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败敌
“俞素瑛!尹行天!莫千帆!”
  
  残破的星罗万象旗,拖曳着一条绵延的星河流光,向寒渊星域外空逝去。
  
  罗万象刻骨铭心的冰冷声音,一字一顿地传出,声声裂耳。
  
  “轰隆!”
  
  寒渊星域,一颗颗晶莹域界,地心星核被激发。
  
  一束束白莹莹的,肉眼不可见的星核星力,被罗万象的力量牵引,接连消逝在那一幅残破的锦旗。
  
  星罗万象旗的破洞,居然在得到寒渊星域,域界的星核之力注入后,又有恢复的征兆。
  
  那艘玄清宫的银色巨船,速度本极快,也是流星赶月般。
  
  俞素瑛挥手,沉喝:“不追。”
  
  银色巨船顿时止住。
  
  七位圣域级别,属性皆不相同的老者,慢吞吞坐下。
  
  他们从储物戒内,取出或是雷球、或火光缭绕、或水盈盈的地级灵丹,一口吞下。
  
  “玄清灵液”,他们是舍不得动用的。
  
  因为罗万象的威胁,暂时解决了,不需要动用“玄清灵液”,用最快的速度恢复灵丹和灵魂的消耗。
  
  “呼……”
  
  尹行天长长吐出一口气,额头汗如雨下,神色苍白。
  
  莫千帆狞笑着,振臂一呼。
  
  数十道雷霆闪电,像是雷神挥舞着的,一条条法则神鞭,抽击向邪灵大君克莱斯特。
  
  失去五大凶魂,冥魂珠破碎,失魂落魄的邪灵大君,看到罗万象遁离,心态已经崩了。
  
  待到他看到,神域初期精通雷霆大道,恰是他克星的莫千帆,将全部的注意力,都放在自身上,再也不敢逗留。
  
  他也化作一道青蒙蒙血光,要随罗万象,逃离此地。
  
  “罗万象能走,你,恐怕走不掉的。”俞素瑛哼了一声,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你一个邪冥族大君,敢来我人族域界为非作歹,就当有被斩杀的觉悟!”
  
  “哗啦!”
  
  千万芒光,满天星般射向克莱斯特,将其营造的气血海,给扎的全都是孔洞,气血再也不能完整。
  
  尹行天挥剑。
  
  莫千帆的神之法相,脚踏天地,运转云霄雷池,轰击而来。
  
  邪灵大君的气血海,残存的幽魂、恶煞,尖啸着要反抗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那一枚和聂天呼应的冥魂珠,诡异地,落入克莱斯特的气血海。
  
  忽然间,由克莱斯特的气血供养,一头头和他碎裂的冥魂珠,有着特殊联系的恶煞、幽魂,或主动,或被动地,又融入那枚冥魂珠。
  
  克莱斯特终于感到绝望。
  
  青蒙蒙的气血海,骤然收缩,他又急匆匆逃离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令人惊奇地是,克莱斯特的眉心棱晶,躯身,还有邪魂,竟一分为三。
  
  眉心棱晶,飞向一处,躯体则是另外一处,和他形态一致的虚幻邪魂,又选择了一个方向。
  
  “也就邪冥族,才这般特殊。”
  
  俞素瑛啧啧称奇,其释放的净天神芒,都在追击那块棱形晶体。
  
  尹行天的破穹剑,斩灭凯莱斯特的躯身。
  
  莫千帆的雷霆法力,针对的,乃克莱斯特逃逸的,那一缕邪魂。
  
  三者合力,神域中期的罗万象,在不朽神器因聂天降级后,都被迫暂避锋芒,何况九阶血脉的邪灵大君?
  
  还是在其重宝碎裂,被吓破胆,斗志全文的状态。
  
  聂天眯着眼,细细观察,就见那块棱形晶体,先被净天神芒钻透,炸裂。
  
  之后是克莱斯特的邪魂,被莫千帆的雷霆法决,虚空殛灭。
  
  最后,才是破穹剑一击,刺入躯体心脏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聂天动用星烁,星空挪移,一闪数十里。
  
  蒙蒙血光,从他身上延伸而来,一下子裹住克莱斯特的血肉之身,拉扯到身旁,直接塞入储物戒。
  
  “聂天,克莱斯特为九阶大君,心脏不彻底炼化,还能死而复生。”尹行天提醒。
  
  “放心吧,在我的手中,他绝无可能再次复活。”聂天自信满满地,又将冥魂珠释放,那珠子飘飞到莫千帆处,吸力顿生。
  
  被莫千帆的雷霆法力,轰炸爆灭的邪魂,残余的丝丝魂力,被冥魂珠吸纳。
  
  那块被俞素瑛以净天神芒洞穿的,克莱斯特眉心的棱晶,聂天没有去夺取,落入了俞素瑛手中。
  
  “这东西,是克莱斯特参悟的邪冥族秘术,是他的知识海洋,也是将血脉和灵魂融合的关键。”俞素瑛摸着那块棱晶,“可惜的是,被我的净天神芒破坏掉了,不算特别值钱了。
  
  一位九阶巅峰血脉,有望在近期突破到十阶,成就大尊的邪冥族强者,就这样,在三人合力下,魂身皆灭。
  
  尹行天和莫千帆,沉默不语,都看着她。
  
  聂天背后,那一株奇花,因罗万象消失,也虚影不再。
  
  但他以灵魂窥视,能看到那株扎根他星辰灵丹的奇花,依旧在变化着,在生长出更多枝干。
  
  新的枝干,分明还能催生出,更多更多的花朵。
  
  九星花,九的极致,被完完全全打破!
  
  “呼!”
  
  那枚漂浮在他头顶,释放着青耀光芒的冥魂珠,缓缓旋动,内部掀起翻天覆地巨变。
  
  五大邪神在其中,在它们各自镇守的一方区域,先融合炼化,属于凯莱斯特的五大凶魂,又牵引汇入的残魂、恶煞,等等纯粹魂灵,将不同的负面情绪分离。
  
  五大邪神的血肉之身,融入凶魂,还有那浩浩荡荡力量时,还在身上结出一层膜。
  
  一层,仿佛能再次催生它们,令它们成长变化,更强大的进阶之血膜!
  
  “咦!”
  
  聂天又注意到,冥魂珠的器魂,在内吞没残魂胀大,化作一恐怖的魂灵躯体,将另外一个魂体,死死地按住。
  
  冥魂珠的器魂,眼瞳硕大,像是两团青色鬼火,汹涌燃烧。
  
  被它按住的魂体,不断挣扎扭曲着,身上青色火光飞溅,如被同化。
  
  愣了半响,聂天霍然醒悟过来。
  
  那魂体,乃是邪灵大君克莱斯特那枚冥魂珠,爆碎后的器魂,在珠子碎裂后,被他的冥魂珠同化吸纳。
  
  看了半响,聂天就知道,他的五大邪神,器魂,全面占据主动和上方。
  
  克莱斯特那枚冥魂珠,爆碎后所有的魂力、残魂,幽魂,奥妙,主导的魂灵,都被他的那枚冥魂珠接受。
  
  “九星花异变,冥魂珠,再次变强,再次激变。”
  
  聂天垂头,低声呢喃着,心中暗暗期待,他期待九星花异变结束,期待冥魂珠的变化中止,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。
  
  “俞宫主。”
  
  流云剑宗的尹行天,调整心境,慢慢恢复后,以复杂地眼神,望向俞素瑛,道:“你忽然赠与玄清灵液,和我们联手,只是为了共同对付罗万象,令你麾下能逃脱此劫?”
  
  “一方面如此。”俞素瑛道。
  
  “还有什么原因?”尹行天问。
  
  俞素瑛别头,明眸有异彩,一点点亮起,“还有一个原因,在他的身上。”
  
  尹行天愣了一下,似醒悟出来点什么,嘴角怪异,“你,也想要从他身上,得到点什么?”
  
  “莫宗主,你的神域境界,当真是他造就的?”俞素瑛低喝。
  
  没一点犹豫,莫千帆重重点头,“不错。没有他,我是不可能突破到神域境界的。你应该也明白,以我的资格和天赋,还有修炼的时间,跨入神域的希望,有多么的渺小。若非雷魔袁九川的压力,我是绝对不会那么急,去尝试神域突破的。”
  
  “一个你,一个尹老怪……”俞素瑛自言自语,“你们都不是愚人,居然都认定了聂天,死心塌地为他去战斗。”
  
  她深思着,回忆聂天先前展现的种种奇特,气息,特别的器物,还有冥魂珠,奇花。
  
  “我,并不着急突破神域中期,我也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,我再寻求更多积累。”半响后,她猛地看向聂天,道:“但我有个师妹,卡在圣域后期多年,近期想试一试,去冲击神域。”
  
  ……
  
  ps:补欠一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