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宗门势落
“喀喀!”
  
  一束绚烂剑芒,光河般延伸千万里,抵达一晶莹域界。
  
  域界外层,混杂着碎冰的界壁,应声炸裂开来。
  
  “嘭!”
  
  聂天和尹行天两人,如天外流星,坠落到一片冰晶耸立的异地。
  
  两人方才落定,天雷宗的莫千帆,神之法相所化的电光,也于白莹莹的天穹闪现,倏然而至。
  
  “奇怪,那罗万象竟然没有出手阻拦。”
  
  莫千帆落下后,嘀咕了一句,“克莱斯特和那罗万象分明有默契,罗万象敢对储睿的麾下痛下杀手,定然是下了决心的。”
  
  “罗万象和邪冥族有来往,这是肯定的。”尹行天插话,“但是来往有多深,就很难说了。罗万象没有着急,对聂天下手,兴许和邪冥族没有谈妥,想得到更多有关。聂天,你毕竟和储睿的麾下不一样的。”
  
  “也对。”莫千帆点头,“储睿的麾下,严格意义上来看,并不算碎星古殿的门人。而聂天,不仅是门人,还是核心的星辰之子,身份尊贵。他敢对聂天下手,就意味着,他叛出了碎星古殿。”
  
  两人交谈时,其铺天盖地的灵魂意识,已散播开来。
  
  聂天自身,也以生命血脉感应,一缕缕念头铺展开来,搜查着灵魂动静。
  
  此地,为寒渊星域的一个域界,先前飞逝而来时,能看到域界不算大。
  
  寒渊星域的域界数量不少,受寒渊的影响,都是寒气森森,最适合修炼寒冰之力的人,还有灵兽。
  
  聂天的灵魂和气血散开,敏锐地感应出,在他们周边百里内,就有众多生灵活动。
  
 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人,而境界……低微的可怜。
  
  反正以他的感知,方圆百里之内,就连一个虚域级别的炼气士都没有。
  
  “这边不行。”尹行天微微皱眉,“或许这个域界,都不行。”
  
  “换一个吧。”莫千帆道。
  
  “嗯。”尹行天一把拽住聂天,又是一道冲天的剑芒,撕裂界壁,延伸到星穹之外。
  
  莫千帆继续跟随。
  
  不多时,剑芒和电光,又齐齐飞射到另外一个,从外界看起来晶莹的域界。
  
  “蓝冰域!寒渊星域,蓝冰宗的领地!”
  
  “在这个域界,定有和别的星域连通的空间传送阵!”
  
  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一降落到这个域界,灵魂意识一扫荡,仿佛就从附近活动的炼气士脑海中,捕捉到讯息。
  
  聂天环顾四周,发现他们处于一片辽阔的深海。
  
  蓝汪汪的海水,寒气幽幽的,有一座座漂浮的冰川,像是巨大的冰块,活动在那蓝汪汪的海水。
  
  蓝冰域,为寒渊星域的域界之一,此域坐落着宗门——蓝冰宗。
  
  蓝冰宗,现今只有一位,也是唯一的一位圣域强者,还只是圣域初期而已。
  
  最重要的是,那位圣域强者,目前还不在蓝冰域内。
  
  “走!就去蓝冰宗吧!”
  
  尹行天的灵魂意识,相隔数万里,就锁定了蓝冰宗的宗门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他带动着聂天,飞逝而出。
  
  破穹剑的锋芒,在他即将接近蓝冰宗时,就朝着下方,一座座连在一块的蓝色冰川,斜斜划了下去。
  
  “喀喀喀!”
  
  十一座,每一座都千米高的冰川,霍然碎裂。
  
  “何人?”
  
  冰川震碎时,有蓝冰宗的炼气士,呼啸而出。
  
  一层层晶莹的蓝汪汪的光幕,从冰川内部焕然而出,那快要崩塌的冰川,竟然又隐隐稳住了。
  
  “爆!”
  
  便在这时,莫千帆一拳轰出。
  
  万千玄雷,滚滚轰炸而来,将庇护蓝冰宗数千年的大阵,给捣的稀巴烂,令蓝冰宗的那些冰川,彻底炸裂。
  
  “蓝冰宗,和极寒宫一丘之貉。”莫千帆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他们的宗主,还有宗门内部的强者,在别的方向围杀储睿的麾下。其宗门,并没有什么强者在,不过即便有,也不足为惧了。”
  
  “起开!”尹行天挥剑。
  
  漫天剑意,渗透到中央一座冰川,冰川像是被刻刀切割,显露出一座充斥着空间波荡的大型阵法。
  
  此刻,聂天早就明白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之所以在寒渊不断寻找着域界,就是打算借助于空间传送阵,尽快从寒渊星域脱身。
  
  因为,他们不确定罗万象会不会痛下杀手。
  
  一个坐镇寒渊的冰骨大尊,令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已经感到头痛了,再加上一个星罗万象旗到了三品,明显修为大进的罗万象,他们自知绝非对手,就想以空间传送阵,带聂天尽快离开。
  
  离开寒渊星域,将罗万象杀害金童子等人的消息释放出去,一切交给碎星古殿定夺。
  
  “碎星古殿,怕是……”
  
  莫千帆看着那座阵法,受尹行天的力量引动,在冰川中,清晰地呈现出来,欲言又止。
  
  “我明白。”聂天苦笑。
  
  季苍、莫珩失踪,储睿被冰骨大尊困住,罗万象……又分明和邪冥族暗通款曲,早就有了秘密联系。
  
  四位神域者,全部出了变故,如今的碎星古殿还能继续跻身为四大古老宗门吗?
  
  “蓝冰宗的阵法,不能带我们脱离寒渊星域!”尹行天的意念,在阵法内活动一番,就说道:“不过,能抵达寒渊星域的另一端!走,我们先过去吧。”
  
  三人站到阵法中。
  
  空间传送阵发动,聂天、莫千帆和尹行天三人,顿时消失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一束束残留的剑意,在那阵法中切割着,将本完整的阵法摧毁。
  
  蓝冰宗的炼气士,在防御结界毁去时,上蹿下跳,大声叫嚷着,可其中有人看出莫千帆祭出的,乃是神之法相后,就忽然乖巧了。
  
  他们眼睁睁看着聂天等人,将宗门的阵法,从冰川内挖出来,然后离去,并碎裂阵法。
  
  半响后,一束星辰流光,和一片青蒙蒙气血海,齐齐降临蓝冰宗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镇压诸天星辰的罗万象,于漫天星光中凝现,其念如星落。
  
  灿灿星光四处活动,一个接着一个的蓝冰宗的炼气士,被星光碰触,落地炸开的玻璃般,裂体而亡。
  
  “他们倒是聪明,知道借助空间传送阵逃离,还在离去前,将阵法毁掉。”克莱斯特微微皱眉,“现在,他们应当在寒渊星域的另一端了。我们要赶过去,也唯有借助于附近,别的域界的阵法。”
  
  “那位在寒渊的冰骨大尊,究竟怎么一回事?”罗万象挥手间,将蓝冰宗灭宗,然后皱眉询问克莱斯特,“极寒宫的叛变,和你们有没有关系?是不是你们在暗中捣鬼,才令极寒宫下定决心。”
  
  “寒渊星域的巨变,和我们无关。”克莱斯特道。
  
  “不是你们?那么,会是谁?”罗万象奇道。
  
  “我们也在调查,不止是你们人族,连我们所在的域界天地,近期也有很多麻烦古怪发生。”克莱斯特表态,“碎灭战场时,我们和你们差点拼个玉石俱焚,也非偶然。”
  
  ……
  
  p:再补一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