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反吞
“嗖!”
  
  点点星辰光烁,于星罗万象旗凝结为晶块,飞逝而出。
  
  在那瑰丽的锦旗一角,也有一株灿烂盛开的九星花,渐渐浮现出来。
  
  那一株九星花,乃当年罗万象以千万的功勋值兑换而来,随着他境界的突破,在星辰灵丹内一天天温养,令其花开九朵。
  
  彻底成熟透的九星花,最终被他融入不朽神器星罗万象旗,令星罗万象旗的品阶,从当初的一品,提升到二品。
  
  那株九星花,早就成为星罗万象旗的一部分,一朵朵花瓣,都汇聚着精纯的星力。
  
  此刻,那一株九星花吸纳的星力,有点不受罗万象的控制,一块块结晶化,成碎小的繁星离锦旗而出。
  
  罗万象细看之后,立即明白由星罗万象旗飞出的星力结晶,都是被聂天背后,那株妖异奇诡的花朵引动。
  
  “这株,再一次蜕变后的奇花,对我的九星花,天然具备压制力!”
  
  他一惊非同小可,赶紧收敛心神,一缕缕用来锁定尹行天、莫千帆、俞素瑛的魂念,被迫抽离部分,帮助星罗万象旗去阻止,那些星力的流逝。
  
  “这异象……”
  
  玄清宫的俞素瑛,美眸绽放出奇光,一瞬不移地盯着聂天背后,那一株始终变化的奇花,看着那朵奇花,在分化星罗万象旗的力量。
  
  她能感应出,神域中期的罗万象,越来越来紧张。
  
  她还清晰地知道,罗万象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压力,持续减弱。
  
  “罗万象在收回力量……”
  
  此念一起,俞素瑛忽低低一笑,优美的嘴角,勾起令人心悸的冰冷笑意。
  
  她的一束魂念,顷刻间和尹行天,还有莫千帆有了沟通。
  
  她的一个眼神,在那一艘银色巨船方向,扫了一眼。
  
  七位玄清宫的圣域强者,只被她看了一眼,仿佛就领会了她的心意。
  
  “玄清七变!”
  
  七道清流,颜色绚烂各异,由七位圣域天灵盖飞向虚空。
  
  “轰隆!”
  
  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冰、雷七种不同的灵力气息,抽离圣域中的精纯力量,分别生出奇妙变化。
  
  一束银光,由俞素瑛袖口飞出。
  
  银光宛如神秘银河,牵动着那七道不同的灵力流光,撞击向罗万象。
  
  千万净天神芒,又被磁石吸引般,落入那一道汇合的银色流光。
  
  长虹贯天!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被罗万象视作性命的不朽神器,星空幕布般的锦旗,被刺穿一个洞口。
  
  “贱人!你敢!”
  
  罗万象第一次发出气急败坏地怒吼,“你破我神器,你整个玄清宫,都要跟着你陪葬!”
  
  “等你有这个本事再说吧。”俞素瑛冷笑。
  
  尹行天挥剑,干瘦躯身,融入破穹剑引动的绚烂剑芒,化为另外一道璀璨的剑光长河,也刺入星罗万象旗。
  
  莫千帆咧嘴哈哈狂笑,“加我一个!”
  
  其神之法相再生变化,竟直接衍变为十阶血脉的吞雷鲸之身。
  
  只见吞雷鲸万丈硕大,臃肿无比的神兽相,硬生生挤入星罗万象旗,做出吞没天地,炼化云霄雷池,以殛灭天威,以雷霆洗涤世间的架势。
  
  “神兽——吞雷鲸!”
  
  罗万象再次变色。
  
  “嗖嗖!”
  
  一颗颗璀璨星烁,还在被聂天背后的奇花吸纳,令他神器中积蓄的力量,还在急剧流失。
  
  “星罗万象旗的品阶,下降了……”
  
  忽然,一个恐怖的事实,被他察觉到。
  
  他看着俞素瑛联合七位圣域的一击,尹行天的一剑,还有莫千帆幻化的吞雷鲸神兽相,在他星罗万象旗中肆虐,等动用神器之威时,又发现积蓄的力量减弱太多。
  
  连他以魂念,刻画在锦旗中的,他感悟的星辰法阵,都变得残破,他立即慌了神。
  
  邪灵大君克莱斯特,猛地变色。
  
  在他的注视下,罗万象的不朽神器,将莫千帆、尹行天、俞素瑛的三种灵诀法力,包裹在内时,竟未能压制三人的力量。
  
  星罗万象旗,一个个孔洞,有要被撕碎的征兆。
  
  “他……”克莱斯特不得不另做打算,悄然瞥了一眼聂天,低喝道:“拘魂幽手!”
  
  千万残魂在精血的激发衍变话,凝作青色的狰狞鬼手,掀起阴冷幽森的邪恶气息,炼狱九幽的恶灵怪神般,扑向聂天,似要攥紧聂天脖颈,一把抓死。
  
  恶灵、残魂齐齐恸哭,哭声动天裂肺。
  
  聂天脸色冷硬,那一截星空巨兽的骨头,被其缓缓划动。
  
  一片赤红血海,骤然淹没而来。
  
  “天赋,血脉压制……”
  
  赤红血海中,许许多多宝石般的血脉晶粒,忽地浮现,将烙印在骨头内的印记引发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克莱斯特惨叫,他以精血和残魂之力凝结的秘术,那拘魂幽手尚未碰触聂天,只接近星空巨兽骨节划出的赤红血海,就见狰狞的青色鬼手,被不知名的血脉法则按住,生出被困在泥沼,活动艰难的憋屈感。
  
  血脉,气血,连其注入的灵魂念头,都变得堵塞,不能随心而动。
  
  这是他邪冥族的血脉源头,受到更高等级的生灵,或天敌的,天然的压制力。
  
  “原来,在寒渊星域忽然出现,令我血脉颤栗的气息,就是它!”
  
  克莱斯特终于明白,那截被聂天以精血催动,朝着他挥舞的如矛似枪的骨头,正是令他颤栗不安,令他恐惧的罪魁祸首。
  
  “裂域!”
  
  也在此刻,聂天嘿嘿一笑,咆哮怒吼。
  
  爆裂的力量,从那截骨头中滋生,骨节内无数赤红的颗粒,一一被点亮,绽放出令人迷醉的红色神光。
  
  克莱斯特的拘魂幽手,倏地绽裂出来,绽裂之处,纤细的赤红血光,清晰闪现。
  
  “五大凶魂!”
  
  一滴滴青色的精血,从他胸腔脱离,飞向虚空,要融入那五大凶魂的体内,要帮助五大凶魂构筑一层皮肉。
  
  “去!”
  
  从莫千帆的神之法相中,骤然飞出一条雷霆电龙,撞击向克莱斯特头顶的冥魂珠。
  
  那一枚冥魂珠,被雷霆电龙轰击正着,“嗤嗤”作响。
  
  五大凶魂正要吞食克莱斯特的一滴滴精血,眼看冥魂珠被攻击,又着急地,想要扑向冥魂珠。
  
  “交给我来。”
  
  聂天的脑海内,响起他那一枚冥魂珠,器魂的声音。
  
  他的那一枚冥魂珠,霎那间放大千倍,如冥域本土的邪恶冰冷的圆月,被有血有肉的五大邪神牵引着,推动着,飞向克莱斯特的冥魂珠。
  
  “砰!”
  
  克莱斯特的冥魂珠,竟被撞击粉碎。
  
  碎片,化为青蒙蒙的流光,尽数融入聂天的冥魂珠。
  
  比聂天冥魂珠内,数量更多的残魂恶灵,和那碎片一道儿,涌入聂天的冥魂珠,还包括其中的一个器魂。
  
  “嗷嗷!”
  
  有血有肉的五大邪神,则是在克莱斯特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,将那没有实体的五大凶魂,给裹缚着。
  
  五大邪神融入冥气浓郁的混洞中,缠绕着凶魂,将其一个个慢慢熔炼到自身。
  
  令克莱斯特最难以忍受的,被他千辛万苦炼化催生出来的五大凶魂,除了初始的不适应,稍稍挣扎了一下,后面根本就是配合的,主动的,甚至是欢愉的,期待地去融入五大邪神,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。
  
  邪灵大君简直欲哭无泪。
  
  他的那枚冥魂珠,是他历经万载,在不同域界天地,收集残魂,蓄意挑拨域界之战,才慢慢令其蜕变,直至诞生出凶魂的。
  
  凶魂,如何才能蜕变为邪神,和冥河有直接的沟通,是他毕生努力的方向。
  
  他坚信,一旦他的五大凶魂成功蜕变邪神,与和邪冥族诞生源头有关的冥河,有了联系,等他一点点参悟冥河的秘密,定能跨入到十阶大尊血脉,而且有可能在未来,取代现任冥河大尊,成就邪冥族古往今来第一大尊。
  
  因此,一得知聂天持有的冥魂珠,五大凶魂发生诡异奇变,他弃下一切,唆使了罗万象,一心要剥夺聂天的那枚冥魂珠,占有其一切。
  
  他绝没有想到,以他九阶高阶血脉,以他万载强化的冥魂珠,竟被聂天的五大邪神压制,被聂天的冥魂珠撞碎。
  
  “我的,属于我的力量,我辛苦收集的残魂啊……”
  
  克莱斯特痛呼,只觉得头痛欲裂,旋即又霍然发现,有一道道雷霆电流,在他发呆时,就爬满他身上,在破坏他的肢体。
  
  他赶紧看向罗万象,这一看,他的一颗心立即沉入谷底。
  
  罗万象的不朽神器,星罗万象旗变得破破烂烂,星光都兜不住,不断洒落下来。
  
  这位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不复先前镇压诸天的霸道,有些仓皇地动用神之法相,以神之法相抓住那星罗万象旗,被迫远离俞素瑛,还有挥动着破穹剑,每一剑过后,都愈发虚弱的尹行天。
  
  那艘玄清宫的银色巨船,在俞素瑛的命令下,正试图接近星罗万象旗。
  
  “你,自求多福吧。”
  
  一声从罗万象那边发出,很隐晦的魂念,在克莱斯特脑海响起。
  
  罗万象施展的,乃是参悟冥魂邪典获取的传音秘术,只有邪冥族的克莱斯特才能解析感悟。
  
  克莱斯特顿时惶恐。
  
  ……nt
  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