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各执一词
    “我先除外患。”
      罗万象的洪亮声音,从那具高耸入云的神之法相内,轰隆隆地传来。
      “死了,应该……都死了。”
      祖光耀喃喃低语,他的灵魂意识散播开来,大体上能感觉出,先前围击他们的那些寒渊星域的炼气士,似乎一个没有逃脱。
      ——尽被罗万象斩杀!
      即便罗万象为神域中期,能屠戮圣域,可那些人连魂魄都未能遁离,还是令祖光耀震惊。
      “那一束束星辰流光中,还蕴含着一缕斩灭灵魂的奇异之力。那种力量,宗门的一些秘法,应当是不具备的。”祖光耀思量着,只当是罗万象参悟的法决,更进一步,超脱了宗门束缚。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    不多时,飞逝向外的一束束星辰流光,去而复返,竟重新回归罗万象的那一幅锦旗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!”
      便在这一刻,邪灵大君克莱斯特的五大凶魂,咆哮而出。
      凶魂,先蚕食碎灭的魂念,又骤然远去,将被罗万象所杀的,其余圣域的碎灭灵魂,给一一捕抓。
      尹行天一剑后,精神萎靡不振。
      莫千帆身上的伤势,也没有处理,还有星光闪烁。
      因寒渊星域炼气士的大量死亡,或逃逸,这一方星河中,气氛忽然就变得微妙起来。
      罗万象的一句先除外患,让他没有将矛头,第一时间对准聂天,而是尹行天、莫千帆,还有寒渊星域的本土炼气士。
      这当中,玄清宫的那艘银色巨船,居然未曾被攻击。
      银色巨船中,俞素瑛,还有七位玄清宫的圣域者,都静观其变,冷冷注视着罗万象。
      “玄清宫是暗中怂恿者。”
      碎星古殿的韩婉容,犹豫数秒,主动跳出来,指着俞素瑛说道:“副殿主,没有玄清宫在背后撑腰指使,极寒宫,还有和极寒宫般的宗门,不敢违逆我们碎星古殿。我们,先前挣脱时,也是她俞素瑛连连镇压!”
      辛晴眸中,迸射出恨意,道:“玄清宫,想要取代我们,图谋我们宗门名下的星域。”
      “玄清宫……”
      罗万象的声音,从神之法相传来,震的星空都仿佛在颤栗着。
      俞素瑛抬头,毫不畏惧地,望着近万米高的罗万象。
      “我玄清宫下定决心时,就想过有一天,会碰到你罗万象,还有储睿。只是没有料到,你这趟闭关结束后,实力和境界居然真的突飞猛进,连星罗万象旗的品阶,都得到提升。”
      这般说着。
      俞素瑛从那银色巨船踏出,一步接着一步,竟挪移到莫千帆、尹行天所站之地。
      “呼啦!”
      她轻轻挥手,忽有两道混浊溪流,从她掌心飞出。
      两道混浊溪流,透出洗涤灵魂,温养丹田灵海的神秘异力,一下子就冲向尹行天和莫千帆。
      尹行天和莫千帆愣了数秒,齐声喝道:“玄清灵液!”
      两人都不傻,赶紧运转丹田灵海,待到那溪流接近时,主动牵引入腹。
      混浊溪流一入他们体内,立即分化为两股,一股进丹田灵海,一股逸入了灵魂识海,双管齐下,同时助他们疗伤。
      玄清宫的“玄清灵液”,乃闻名人族域界天地的圣药,在众多疗伤丹药中,排名前列。
      不论是圣域,还是神域,重创之后若能得到“玄清灵液”的及时注入,都能够在短时间内,再次恢复战力。
      尹行天和莫千帆两人,接纳了“玄清灵液”后,清晰的感应出,消耗的魂力和灵力,都极快地恢复。
      “玄清灵液!”
  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的费解,不清楚俞素瑛的目的。
      连玄清宫中,那七位圣域者,也是一脸莫名其妙,有一人差点忍不住高呼询问,硬生生克制住了。
      那可是玄清灵液!
      在他们玄清宫,都不是人人都能得到,人人都能服用的。
      连他们七位圣域,也要为玄清宫立下汗马功劳,才会被俞素瑛亲自,赐下一瓶子“玄清灵液”去保命。
      不久前,俞素瑛和莫千帆、尹行天还在针锋相对,为何突然间,就赠出“玄清灵液”?
      “俞宫主……”
      莫千帆吸食玄清灵液后,神清气爽,一条条细小的雷霆电龙,又在他的眼瞳深处浮现,令他神念凝炼。
      尹行天的臂膀,绽裂的伤口恢复,暗淡的眼瞳,重现神采。
      “毕竟是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还是神域中期。”俞素瑛仰头,只是看着那一幅星罗万象旗,“不朽神器,跻身三品之列,和我净天神芒品阶相当。境界,也高出我一筹,近期又神力大进……”
  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对尹行天、莫千帆道:“我玄清宫要全身而退,你们也要从容离去,那么便合力一战吧。”
      只是她一人,以她的境界修为,加持有的神器,有信心在罗万象手中轻松离开。
      可这趟来的,还有那艘银色巨船,有玄清宫众多强者跟随。
      她能走,那些人在罗万象手中,怎能逃脱?
      寒渊星域众多圣域者,遁离后,还被罗万象从星罗万象旗飞出的流光,一一斩杀,她的那些门人怕是也难例外。
      “合力一战吗?”莫千帆仅片刻犹豫,就同意下来,“那就合力!”
      尹行天沉默数秒,一句话没说,只是重重点头。
      两位神域初期,加一个足以和神域叫板的尹行天,三人合力,打算和罗万象正面抗衡。
      “嘿,没想到你们三个,会如此快达成默契。”罗万象每讲一句话,都有灿灿星光,开始挥洒下来。
      这一方星河,寒雾尽散,天发异变,如被星光化作璀璨星幕。
      “副殿主!”祖光耀高喝,“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,先前过来是援助我们,他持有的冥魂珠,早就在手。我们不太相信,他和邪冥族有关!殿主不在时,无人有权利,剥夺一位星辰之子的身份!”
      “此事,必须要经过长老会,要所有长老,副殿主,其余星辰之子投票,才能决定!”
      尹行天和莫千帆,分明和聂天关系匪浅,是站在聂天这边的。
      而聂天一来,立即和玄清宫,还有寒渊星域的炼气士冲突,本就是为了帮助他们,助他们脱困。
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罗万象对尹行天、莫千帆痛下杀手,本就不该。
      聂天,是被他们邀请弄来的,他们深知聂天的抵达,是为了解救储睿,不太愿意相信罗万象的一面之词。
      “你们在质疑我?”
      罗万象的眼瞳,陡然绽放出令人心悸的森冷星光,他瞳孔的色泽,仿佛也在悄悄地,发生着改变。
      “和克莱斯特暗通的,本就是他。”聂天嘲讽,“储睿麾下,被我们从极寒宫的吕庆尘手中,从寒冰神国内解救出来的金童子,青木真君等人,皆被他所杀。他不知道多久前,就秘密和邪冥族有了交易,修行了邪冥族的灵魂秘术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辛晴等人惊呼。
      罗万象说聂天和邪冥族沟通,聂天反驳,说真正和邪冥族来往的,为罗万象,双方各执一词,究竟该相信谁的?
      “依我看,你们两位之事,需要回到宗门后,重新调查后,才能决断。”祖光耀道。
      韩婉容也表态:“按规矩,是应该这样。”
      “在宗门生死存亡之际,很多规矩该变一变了。”罗万象冷哼,“你们先回宗门,我会生擒聂天后,将聂天带回宗门,交给长老会审判!”
      他以不容置疑地语气,命令祖光耀等人,大袖一挥。
      袖口中,千万星辰光点汇做星流,牵动着那艘碎星古殿的战舰,并带动着祖光耀、辛晴、韩婉容所有人,飘逝向远方。
      唯独聂天,不受丝毫影响,还在原地停泊着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