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花开九朵
每一颗繁星,皆为星辰之力的结晶,星力纯粹。
  
  毕竟,那是神域者罗万象,数万年时间,一点点淬磨凝炼的星辰之力。
  
  每一缕星辰之力,都比聂天抽离星辰石,汲取星河中的星力,要凝炼精纯。
  
  罗万象的眼睛,像是寒星,以一种嘲讽的神色,注视着聂天。
  
  聂天的狂嚎,惨叫,丝毫不出他的意外。
  
  “区区灵境修为,还驳杂地修炼了火焰、草木,这样的你,如何承受如此浩荡的星辰之力?”他摇了摇头,“九星花能分化一部分,但你那一株九星花,能生长到那一步?五朵花,还是七朵?”
  
  做为上一代的星辰之子,他对碎星印记,九星花,碎星古殿的隐秘,知道的比聂天详细的多。
  
  九星花虽然特殊,可也并非天养级灵材,顶多称得上地蕴级。
  
  这类地蕴级的灵材,对修炼碎星诀的炼气士来说,确实是非常适合。
  
  可地蕴级就是地蕴级,并非天养级,以聂天的境界,不太可能将地蕴级的九星花,催生到彻底成熟,九朵花齐放。
  
  他看的极其透彻。
  
  “唔啊!”
  
  一缕缕星光,从聂天体内满溢后,透射出来。
  
  聂天那具强悍躯身,像是被针刺的千疮百孔,星光就从孔洞内,倏然迸发。
  
  邪灵大君一惊,感应出属于罗万象的气息,下意识地罢手,没有着急再次剥离出精血,对聂天再下杀手。
  
  罗万象冷哼一声后,便不再多看聂天,又将注意力放在俞素瑛、尹行天、莫千帆身上,又去衍化星罗万象旗的奥妙,压制三人。
  
  他似觉得,聂天会被他注入的星辰之力,活生生撑爆了星辰灵丹。
  
  因为,以聂天区区灵境修为的星辰灵丹,加上九星花也罢,原则上都不太可能承受得了,他所灌注的那些星辰之力。
  
  一滴生命精血,从聂天心脏飞离。
  
  生命精血,再次滴落到九星花,九星花的一根根枝干,疯狂地蚕食着,那滴生命精血的磅礴气血精华。
  
  九星花异变再生!
  
  初始时,九星花开出五朵花,先前得到一滴滴生命精血的注入,加上炼化那坠落的繁星,又开出两朵来。
  
  这趟,新的生命精血的逸入,导致九星花再次开出两朵出来。
  
  五朵,七朵,到九朵!
  
  九星花的花朵,竟然一下子全部开出!
  
  一朵朵花瓣,都仿佛囊括着一片星河,能汲取吸纳更多的星辰之力!
  
  溢满那枚星辰灵丹,还在持续注入的星辰之力,顷刻间找到宣泄口。
  
  更多的,更纯粹的,更精炼的星辰之力,源源不绝地流入那新开的,一朵朵九星花的花瓣,如以星辰之力,点亮了一片片星河!
  
  聂天狂嚎嘶啸时,竟然再次借助九星花的吸力,又去牵引了被罗万象运转的星辰光烁。
  
  又有新的星辰光烁,一颗接着一颗,落入聂天体内,瞬入他丹田灵海。
  
  那一枚,已凝为纯粹固态晶体的星辰灵丹,扎根的九星花,被生命血脉染的多出一枚妖异的鲜红。
  
  九星花的体积,一点点生长着,九朵花朵,晶莹中透出红润色泽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突然间,那一株九星花异变再生。
  
  有新的枝干,不知道受什么触动,从那主枝部分,被催生出来。
  
  新出来的枝干,凝神细看的话,也有点点星光结晶,结晶的部分有小小的星璇,慢慢生成,仿若能成为新的花朵。
  
  这一变化,非同小可,聂天也吓了一跳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突然间,再次坠落而来的,属于罗万象的星辰结晶,又被强力吸引。
  
  一颗接着一颗,罗万象本欲针对玄清宫七位圣域的星落,都不由自主地改变了方向,滑到聂天那边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聂天的躯体,骤然大放光明。
  
  很多战斗中的人,一惊之后,都自然而然地看来。
  
  他们霍然注意到,在聂天头顶天灵盖处,有一株晶光熠熠的奇花虚影,神秘地浮现出来。
  
  那一株奇花,一根根枝干似连接星河,所开出的一朵朵花朵,像是片片星云,似蕴藏着无尽的星辰奥妙。
  
  那株奇花,坐落在星河深处,骤然围绕着亿万繁星,绚烂至极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一颗颗繁星,乃罗万象以神御动,向俞素瑛、尹行天下手。
  
  忽然间,繁星变得不可控,被那一株奇花吸引着,忽落向聂天,在碰触那奇花霎那,消失无踪。
  
  罗万象骇然失色。
  
  他恐惧地发现,他寄托着一缕神念的星辰光烁,触碰聂天肢体时,不止是被碎星印记抹掉其念头,还被那一株奇花,将其精纯的星辰之力,强行牵扯下来!
  
  “九星花!不应该是这样的!”
  
  他死死瞪着虚幻浮现,就在聂天头顶的那株奇花,喉咙中发出怪异的声音,“我,也曾经是星辰之子!在我当年,也有一株以千万\功勋值,兑换而来的九星花!我还没有踏入神域前,我的那一株九星花,就催生到九花齐开!”
  
  “我的九星花,极致时,也没有这样的功效,没有这样的神秘!”
  
  “嗖嗖嗖!”
  
  他在心神巨变时,净天神芒的万千芒光,渗透到星罗万象旗。
  
  星罗万象旗衍化出来的,一片浩淼星河,“蓬”地异动,有更多碎小的星光,从那不朽神器中飞离。
  
  一飞离,他正要以灵魂意识御动,就发现尹行天、莫千帆齐齐发力。
  
  他捏动法决,就要大开杀戒时,又发现那一点点碎小的星光,再次被聂天背后的奇花给吸引牵动。
  
  那种属于他的力量,突然间流逝,离他而去的感觉,让他渐渐不安。
  
  “九星花,只能从星空中,抽取星辰之力,从星辰石这类死物!”罗万象内心在咆哮,“我为神域!星罗万象旗的星辰之力,乃是我在茫茫星河深处,从一些初生的星域内,剥离星核获取的力量!”
  
  “这种力量,有别于星辰石的力量,比星辰散发的,更凝炼,更纯粹!”
  
  “此力量,还有我的气息在内,九星花这种地蕴级灵材,绝无可能将这样力量,迅速地吸收容纳!”
  
  “哗!”
  
  突然间,那一株虚幻的奇花,在聂天头顶方向,绽放出眩目的星辉。
  
  奇花所展现出来的光景,猛地看去,居然和罗万象的不朽神器——星罗万象旗,有点相似之处。
  
  奇花,似扎根在璀璨星河深处,被一片片星河内,亿万星辰供养着,神秘而又难测。
  
  “老天,这样的奇花,应该只是虚幻,不应该真的存在的吧?”
  
  玄清宫的一位圣域者,看着那虚幻的场景,都差点要尖叫出来。
  
  “当然不可能真实了。”另外一人答话,“那株奇花,扎根在一方星河,从下方一颗颗星辰中汲取着养分,壮大自己。每一颗星辰,都为一个域界,若是这样,那一株奇花该有多大,该有多么恐怖?”
  
  “星空巨兽,怕是也不过如此啊!”
  
  此时此刻,连俞素瑛、尹行天和莫千帆,还有罗万象本人,都暂时罢手,全部以诡异的眼神,凝望着那一株虚幻的异花。
  
  “九星花,不是这样的,远不可能达到这样。”
  
  罗万象垂着头,苦思冥想,一段段略模糊的久远的记忆,在他脑海中,不断地飞逝着,他试图找到答案。
  
  半响后,一道电光,如在他眼瞳划过。
  
  “上一代的星辰之主,在我以功勋值换取九星花时,曾经说过,九星花这种地蕴级的灵材,也有极小极小的几率,再一次蜕变。”
  
  “可他又说过,九星花的蜕变,各种条件太苛刻,几乎不可能。连他,都只是猜测,只是设想,他自己都没有成功。”
  
  “难道说,那株九星花完成了,他当年设想中的二次蜕变?”
  
  “蜕变后的九星花,至少是天养级灵材,可究竟是什么?”
  
  罗万象脑子都要炸开了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