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邪神之威!
    寒雾深处。
  
      一艘断裂的星河古舰,在一个寒晶般的域界外沿,静静地漂浮着。
  
      鲜血,涂染在那碎裂的战舰各处,一块块残骸,都有人族族人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爆灭的虚域,化作一团团云簇,似要再次融入外域星河,重归虚无。
  
      有几道身穿银白衣袍,有着极寒宫显眼标志的炼气士,出没于战舰残骸处。
  
      他们,负责清扫战场,将尸体身上的储物戒,灵器,还有战舰残骸内,有价值的东西,一一收集起来,上缴到宗门。
  
      “嘿,碎星古殿的副殿主又如何?还不是被冰骨大尊,以极寒之力,冻于那方异地?”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,因殿主的消失,早就大不如前了。好不容易冒出来一个莫珩,又奇怪地,再一次失去踪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依我看哦,碎星古殿是被诅咒了,恐怕要从人族的大宗除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极寒宫,或许有一天能取代碎星古殿,成为我们人族的一方大宗呢。”
  
      极寒宫的炼气士,大声嚷嚷着,从尸体身上,将一枚枚储物戒,毫不客气地拽下来,还有人嫌麻烦,将指头直接给斩断掉。
  
      “被碎星古殿压制多年,也该我们极寒宫冒头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一群境界修为,只是虚域的炼气士,四处出没着,搜刮战利品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聂天乘坐的星舟,犹如一束星光,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在森白寒雾中,星舟“喀喀”作响,也被寒渊星域的独特环境影响着,穿行寒雾的速度,都被限制不少。
  
      寒雾,遮掩了星舟的光芒,此地的极寒宫炼气士,直到临近了,才瞧出是星舟。
  
      “星舟!”
  
      “星辰之子!”
  
      “一定是汪美嘉!汪美嘉和储睿关系匪浅,她来了!”
  
      极寒宫的虚域炼气士,微微变色,都赶紧凝神去看,待到他们发现来人不是女性时,都有些茫然。
  
      没有很多人,见过聂天的真容,聂天也没有在寒渊星域现身过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有一人,惊疑不定地,瞪着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极寒宫的人是吧?”聂天释放出灵魂意识,扫荡了一番,就知道那艘残骸遍地的战舰中,再没有一个活人。
  
      不用想,他也明白,战舰属于储睿的麾下。
  
      “一具,两具,十七具……”
  
      随意清点了一下,他就看出一共十七具尸体,都是虚域的修为,没有一名圣域者轻易地葬身。
  
      “不论你是谁!”那人猛然惊叫,“连副殿主储睿,都被困在寒渊星域,除非殿主亲自,不然谁都扭改不了我们极寒宫的决心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要扭改什么。”聂天驾驭着星舟,呼啸而过。
  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呼!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内,有血有肉的五个邪神,陡然咆哮而出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一出,百米高的狰狞躯体,顿时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冥域极致冥气。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发号命令,第一次去尝试,五大邪神的威力。
  
      “嗷嚎!呜嗷!吼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齐齐飞出,翻搅着滚滚冥气,半边身子还在冥气涌动的洞穴内扭动着,霍然冲向那些极寒宫的虚域强者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一个个虚幻的,寒气森森的领域,被五大邪神撕裂纸片般,轻易地扯碎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五大邪神就进入他们破烂的虚域,将他们的血肉躯体抓住,如鬼怪魔爪般的大手,一拉一扯,那些虚域者的躯体,就化为漫天血雨,夹杂着碎骨,溅射的到处都出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张口,虚域者的残魂,还有融入虚域的魂力,都化作灰蒙蒙流光,落入它们口中。
  
      反倒是那些虚域者的躯身,它们压根不在意,任由鲜血和残碎骨头,飞落的到处都是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储睿那些死去的麾下,也有一缕缕残魂未曾消散开来,也在五大邪神的吞没下,被吸入。
  
      短短时间内,极寒宫的所有虚域者,都被五大邪神给抹杀掉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饱餐后,又懒散地,重返冥魂珠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,就在聂天头顶,静静漂浮着,释放着青耀的光芒,似连接着邪冥族的祖地——冥域。
  
      旁边,尹行天和莫千帆,一言不发。
  
      可他们的眼睛,却有了一丝忌惮。
  
      “只是灵境后期,血脉,至多八阶而已。”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出神地,看着聂天,心中掀起巨大动静。
  
      未入虚域,召唤出五大邪神的聂天,斩杀极寒宫虚域级别的炼气士,砍瓜切菜般简单。
  
      从那五大邪神出来的霎那,尹行天就知道,聂天在赤阳域的荒漠深处,不知道捣鼓的什么东西,就是那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从五大邪神身上,传来的极致的邪恶气息,给他了太深刻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莫千帆,都会觉得不安,何况是他?
  
      “更恐怖了。”
  
      莫千帆深吸一口气,有些苦涩地,望着聂天,“那五个异物,传来的古老的苍莽的气息,和邪冥族的大尊,有些类似,又不尽相同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感应它们时,居然隐约间,嗅到了冥河的味道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皱眉,“它们的来历,我也在摸索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,你也不知?”莫千帆惊叫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它们还在成长变化,远没有达到巅峰的状态。”聂天回应,“吞没的魂体越多,它们的成长越快。血肉的话,或许也需要,只是人族的气血太弱,它们瞧不上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莫千帆一肚子疑惑,还想继续问下去。
  
      而这时,聂天又御动了星舟,继续前行。
  
      他和尹行天两人,只能继续乖乖跟随,在后方,每一次再看聂天时,两人都神情复杂,越来越觉得,在聂天的身上,有着太多他们不了解的神秘。
  
      一连数日。
  
      聂天带动着莫千帆和尹行天,就在寒渊星域的,那片祖光耀等人指引的区域活动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路行来,看到众多依附于储睿的麾下,被斩杀掉,看到一艘艘战舰被摧毁,被极寒宫去搜刮战利品。
  
      每当这时,聂天都会不客气地,将那五大邪神直接祭出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,对付极寒宫虚域级别的炼气士,根本就是碾压的姿态。
  
      邪神身上,透露出的极致邪恶,苍莽古老的浩瀚气息,就令虚域者生出不可力敌感。
  
      待到,每一个邪神掌控的,绝望、恐惧、嗜杀、怨恨、狂怒等负面狂潮,如汪洋大海淹没而来,那些虚域者就立即精神崩溃了。
  
      邪神轻易地,撕碎他们的虚域,血肉,再顺势吞没灵魂。
  
      没有一点意外发生。
  
      短短数日时间,被聂天所杀的极寒宫的虚域者,也有几十人了,加上储睿麾下的死亡者,五大邪神吞没的魂体数量不菲了。
  
      百米高的邪神,通过这么一场场战斗吞没,躯体又生长一截,高出五十米左右。
  
      邪神透出的气息,让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都越来越难受。
  
      邪神一出,他们都会生出,有邪冥族的五位大尊,从逝去的古老时代,消失的岁月,猛然显现的异样感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星舟如流星赶月,继续在寒雾中飞逝着。
  
      “有战斗!”
  
      一道电光,从远方重重寒雾中归来,莫千帆嗅到力量的冲击,向聂天说道:“圣域级别的战斗!我们应该找到正主了!”
  
      先前路上所见的,都是被斩杀的虚域,没有一位圣域。
  
      圣域者,祭出域以后,在外面的星河飞逝如电,连大多数的星河古舰都难追击,只能是同级别的圣域者,才能捕捉动向,紧追不舍。
  
      “储睿麾下的圣域者,和极寒宫的圣域者,战斗还在继续。”尹行天略一感应,也说道:“只是其中两个罢了。境界,不算特别高深,一个初期、一个中期。而围击他们的,则是有五位极寒宫的圣域者。”
  
      相隔很远,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就提前感知出细节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灵魂意识,还在寒雾内飞逝着,一点动静都没察觉。
  
      “魂力,灵魂的感知范围,还是差的太多啊。”聂天心中感慨着,又加快了星舟的速度,生怕过去迟了,看到的,只是储睿麾下的尸体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先行吧。”莫千帆道。
  
      话落,他的雷霆神域骤然变化,凝做神之法相,法相又是一变,化作一道,仿佛亘古以来就存在的雷电,一瞬千万里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ps:再补欠一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