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寒渊禁地
寒渊星域,一处禁忌之地。
  
  缭绕整个星域的寒雾,源头,仿佛便是此处。
  
  那是一个寒气森森的湖泊,湖面光滑如镜,白雾弥漫着,雾气向八方延伸,延伸向寒渊星域的每一旮旯。
  
  此地名为寒渊。
  
  寒渊星域,就是因其特殊命名。
  
  光滑冰莹的湖面,有一个由冰川打造的王座,王座上,端坐着一名骸骨族的族人——冰骨大尊。
  
  血脉秘法不动,数百米高的冰骨大尊,一双寒晶般的眸子,透出深邃的寒意,冷冷俯瞰着下方寒渊。
  
  寒渊中,平静的湖水,不时泛起涟漪。
  
  “嗤!嗤嗤!”
  
  点点星芒,从湖水底下闪耀而出。
  
  第一眼看去,湖水内部如囊括着一片星河,有颗颗星辰明耀,有一个巨大的身影,似被硬生生地禁锢在湖水下面。
  
  那身影,牵扯星河之力,动用玄奥法决,一次次尝试,都未能冲离寒渊湖面。
  
  冰骨大尊抬手。
  
  冰光熠熠的指尖,一滴滴精血飞离,其精血为莹白色,透出阴寒、死寂的气味,蔓延到湖面,渗透到湖水下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光滑如镜的寒渊湖面,突现千万道交错的银亮光线,光线为血之精华,烙印着阴寒、极致冰冷、死亡之力的奥妙。
  
  稍稍泛起涟漪的湖面,又在转眼间,再次恢复平静。
  
  底下,那不断挣扎的,星光熠熠的巨大影子,再次被压制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湖泊一角,有一块静止不动的坚冰,此刻坚冰突生剧烈波动。
  
  冰岩破裂间,吕庆尘的身子,倏地呈现出来。
  
  亿万道冰芒,以他所处的空间为基础,虚空搭建,将那座寒冰神国,又一次复原。
  
  只不过,复员后的寒冰神国,规模像是缩小了许多。
  
  “呼啦!”
  
  那柄于寒渊淬炼,历经万载才成形的极寒天冰剑,也被吕庆尘抛出,沉落于寒渊下方,似从寒渊汲取着,能修复它的极寒之力。
  
  “吕宫主。”
  
  冰骨大尊,以别扭的人族语言,冲着他说道:“碎星古殿的那些圣域者,你都处理干净了?圣域者的圣域,价值不菲,要是能剥离出来,能卖个好价格。你的寒冰神国,加极寒天冰剑,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”
  
  “大尊,我那边……出了点麻烦。”吕庆尘垂头。
  
  “麻烦?”冰骨大尊的冰晶眼瞳,骨碌碌转动了一下,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气息,似直达吕庆尘的脑海。
  
  同样修炼极寒之力的吕庆尘,都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,急忙解释:“碎星古殿有强援抵达了!”
  
  “强援?”冰骨大尊轻哼,“除了罗万象,碎星古殿还有谁,能够威胁到你?”
  
  “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!”吕庆尘喝道。
  
  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”冰骨大尊一瞪眼,“区区星辰之子,别说是聂天,窦天辰亲临,又能如何?”
  
  “喀喀喀!”
  
  其收敛的气血海,倏一展开,方圆亿万里的空间,都像是被直接冰冻。
  
  这比不朽神器寒冰神国,对天地的掌控力,冻结力,范围,都不知道强了多少。
  
  “若只是聂天,自然不可能。”吕庆尘垂着头,心惊胆战地解释,“有天雷宗刚入神域的莫千帆,还有流云剑宗的老怪尹行天。那尹行天,手持神器破穹剑,我都差点被他一剑刺穿。”
  
  “神域境的莫千帆,尹行天!”冰骨大尊听到这两个名字,分明有点诧异。
  
  即使是骸骨族的大尊,他对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似乎都不陌生,“莫千帆没有踏入神域前,不足挂齿。但那尹行天,我早有耳闻,此人不仅年龄极大,在圣域后期浸没多年,还拥有一柄厉害的神器……”
  
  “我以一敌二,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吕庆尘道。
  
  “他们来寒渊星域,最终的目的,还是下面的储睿。”冰骨大尊沉吟了一下,吩咐道:“不用担心,你让你们寒渊星域的别的宗门,暂时收敛一下。此处位置,告知那莫千帆、尹行天。”
  
  吕庆尘振奋:“我明白了。”
  
  冰骨大尊漠然道:“只要在寒渊,我在禁锢储睿的同时,也能让莫千帆、尹行天这两人,一样摆脱不了。不论是储睿,还是莫千帆、尹行天,最终的下场,都是沦为一块冰雕,血肉、灵魂意识永恒被冰冻。”
  
  “我这就去办。”吕庆尘道。
  
  ……
  
  寒雾中。
  
  在金童子、青木真君的讲述下,聂天很快就知道,宗门那位体态臃肿的副殿主,被冰骨大尊困于寒渊。
  
  储睿,被寒渊囚禁时,他主动以神念传讯,要金童子、青木真君等人逃离。
  
  他要麾下,将他的情况,尽快禀告宗门。
  
  金童子一行人,趁机离开时,被极寒宫,还有寒渊星域别的宗门强者追杀,分散后,陆续被屠戮众多。
  
  消息,也渐渐散播开来。
  
  随后,就是祖光耀、辛晴得到宗门的吩咐,来寒渊星域救援。
  
  可惜的是,另外一位副殿主罗万象,据说在闭关最关键阶段,苦修某种秘法,断绝了和外界的连续,导致无法走出。
  
  没神域者,碎星古殿一时陷入困境。
  
  好在聂天异军突起,在元阳星域那边,借助莫千帆之力,重创了吴烛日,生擒吴烛日和戚骄阳,令方塬带回去了。
  
  魏来听闻这个消息,就安排韩婉容特意走了一趟,请动聂天。
  
  “聂天!我家主人,还被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压制在寒渊呢。”金童子哀求,“那寒渊诡异,冰骨大尊似乎就是在寒渊中潜伏,以寒渊之力凝炼血脉的力量。寒冰神国,极寒天冰剑,包括极寒宫,都和那寒渊有关。”
  
  “以主人的境界,在冰骨大尊苦修数万年之地,和他去战斗,怕是讨不到便宜的。”
  
  金童子,青木真君,还有腾岳等人,都眼巴巴地望着聂天。
  
  “寒渊,冰骨大尊……”聂天思索。
  
  “十阶血脉,中阶的冰骨大尊,要是当真在寒渊苦修多年。”莫千帆想了想,都下意识地摇了摇头,“在寒渊中,和冰骨大尊战斗,不太明智。储睿副殿主,为神域中期,按道理和冰骨大尊实力相当,都被寒渊禁锢了。”
  
  尹行天,也暗自皱眉,显然也觉得在寒渊中,和冰骨大尊去战斗,没多少胜算。
  
  “冰骨大尊,曾经和骸骨族的晶骨大尊,去竞夺族长之位,失败后才销声匿迹。”聂天眯着眼,说道:“如今冰骨大尊,既然在寒渊星域现身,那骸骨族若是得到了消息,会不会?”
  
  “你是说,让骸骨族的大尊,来找冰骨大尊的麻烦?”金童子苦笑。
  
  聂天点头。
  
  “怕是没什么用的。”金童子道出实情,“我们从知道冰骨大尊,潜隐在寒渊,向主人下手后,一挣脱出来,就秘密派人,将消息散播给骸骨族了。可骸骨族那边,一点反应都没,似压根没有想过,对冰骨大尊做些什么。”
  
  “现在的骸骨族,有晶骨大尊、白骨大尊和枯骨大尊,三位大尊的血脉,分别为高阶、中阶和低阶。能给冰骨大尊造成麻烦的,只有晶骨大尊和白骨大尊,其中族长晶骨大尊,也常年炼化血脉,许久未出来活动了。”
  
  金童子继续说:“同为十阶中阶的白骨大尊,和冰骨大尊实力相当,真的来寒渊星域,在那寒渊处,恐怕还未必能胜过冰骨……”
  
  聂天一愣,喃喃道:“这么说,连骸骨族那边,恐怕都拿冰骨大尊没办法了?”
  
  “除非族长,高阶血脉的晶骨大尊出手,不然骸骨族那边,还真的对他无可奈何。”金童子点头,“可晶骨大尊已经太多年,没有冒头了。骸骨族的事情,大部分都是白骨大尊插手,他不一定愿意为了冰骨大尊,再去大动干戈。”
  
  众人一番商谈后,都有些愁眉不展。
  
  坐镇寒渊的冰骨大尊,令包括莫千帆、尹行天在内的两人,都觉得棘手,一点获胜的信心都没。
  
  “呜呜!呜呜呜!”
  
  就在聂天烦躁不堪时,从冥魂珠内飞出来,没有着急逸回的五大邪神,突同时发出厉啸。
  
  啸声,高昂尖锐,如利剑钢针般,传播开来。
  
  “咦!你们……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
  
  聂天有点费解,立即凝神去沟通五大邪神,想通过它们散发的气息,得知它们的念头想法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