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执迷不悟
星河战场,诡异地安静下来。
  
  祖光耀、辛晴、韩婉容等碎星古殿的长老,还有门人,是被压制着,难以挣脱。
  
  寒渊星域,十几个宗门的炼气士,没有继续指唤灵器,布置杀伐大阵,是因为俞素瑛的那番话。
  
  他们,也在等候聂天的决定。
  
  聂天不足为惧。
  
  可神域级别的莫千帆,闻名人族域界多年的尹行天,都是一等一的难缠人物。
  
  能不和莫千帆、尹行天去战斗,能避免,自然最好。
  
  再加上聂天和五行宗、虚灵教牵涉极深,聂天真的要死在他们手中,以后会不会惹来五行宗、虚灵教的问责?
  
  种种顾忌下,他们都慢慢噤声,等候着聂天的决定。
  
  “啪!”
  
  一声脆响,从碎星古殿一位虚域初期的炼气士体内传来。
  
  那名炼气士,被极寒之力一点点渗透侵蚀,骨头……被活生生冻裂开来。
  
  他自然而然地,发出凄然惨啸。
  
  在安静的战场,他那不合时宜的惨啸,显得异常的刺耳。
  
  聂天的视线,如一柄森寒的光剑,猛地看了他一眼。
  
  “呼!呼呼呼呼!”
  
  那枚冥魂珠,瞬间被他释放出来,五大邪神咆哮着,掀起滚滚的冥气潮汐,狰狞而出。
  
  炎龙铠顷刻间,披戴在身,并将汹涌烈焰燃烧。
  
  “出来!”
  
  藏于储物戒许久,那截长长的星空巨兽的骨头,同样被他强行召唤出来,如一杆锋锐至极的枪矛,横亘在他身前。
  
  “不论如何,我都需要借助你的力量!”
  
  聂天的一缕灵魂意识,瞬间注入那截骨头,尝试着,去沟通骨头内部,隐约复苏的那一浩荡意识。
  
  他以行动,来宣告他的决定!
  
  “执迷不悟!”玄清宫的俞素瑛,眼神转冷,不悦地说道:“好话说尽,还非要做出如此不理智的决定。第七位星辰之子,如今看来,也就这样罢了。脑子,似乎不太够用的样子。”
  
  “玄清宫是吧?”聂天咧嘴,“以你玄清宫的底蕴,妄想蛇吞象,我看你的脑子,才不够用!”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一众玄清宫的圣域强者,骤然暴怒。
  
  一股股直冲星穹的庞大气息,陡然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,七位炼气士,仅仅往前跨出半步,便有不同属性的灵力云海,向聂天淹没而来。
  
  “你们呢?”俞素瑛倒是没有再搭理聂天,反而是看向莫千帆,还有尹行天,“这小子,值得你们两个,为他拼死拼活吗?你们理当明白,就算是你们两个联合起来,都不可能改变什么结果。”
  
  莫千帆肃穆道:“聂天助我入神域,我曾许下重诺,天雷宗和莫家当全力帮他。”
  
  尹行天沉吟数秒,道:“我能否入神域,他是关键。不入神域,这三万年我相当于白活了。”
  
  俞素瑛眼中,闪过一丝异色,“就他?真的令你们一个入神域,一个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?”
  
  莫千帆和尹行天齐齐点头。
  
  “我是不信的。”俞素瑛冷哼。
  
  “去!”
  
  就在此时,那枚冥魂珠散发出青蒙蒙光幕,带动着五大邪神,率先冲击向祖光耀等人所在片区。
  
  那片区域,周边漂浮着众多冰球,冰剑、寒晶柱搭建的奇古阵法,有种种莹白的寒力结界。
  
  那是寒渊星域众多宗门强者,联合搭建的,针对祖光耀等人的防御。
  
  “嗷嗷嗷!嗷嗷!”
  
  邪神怒啸着,庞大的血肉躯身,撕扯着一道道结界,轰击着冰球、冰剑,还有冰棱和寒晶柱构建的寒力阵法。
  
  “喀嚓!蓬蓬蓬!”
  
  晶莹的寒光,混杂着冰渣子,四处溅射炸裂。
  
  “好古老的邪恶气息。”俞素瑛有些惊奇,盯着那五大邪神看了数秒,喃喃低语:“邪冥族的大尊,我都见过几个。在他们的身上,都没有这般极致,这么纯粹的邪恶气息。这种气息,居然在有血肉的傀儡身上,奇怪,真是奇怪……”
  
  “生命强化,潜能激发!生命糅合!”
  
  一个个血脉天赋,被聂天催动开来,他那具本就强壮的躯体,瞬间完成蜕变,宛如一尊缩小的古神,充满着一种惊人威能。
  
  “啪啪啪!”
  
  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似有一层血膜在放鞭炮般爆炸,赤红色的血光,从晶莹骨头火焰般流淌着。
  
  始源时代,食物链顶端的星空巨兽的恐怖气息,一点点地,从那截骨头滋生!
  
  俞素瑛美眸异光再现!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聂天运转血脉之力,精血沸腾着,挥动着那截长长的星空巨兽骨头,刺向由众多寒渊星域强者搭建的一个个冰寒奇阵。
  
  一道赤红血光,如渊如海,渗透而入。
  
  各式各样的冰寒古阵,冰棱、玄冰灵器,灵诀妙法,在那赤红血光延伸而来时,脆弱如纸糊。
  
  法阵爆裂,器物哐当坠落,极寒秘法陡然化作寒雾,重归这方天地。
  
  赤红血光不断衍变,仿若化作一头能吞食域界,炼化天河,一息翱翔星域的恐怖巨影。
  
  巨影一生成,不单是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连那俞素瑛、莫千帆、尹行天,都本能地感到不安。
  
  “这股气息……”
  
  遥远的寒渊,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相隔亿万里的星海,都轰然一震,源自于血脉深处的畏惧烙印,似一下子被唤醒了。
  
  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!
  
  “可怕!好可怕的气息!”同一时间,四处找寻域界的克莱斯特,眼皮子直打颤,体内的一滴滴精血,都似乎在惊叫着。
  
  “一股非常恐怖,非常浩大的气息。”罗万象皱眉,眼瞳如横跨星穹,看向极远之处,“会是谁?”
  
  “不是任何人!”克莱斯特脸色有点发白,“我族大尊,古灵族的十阶古神,巨龙,古兽,都没有能给我这种感觉。这种感觉,是遇到天敌的恐惧!”
  
  “我倒是没这种感觉。”罗万象冷哼。
  
  “那是因为你人族,压根没有血脉烙印,在久远的年代,你们都不可能知道,曾经有过多么可怕的生灵存在过。”克莱斯特冷声道。
  
  罗万象一呆,旋即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,所谓的星空巨兽?”
  
  “除了始源时代的星空巨兽,还有什么东西,能够令我们嗅到气息,都恐惧不安?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