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玄清宫
“你,就是第七位星辰之子吧?”
  
  那夫人的视线,顺势落到聂天身上,似颇为感兴趣。
  
  “你很不错。死星海能战胜妖魔族的奥菲莉雅,碎灭战场的时候,又立下大功。遗憾的是,碎星古殿大势已去,怕是没有土壤,令你成就星辰之主了。”
  
  停顿数秒,她好言劝说:“据我所知,五行宗和虚灵教那边,对你都有好感。听我一句劝,舍弃你星辰之子的身份,去投奔五行宗和虚灵教吧。至于碎星古殿,你就当做一段经历,该忘记就忘记吧。”
  
  “你是何人?凭你一句话,就能让我舍弃宗门?”聂天冷声道。
  
  莫千帆和尹行天两人,出现于这方区域,打量着局势,注意到祖光耀、辛晴、韩婉容都被困住。
  
  祖光耀的一次次冲势,都被那银色巨船的浩荡力量压制,始终难以挣脱。
  
  两人互视一眼,沉默下来,像是在认真地思量着,那位夫人的建议。
  
  “聂天……”
  
  莫千帆犹豫了一番,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以目前的局势来看,你要是能够和碎星古殿撇清干系,不再插手碎星古殿的事情,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。属于你的三大星域,能独立出来,你和五行宗、虚灵教保持友好的话,还有利于你的发展。”
  
  “确是如此。”尹行天缓缓点头。
  
  不论是莫千帆,还是尹行天,都看出形势变了。
  
  季苍、莫珩下落不明,储睿被冰骨大尊禁锢,罗万象又和邪冥族暗中勾结,碎星古殿下面的十三大域界,全部都在动荡。
  
  内忧外患的碎星古殿,又没强大的力量去平复,聂天在里面,只会麻烦重重。
  
  聂天讶然。
  
  “不愧是天雷宗宗主,看的透彻。”雍容典雅的夫人,缓缓从阁楼站起。
  
  站起以后的她,竟然极高,她移步向船舰头部时,扭腰摆胯的姿态,惹人遐想。
  
  可她脸上又是一副高高在上,生人勿进的神情,很是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。
  
  七位圣域者,皆垂着头,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。
  
  她走到银色巨船前,先看了一眼祖光耀、辛晴和韩婉容,旋即说道:“看在莫宗主,还有尹老怪的面子上,你聂天可以现在离开。我也可以保证,你名下的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和陨星之地,我们玄清宫不会染指。”
  
  “不过,别的宗门如何对待,我玄清宫不做保证。”
  
  “安静!”
  
  话末,她不耐烦地瞪了一眼,挣扎不断的祖光耀。
  
  万千银针,“蓬蓬”细雨一般,由她释放出来,洒落向祖光耀所在之地。
  
  每一银针,都仿佛有着灵性,自己的生命意识,虚空排布变幻,顷刻间就组合成,数百种玄奥莫测的阵法。
  
  如天将神力,银色神辉,密集而成。
  
  祖光耀的炎日光轮,被银色神辉冲击的溃散,他祭出的圣域,突显千万针孔,连他的身上,都多出许多血珠子。
  
  祖光耀立即变得精神萎靡。
  
  “净天神芒!”
  
  尹行天低喝,他看向那漫天银针的神情,出奇地凝重。
  
  莫千帆的神之法相,悄然收拢,化作真身本体的模样,似乎担心那些银针,会刺向他的神之法相,破他的神术。
  
  一声“安静”后,祖光耀果然老实多了,和那辛晴、韩婉容一般,萎靡不振地,远远看向聂天。
  
  他们似在嚷嚷着什么,然而却没有一个声音,能传递过来。
  
  “玄清宫!”
  
  也在此刻,聂天的脑海中,对这个宗门生出了印象。
  
  人族域界天地,除四大古老宗门之外,也有极少数强大宗门势力,有神域者坐镇,这类宗门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,声名赫赫。
  
  很早之前的极寒宫、元阳宗,包括流云剑宗,张启灵的天灵宗,厉万法的古法宗,都曾有神域者出现的历史。
  
  可这些宗门,现今的时代,并没有神域存在。
  
  因此,流云剑宗、天灵宗和古法宗,虽有深厚的底蕴,虽有数名圣域后期者,还是逊色一筹。
  
  玄清宫则不同。
  
  近十万年,玄清宫一代代宫主,每一代都是神域!
  
  三代宫主都入了神域,这令玄清宫成为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的,人族顶尖宗门之一!
  
  传言,这一代玄清宫的宫主——俞素瑛,在神域初期浸没多年,有望在短时间内,更进一步,踏入到神域中期。
  
  她还有一个师妹,近期也有望,冲击到神域境。
  
  一旦她破境,她师妹也破境,玄清宫就出现两位神域者,这也会令玄清宫的力量,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巅峰。
  
  三代都有神域,这一代,同期还有可能出现两个神域!
  
  玄清宫,甚至有可能成为和四大古老宗门并驾齐驱的,人族最强大的宗门势力。
  
  “原来是玄清宫。”
  
  聂天醒悟过来,再转念一想,明白玄清宫和碎星古殿的星域接壤,一旦碎星古殿势落衰败,玄清宫就能很容易乘势而起。
  
  “俞宫主,我有一言想问。”莫千帆道。
  
  俞素瑛镇住祖光耀,令他安分后,玉手一抓,那漫天的所谓“净天神芒”,乳燕归巢般,隐没于她背后。
  
  她背后,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空间,将所有的“净天神芒”接受下来。
  
  “请说。”她淡淡道。
  
  “除了你们玄清宫,是否还有别的宗门,也想取代碎星古殿?”莫千帆沉声道。
  
  俞素瑛点头,“如我们玄清宫般的宗门,终等候到千载难逢的机会,自然不会错过。碎星古殿所在的域界,其麾下的众多域界,都物产丰富,玄清宫不能尽数占有,怕是要分出一部分出来。”
  
  尹行天也问:“极寒宫,还有其它各方星域,一同叛出碎星古殿,是你们暗中指使怂恿的?”
  
  “不全是。”俞素瑛坦然道。
  
  “还有谁?”尹行天再问。
  
  “有的不清楚,有的知道,但不便告知。”在这方面,俞素瑛守口如瓶,道:“只能说,寒渊星域这一边,我们玄清宫给出了一点点承诺。”
  
  “明白了。”莫千帆垂头。
  
  尹行天沉默不语。
  
  俞素瑛,则是平静地看着聂天,等候他的决定。
  
  聂天深深皱眉。
  
  看得出来,不论是莫千帆还是尹行天,都觉得他和碎星古殿脱离,反而有利于他自身的发展,或后续的强大。
  
  莫千帆和尹行天,对待俞素瑛的态度,分明也有点底气不足。
  
  “小小的寒渊星域,有冰骨大尊,有储睿、罗万象,有邪灵大君,还有玄清宫的俞素瑛……”
  
  聂天暗暗思量着,又望向祖光耀、辛晴和韩婉容。
  
  从那三人脸上,他所看到的都是无奈和苦涩,那三人像是听到他们的对话,像是已经认定他聂天,会做出理智的决定。
  
  是啊,有莫千帆、尹行天跟随,还有血灵子、谢谦等强者在背后,以后兴许还能拉拢厉万法和张启灵。
  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个人掌控的力量,超过任何一个星辰之子,甚至副殿主。
  
  何必要继续掺和碎星古殿一团麻烦事?
  
  失去了季苍,莫珩,被镇压着储睿,还有叛逆罗万象的碎星古殿,又被玄清宫这类宗门联合打压,内部各大星域还闹腾着,显然大势已去了。
  
  韩婉容叹息一声,慢慢闭眼,似知道聂天就要离开。
  
  离开寒渊星域,也离开,乱作一团的碎星古殿。
  
  “走吧,你做出的决定是明智的。今时今日的宗门,难以庇护着你,令你一步步抵达神域,只会束缚你,影响你的前途。走了,未来才敞亮,你才能走的更远。”韩婉容默默地想道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