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同一生命体
毁灭之刃的啸声,高昂凄厉。
      涌动的黑色火焰,彻底淹没聂天所站之地,火焰蕴含的毁灭气息,渗透向聂天祭出的光罩,轻易撕碎一切。
      天空,一道道紫色闪电,暴雨般灌泄而来。
      聂天苦不堪言。
      “嗤嗤!”
      炎龙铠,吸纳他气血和火焰之力,形成的簇簇火苗,牢牢守着最后一道防线。
      但是,那簇簇火苗,似乎也岌岌可危。
      就在聂天,在那毁灭之刃的压制下,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他丹田灵海内的火焰灵丹,那一簇神火馈赠的火种,突生异动。
      “呼呼!”
      橘红色火苗,被火焰灵丹的火种,催生而出。
      橘红火苗,融入炎龙铠赤红火焰,瞬间点燃那火焰的汹势。
  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      蔓延而来的黑色火焰,所携带的,致命的毁灭气息,于那火种焚灭一切的气息,彼此冲突着,噼啪燃烧。
      令人惊奇的是,那黑色火焰带给聂天的,令他生出恐惧不安的毁灭气息,似突然变得可控。
      那柄,被奥菲莉雅操控着的,被称为毁灭之刃的魔刃,继续飞逸的黑色火苗和紫色闪电,也一下子减少。
      毁灭之刃内,被封禁在内,和魔刃融为一体的毁灭之灵,尖啸声,突然停止。
      谁都不清楚,那毁灭之刃中的毁灭之灵,因何不再叫嚷。
      连拥有魔刃的奥菲莉雅,都一下子呆愣着,神情困惑。
      尖啸截止,以声音壁障结界,对聂天造成的束缚,自然解除。
      被淹没于内的聂天,又能动用星烁,从那片惊险万分的区域,脱离而出。
      奥菲莉雅仿佛浑然不觉。
      她皱着眉头,脸色变得凝重,呆呆地,看向持有的毁灭之刃。
      她的一滴滴精血,融入毁灭之刃的速度,变得缓慢。
      甚至于,那毁灭之刃,都不再渴求着,源自于她的更多精血。
      “为什么?究竟是为什么?”
      奥菲莉雅低声咆哮,尝试着以灵魂,去沟通魔刃中,被禁锢着,融入器物的魔灵——毁灭之灵。
      一段模糊不清,仅能稍稍解析出点含义的气息,从毁灭之灵中传来。
      奥菲莉雅霍然一震。
      通过毁灭之灵的述说,她方知,在聂天体内,火焰灵丹之中,有一物,和毁灭之灵属于同一种奇异的生命物种!
      毁灭之灵,神火的火种,像是另外一种,和血肉生灵截然不同的生命体!
      这种生命体,世间罕见,彼此之间,似都排斥战斗。
      毁灭之灵排斥和火种交锋,火种,也不欲和毁灭之灵死磕。
      即使,此时的火种还非常弱小,远没有达到毁灭之灵的生命层次,可同一物种的本能,却在制衡着它们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远离那个片区的聂天,躲避了黑色火焰和紫色闪电的纠缠,提着星空巨兽那截缩小的骨头,低声嘶吼:“生命糅合!”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一条条猩红血线,逸入星空巨兽的那一截骨头,他的滚滚血肉之力,和骨头内的气血,仿佛连接在一起。
      冥冥中,他还听到星空巨兽的骨节中,传出嗡明。
      那种嗡明声,响应着他的心跳,频率一致。
      霎那间,聂天生出一种奇妙的感受——他仿佛化身为始源时代的,一头堪比域界硕大的星空巨兽,在浩淼的星河深处捕食。
      他的眼瞳,变得漠然,没有一丝人类情感,身上的气息,透露出一种悠远古老,神秘浩瀚的怪异气息。
      这种气息,倏一散发出来,巨龙,擎天巨灵,包括很多流淌着古魔血统的妖魔,都本能地生出不安。
      骨头,再一次胀大开来。
      从两米,一瞬间成为六十多米,且蒙着浓郁的气血,隐隐透出星空巨兽的粗浅轮廓。
      “血脉!捕食!”
      又一次有神秘血纹,从骨头中飙射出来,铺天盖地,于死域虚空集结为血网。
      血网,这趟经过聂天的生命糅合增幅,似笼罩整个天穹大地,将奥菲莉雅活动的那一方世界,都给裹的严严实实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橘红色的火种,悄然间闪烁出来,熠熠闪耀。
      毁灭之刃中,被某个古老的,逝去的妖魔大尊禁锢的毁灭之灵,在火种浮现时,遵守着它们这种独特生命体,根深蒂固的约定。
      毁灭之灵不参战。
      它不参战,那件绝世魔器毁灭之刃,也就丧失了其恐怖威势。
      不论奥菲莉雅,如何呼喊,如何继续凝炼精血,那柄魔刃都再没有露出獠牙来。
      这也导致,待到那遮天蔽日的血网,从头罩落时,奥菲莉雅都没有办法,以手中至强的凶刃对敌。
      更何况,这魔刃还抽离了她的诸多精血,让她消耗剧烈。
      她在匆忙间,以血脉返祖,凝为古老幻魔的形态,所穿的精美神秘魔甲,也与之壮大。
      可惜,待到血网铺落下来,星空巨兽的捕食天赋,尽情施展时,她血脉深处,最恐惧的一部分记忆,终令她颤栗。
      她首次感应到绝望。
      血网彻底覆盖,返祖后变得巨大的奥菲莉雅,也被罩在其中。
      奥菲莉雅,放大后的魔躯,在血网内分明在挣扎,却不论如何都无法摆脱,并在一点点地缩小着。
      这种缩小,不是自发的常规形态,而是气血的急剧流失。
      “战斗,结束了。”
      一个浩浩荡荡的声音,从妖魔族的要塞,轰隆隆地传递出来,响彻于周边诸多死域。
      这个声音一响起,所有汇聚死域的生灵,不论人族,还是异族,不论何等境界,何等血脉层次,都生出了巨大压力。
      无数道视线,都下意识地看向,有声音传来的区域。
      “元魔大尊!”
      “是元魔大尊的声音!”
      “他,竟然来了!”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    一个巨型血斧,从妖魔那块陆地,飞逝而来。
      浓郁的气血海,包裹着血斧,还有一尊狰狞的魔躯。
      “血斧大尊!”
      有人大声惊叫,显然一下子认出,妖魔族的大尊身份。
      “此战,我族认输了,战斗无需继续下去。”血斧大尊的轰鸣声,也响彻开来,“天辰星流,一会儿就奉上。我族族长,也同意和莫珩长老的战斗!”
      “妖魔族,主动认输了?”
      “奥菲莉雅败了?”
      “败的,竟然是奥菲莉雅!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