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狂热献祭
    声声咆哮,震天动地。
  
      远方的云层,被各种色泽的气血海淹没,狂暴而又嗜血的气息,遮天蔽地。
  
      气血的冲突,震荡,令天穹忽明忽暗。
  
      时不时地,有刺破耳膜的惨啸声,骤然传出。
  
      一众汇聚于此,人族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,都被惊动。
  
      “异族的大君,和巨龙、古兽,似乎发生战斗了。”
  
      碎星古殿的魏来,眉头一皱,很不理解地说道:“元魔大尊和大长老的一战,还没有结束,他们为何会突然间,爆发血战?”
  
      “先窥视一下那边状况。”祁连山低喝。
  
      众多圣域者,还有聂天,各自动用灵魂秘法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一只只星瞳,再一次缔结出来,朝着声音传来的方位,晃悠而去。
  
      荒寂冷硬的大地,龟裂开来,从深不见底的沟壑中,蒸腾出,一种令人迷醉的,如彩虹般的气体。
  
      气体宛如一道道虹光,在那一方冷寂的天地飘逸着,渗透向异族和古灵族的气血海。
  
      妖魔,幽族,骸骨族,邪冥,还有巨龙和古兽,散发出来的气血海,沾染了那种彩虹般的气体,气血海隐隐产生异变。
  
      这些放到外界天地,一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渐渐变得疯狂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理智,往昔保持的清醒,因那种彩虹般的气体,逐渐失控。
  
      杀戮,似完全占据了他们的脑海!
  
      有众多妖魔,幽族,在和巨龙、古兽进行厮杀着,狂暴的气血海波及地,天崩地裂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战斗,渐渐挪移,朝着人族这边聚涌。
  
      似乎,他们本就察觉到,有更加迫切的敌人,要先处之而后快。
  
      一缕缕灵魂意识,漂浮向那片区域,看着那些异族,和巨龙、古兽,已率先挑起战斗。
  
      “怎,怎么变成这样?”窦天辰一脸茫然,“那些异族,和巨龙、古兽,前不久不是刚刚达成默契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他们的气血海,都被那种彩虹气体侵蚀了?”候初兰轻哼。
  
      “九阶的大君,气血海被异物侵蚀,居然会陷入癫狂?”赫连雄觉得匪夷所思,“这世间,还有什么东西,能影响九阶大君的气血海,令他们情绪失控?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,还真有……”魏来神色骤变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下意识地,汇聚到他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始源时代,传说中有一头星空巨兽,名字不详。”魏来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头星空巨兽,毛孔内释放出来的气体,能令临近它的所有生命种族,陷入狂暴嗜杀的状态。它无需做什么,就能通过散发的气体,令擎天巨灵、古兽、巨龙一一癫狂,各自厮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它所需要做的,就是等厮杀结束,将古灵族的尸体,一一吞没掉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骇然失色,连连惊呼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这种异物?魏来,你从何处听说的这个消息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头星空巨兽,应该早就死亡了吧?在如今这个时代,星空巨兽……不是都一个个灭绝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的,那种影响异族和古灵族的气体,莫不成来自于它?”
  
      众人禁不住追问。
  
      聂天也为之愕然,他猜测魏来能得到这个消息,怕是从蛰伏于浮陆的,那头星空巨兽得知。
  
      浩淼星空中,星空巨兽并没有全部灭绝,浮陆就有一个还活着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得来的消息,我不能透露。”魏来将他的灵魂意识,一一收回,然后才说:“我只知道,那头星空巨兽应该是死了,而且尸体就在碎灭战场的某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影响异族和古兽的气体,是不是来自于它,我并不清楚,因为我从未见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我想说的是,如果那气体……当真是来自于它,别说是九阶大君了,就连十阶的异族大尊,十阶的擎天巨灵,都有可能被它给影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反倒是我们人族,由于气血太弱,不在它捕食范围,可能影响会小很多。”
  
      魏来的一番话,如雷轰,震的众人心灵巨变。
  
      “十阶的大尊,都会被其影响?”皇津南吓的差点跳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不仅是他,其余人,也是一脸的难以理解。
  
      十阶大尊,乃世间最巅峰的那一簇人物,他们一个个都有通天彻地之大能,岂会因为一些独特气体,就纷纷失控。
  
      “那头星空巨兽,在久远的时代,真就捕杀过十阶大尊。”魏来补充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聂天散落在外的星瞳,注意到彩虹般的气体,渗透到那些九阶异族大君的气血海,和气血海发生诡变。
  
      有点点,彩钻般的碎小晶体,带着蛊惑人心,令人头晕目眩的精神力量,从中散发。
  
      “类似于,一种独特的血脉晶链,烙印着血脉真谛,从而影响别人?”
  
      聂天不由深思,他的星瞳,在那边晃悠着,渐渐地,都生出想要疯狂杀戮,将内心看不顺眼的敌人,迅速铲除的**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血葬山脉的那座石人族的主城,地动山摇。
  
      本就破旧,残垣断壁的城池,纷纷崩塌。
  
      然,那九位石人族的族人,则是陷入癫狂状态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眼睛,都死死地瞪着,陷入大地的深幽坑洞,看到尸鬼和凶魂,以献祭的方式,一一坠落其中。
  
      不知连接向何处的深坑,内部虹光交汇,却透露出阴冷暴虐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碎灭战场的各个区域,大地都在被撕裂,被凿开出,一个个口子。
  
      更多彩虹般的气体,从地底漂浮出来,如绚烂的彩虹,漂浮在空中,并且还在到处游荡着,仿佛在本能地,寻找着生命种族的聚集地。
  
      但凡具备气血海,如妖魔、邪冥、古灵族般的生命,气血海一沾染那种怪异气体,立即发生异变。
  
      其气血海,被虹光融合,主动结为碎小晶体。
  
      晶体肉眼难查,却真实地存在着,渗透向那些庞大生灵的心脏,以难以理解的方式,强行扭转,或改变其血脉晶链,促生出,新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在碎灭战场的各个区域,早些年就有很多强者,有人族,有异族,也有古灵族。
  
      他们散落在碎灭战场的外沿地带,还在进行着磨砺,可随着一处接着一处的大地撕裂,他们也纷纷沦陷。
  
      嗜杀,争斗,亡命的撕咬,发生在各个片区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,终于发生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族,因他们遭受灭族之痛,这趟进入者,全部都该死!”
  
      九位石人族的族人,一脸狂热地,看着那虹光交织的坑洞,发出声声古老的歌颂,仿佛在赞美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喀喀喀!”
  
      虚灵教所在地。
  
      峡谷附近的山川,崩塌碎灭,坚硬的大地,如被看不见的巨刃刻刀,划出一条条深深的沟壑。
  
      那种绚烂如彩虹的,令人迷醉的气体,也从里面飞逸而出。
  
      彩虹气体,飘忽着,朝着峡谷中,人族的聚集地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那气体,对气血海具备极强的腐蚀力,没有气血的人族,或许还不明显。”魏来脸色一变,猛地盯着聂天,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唤动星舟,落入其中,道:“我尽量远离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