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先知,大贤!
“呼!”
  
  悬浮于空,折射出不同空间的虚空境,倏地落入屈奕掌心。
  
  虚空境,本就是他的专属神器。
  
  一入其手,虚空境绽放出更为璀璨神辉,有几束明耀的光刃,陡然飞射出来。
  
  “喀嚓!”
  
  七位隐藏在星空巨兽背脊处,石人族的族人,其中六位,都被光刃斩成一块块,碎石躯体,跌落地底深处。
  
  仅有那位十阶血脉的石人族族人,发出一声惨厉尖啸,似进入星空巨兽体内,才躲过一劫。
  
  “十阶血脉的石人族,为大尊。”
  
  屈奕嘀咕着,虚空境深处,将那位石人族族人都映照出来。
  
  “很奇特的躯体,像是血肉,又像是石头。可惜了,虽有漫长的寿龄,血脉的突破强大,太过于缓慢了。子嗣的繁衍,也是一个大问题,注定成为不了古灵族这般的强盛种族。”
  
  九位从七星蓝海飞出,冲入碎灭战场的石人族族人,突然就只剩下一位。
  
  那一位,也是借助星空巨兽的气血庇护,才能逃过一劫。
  
  屈奕屹立空中,手持虚空境,如主宰众生的神明,只要他想要斩杀的目标,似乎不论遁向何处,都能被其捕抓。
  
  聂天也深深震撼。
  
  虚灵教教主威名,他早就知道,如今是第一次见到。
  
  在他眼中的屈奕,其实看着并不起眼,不够英俊洒脱,也没有特别潇洒的气质。
  
  可就是这个人,乃现今人族,在空间力量上走的最远的一位。
  
  这个人,还是裴琦琦的恩师,将裴琦琦领入虚灵教,令其血脉和境界,都突飞猛进。
  
  “星空巨兽……”
  
  屈奕轻声细语,一只手握着虚空境,没有着急对最后一位石人族的族人下手。
  
  那面镜子,内部画面不断地变幻着,将爆裂开来的碎灭战场的各处情形,还有那头星空巨兽深埋于别处的躯体,都给照耀而出。
  
  屈奕对聂天说了一句“你很不错”后,就没有继续张口,专注地看着镜子。
  
  他似在思索着,该通过什么方式,来化解眼前恶劣的局面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与他一同过来的巫寂,顺势落向星舟。
  
  星舟后,为那条绽裂的空间缝隙,然而不论是姬元泉,还是通天阁的叶文翰,都因屈奕的到来,不再着急离开。
  
  屈奕在沉思,姬元泉和叶文翰注意力放在巫寂身上,由姬元泉询问:“你们来时,那碎灭战场深处?”
  
  “元魔大尊,被那头星空巨兽的气血影响。”巫寂皱着眉头,“本来,以元魔大尊的十阶高阶血脉,其实还是能摆脱心智的扭曲的。只因为,他和莫珩的一战,消耗甚大,不慎被星空巨兽的气血渗透,才沾染了一点狂暴邪力。”
  
  聂天一惊,“那大长老呢?”
  
  “元魔大尊和他的战斗,其实,本来算结束了。”叶文翰讲话,他的眼中有着由衷的敬意,“我过来前,就看到了结果。莫珩,算是落败了,不过败的还能接受,他活的好好的。”
  
  “元魔大尊,只能败他,却斩杀不了他。”
  
  “之所以后续,两人还有纠缠,纯粹是因为元魔大尊的心智,被星空巨兽的气血侵蚀,又挑起了疯狂战意,才又一次掀起。”
  
  巫寂突然发声补充:“但现在,战斗又有不同。几位异族大尊,于碎灭战场深处,也被星空巨兽的气血波及……”
  
  姬元泉大惊,“那些大尊,也被迷失心智了?”
  
  巫寂点头,看了一眼地底,暴躁着,要裂地而出的庞然大物,说道:“奇怪的是,从它体内释溢出来的气血,几乎准确地,散播于有异族、古灵族活动之地。没有生灵活动的区域,反而没有它的气血。”
  
  “还有,它气血,对异族、古灵族气血海的感染力,比传说中好像还猛烈。”
  
  聂天奇道:“师傅,你……对它也有了解?”
  
  巫寂出自陨星之地,还是离天域这种小地方,聂天以前也知道,巫寂对异族,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务,有着自己的认知。
  
  可出自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,连四大古老宗门内部,都不是人人皆知啊。
  
  何况是巫寂?
  
  “巫先生,乃我人族的先知,大贤!”
  
  就在此刻,虚灵教的教主屈奕,从沉思中醒来,给予巫寂极高的评价,“能沟通时间长河,能追溯到过去,看到过往岁月,一段段历史的他,真想要知道一些过去的东西,实在太容易了。”
  
  聂天神色一动,惊呼道:“师傅,关于那头星空巨兽,您是……从时间长河刚获取的?”
  
  巫寂轻轻点头,“嗯,刚得来的消息。”
  
  聂天霍然明白过来,也突然知道为何虚灵教的教主屈奕,都如此高看他师傅巫寂,以“先生、先知、大贤”来称呼了。
  
  “先生,你可知道,此物……在如今的状态下,如何克制?”屈奕虚心请教,“它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复活,而是尸力、凶魂的力量持续注入,由石人族通过献祭的方式,将它湮灭天地的残念,短时间重聚,给予其活动力量。”
  
  巫寂,能从时间长河中,看到星空巨兽的过去,就知道它如何死亡的,它的来历,它的种种不凡。
  
  既然如此,那如何对付活着的这头星空巨兽,克制的方法,想必巫寂也心中雪亮。
  
  这些,是虚灵教的教主屈奕,都没办法寻觅获取的。
  
  “这头星空巨兽,其实是被同类所杀。”巫寂皱着眉头,“我所看到的东西,其实也很模糊,不算是特别真切。但我知道,它的头颅,被利刃洞穿,灵魂爆裂而亡。”
  
  “被同类所杀?”聂天愕然,“另外一头星空巨兽,斩杀了它?”
  
  “好像是的。”巫寂点头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那一截被聂天持有的,星空巨兽的骨头,被聂天唤出。
  
  “如果是被同类所杀……”握着那一截骨头,聂天斟酌着用词,“我以另外一头星空巨兽的骨头,找其被洞穿的头颅,再尝试一下,看看能否,将其重聚的残念,给捣碎破散,令其再难作祟。”
  
  “其头颅方位,在碎灭战场深处,大尊和神域者激战地。”巫寂又道。
  
  聂天一呆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