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寒渊星域
寒渊星域。
  
  辽阔星域,终年被寒雾缭绕着,一个个寒渊星域的域界,处于寒雾深处,远远去看的话,宛如一块块冰冷寒晶。
  
  寒渊星域的众多域界,都是寒气森森。
  
  这一点,和天冰宗所在的雪域,和冰魄神教所在的寒霜星域类似。
  
  茫茫无际的森白寒雾,将一个个域界淹没,不论是星河战舰,还是外域的强者,在寒渊星域穿梭,都会觉得不适应。
  
  天冰宗的雪域,还有冰魄神教的寒霜星域,都没有覆盖整个星域的寒雾。
  
  ——这是寒渊星域独有的。
  
  “噼啪!”
  
  一道劈天裂地的闪电,像是天神划动的巨斧,由外域高空切割而来。
  
  雾气寒流,都被一分为二。
  
  聂天,莫千帆、尹行天,还有韩婉容,都在寒雾中现身,迅速接近一艘,停泊了许久的星河战舰。
  
  战舰,悬挂着碎星古殿的标志。
  
  “韩长老!你……”
  
  战舰内,祖光耀、辛晴两位碎星古殿的长老,惊奇地走出。
  
  一凝神,注意到聂天,还有莫千帆、尹行天后,祖光耀和辛晴两人,都微微吃惊,奇道:“莫宗主,尹老怪,你们怎么?”
  
  “奔着聂天而来。”莫千帆从容道。
  
  “看来传言是真的。”辛晴神色复杂,月牙般的眼瞳中,有异样的光芒,一点点闪烁出来,心情也在轻轻动荡。
  
  莫千帆在天雷宗,强行冲击神域的消息,她自然得知了。
  
  她本以为莫千帆注定失败。
  
  谁也没有预料到,恰巧去了亘雷星域的聂天,居然帮助了莫千帆,助莫千帆顺利地踏入神域。
  
  此消息,她得知后,还觉得啼笑皆非,全然不信。
  
  直到后来,莫千帆陪同着聂天去了元阳星域,直到方塬归来,描述了莫千帆、天雷宗对待聂天的态度,她才渐渐相信。
  
  如今,莫千帆又跟随着聂天,进入了寒渊星域……
  
  “尹宗主,你呢?”辛晴又道。
  
  在莫千帆没有踏入神域前,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是比莫千帆还要难缠,还要棘手的人物。
  
  流云剑宗的底蕴,实力,也远超过天雷宗。
  
  “我陪同聂天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尹行天给出态度。
  
  辛晴眼睛又是一亮。
  
  “好了,说说现今的局势吧。”韩婉容挥手,在众人于星河古舰落定后,着急地询问。
  
  祖光耀和辛晴两人,迅速地,将发生在寒渊星域的动荡,又给叙说一遍。
  
  终年存在,覆盖整个寒渊星域的浓郁寒雾深处,居然有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常年地潜隐着。
  
  冰骨大尊,本为骸骨族大尊之一!
  
  传言,十万年前冰骨大尊和骸骨族的晶骨大尊,竞夺骸骨族的族长,当时冰骨大尊和晶骨大尊,皆为十阶的中阶血脉。
  
  结果,冰骨大尊战败,据说还被晶骨大尊斩杀。
  
  此战过后,晶骨大尊成功坐上骸骨族的族长宝座,不久后,血脉再次进阶,成就了十阶高阶的大尊血脉。
  
  晶骨大尊,也和妖魔族的元魔大尊,邪冥族的冥河大尊,幽族的九幽大尊一样,成为异族最强大的四位大尊之一。
  
  冰骨大尊从此再没有任何消息。
  
  所有人都认为,冰骨大尊的确被晶骨大尊斩杀,或许连心脏都捣碎,精血都炼化,这才成就了晶骨大尊,令晶骨大尊能极快突破到高阶血脉。
  
  没人能想到,就在寒渊星域的深处,一个连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都难以涉足的,极致的冰寒之地,居然就有冰骨大尊潜藏着。
  
  冰骨大尊不仅在,其血脉,依旧是十阶的中阶。
  
  碎星古殿的副殿主储睿,此刻就在那极寒之地,被冰骨大尊的血脉之力困住,一时挣脱不出。
  
  而寒渊星域众多的,以极寒宫为首的炼气士宗门,还和冰骨大尊达成协议,共抗碎星古殿。
  
  储睿,被冰骨大尊拦截困住。
  
  他的麾下,在寒渊星域的各方寒雾缭绕地,也在被极寒宫,还有寒渊星域的本土炼气士,正全力追击着。
  
  和元阳宗不同,元阳宗对待方塬,还有方塬的麾下,采取禁锢。
  
  元阳宗似乎想要活的方塬。
  
  寒渊星域这里的炼气士,对储睿的那些麾下,采取的策略,是赶尽杀绝,一点不给自己留退路。
  
  祖光耀和辛晴,将寒渊星域的情况,叙说一番后,脸色都阴沉无比。
  
  “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和我宗再也没有可能回到当初了。”辛晴凝望远方,“可恨的是,大长老销声匿迹,联系不上。另外一个副殿主,我们已经传讯了,但暂时还没有给出回应,好像在感悟什么玄奥法决,不勒破,不能出来。”
  
  她说的是罗万象。
  
  没莫珩,没罗万象,碎星古殿就没新的神域境界者。
  
  没有神域抵达,以宗门的实力,想要对付曾经敢于挑战骸骨族晶骨大尊的冰骨大尊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  
  “莫宗主……”
  
  韩婉容以期待的眼神,望着莫千帆,有些难以启齿。
  
  “如果真是冰骨大尊……”莫千帆脸色凝重,“我刚入神域不久,只是神域初期罢了。我想,以我目前的力量和境界,去和十万年前,就扬名各方的冰骨大尊战斗,只会落得个惨败下场。”
  
  话到这里,莫千帆垂头,叹道:“不论愿意不愿意,我都要承认,我其实不如莫珩。”
  
  莫珩,一入神域中期,就击败妖魔族的嗜血大尊,逼元魔大尊出来正面一战,虽败犹荣。
  
  他自知,他不如莫珩。
  
  “十阶,中阶血脉的冰骨大尊。”聂天沉吟着,苦思冥想许久,道:“想要立即地,将储睿副殿主解救出来,怕是没那么容易。还有,储睿副殿主也是神域中期修为,和冰骨大尊相当。”
  
  “依我看,短时间内,副殿主就算是被限制了,被禁锢了,应该也不至于撑不住。”
  
  “我们……”
  
  祖光耀和辛晴,听他们这么一说,也轻轻点头。
  
  “副殿主那边,的确还能撑一段时间。”辛晴道。
  
  “那好,既然如此,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处理极寒宫,还有正在追击储副殿主麾下的,那些本土的炼气士?”聂天提议。
  
  “正有此意!”祖光耀眼中的杀气,犹如实质。
  
  辛晴犹豫着,说:“一旦下手,就再没有缓和余地了。”
  
  “缓和余地?”祖光耀冷哼一声,“他们对副殿主下手,对副殿主的麾下,大开杀戒的那一天,就应该没打算缓和了。”
  
  “算了,那就动手吧。”辛晴无奈点头。
  
  “聂天,那边有五个域界,副殿主的一些麾下,逃亡到那边。”韩婉容伸手指点,“极寒宫的宫主,还有极寒宫的主力,都在那边追击。”
  
  “那边,交给我们吧。”聂天表示明白。
  
  “我们,去另外一边。”祖光耀扭头,看向别的区域,“在那里,还有寒渊星域别的宗门强者,集合对付着另外一批。”
  
  “大家分头行事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简单交流后,聂天就根据韩婉容的指引,御动着星舟,率先飞去。
  
  他一动,尹行天和莫千帆两人,一左一后,始终伴随。
  
  “第七位星辰之子,手中掌控的力量,怕是超过两位殿主了。”辛晴唏嘘感慨,“如果不谈本人境界修为的话。”
  
  “神域者,直接就依附了。还有尹行天这老怪……”祖光耀也是啧啧称奇,“那可是尹行天啊!传言说,这老怪虽然只是圣域后期,可他所修的剑术,他在圣域后期浸没无数年,令他具备了,能够和神域初期者一战的能力。”
  
  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,韩婉容目光幽幽,说道:“我去之前,还听说厉万法和张启灵,也等候了聂天很久很久。在厉万法和张启灵眼中,聂天似乎也极其重要。如果有一天,厉万法和张启灵两人,也陪着聂天身旁的话……”
  
  “不敢想象,简直不敢想象啊!”祖光耀喃喃低语。
  
  “那聂天,当真能够如泡制莫千帆般,再将别的圣域后期者,成功送入到神域?”辛晴一脸憧憬。
  
  祖光耀和韩婉容,忽然沉默了,眸中异光如织,他们也是圣域后期啊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