,苍白色的,来自那火焰的毒素,最为显眼。
  
      “一个好苗子啊,很适合我宗的法决秘术。”那人惊奇地看着李琅枫,柔声询问:“你是何人?还有,你为何会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“李琅枫,出自陨星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陨星之地……”那人轻笑一声,忽然道:“你和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,是何关系?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是我的主人。”李琅枫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。”那人笑容愈发灿烂,深深盯着李琅枫,“第七位星辰之子,确实有点异类。血宗,还有你,所修法决秘术,都能被视作为,邪门歪道。”
  
      李琅枫脸色一变。
  
      他忽然有点后悔,后悔向眼前这人,道出和聂天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“别紧张。”那人神色轻松,“你应该能感觉得出,我,也是所谓的邪门歪道。我出自天尸宗,你有没有兴趣,成为我天尸宗的一员。你的资质,很适合我宗的秘法,那磷毒尸火……配合我天尸宗的秘术,威力会更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兴趣!”李琅枫冷哼。
  
      “你会有兴趣的。”那人怪笑,“待到你踏入灵境后期,着手筑域时,你会想到我。你所修法决特殊,你筑域所需的材料,还有奇异的环境,或许只有我能提供。不过呢,也不急着一时。”
  
      那人沉吟一下,又说:“既然你是聂天的人,你替我转告他一声。禁天星域、陨星之地和天莽星域,无需白白浪费时间,寻找域界之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名下的星域,还有一个和异族连通的域界之门,在垣天星域浑天宗的领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浑元域,域界北方星河,就是域界之门所在地。”
  
  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话,那人消失在星河古舰,古舰陡然加速,尸力轰然爆发。
  
      眨眼间,星河古舰就将李琅枫乘坐的,那辆飞行灵器,远远甩开来,很快就没了踪迹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满腹疑惑,又朝着血宗的领地飞去。
  
      两日后,聂天和裴琦琦两人,乘坐着星舟,临近这边。
  
      李琅枫主动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,你碰到一位天尸宗的人?”聂天一惊,“那人,在什么境界修为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不透。”李琅枫摇头,“他的境界,超出我太多太多,我很难确定他的真实境界修为。但是,他带给我的压力,要比景飞扬、权子轩、瞿明德等人,恐怖的多!”
  
      做为聂天的亲信,李琅枫时常在天莽星域走动,景飞扬这类圣域中期者,他都见过。
  
      他通过景飞扬来比较,只感觉那人带给他的压力,那种高深莫测的感觉,要强烈的多!
  
      “这么做,那位天尸宗的来人,至少是圣域后期。”裴琦琦皱眉,“还有可能,他为神域级别!”
  
      “神域!”聂天骇然。
  
      除四大古老宗门外,剩余的人族势力宗门,能跻身到神域者,屈指可数。
  
      神域,乃人族巅峰战力!
  
      先前的阴灵教教主,也只是神域初期,忽然冒出的天尸宗一人,难道也达到这种级别?
  
      这些不被四大宗门接纳,深恶痛觉的邪门歪道,竟如此强大?
  
      “他还说,要你们不必在其它地方浪费时间了。”李琅枫又说,“还有一个域界之门,在垣天星域的浑天宗领地,浑元域北方星河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和裴琦琦又微微变色。
  
      天尸宗,怎么对异族的域界之门,如此熟悉?
  
      “要不要信他?”裴琦琦问。
  
  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”聂天生出不安,“他在禁天星域出现,只斩杀妖魔,刻意躲避我们,真实意图不知。但,他既然留下这个关键的讯息,我们不妨找找看,兴许他说的是真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若是那样,我们要尽早动身。”裴琦琦低喝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马上去垣天星域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