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大囚笼
“怎么了?”
      窦天辰隐隐生出不妙感,还是忍不住追问,“可是有什么变故?”
      “音讯石,失去作用了。”汪美嘉盯着那块石头,“灵魂意识的隔空交流,似被阻碍禁止,我没办法联系上,那位虚灵教的长老。”
      “眼前的空间缝隙,忽然爆灭,音讯石又失效……”精通空间之力的阚智圣,沉吟半响,突然喝道:“碎灭战场的空间波荡,怕是出现了问题!只有特殊的空间震荡发生,才能造成类似的效果。”
  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们短时间内,恐怕是没办法脱离碎灭战场了?”窦天辰皱眉。
      “我们和外界连通的空间缝隙爆灭,其它几方的,应该也是如此。”阚智圣思索着,回应:“不过,天地间最擅长空间力量的虚灵教教主,既然在碎灭战场,虚灵教那边,应该能找到解决的办法。”
      “虚灵教!”汪美嘉低喝。
      两位星辰之子互视一眼,很快就有了决定,立即舍弃这边,带领着麾下,向虚灵教所在地飞去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几乎不分先后。
      娄红烟和皇津南两人,带领着他们的麾下,抵达五行宗和外界连通之地。
      他们一到来,就看到那条空间缝隙,内部充斥着绚烂的虹光。
      虹光持续数秒,那条能够和五行宗沟通,能瞬间完成传送的空间缝隙,也宣告爆灭。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      “这条空间缝隙,岂会莫名其妙地,就碎灭消失?”
      “糟了!”
      “聂天师傅所看到的,末日般的场景,难道真的会上演?”
      “去虚灵教那边!”
      很快,娄红烟和皇津南两人,就达成一致,带动着他们的麾下,也向虚灵教的位置靠拢。
      同样和聂天等人道别的,通天阁的赫连雄,还有他的一些麾下,也面临着一致的问题。
      不止是人族这边。
      妖魔族,幽族,邪冥族,还有骸骨族,巨龙,等等强大的生命种族,和碎灭战场建立起来的域界之门,传送阵也好,皆在不久后,要么炸碎,要么宣告失效,再难进行穿梭。
      上一次,被裴琦琦融入的天养级空间至宝,吸纳摧毁的域界之门和空间缝隙,都是如涡流域这般的,小一点的域界天地连接的。
      四大古老宗门,独特的空间缝隙,那拥有智慧的天养级空间至宝,都没有敢生出贪心。
  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真正顶尖的宗门,种族,还保留着和碎灭战场的联系,还时而能过来磨砺。
      这趟则是截然不同。
      突然间,碎灭战场的空间出现大诡异,和外界天地沟通的众多方式,皆倏地中断。
      这也导致,整个碎灭战场,仿佛变成了一个大囚笼。
      一时间,人人自危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断裂山巅。
      巫寂枯坐不动,聂天懒散地,瞧着远方天穹,有一搭没一搭地,和木宗的神女候初兰讲话。
      “咦!”
      候初兰摸着皓腕上,绿翡翠手环,精美的脸上,写满了疑惑,“音讯石无法沟通了。”
      她尝试着,去联系木宗的那些长老,看那些长老和她师傅,有没有达成联系,做出什么决定。
      可她的一缕缕魂念,在音讯石游弋着,竟传递不出。
      “音讯石,没法沟通?”
      方塬,还有魏来、炎战等留守者,听她这么一说,也赶紧尝试。
      数秒后,所有人的脸色,都变得沉重起来。
      “怕是有大事发生。”魏来深吸一口气,“音讯石无法沟通,就是最反常的现象。这意味着空间,出现了巨变,可能和外界互通的,一条条空间缝隙,也会出现大动荡,甚至……爆灭消失!”
      “不对劲啊!”
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      众人脚下大地,隐隐传出震动,断裂的山峰,也在摇晃。
      聂天惊愕地,盯着下方起伏不定的大地,眼神渐渐凝重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碎星古殿的副殿主储睿,从那碎灭战场的深处,飞逝而来。
      灿灿星光,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,在他后侧浮现,如神佛的宝光,神妙莫测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!”
      大家纷纷站起来,看着储睿,脸色惊变。
      “哪位,是精通时间之力,看了一眼将来者?”储睿一来,就开口询问,他扫了一圈,注意到陌生的巫寂,忙道:“阁下就是聂天,在陨星之地的师傅吗?”
      巫寂缓缓起身,点头道:“是我。”
      “劳烦和我走一趟,我势必会护住你周全。有几人,想亲自和你面谈一番。”储睿很恭敬地发出邀请。
      “谁?谁想和我师傅交谈?”聂天也站起来。
      “虚灵教教主,五行宗木宗、火宗之主,还有通天阁的叶文翰大长老。”储睿解释,“那几位在碎灭战场深处的,观望元魔大尊和莫珩一战的神域者,听说了那个消息,极其重视,想知道更多细节。”
  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巫寂点头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,我师傅……”聂天轻呼。
      储睿摆摆手,示意他不必担心,并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聂天,你师傅精通时间之力,又是我们人族族人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不论是谁,都不可能想着残害你师傅。我向你保证,想见他的人,对他绝无一丁点恶意!”
      聂天放下心来,道:“好吧。”
      “碎灭战场的空间,出现了异动,你们兴许也察觉了。”储睿又说,“空间若没有问题,虚灵教的教主,早已施展大神通,将你师傅接引过去。”
      “你们,都注意一下,尽可能地去虚灵教聚集地。”
      “虚灵教教主说了,等他和你师傅谈过,会动用虚空境,强行凿开一条空间通道,送各位安然从此脱身。”
      丢下这方嘱咐,储睿亲自带领着巫寂,向碎灭战场深处而去。
      聂天等人,商讨一番,也相继动身,朝着虚灵教的教徒,此刻聚涌之地而去。
      一件件器物被唤出。
      木宗的神女候初兰,主动降临到聂天的星舟,和他并肩而立。
      “聂天,你身上的气息,又有变化。”候初兰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变得更加强大了,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察觉。我从你身上嗅到的气味,对我体内的神竹,有更多滋养的效果。你的气血,草木灵丹中散逸的精气,都愈发精炼纯粹了。”
      聂天想了想,“可能是和奥菲莉雅一战后,气血和灵力,淬炼的更精纯。”
      他近期也有感觉,并没有刻意修行的他,灵境初期的境界,其实提升迅猛,一个个灵丹结晶的速度,也变快许多。
      一方面,是火种、圣灵树和九星花的奇妙效果。
      另外一方面,则是和奥菲莉雅的战斗经验,信心的提升,气血和力量的感悟,使得他的境界不知不觉间,得到了增长。
      “你的血脉,不是木族的血脉,我很肯定。”候初兰转头,明眸含有异彩,“木族的草木血脉,和你的不太一样。我接触过很多木族族人,他们的气息,我很熟悉。而你,又分明修行过木族的一些秘术……”
      “的确,以前偶然间,掌握了木族的一些秘法。”聂天坦然。
      “你的血脉,并非是木族,却能修行木族的秘法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候初兰询问。
      “是很奇怪。只是,我目前还不清楚我的血脉源头是什么。”聂天无奈道。
  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。”候初兰轻声一笑,“我最近查阅各类典籍,有了一点收获,想听听嘛?”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