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挑衅者
    天莽星域,涡流域。
  
      域之周边,环绕着的流光溢彩,有众多空间缝隙,隐匿其中。
  
      时隔多年,涡流域俨然成为天莽星域最为热闹繁华之地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、金瀚宗和千剑山,霸占域之三方。
  
      而在神符宗坐落地,那座能连通陨星之地和垣天星域的大型空间传送阵,日夜都在运转着。
  
      陨星之地的炼气士,垣天星域的炼气士,时常涌入涡流域。
  
      涡流域的特殊环境,使得此域成为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、陨星之地的交易中心,三大星域的各类灵材、丹药、法决秘术,都会在涡流域进行交换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、金瀚宗和千剑山,共同维护秩序。
  
      聂天名下的三大域界,和五行宗、虚灵教那边,也有一些来往,包括水月宗的暗渺星域,许多和聂天交好的势力域界,都会经常来涡流域。
  
      这天。
  
      涡流域的外界,水幕般的流光中,有一条狭长的空间缝隙,似被一种力量,硬生生撑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星河古舰才有的轰鸣声,从那条空间缝隙内,震荡而出。
  
      神符宗内,境界跻身到灵境中期的段石虎,于一间密室内,研习一本古卷,参悟符文秘术。
  
      他听到轰响,立即冲出。
  
      已经为虚域后期,最近都在等候碎星古殿那边灵材,要着手冲击圣域的孟璃,漂浮向半空,和数名神符宗的炼气士,同时看向涡流域的边沿地带。
  
      千剑山方向,金瀚宗方向,都有炼气士飞向天空。
  
      华暮,祁白鹿两人,恰巧也在涡流域,也诧异地看向空中。
  
      一艘近千米长,绘刻着众多神秘花纹的古舰,缓缓从那空间缝隙内,穿梭而来。
  
      战舰,开赴到涡流域的半空中。
  
      一行六位圣域,踏步而出,傲然悬浮着,以冷漠的眼神,俯瞰着下方涡流域众生,如看蚊虫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涡流域,无一人为圣域。
  
      六位圣域站定,在他们的后方,又走出数十个虚域强者,从衣衫服饰来看,分明属于同一个宗门。
  
      虚域强者后方,战舰上,站着的炼气士大多为灵境玄境。
  
      从他们每一个身上,都释放出杀伐气息,一个个好像久经沙场,常年刀口舔血。
  
      “太始天宗!”
  
      “老天!竟然是太始天宗的人!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!这战舰,这服饰,分明是太始天宗啊!”
  
      有暗渺星域,还有亘雷星域,乾元星域的炼气士,愣了半响,突然炸开锅似的,大声嚷嚷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太始天宗!”
  
      飞向天空的孟璃,微微变色,看了段石虎一眼,道:“太始天宗和我们天莽星域,相隔极远,为何会突然间,涌入涡流域。他们要来,也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,撕裂一条空间缝隙,穿透过来吧?”
  
      段石虎阴沉着脸,道:“天莽星域为聂天名下域界,背后为碎星古殿,太始天宗要来,事先理当打个招呼先。”
  
      其余人,也议论纷纷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可在?”
  
      六位圣域为首者,乃圣域后期修为,生的肥头大耳,**着胸腔,满脸金光。
  
      他脖颈上,悬挂的项链,为一截截白森森的骨头。
  
      他一讲话,从那白骨项链内,还传来刺耳的啸声。
  
      听到那啸声,涡流域所有人,都有种头皮发麻,耳膜要洞穿的可怕感。
  
      “太始天宗,金骨头陀!”
  
      有了解这个宗门的炼气士,仰头多看了几眼,轰然变色,赶紧缩头,偷偷摸摸地去金瀚宗、千剑山和神符宗的传送阵,要尽快从涡流域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如今并不在天莽星域。”孟璃硬着头皮,走到前方,对着那人鞠身,行晚辈的礼仪,“在下是神符宗的长老,孟璃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神符宗,还只是一位长老?”满脸金光的那人,咧开嘴,笑眯眯地呵呵一笑。
  
      他大袖一甩。
  
      袖口,灿灿金色光芒,凝为一条金色鞭子,将孟璃抽打的,从半空中一头砸到神符宗的宫殿群。
  
      “轰隆!”
  
      一栋石楼,被孟璃撞的粉碎。
  
      “阁下!涡流域,为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,聂天名下的域界,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金瀚宗那边,一个灵境初期的炼气士,忍不住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灵境……”
  
      金骨头陀哈哈大笑。
  
      其笑声,骤然变得尖锐,音声凝为一束破魂杀音。
  
      跳出来指责的,金瀚宗的那位灵境炼气士,忽地噤声,耳朵流淌出鲜血,躯身像是断了线的风筝,无力地坠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未落地,魂已碎灭。
  
      “刘非!”
  
      金瀚宗的炼气士,惊叫着,将他的尸体半空接住。
  
      再抬头时,所有人的目光,都充满了仇恨,又敢怒不敢言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,不配和爷爷我讲话。”金骨头陀还是笑容可掬,“聂天不在,就让景飞扬、权子轩和瞿明德这类圣域者,速速来见我。还有,尽快通传那什么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,我太始天宗看上了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和陨星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告知聂天,还有三大域界所有宗门的宗主,半月内,都来涡流域,准备迎接我太始天宗宗主的到来。”
  
      这番话落下,涡流域所有的强者,都为之哗然。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,再非你们可以依仗的靠山,这个所谓的古老宗门,已日薄西山,不复往日荣耀。”金骨头陀憨笑着,大大咧咧地说:“十三大域界,还有各大星辰之子,副殿主储睿名下域界,我们都会分刮占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名下的,经过划分,属于我们太始天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从那栋崩塌石楼中,才走出来的孟璃,听闻此言,惊骇的吐出一口口鲜血,脸上苍白如纸。
  
      “太始天宗,竟敢,竟敢挑战碎星古殿的威压!”
  
      “世道变了,连四大古老宗门,都有人敢下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太始天宗从开宗立派起,就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,十万年来,每一代都有神域者出现。这一代的太始天宗,传言宗主闭关三千年之久,始终在冲击神域中期。兴许,那位宗主,成功突破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神域中期吗?真的成功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储睿深陷寒渊星域,罗万象不知动向,殿主和大长老失踪。以碎星古殿如今的境况,碰触到太始天宗,未必就有胜算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听金骨头陀的意思,对碎星古殿起邪念的,可不止他们太始天宗一方啊!”
  
      跨域而来,知道太始天宗厉害的人,一边窃窃私语着,一边默默后退,向传送阵的位置冲去。
  
      “抱歉,我们着急回归乾元星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有事,这就离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外域来者,丢下这番话,就发动了一座座空间传送阵,从涡流域急匆匆离开。
  
      那些外域来客,大多数和涡流域关系并不密切,只是临近的域界,知道涡流域汇聚各方灵材,加来往方便,才特意赶来。
  
      一听说太始天宗,要霸占聂天名下三大域界,大战即将掀开,自然有多远逃多远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走,太始天宗闯入涡流域,金骨头陀痛下杀手,扬名要聂天,要三大域界各大宗门之主,去恭候太始天宗宗主到来的消息,立即以最快的速度,传播开来。
  
      众多星域的宗门,皆收到消息,纷纷被震动。
  
      太始天宗,挑衅碎星古殿!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