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逐出宗门
寒霜星域。
  
  人族,因没有始源时代的血脉记忆,感觉还不明显。
  
  然而众多残存着一丝古灵族,亦或者异族血脉的灵兽,都本能地嗅到一股,令它们颤栗的恐怖气味。
  
  一个个极寒的域界,强大的寒晶兽,冰晶兽,冰玄兽……
  
  等等血脉中,含有古灵族烙印的异兽,不论在何处,很多都不自禁地匍匐在地。
  
  只要有古灵族血统的灵兽,从血脉的烙印中,皆生出恐惧。
  
  有很多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也注意到了异状。
  
  有一些灵兽,本就是他们宗门的圣兽,此刻那些圣兽在宗门圣地的,趴在地上,呼哧呼哧的,连动弹都不敢。
  
  还有的炼气士,在所谓的禁地险境,和此类异兽厮杀,捕猎异兽。
  
  令他们头疼不已的强大异兽,战斗途中,一下子本能地颤栗起来,瞬间逃的远远地,龟缩在巢穴不出。
  
  也有一些异族,处于寒渊星域极为偏僻之地,和寒渊星域的宗门有秘密来往。
  
  此刻,那些血脉等阶较高的异族,太阳穴突突跳动着,自然而然地瞧向一个位置,脸色苍白。
  
  他们都不清楚状态,只知道寒渊星域的某处,忽有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出现。
  
  那恐怖存在,似乎从诞生起,就以他们为食。
  
  “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精血颤栗,本能地恐惧?”
  
  “寒渊星域有什么人,有什么生灵,能隔着无穷的星河,就让我如此惧怕?”
  
  很多潜隐的异族,悄悄走出来,赶紧联系和他们有来往的宗门,询问状况,想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赤红血光中,那恐怖绝伦的虚域,吞天噬地,将寒渊星域众多炼气士强者,联手构建的种种冰冻阵法,极寒的灵器,冰晶球,都给撞击炸碎。
  
  “蓬蓬蓬!”
  
  禁锢住祖光耀等人的冰寒之力,被撕成粉碎。
  
  从碎星古殿飞驰而来的,有些残破的星河古舰,舰体表层的岩冰,块块脱离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韩婉容的眼睛,迸射出惊喜至极的光芒,大声欢呼。
  
  辛晴猛然振奋。
  
  “不愧是被大长老看重,被宗门寄予厚望的,第七位星辰之子!”祖光耀振臂爆吼,臂弯合拢成圆环。
  
  一轮光耀天穹,炽烈的太阳,似缓缓升起。
  
  “炎阳普照!”
  
  一道道太阳光辉,由那环抱的太阳中释放开来,将残余的寒冰之力,都给消融掉。
  
  众多修极寒之力,圣域级别的寒渊炼气士,都略有些忌惮地,匆忙暴退。
  
  他们一道道视线,都不由自主地,看向了玄清宫的宫主——俞素瑛。
  
  之前,真正能限制祖光耀、辛晴和韩婉容这三位碎星古殿长老的,都是俞素。
  
  是她挥手间,从那银色巨船洒落的银光,令祖光耀等人无力抗衡。
  
  没俞素瑛,以他们这些人的境界修为,就算是在寒渊星域,也无法制衡祖光耀。
  
  祖光耀三人,毕竟是碎星古殿的长老,且皆为圣域后期!
  
  本以为,俞素瑛会再一次动手,将祖光耀继续重创,令祖光耀连反抗的念头,都生不出来。
  
  待到他们别头去看时,却发现俞素瑛不知道想些什么,站在那银色巨船上,衣角随风而动,怔怔出神。
  
  俞素瑛的眼睛,分明在聂天身上定格,似在深思着什么。
  
  “吼!呜嗷!”
  
  五大邪神不同的咆哮声,又一次轰然而出,五种不同的极致负面精神海,狂风暴雨般,八方席卷弥漫。
  
  圣域级别的寒渊炼气士,只是看着五大邪神,内心的负面情绪,都不受控制地攀升。
  
  待到五大邪神的邪力,通过那负面精神海,真正爆发出来,那些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眼瞳渐渐变得邪异古怪。
  
  “血脉压制……”
  
  生命精血引发,汹涌爆发气血之力的聂天,手持着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心生明悟,眸中赤红血光如一簇簇火焰。
  
  他从那截骨头中,感知到了新的血脉天赋。
  
  属于星空巨兽的血脉天赋,一个为血脉压制,一个为裂域!
  
  血脉压制,乃是以星空巨兽至高等级的血脉,压制一切弱于它的血脉者!
  
  古灵族,异兽,所有具备血脉的生灵,几乎都会被它压制血脉。
  
  一旦动用血脉压制,大范围中的所有具备独特血脉的生灵,都会本能地颤栗,血脉无法尽情释放。
  
  血脉压制,从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催发,一形成,只要是拥有古灵族、异族血统的,都会都限制力量!
  
  十阶血脉的擎天巨灵,神兽,巨龙,十阶血脉的异族大尊,在这个血脉天赋下,真实的战力,会被压制一成。
  
  九阶者,被压制两成。
  
  以此类推。
  
  血脉压制天赋爆发后,十阶的冰骨大尊就算亲临,其血脉也会被压制一成,发挥不出巅峰力量。
  
  邪冥族的克莱斯特,没打破血脉桎梏,没介入十阶,以九阶大君的力量,会被限制两成的战力!
  
  这是极其可怕的血脉天赋。
  
  第二种属于星空巨兽的血脉天赋,名叫——裂域。
  
  顾名思义,此血脉天赋能撕裂域界,聂天之前激发一滴滴生命精血,朝着禁锢祖光耀等人的极寒阵法施展的,就是裂域!
  
  连域界都能撕裂的天赋,作用于种种寒冰结界,冰冻的阵法上,效果就是摧枯拉朽!
  
  “血脉压制!裂域!这截骨头,自带血脉天赋,但必须要动用我的生命精血,以我滂湃的生命血气才能激发催动。”
  
  聂天微微喘息,稍微感应了一下,就知道将血脉压制、裂域一起动用后,他体内的生命血气果真被抽离许多。
  
  “骨头的灵魂,还没有完全醒来,蜕变,还没有结束。兴许,还会有新的,星空巨兽的血脉天赋,会慢慢形成。”
  
  心中斟酌着,聂天提着那长如枪矛,裂开一切的骨头,移步到祖光耀等人身旁。
  
  后侧,尹行天和莫千帆两人,如临大敌地,死死瞪着俞素瑛。
  
  他们都在担心,担心俞素瑛会出手,想在俞素瑛出手霎那间,就尽全力拦截,拦截不住,便带着聂天遁离此地。
  
  “俞宫主!”
  
  寒渊星域一位小宗门的宗主,肉疼地,看着一颗颗他精心炼制的玄冰珠,因裂域而爆灭,朝着俞素瑛扬声高呼。
  
  俞素瑛充耳未闻。
  
  “宫主……”
  
  银色巨船中,一名玄清宫的圣域强者,低低轻呼。
  
  俞素瑛,这才缓缓醒转过来,轻轻“哦”了一声。
  
  战场,又诡异地平静下来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俞素瑛就准备说些什么时,黛眉一蹙,忽有所觉。
  
  “罗万象!”莫千帆脸色阴沉下来。
  
  “罗副殿主!”反倒是祖光耀、辛晴等人,听莫千帆这么一说,皆神情振奋,像是忽然间,瞧见扭转局面的契机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五大凶魂被克莱斯特掌控着,飞逝而来,先一步闯了这片区域。
  
  凶魂和聂天的五大邪神相比,除了没有血肉实体,分明一模一样。
  
  “聂天!你身份暴露了,速速跟我走!”
  
  邪灵大君克莱斯特的叫嚷着,轰隆隆地传来,生怕别人听不见般。
  
  “聂天,私自勾结邪冥族,持有邪冥族的冥器,修邪术。”罗万象的洪亮声音,接踵而来,“殿主不在,我以宗门副殿主之名,逐聂天出宗门!从今以后,聂天不仅不再是碎星古殿的人,还是宗门的叛逆,理该诛灭!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祖光耀,辛晴,韩婉容,还有残存的碎星古殿的门人,一听到罗万象人还没有显现,就抛出这么一个重磅炸弹出来,都被震的傻眼了。
  
  就连玄清宫的俞素瑛,还有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都愣住了。
  
  宗门内乱?
  
  副殿主和星辰之子,同室操戈,还是在宗门生死攸关之际?
  
  这样的碎星古殿,还有救吗?
  
  俞素瑛明艳的脸上,写满了怪异,她看向同样懵了的尹行天、莫千帆,摇了摇头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