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裂变
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姬元泉、叶文翰和魏来,领域中,苍白火苗弥漫。
  
  他们构建出领域的,核心的灵力,急剧流逝着。
  
  空间领域、剑之领域还有星空领域,因那些苍白火焰的侵蚀,渐渐有裂开,化为一簇簇的趋势。
  
  三人原本精妙的,种种奇异法决,威力顿时大减。
  
  “轰轰轰!”
  
  万千巨石,拔地而起,受石人族族人血脉御动,飞向天穹。
  
  姬元泉等人,手忙脚乱地,重新缔结法决,去击溃,那一块块巨石。
  
  “血脉,石屑凝固,石化!”
  
  为首的石人族族人,以洪亮的,悠远而又含有韵律的吟唱声,将其血脉奥妙,给呼喊出来。
  
  他的一声声吟唱,仿佛能沟通天地异力,能引发血葬山脉力量的汇聚。
  
  随着那一声声吟唱,散播于石人族主城,还有血葬山脉的各类繁杂力量,如突然被调动起来,飞逝到这片区域。
  
  那一块块,被姬元泉等人的空间光刃,剑刃,还有星芒给击溃的巨石,化为漫天齑粉。
  
  齑粉,于虚空飘散着,灰白色雾气茫茫,宛如大漠流沙,悬浮天穹。
  
  在那石人族族人,发出吟唱后,八方汇聚而来的奇异力量,和石屑齑粉,形成了奇妙的糅合。
  
  倏然间,姬元泉、叶文翰和魏来的领域,都被石屑淹没。
  
  石屑齑粉,神奇地凝固着,令他们的一个个领域,像是变成坚固的石头,再难滋生出,任何神奇的变化。
  
  魏来骤然变色。
  
  他感受着自身的星空领域,发现丹田灵海中的星辰之力,竟再难注入领域。
  
  同样的,本来融入领域的,一缕缕精纯的星辰之力,从星辰灵丹碎裂而成,此刻连收回都不能。
  
  魏来率先惶恐,“十阶的大尊,那位石人族的族人,毕竟是十阶血脉。十阶者,还是荒古时代的久远生命种族,其血脉奇妙,以前未曾接触过,还真是有点……”
  
  “裂变!”
  
  也在此刻,石人族为首的十阶强者,振臂高呼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团,石灰色的光芒,从其掌心狂飙而出。
  
  那团光芒一出,聂天就隐约看到,其中寄托着一滴滴,他都感到诡异的精血。
  
  这种精血,和他所知的古灵族,还有邪冥、妖魔这类的异族截然不同,并非纯粹的气血精华。
  
  在石人族族人,轰出的光团中,仿佛是气血,混杂着玉石的石髓。
  
  ——是一种介于血肉和灵石的特殊力量。
  
  其中,还是有奇妙的血脉奥妙,催生着灵石的力量。
  
  “嘭!”
  
  石灰色的光团,轰击向魏来的,凝固石化的星空领域。
  
  那凝固的星空领域,因一团光芒,顿时发生裂变,像是玉器,被重击了一下,瞬间多出无数裂纹。
  
  裂纹迅速地变大,直至领域,陡然四裂开来。
  
  “嗷嚎!”
  
  圣域后期的魏来,陡然发出一声,凄厉的惨啸。
  
  其星空领域,因四裂开来,无数碎小的星辰光点,飞溅向八方。
  
  他拼命地飞逝着,捕捉着那一个个烙印着灵魂精华和星辰灵丹碎片的光点,再也没有能力,和那些石人族的族人叫板。
  
  相隔甚远,聂天站在星舟上,都能感受到魏来的剧痛和恐惧。
  
  他看的透彻,石人族族人的那一式所谓的“裂变”,已重创了魏来的星空领域!
  
  溅射的星辰光点,都是魏来灵魂和灵丹最宝贵的东西,损失一点,都会大大伤害到他,令他的领域难以复原。
  
  “圣域后期,就这么一下,便遭受了重创。”聂天脸色深沉,密切注意着姬元泉和叶文翰,道:“他们,应该能撑得住吧?”
  
  他不由扭头,看向那条绽裂开来的,空间缝隙。
  
  他思索着,要不要过去,唤更多人族的强者参战。
  
  那边,有狂暴的异族和古灵族大君,若抽离出人手,会不会顶不住,给那边造成重大伤亡?
  
  “两位小心!”
  
  如流星飞逝,捕捉一个个星辰光点的魏来,还大声提醒。
  
  叶文翰剑意盎然,看着凝固后,石化状态的剑之领域,嘴角微微扬起。
  
  “鸣剑!”
  
  叶文翰的十指,突然变成透明色,有一尾尾剑意,如鱼儿,灵动地飞出,转向其凝固的剑之领域。
  
  被石块覆盖的,剑之领域,“喀喀”脆响。
  
  石块,纷纷脱落。
  
  石化的剑之领域,内部的剑影、剑魂,似被再一次唤醒,纷纷复活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剑之领域核心处,一柄神光夺目的灵剑,如蒙尘多年后,猛地绚烂而出。
  
  一霎那,他的剑之领域,就彻底脱离了石化的血脉封禁。
  
  “去!”
  
  叶文翰大手一挥。
  
  千万剑影、剑芒,混合着剑魂、剑意,再一次刺向九位石人族的族人。
  
  “喀嚓!喀嚓!”
  
  坚固如磐石的,一个个石人族的族人,铁石般的躯体,也被那漫天的剑影、剑芒,给斩的碎石纷飞。
  
  九位石人族的族人,因叶文翰,也开始受到伤创。
  
  “空间,重叠,再变!”
  
  同一时间,虚灵教的姬元泉,也嗤笑一声。
  
  他那被石化的空间领域,如在顷刻间,坠入了别的空间,有无数奇妙的波纹,将其凝固的空间领域给笼罩。
  
  “沙沙沙!”
  
  石屑,又一次纷飞开来,从其空间领域被剥落。
  
  待到其空间领域,解脱了石化,又从坠入的空间,重返这一片天地。
  
  “虚空境。”
  
  姬元泉低呼一声,那件虚灵教的不朽神器,被屈奕交给他,让他来打通前往碎灭战场外的神器,高悬于头顶。
  
  数不尽的光刃,从那面虚空境飞出,如能切割空间,斩灭天地。
  
  “哧啦哧啦!”
  
  有两位九阶血脉的,还在跳动的石人族族人,一下子就被光刃碎尸。
  
  “啪嗒!”
  
  他们就像是冰雕爆灭,一块块石头般的尸体,跌落下来,却没有一滴鲜血流溢。
  
  为首的石人族族人,发出哀嚎,跪伏在地,两手高举着,似在祈求着什么。
  
  “嚎!”
  
  巨坑底部,一声惊天动地的,沉闷的吼声响起。
  
  巨坑轰然爆灭,虹光交织,整个石人族的城池,大地都在往下沉落,有更多的沟壑裂开。
  
  一头深埋于大地,不知道多少年,不知道多么庞大的古老生灵,慢吞吞地,从地心挣脱而出。
  
  “星空巨兽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