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不是他弱,而是你强!
    “蓬!”
      浓浓寒雾中,仿佛有什么禁锢,应声炸裂开来。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      修炼大地之力的腾岳,忽然发现疯狂涌入他领域的寒气,莫名其妙地,就如退潮般消褪。
      他那被寒力冰冻,灰黄色的大地圣域,重现活动能力。
      本“喀喀”异响,因血肉之力碾压,在聂天周边不断碎裂的坚冰,都顿时炸碎,化作冰莹流光而散。
      在场的,所有的强者,都顿生轻松感。
      因寒冰神国,因极寒天冰剑的催动,一方被冰冻的天地,瞬间解锁。
      关键,就在于尹行天取出的,那柄青铜断剑——破穹剑!
      此剑一出,天穹如破裂,所有禁锢、结界、层层的能量封固之术,都被扯的支离破碎,不复完整。
      剑意所过之地,一条仿佛延伸千百里的流光,已洞穿寒冰神国。
      那座恢弘如神之晶莹国度的不朽神器,显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,孔洞将整个神国,都给穿透了。
      神国岩壁,一条条密密麻麻的冰纹,裂痕般绽裂开来。
      “破穹剑!流云剑宗的不朽神器,破穹剑!”
      从寒冰之力解脱的腾岳,终于明白是何物,令他的大地领域恢复运转。
      一座座灰褐色山川形成的圣域深处,腾岳满脸惊容,盯着被尹行天催动着,那柄青铜断剑,其眼瞳深处,有着极深极深的惊惧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呼!”
      就连被聂天释放出来的五大邪神,都稍稍变得安分,没聂天的召唤,竟很识趣地主动脱离寒冰神国,飞逝到冥魂珠左右。
      五大邪神围绕着冥魂珠,似一个不妙,就会缩进去。
      “神器,比寒冰神国还有高一品阶的神器——破穹剑。”
      莫千帆的神之法相,都暂停后续举动,他那庞大的躯身,如一尊远古神明,低头俯瞰着尹行天。
      还有那一截青铜断剑。
      不论是尹行天,还是青铜断剑,和他的神之法相比较,都如蚊蝇般渺小。
      然而,不论是祭出神之法相的他,还是那座极寒宫的巍峨寒冰神国,都不敢忽视尹行天,和那柄断裂的青铜剑。
      “破穹剑,曾一剑破碎天穹,令一大型域界的界壁,一分为二。”
      腾岳发出梦呓般的轻呼,“如果这里不是寒渊星域,而是别的域界天地,以破穹剑的威力,怕是能够令吕庆尘,瞬间重创吧?”
      话音一落,吕庆尘极为配合地,喊出一声痛呼。
      寒冰神国,还有以寒雾极寒之力,缔结的天冰淬炼的极寒天冰剑,在吕庆尘的掌控中,都难以抵挡破穹剑锋芒。
      尹行天又一次挥动破穹剑。
      尹行天枯瘦的身子,突生变化,有数十种剑意,在他体内滋生,有的剑意凌厉无匹,有点剑意悠远中透着古意,有的剑意大开大合,有的剑意绵绵不绝,有的剑意如情人细语,有的剑意狂傲不羁……
      种种剑意,化作一束束银光匹练,齐入破穹剑。
      尹行天人随剑动,突有千万剑影,以他为中央真实存在了数秒,就全部收缩,缩入那柄破穹剑。
      一剑劈砍而来。
      “天裂!”
      一道道裂纹,密密麻麻地交错而成,将星河虚空都给切割的,宛如星罗棋盘,断成一块块。
      星空都断裂,何况寒冰神国?
      “咔咔!”
      耸立在这一片星空的寒冰神国,如被天神堆砌出来的沙雕,又被始作俑者,暴躁地毁去。
      寒冰神国分崩解体。
      一块块硕大岩冰,从神国分离开来,如滚滚陨石,朝着下方垂落。
      “不!”
      吕庆尘失声尖叫着,御动着极寒天冰剑,没有和尹行天死战,反而是去追击,那一块块落下去的,寒冰神国的部分冰岩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一个金光熠熠的圣域,因寒冰神国的崩碎,突然在那片区域浮现。
      还有一片郁郁葱葱的,草木圣域,同样在冰莹之地,一下子浮现。
      金之圣域,草木圣域,分别代表着被寒冰神国禁锢的,储睿的两个麾下——金童子和青木真君。
      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皆为圣域后期,他们的圣域都是被寒冰神国冻结,被吕庆尘借助诡异寒雾,要慢慢地,一点点渗透下去,将他们的圣域,还有他们本人,灵魂识海都给冻住,生擒活捉。
      “腾,腾岳!”
      “尹行天,尹老怪!”
      “天雷宗!莫千帆!”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聂天?”
      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猛然从寒冰神国挣脱,还觉得不适应。
      那柄极寒天冰剑没有抽离前,就是由尹行天以天冰剑的力量,调用寒雾的寒气,侵蚀着他们的圣域,还有灵魂识海。
      这就导致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所有的专注力,灵魂意识,都忙于应付极寒气息渗透。
      他们隐约感觉出不对劲,猜测出吕庆尘或许遇到麻烦,遭遇了对手。
      他们想不清楚如今的碎星古殿,还有什么人能够在寒渊星域,去对付拥有寒冰神国和极寒天冰剑的吕庆尘。
      罗万象?
      以他们的了解,两位副殿主从来都是面和心不和,罗万象又在闭关阶段,绝不可能冲入寒渊星域。
      “竟然,竟然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。”
      金童子一身金甲宝衣,看着像是十五六岁的青少年,其实已有万载寿龄,他在死星海见过聂天,自然瞬间认出了。
      “尹行天!极寒宫绝不会放过你!”
      吕庆尘的咆哮声,从浓郁的寒雾下方传来,略有些凄然,和气急败坏。
      聂天垂头,视线隔着寒雾,不能瞧的真真切切。
      可他还是能看到,那座崩碎的寒冰神国,于下面的浓郁寒雾深处,像是搭积木般,居然再一次重组起来。
      “寒冰神国,没有被彻底破掉?”他愕然。
      “不朽神器,哪有那么容易彻底毁掉啊。”莫千帆插话,“而且,不论是寒冰神国,还是那柄极寒天冰剑,都和寒渊星域诡异的寒雾有关。在这里,想要将寒冰神国和极寒天冰剑,都给碎裂,令其永不能修复,几乎不可能。”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巨型的寒冰神国,在吕庆尘的御动下,如星河古舰疯狂加速,朝着一处飞逝而去。
      莫千帆并没有追击。
      尹行天提着破穹剑,一脸肃穆,这一方星空,都被他铺天盖地的剑意淹没。
      “流云追月!”
      他再次挥剑,破穹剑一出,一条流云般的光河,以剑意凝炼而成,宛如真实的天外银河,流逝向那逃逸的寒冰神国。
      极远处,浓郁寒雾深处,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啸。
      “尹行天!你我之仇,不共戴天!”
      极寒宫宫主吕庆尘的叫骂声,疯狂地传递过来,他的寒冰神国再次碎裂,成一块块碎冰,跟随着他逃离。
      寒雾弥漫而来,他不得不借助极寒天冰剑的力量,加快逃逸速度。
      “可惜,这里是寒渊星域。”尹行天摇了摇头,略有些遗憾地说道:“只要不是寒渊星域,而是别的星域,我都有可能斩杀吕庆尘。极寒宫,这一代的宫主,太过于依仗器物,自身的境界修为,还是弱了很多。”
      “不是他弱,而是你太强。”莫千帆认真地说。
      金童子也赶紧道:“别说吕庆尘了,连四大古老宗门内部,同为圣域后期者,谁敢说积累有你深厚?比你年龄大,比你更早踏入圣域后期的,整个人族的域界天地,也挑不出几个出来啊。”
      “更何况,你持有的破穹剑,比那极寒天冰剑高出一个等阶,比不朽神器寒冰神国,也要强大一筹啊。”
      尹行天淡淡道:“我毕竟是流云剑宗的宗主。”
  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力量,加破穹剑在手,我都不一定能胜。”莫千帆轻叹一声,道:“若你能跨入神域,四大古老宗门的神域初期者,都未必是你的对手。你,可能是另外一个莫珩,令人羡慕。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