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星罗万象旗!
    “一位邪冥大君。”
      半响后,聂天的眼神,变得耐人寻味起来。
      通过和五大邪神,还有冥魂珠器魂的沟通,他知道有一位邪冥族大君,似依循着独特方式,追寻而来。
      器魂告知聂天,那位邪冥族大君,也持有一枚冥魂珠。
      “聂天,要不要去寒渊?”尹行天询问。
      “缓一缓先。”聂天根据器魂的指引,望着一处寒雾,道:“有点小麻烦。”
      器魂的感知,源自另外一枚冥魂珠,以莫千帆、尹行天的灵魂,都尚且没有生出反应来。
  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莫千帆轻哼一声,“除非冰骨大尊亲临,不然我不相信寒渊星域中,还有什么人可以威胁到我们!”
      “一位邪冥族大君,血脉……极有可能快踏入十阶。”聂天道。
      “邪冥族,即将踏入十阶的。”尹行天思索着,眼睛一亮,道:“克莱斯特!只有克莱斯特是近期,最有希望踏入十阶的大君!”
      “邪灵大君,克莱斯特!”莫千帆也轻呼一声。
      “你们,都能确定过来的邪冥族大君,叫克莱斯特?”聂天愕然。
      尹行天和莫千帆两人,都知道聂天持有的冥魂珠,乃邪冥族重宝,知道他能够和器魂沟通,此刻都纷纷点头。
  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没错,血脉极有可能进阶的,就是邪灵大君——克莱斯特。”尹行天再次肯定。
      “这位大君……实力如何?”聂天问。
      尹行天眯眼,气势一点点攀升,“威名赫赫!但我相信,我和他一战的话,实力应当不相伯仲。”
      “和你相差不多?”聂天惊奇。
      尹行天轻轻点头,“毕竟,他是极其有望,成为新的邪冥族大尊的人物。”
      “他,因你而来吗?”莫千帆追问。
  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聂天答道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一束青蒙蒙流光,穿梭于寒渊中的森白雾气,一秒数万里。
      “来了!”
      离的近了,莫千帆、尹行天两人,率先嗅到邪冥族独有的气血动静。
      金童子、青木真君,还有腾岳等圣域者,在他们之后,也都陆陆续续地,感应出属于克莱斯特的气血。
      聂天肃穆以待。
      终于,青蒙蒙的流光飞逝而来,一下子就闯入了聂天等人的领地。
      一个俊逸非凡,衣着极其讲究的邪冥族族人,在青蒙流光消退后,顿时呈现出来,另外一枚冥魂珠,就在他胸口漂浮着。
      他眉心的那块棱晶,将聂天、尹行天、莫千帆等人,一一映照在内。
      “星辰之子,聂天,天雷宗莫千帆,流云剑宗尹行天,你们……”他将每一个人的来历,逐个道明,又看了看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“你们就有点陌生了,虽然也是圣域级别,可在人族的域界天地中,名声应该不够响亮。”
      金童子等人,他显然不识得。
      他不识得了,自然而然地就认为,是人族的小角色。
      “邪灵大君!”
      “果真是你!”
      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倒是认得他,低低轻呼,眼中满是忌惮。
      克莱斯特的血脉,为九阶巅峰,对应着人族圣域后期,可金童子和青木真君两人,其实心里透亮,知道以他们的力量,联合起来都不是克莱斯特的对手。
      要不是莫千帆和尹行天在,金童子和青木真君,是没有勇气留下来的。
      “你,是冲着我来的?”聂天奇道,“以你的血脉等阶,来此之前,应该很容易感应出,我身边人的实力。不论你出于什么原因而来,你身为一个邪冥族族人,冒然在人族域界天地现身,就不怕?”
      “怕他们吗?”克莱斯特的嘴角,闪过轻藐的笑容,“你以为他们几个,能威胁到我?”
      莫千帆轰然将神之法相祭出。
      高如山川的神之法相,披着一条条雷霆闪电,像是从神话时代走出来的,执掌雷霆道义的古神,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克莱斯特,无数电流在莫千帆指缝飞逝着,似随时都能灭杀一切魂灵。
      修雷霆大道者,乃邪冥族克星,这是各族公认的。
      “你们,嘿嘿,只是你们……”
      邪灵大君克莱斯特,不断地摇头,青色的眼瞳,布满诡异的光芒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      寒雾深处,众人头顶一方区域,天现异象。
      本重重森白寒雾,突被璀璨星辰点缀,照耀的透亮,寒雾都像是被驱散开来。
      一个环绕着漫天星辰,脚踏星河,不知多么庞大的身影,如横跨星域,突然间就在众人头顶显现出来。
      一种压制诸天,令域界星辰都颤栗的气息,从那身影上爆发而出。
      其后,一面几万丈高,像是能贯通一方星域的绚烂锦旗,高高悬浮着。
      绚烂锦旗上,衍化着星辰变迁,日月轮转,星河枯寂的种种场景,大道奥义。
      聂天体内,三枚碎星印记,齐齐生出反应。
      “这,这是……”
      聂天一脸茫然,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“副殿主,罗万象?”
      “星罗万象旗!不朽神器,的确是罗万象!”尹行天满脸惊异,“不过,那星罗万象旗,只是不朽级别一品神器,为何现在的气息,攀升到三品!三品的不朽神器,比我的破穹剑,都高出一个级别啊!”
      不朽神器,同样有严格的划分,一到七品。
      寒冰神国为一品,破穹剑为二品,此刻出现的星罗万象旗,本为一品,如今竟直达三品!
      不朽级别三品的神器,在神域中期境界,近期法决感悟获得突破的罗万象手中,威力提升了不知多少倍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来了,那么,寒渊星域的动乱,当迎刃而解啊!”金童子,一看到那星罗万象旗,激动的连连欢呼。
      青木真君,还有腾岳,也振奋起来,连声道:“以前误会罗副殿主了,还以为,还以为……”
      他们向着天空讪笑着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一道璀璨星流,被罗万象的神之法相牵动,从那星罗万象旗内抽离。
      如抽离出一条晶亮的真实星河!
      星河如匹练,携带着浩淼、神秘、湮灭众生,挥发域界的恐怖气息,瀑布般灌注向金童子的金之圣域。
      那金光熠熠的域界,在星河流光的冲击下,如黄金被融化成了金水,顷刻间消融掉。
      “不!”
      金童子厉声惨叫着,都不清楚发生了,躯体连灵魂,都被璀璨星流给笼罩,化作金色的电光和金色火焰。
      “魂,魂灭了……”
      莫千帆骇然失色,他和尹行天两人,迅速站到聂天身旁,各自以力量,默默庇护着聂天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!你,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
      青木真君,腾岳,还有储睿的另外一个麾下,眼睁睁看着金童子死亡,冲着天际咆哮,状若疯狂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又是连续三道,每一道都粗壮如星河浇灌的流光,被罗万象从那不朽神器内,抽离出来。
      青木真君、腾岳,还有那位圣域初期修炼水之力量者,都被绚烂星流渗入圣域。
      “啊啊!啊啊啊!”
      三位圣域强者,连逃离都不能,圣域都在聂天的注视下,被绚烂的星流击溃,就连灵魂都来不及遁离,便化作飞灰消散。
      “储睿麾下,四位圣域者,都被瞬间抹杀!”
      这是第一次,聂天对副殿主罗万象,生出看不透摸不清的感觉,
      他仰头,望着森白寒雾深处,以星罗万象旗镇压诸天,使得附近一个个寒晶般的域界,都像是畏缩颤栗的罗万象,觉得异常的陌生。
      这和他以往认识的罗万象,根本就不一样。
      更令他诧异的是,他凝视许久,明明知道那人就是罗万象,可看着还是觉得模糊不清,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感。
      “罗万象!”
      尹行天和莫千帆,都倒吸一口凉气,两人相互对视,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,和深深的忌惮。
      以往,他们也见过罗万象,打过交道,可从没有一次,如此刻那般不安。
      因为罗万象的气息变了,变得令他们陌生,也令他们感到恐惧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