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银色巨船
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寒寂的域界,一座灰白色的冰岩城池广场,聂天三人骤然闪现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广场处,坐守空间阵法的数名炼气士,惊奇喝道。
  
      尹行天踏出阵法,十指微曲,弹了弹手指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一柄柄晶莹小剑,纯粹以其体内灵力缔结,在那广场的空间阵法脉络中游弋,将阵法彻底破坏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尹行天神色轻松,根本不顾旁边那些炼气士,要喷出火的眼神,对聂天说道:“罗万象和克莱斯特想过来,只能从临近的域界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诸位是何人?”一名仅玄境修为的炼气士,目眦尽赤,喝道:“我冰寂宗的空间传送阵,你们竟然敢摧毁!”
  
      “冰寂宗”尹行天摇了摇头,“比蓝冰宗都不如的宗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搭理都不想搭理,眺望着寒气森森的外域,对聂天说道:“此域,由冰寂宗掌控。这个域界很小,在寒渊星域众多寒冷的星域中,都排不上号。此地,也在寒渊星域的边沿了,我们不用挟持星河古舰,干脆直接离开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蓬蓬!蓬蓬蓬!”
  
      聂天正要讲话,忽看到白茫茫的外域星空,有炽烈的火芒,拖曳着长长的流光,似坠落向星河底部。
  
      莫千帆皱眉,神域级别的灵魂意识,顷刻间脱离域界的范畴。
  
      半响后,他对聂天说道:“祖光耀、辛晴,还有韩婉容等碎星古殿的强者,居然在外域星河中,和寒渊星域的人争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战场,居然如此偏远!”尹行天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过去吧。”聂天催促。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又是一道剑芒,逆天而起的光河般,由这一个冰岩城池飞出,洞穿界壁,延伸向星河。
  
      “一剑,一剑贯穿域界,直达外界天穹!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层次的力量啊!”
  
      “神域吧?”
  
      冰寂宗的炼气士,见尹行天挥出一剑,剑芒居然渗透到外域星空,全部瞠目结舌。
  
      一个连圣域者都没有诞生的小宗门,猛然看到尹行天这样的老怪物,一剑洞穿界壁,除了震撼,没有别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待到他们注意到,莫千帆祭出神之法相,无穷雷霆闪电凝结,也飞天而起时,吓的差点要跪下了。
  
      以他们的境界修为,发生在星河深处的那场战斗,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。
  
      他们只是从宗门一些老人口中,知道寒渊星域发生巨变,统领他们的极寒宫,四处调集强者,正在做一些大事。
  
      究竟是什么事情,他们是没有资格知道的,只能臆测而已。
  
      “神域!神域者在寒渊星域出现!”
  
      外域星河,由寒渊星域十来个炼气士宗门,合力布下法阵,欲图围困祖光耀、辛晴、韩婉容。
  
      寒冰战车,晶莹的星河古舰,千万道彻骨的飞梭,冰境般的器物,烙印极寒之力的坚冰法阵。
  
      各式各样的器物,阵法,陈列在这一方星空。
  
      高悬着碎星古殿锦旗的星河古舰,被重重包围着,有不少碎星古殿虚域级别的炼气士,或沉尸星空,或重伤垂危。
  
      一艘银亮的,像是由白银铸造的巨船,停泊在附近。
  
      银色巨船程亮程亮的,有刺眼的银光,不断地释放出来。
  
      银色巨船上,还有一个楼阁。
  
      楼阁中,有一名身穿裙装,佩戴着众多银器的雍容夫人,静静地坐着。
  
      她背后,站着十几个容貌秀丽的少女,丫鬟般侍候着她。
  
      那些少女,每一个的境界修为,都是玄境级别。
  
      楼阁下面,船上,则是有七名气息悠远奇特,皆为圣域的炼气士,仿佛随时听候她的调度命令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祖光耀的圣域,宛如一轮炽烈太阳,绽放出极致的光和热。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一片银光,从那银色巨船内挥洒开来,冰水般浇灌下了。
  
      祖光耀的圣域,在那银光的渗入下,炽热的光焰,一下子就被淡化了。
  
      旁边,韩婉容和辛晴,精神萎靡不振,似已被重重打击。
  
      “哧!”
  
      一道绚烂剑芒,由下面冰晶域界起,延伸千万里,直达于此。
  
      “破穹剑!流云剑宗,尹行天!”
  
      端坐在楼阁内,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化的雍容夫人,看到剑芒的一霎,就轻呼一声,眼中有了一丝凝重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”有一位圣域后期者,急忙过来请示。
  
      “流云剑宗的尹老怪,传言在元阳宗时,曾去面见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。他来了,意味着天雷宗的莫千帆,应该也是一道儿。”
  
      “莫千帆,尹行天两人,的确要比祖光耀棘手一点。”雍容典雅的夫人,蹙眉,淡淡地说道:“不过,晋入神域的是天雷宗的莫千帆。而最可怕的尹行天,则是还被困于圣域,尚未入神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神情,就变得轻松许多。
  
      请示的圣域者,还有其余人,听完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辞,转念一想,所有人的心情,都似乎放松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尹老怪没有踏入神域。他踏入了神域,才是可怕的威胁。莫千帆的资质,入了神域,没有不朽神器在手,又能怎样?”
  
      “以夫人的手段,此刻的莫千帆,是折腾不出什么风浪的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心神大定。
  
      突然间,匹练般的雷霆电光,就横空而来,凝为莫千帆的身影。
  
      “咦!”
  
      莫千帆顿住,一看到那银色巨船,还有船上的夫人,就惊呼一声。
  
      尹行天以剑意,包裹着聂天,行走在破穹剑裂开的光河,等注意到那银色巨船时,尹行天的眉头,也深深地皱起,道:“居然是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意外吗?”雍容的贵妇,以云淡风轻地语气说道:“碎星古殿怕是要从四大古老宗门除名了,多少年了?终于有一个古老大宗,要落下帷幕,退出舞台了。我们,等候了多少万年,终于等到这么一个机会,自然不愿错过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更何况,我们和碎星古殿接壤,我们更容易接手碎星古殿的星域,并以此壮大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凝神,注视着那典雅夫人,生出强烈的威胁感。
  
      “神域!至少神域初期!”
  
      他居然没办法一下子,就判断出夫人的境界修为,可那夫人给他的感觉,要比莫千帆的威胁大得多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想取代碎星古殿?”
  
      APP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