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神器——寒冰神国!
神之法相,变幻万千。
  
  莫千帆化作的那道闪电,明明在聂天眼中,然而以灵魂感应,竟然无迹可寻。
  
  “神域,果真非凡。”
  
  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瞳孔一缩,脸上充满了期待。
  
  即便是他,都未能察觉出,那一道由莫千帆所化的闪电。
  
  这意味着,远方交战的其余圣域者,同样不能感应出莫千帆的到来。
  
  而那一道闪电,又快到不可思议,待到极寒宫的圣域强者,能够以视线捕捉追寻时,兴许闪电已刺入圣域。
  
  “你也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“神域和圣域之间,不仅仅只是差一个境界那般简单。”尹行天轻轻点头,“我梦寐以求的境界,就是神域!一旦入神,我的每一缕剑意,都能变得像开启生命意识,能真正寄托我所追求的剑之大道!”
  
  “我或许不能助你踏入神域,不过,只是为你延缓寿龄的话,我能保证。”聂天道。
  
  “我相信。”尹行天扯了扯嘴角,“不信你的话,我不会在赤阳域等候许久。不信的话,我也不会来寒渊星域。”
  
  “信就最好。”聂天潇洒一笑。
  
  谈话间,星舟再一次加速。
  
  聂天轻轻皱眉,其敏锐的生命血脉,感知出那片战斗区域,寒雾中透出的气息,愈发冰寒。
  
  “喀喀!”
  
  星舟上,祭出的星辰光幕,都在极寒之力的冻结下,冰光、星光四溅。
  
  “你还是要注意一点。”尹行天开口,“极寒宫的圣域者,比起元阳宗来,另有其妙。我知道你能够在元阳宗,轻易地获取胜利,依仗的并非自身境界修为。你体内,那一簇火苗,才是你获得最终胜利的关键。”
  
  聂天笑着说:“尹前辈慧眼如炬。”
  
  神火馈赠的火种,专门克制修炼火焰法诀的炼气士,虚域也好,圣域也罢,“元阳天级大阵”在内,都极难抵御火种的焚烧。
  
  何况,邵天阳炼制的炎龙铠,又将“元阳天级大阵”破坏了一番?
  
  极寒宫不同。
  
  修炼极寒之力的极寒宫的炼气士,在寒渊星域的寒雾中,本就战力加强。
  
  对付这类炼气士,那一簇火种,还有炎龙铠,不一定能百分百压制,只能说相互克制,最后还是要看各自的力量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一柄柄灵剑,被尹行天挥袖间,飞逝而出。
  
  凌厉剑意,遮蔽天穹,浓郁的寒雾,都被绞的支离破碎。
  
  尹行天先星舟一步,一闪间,就踏入那片战场。
  
  “九天玄雷!雷裂!”
  
  莫千帆的咆哮,震动天地,连临近的寒渊星域的一个个晶莹的域界,内部的强大炼气士,都被惊动了。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一片接着一片,占地百亩的雷光电海,涌向极寒宫的五位圣域炼气士的冰寒之域。
  
  五个圣域者,冰寒之域都是冰川林立,寒雪飘飞,有的还有晶莹的寒兽,活灵活现地出没着,一片冰雪神国的架势。
  
  然而,因莫千帆的雷霆之力,那五个冰雪神国般的域,都被雷光电海淹没。
  
  声声震怒,从五个冰寒之域传来。
  
  “莫千帆!”
  
  “我和极寒宫,和你天雷宗无冤无仇,你来寒渊星域作甚?”
  
  “莫千帆!别以为突破神域,这天地间,就没人能制住你?”
  
  “你天雷宗胆敢对我们下手,极寒宫绝不会放过你。你等着,待到解决了储睿,你莫千帆就是下一个目标!”
  
  五大冰寒之域,因莫千帆的玄雷裂变,有崩塌架势。
  
  正围攻两名,储睿麾下圣域强者的极寒宫炼气士,恐惧下,纷纷撤离,不敢和莫千帆正在去战斗。
  
  一道道五颜六色,绚烂多姿的剑影,忽在那五个冰寒之域内出现,一同出现的,还有尹行天的一声轻斥:“急什么?”
  
  霎那间,快要崩塌的一个个冰寒之域,就彻底崩碎,化作无数冰光冰棱。
  
  “尹行天!流云剑宗的尹行天!”
  
  五位极寒宫的圣域者,这一次愈发恐惧,数不尽的冰光、冰芒再一次凝炼,重新化作冰寒之域,就急匆匆逃离。
  
  尹行天所在的流云剑宗,比极寒宫的历史都悠久,实力也更强。
  
  他一来,极寒宫的那些炼气士,还以为流云剑宗都大举入侵了。
  
  “寒冰神国!去神国!”
  
  “传唤宫主!”
  
  五个冰寒之域,一凝成,又化作一束束冰光,霎那千百里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寒雾中,极寒气息被牵动,朝着远处一个模糊的,巨大的东西飞去。
  
  “寒冰神国!”
  
  神域级别的莫千帆,都微微变色,没有着急追击,目显思索。
  
  “你,你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?”一个圣域中期,修炼大地之力的炼气士,惊喜地说道:“我叫腾岳!副殿主在寒渊星域,遭遇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如今被困住了。我们,我们……”
  
  “不必多说,我都清楚了。”聂天点头,也有些凝重地,看向前方的模糊巨影,询问莫千帆,“那是什么?”
  
  “极寒宫的神器——寒冰神国!”莫千帆低喝。
  
  “神器?”聂天愕然,“极寒宫,不是没有神域者吗?”
  
  “这一代没有,以往的历史上,还是诞生过神域的。”尹行天插话,“寒冰神国,就是那位神域者,寿龄到了尽头,自知不可能再进一步,迈入到神域中期,就以自身的神域为基础,揉炼极寒灵物,加极寒宫的秘法,还有这寒雾玄妙,炼为的一件不朽神器。”
  
  “即便是最低等级的不朽神器,寒冰神国,依然是神器一件,不可小视啊。”
  
  “聂天。”腾岳叫道,“我们的另外一些同伴,就是被寒冰神国给困住,他们如今都在那件不朽神器的笼罩下。”
  
  “那么,就去见识一下,极寒宫的不朽神器!”聂天轻哼一声。
  
  “寒冰神国,和寒渊星域的寒雾,有着奇妙的呼应。”尹行天皱着眉头,“这件不朽神器,也只有在寒渊星域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此物,还是有点棘手的,最好要小心一点,别被神国罩住为妙。”
  
  “呼!”
  
  绚烂冰光中,一座由晶莹寒冰打造的,华丽至极的冰之国度,顿时浮现。
  
  先前离去的,五名圣域级别的极寒宫炼气士,化作的冰光,融入那冰晶打造的国度。
  
  冰莹剔透的国度,第一眼看去,就像是一个巨型城堡,高数千米,占地数百里。
  
  森白的寒气,一缕缕实质化,如极寒冰光,如灵魂丝线,在那寒冰神国的岩冰内飞逝着。
  
  “喀喀!”
  
  聂天驾驭的星舟,离那寒冰神国还有数千米时,已再难前行一寸。
  
  一种古老神明,生活在神国的圣洁飘忽感,在聂天望着寒冰神国时,忽然映入心头。
  
  意志力坚韧的聂天,在这一霎,都生出想要顶礼膜拜,叩拜冰之神明的感觉。
  
  “神威!”
  
  莫千帆冷哼,其庞大的神之法相,又猛地祭出。
  
  浩浩荡荡的,雷霆之神的威慑,化作万千闪电,围绕着他穿梭飞旋。
  
  其神之法相一出,从那寒冰神国内传来的气息,似一下子冲散了七八成。
  
  聂天也在顷刻间,恢复了清明。
  
  “莫千帆!”
  
  一个令人骨头都寒冷的声音,从那寒冰神国内传来,神国最高的宫殿,一个塔楼的顶峰,忽地显出一人。
  
  “我极寒宫,和你天雷宗可有旧怨?”他扬声询问。
  
  “没。”莫千帆大大咧咧地说道。
  
  “你天雷宗,又不是碎星古殿的依附者,为何来此?”他再次质问。
  
  “我为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做事。”莫千帆也不遮掩什么,“以后,都是这样。聂天的命令,我都会遵守。”
  
  “加我一个。”尹行天轻声说。
  
  “尹老怪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