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元阳天级大阵!
“轰轰轰!”
  
  一道道粗如天柱般的雷霆光流,由天雷宗、莫家的战舰尖端,狂暴飙出。
  
  雷霆电光如远古雷龙,从外域星河挣脱而出,直达赤阳域的外界气海。
  
  彩色霞光一簇簇的,赤阳域的界壁,在那雷霆光柱的轰击下,脆弱如纸糊,被瞬间洞穿。
  
  赤阳域。
  
  天穹似雷海泛滥,恐怖的雷霆电光,布满众人头顶。
  
  数十米粗,千米长的雷光电流,由天际垂落而来,贯穿整个赤阳域般,轰击向域界各端。
  
  “轰!轰隆隆!”
  
  突然间,赤阳域所有区域,都在地动山摇。
  
  元阳宗的势力,宫殿覆盖不到的区域,大地被雷霆电流烧的焦黑,有千米山峰,被轰击的陡然崩塌。
  
  一片片辽阔的大地,凿出深深的坑洞。
  
  千万年来,众多被元阳宗从各方星域带过来的,性喜炽热环境的灵兽、灵禽,都在雷光电流的淹没下,灰飞烟灭而亡。
  
  赤阳域哀嚎遍野。
  
  “天雷宗!天雷宗怎敢?”
  
  金字塔状的山峰处,吴烛日气的瑟瑟发抖,一束束太阳真火,从他的眼角迸射出来,使得他躯身像是燃烧。
  
  元阳宗的那些圣域长老,仰望天穹,也是骇然失色。
  
  先前,方塬带领着麾下,是先礼后兵。
  
  他们万没有想到,明明方塬还有其扈从,还是被禁锢的状态,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,还没有抵达赤阳域,就敢下达命令,先以星河古舰轰击赤阳域。
  
  星河古舰,对赤阳域的这方狂轰滥炸,极有可能影响,并动摇此域根本!
  
  赤阳域,乃他们元阳宗的立宗之地,此域要是遭受不可修复的破坏,元阳宗的根基都可能会被动摇!
  
  “迎战!迎战!”
  
  吴烛日状若疯狂,两手高举着,下达命令。
  
  元阳宗周边空旷大地,突有一艘艘,隶属于元阳宗的星河古舰,也冲天而起。
  
  其星河古舰,都以极其珍贵的火属性灵材构建而出,战舰中镌刻着一座座精妙的火焰灵阵,吸纳太阳之力,地心之火,又以火焰灵石催动。
  
  那一艘艘星河古舰,破空而出时,皆汹涌燃烧着炽烈火焰。
  
  “元阳宗,给出回应了。<>”
  
  外界星空中,莫千帆神色不变,视线越过洞穿的界壁,看着腾空而出的,如大火球般的星河古舰,漠然说道。
  
  旁边,尹行天、厉万法和张启灵等人,都沉默不语。
  
  他们不时看向聂天。
  
  在他们眼瞳深处,都有了一丝忌惮,一丝不安。
  
  本以为,聂天携莫千帆破神域的威慑,会先和元阳宗交涉,勒令元阳宗放人,再让元阳宗乖乖听命。
  
  万没有料到,尚未踏入元阳宗,聂天就下达了如此冷酷命令。
  
  “元阳宗,乃碎星古殿下方十三大星域之一,这般残酷对待,是要逼元阳宗一条路走到黑吗?”尹行天心情复杂。
  
  “这种手段,颇为狠辣,和外面对他的传言,不太一样啊。”厉万法瞥了一眼,也在嘀咕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元阳宗的星河战舰,终在连番加速后,出现于天雷宗的射程范围。
  
  不待聂天吩咐,坚定了念头的莫千帆,已下达命令:“轰过去!”
  
  又是雷霆光柱狂暴飙射。
  
  就在赤阳域外沿,天雷宗和元阳宗的一艘艘战舰,聚涌阵法之力,以雷霆和焰火互相攻击。
  
  元阳宗的炼气士,在域界内仰望,能看到云霄深处,有雷海和火焰云团,不断爆裂。
  
  瑰丽而又充满着死亡杀机。
  
  “入元阳宗。”
  
  战舰轰击时,聂天唤出星舟,轻盈地落下。
  
  星舟骤然朝着元阳宗飞逝。
  
  莫千帆、莫离,还有天雷宗、莫家的圣域者,加尹行天等人,都纷纷祭出自身的域,越过战舰互相冲击片区,一一向元阳宗坐落地而去。
  
  从下方来看,这些圣域级别的强者,将自身的域展开后,域能自动抵消掉,战舰碰撞形成的能量余波,不受侵害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一道道隐没在域内,模糊不清的踪影,如流星,似陨石,逐个呈现天际。
  
  “元阳天级大阵!”
  
  吴烛日脸色微变,振臂高呼。
  
  只见荒漠中,那一座座元阳宗的宏伟宫殿,都忽然变得滚烫,如烧红的烙铁。
  
  地底深处,骤然传来轰隆隆的异响。<>
  
  深埋于赤阳域大地深处的火焰,滚动着,沿着特定的渠道,注入那些宫殿之内。
  
  宫殿吸纳的千万年的,烈日的火焰,在同一时间爆发!
  
  太阳天火,地心之焰,在那些赤红宫殿交汇融合。
  
  红艳艳的,如火烧云般的绚烂霞光,凝现出来,将偌大一个元阳宗都包裹在内。
  
  绚烂的霞光,充斥着爆裂炽烈的恐怖炎力,各类火焰融合的异力,像是能焚灭世间一切有形或无形之物。
  
  “好恐怖的火焰气息!”
  
  莫离临近时,以其灵魂意识探察,眼瞳深处忽有“嗤嗤”火光溅射。
  
  他轰然一惊,急忙将灵魂意识收回,喝道:“元阳天级大阵果真厉害!我的一缕缕灵魂意识,只是感应,都被灼伤!”
  
  “啊!啊啊!”
  
  还有众多天雷宗、莫家的虚域者,已经不得不动用域之力量,压制灵魂识海中的诡异炎力。
  
  和莫离一般,他们也在缓缓坠落时,尝试感应了元阳宗的那座大阵。
  
  “别冒然以灵魂意识,去捕抓元阳天级大阵的奥妙。”莫千帆沉喝,道:“元阳天级大阵,乃元阳宗一位绝世人物,踏入神域多年后亲手建造。那位,本就是阵法奇才,他所搭建的大阵,有通天彻地的神威!”
  
  “别说是你们了,连刚踏入神域的我,都没有十足的把握,能抵御这座旷世奇阵!”
  
  “元阳宗敢于和碎星古殿叫板,依仗之一,就是这座大阵了!”
  
  天雷宗、莫家虚域、圣域强者,轻轻点头,表示明白。
  
  “来客止步!”
  
  便在这时,吴烛日驾驭着火焰领域,从那座金字塔般的山川处,飞天而起。
  
  他的火焰领域,下端和元阳宗的那座古老大阵交汇,上端凌驾于阵法,正面着莫千帆,还有聂天等人。
  
  在他之后,一个接着一个火焰领域,都有模有样地飞离。
  
  那些人,皆为圣域,为元阳宗的长老,身份尊贵的大人物。
  
  他们的圣域,也是一部分和元阳天级大阵交汇,一部分漂浮在上方,像是在借用着那座大阵的神力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莫千帆眼睛猛然一睁,有几十束电弧,像是具备灵性意识般,从他眼中飞走。<>
  
  电弧缭绕着吴烛日,还有元阳宗的长老转了一圈。
  
  “不愧是闻名人族域界,令四大古老宗门都赞叹的奇阵。”莫千帆不吝啬赞赏,说道:“传言五行宗的火宗之主,曾亲临你们元阳宗,说过此阵的玄奇,还给过一番指点。往年,都是你们元阳宗,在我亘雷星域活动,如今,虽非我初次亲临元阳宗,可为了开启大阵,还是首次。”
  
  早些年,莫千帆数次来过元阳宗,都是和元阳宗交涉,以免两宗势成水火。
  
  那时,因其仅为圣域,元阳宗连大阵都没有开启。
  
  因为当时的元阳宗,认为以宗门的强者,就能压制莫千帆,让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  
  “不入神域,不值得我们动用元阳天级大阵。你也明白,这座阵法的威力,乃是长年累月积攒而成,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轻易动用。”吴烛日冷哼一声,道:“莫宗主,恭喜你踏入神域,你一入神域,就来我元阳宗放肆,大动干戈,好大的威风啊!”
  
  “我是陪他而来。”莫千帆指向聂天。
  
  早就看到聂天的吴烛日等人,听他这么一说,都顺势看来。
  
  可聂天,乘坐着星舟,视线并没有放在他们身上。
  
  他垂头俯瞰,隔着那霞光绚烂的大阵,望着被禁锢在金字塔山上囚笼的方塬。
  
  “聂天。”
  
  方塬张口,喊出他的名字,可声音却低如蚊蝇。
  
  被药剂限制丹田灵海的他,暴晒许久后,已虚弱到极点。
  
  ……nt
  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