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神器碰撞!
苍莽,古老,至邪至恶的恐怖气息,从五大邪神所在片区汹涌而出。
  
  只是看向那五大邪神,隐藏在人心底最深处的邪恶,都仿佛会被一点点地勾出来,变得越来越难以压制。
  
  五大负面情绪海,如连接着邪冥族的祖地——冥域!
  
  负面精神海洋深处,有一深幽的,介于有形和无形的,飘渺虚幻的坑洞。
  
  坑洞幽暗不见底,不断地,有奇异光烁闪耀而出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浓稠的,只有在冥域的极北之地,方能出现的极致冥气,竟从那坑洞流逸出来。
  
  五大邪神的体积,依然保持着一百五十米左右,可滚涌的冥气缭绕而来,一层层裹缚在它们的身上,似在不断变大着它们。
  
  它们朝着寒冰神国,发出一声声,像是从某个逝去的年代,某个无人可知的异界,震荡而来的嚎叫。
  
  “嗷嚎!吼吼吼!”
  
  寒冰神国内,那一个潜隐着,先前稍稍浮现的魂灵,淡化的过程中,发生奇变。
  
  淡化的魂灵,以非正常的姿态,魂体如被拉扯扭曲。
  
  魂灵分明在痛苦不堪!
  
  “啊!”
  
  寒冰神国中的吕庆尘,和那魂灵有着玄奥的灵魂连接,魂灵的剧痛,他也感同身受,不自禁的痛呼。
  
  魂灵,就是寒冰神国的器魂,此物……由那一位极寒宫的神域者,放弃追求的大道,以自身的魂魄,融入寒渊星域的寒雾,渐渐变幻而成。
  
  神域者的灵魂,蜕变而成的器魂,本非同小可。
  
  然而,即便如此,那器魂遇到五大邪神的灵魂冲击,都会被刺痛,生出被天敌盯上,无力反抗的绝望。
  
  器魂的痛,令吕庆尘也在痛!
  
  “喀嚓!”
  
  那一块块,落入莫千帆的云霄雷池的玄冰,在电光的殛灭下,忽一一碎裂。
  
  云霄雷池结冰,本已成为一块巨大的,占地百亩的坚冰,如雷湖被整个冰冻。
  
  此刻,因吕庆尘的痛苦,因吕庆尘没办法持续的,给莫千帆施加压力,莫千帆瞬间挣脱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数千万道电芒,如光蛇,似电龙,炸裂了玄冰,引爆了冰湖!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仿佛能震碎天穹的,一声声剧烈的雷轰,又从那云霄雷池传来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云霄雷池霎那间,凝为一条雷电瀑布般,垂落到莫千帆的天灵盖。
  
  莫千帆的躯体,疯狂地变大,又将神之法相祭出。
  
  “破!”
  
  近千米高的,莫千帆的神之法相,如雷霆古神,挥动着拳头,叩击向寒冰神国。
  
  拳势袭来,一方天地的雷霆法则,似寄托在内。
  
  数不尽的电虹虚空组合,变幻,将一种雷霆大道的精妙处,给清晰呈现。
  
  “拳意,自带大道天规,力出法随,神之玄妙……”尹行天默默看着,油然而生憧憬。
  
  他想到有一天他感悟的剑道,千万精妙的剑决,每一缕剑意,都蕴含天地法规,自然而成,就心生澎湃。
  
  “寿龄!我欠缺的,只是寿龄!以我的积累,以我对剑道万年的感悟,我必能突破到神域!我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,待到我突破神域,以我的修为和实力,莫千帆都不及我!”
  
  他灼灼的目光,又看向聂天。
  
  聂天似一下子,洞察他内心想法,还冲着他轻轻点了点头。
  
  尹行天眼角忽多出一丝笑意。
  
  “嗷嗷嗷!”
  
  五大邪神狰狞庞大的躯身,狂嚎着,正式冲击寒冰神国。
  
  具备血肉躯体的它们,和莫千帆同时发力,竟不再惧怕雷霆天威,不怕被雷霆电芒沾染。
  
  只有纯粹的魂体,才会恐惧雷霆轰击,一旦有血肉抵消,就没那么恐怖。
  
  五大邪神,因去吞没炼化了聂天的一滴滴生命精血,已经实体化,不再是所谓的凶魂,而是邪神!
  
  “砰砰砰!砰砰!”
  
  邪神的躯身,配合和莫千帆,撞击向寒冰神国。
  
  那座巍峨如山,晶莹闪耀的神国,被莫千帆和邪神痛击,在森白寒雾的星空深处,摇摇晃晃,竟朝着后方浮动开来。
  
  寒冰神国为神器,这巨型神器可视作一艘星河古舰,而且更加庞大!
  
  可即便如此,寒冰神国在五大邪神和莫千帆的痛击下,也在摇摆晃荡。
  
  “器魂!”
  
  吕庆尘惊叫着,一丝丝的,从他眉心飞出的冰寒晶丝,飞入寒冰神国,似在帮助器魂迅速恢复。
  
  摇摇晃晃的寒冰神国,渐渐止住动荡。
  
  “极寒天冰剑!”
  
  由寒冰神国核心处,飞出一柄冰剑,冰剑仅仅只有两指宽,一米长,薄若蝉翼,却透出极致的森寒气息。
  
  吕庆尘挥剑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一道百米剑芒划空而来,白莹莹的剑芒所过处,莫千帆的雷霆大道真意,都被撕碎。
  
  那一头嗜杀成性的邪神,被剑芒划过,血肉躯体也立即绽裂开来,绽裂的伤口处,有无数碎小的冰晶存在,在慢慢冻结邪神。
  
  “极寒天冰剑!”
  
  尹行天惊呼一声,说道:“这柄剑,本就是极寒宫的强大器物,传言有机会蜕变为另外一件不朽神器。此剑,在寒渊星域的那一处,被冰骨大尊霸占的奇地,历经数万年寒气的洗练,才最终被打造出来。”
  
  他向聂天解释,“此剑非同小可,据说能无止尽地,调用寒渊星域的寒雾之力。”
  
  “喀喀!喀喀喀!”
  
  尹行天讲话时,缭绕整个寒渊星域的,无处不在的寒雾,都涌入那柄薄薄的剑。
  
  两指宽的极寒天冰剑,似在忽然间聚涌了整个寒渊星域的,那诡异寒雾的力量。
  
  吕庆尘再一次挥剑,森白的寒雾如有了生命意识,自发聚涌凝结着,朝着聂天、尹行天,莫千帆所有人吞没而来。
  
  就连那五大邪神,都喀喀的,躯身被影响。
  
  “寒冰神国,极寒天冰剑,两者配合施法,又是在寒渊星域本土。”尹行天的眉头,都深深皱起来,“难怪极寒宫敢于挑战碎星古殿的权威,只要储睿被制住,碎星古殿怕是没有人,能在极寒宫讨到什么大便宜。”
  
  这般说着,尹行天终于认真地,以无比庄严肃穆地神情,来对待眼前之事。
  
  星空渐渐冻结,所有的圣域都在因寒气数倍加剧,而要被渗透的动弹不得时,尹行天这才真正全力以赴。
  
  一柄锈迹斑斑的,只有半米长的青铜断剑,被他从怀中珍而重之地取出。
  
  那柄青铜断剑,他都没有放入储物戒,似永远都是贴着血肉随身而带。
  
  青铜断剑一取出,聂天看了一眼,就觉得那柄断剑,像是历经了一个个时代,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,有极为悠久的历史。
  
  此剑一落入尹行天手中,尹行天脚踩着的所有灵剑,都在颤栗不安,似在恐惧、又似乎在敬畏地,欢呼着那柄青铜断剑。
  
  令人惊奇的,连吕庆尘挥动的那柄极寒天冰剑,都“嗤嗤”作响,内部的剑魂,都像是感应到危机,从而变得不安。
  
  “流云剑宗,不朽神器——破穹剑!”
  
  吕庆尘,死死盯着那柄青铜断剑,一字一顿地喝道,“尹行天!碎星古殿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要如此帮他们?”
  
  “碎星古殿?”尹行天轻轻摇头,“我们流云剑宗,从未和你们极寒宫般,成为别的大宗附庸。以前如此,何况是现在的碎星古殿?”
  
  他缓缓挥剑,一道剑意,慢慢孕育出来,隐隐瞄着寒冰神国。
  
  如天崩地裂,如日月倒悬,仅剑意袭来,寒冰神国的厚厚冰岩层,都立显无数裂纹!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