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沸沸扬扬
“什么?太始天宗的金骨头陀,在涡流域杀人了?”
  
  “不是吧?涡流域不是碎星古殿,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的名下域界吗?太始天宗疯了不成,这简直就是打碎星古殿的脸啊?”
  
  “聂天,毕竟是星辰之子!”
  
  “但碎星古殿的情况,好像近期非常糟糕啊。储睿被困寒渊星域,季苍、莫珩消失,罗万象闭关太久太久。太始天宗的宗主,传言闭关多年,始终在冲击神域中期。除他外,太始天宗还另有一位神域者啊!”
  
  “太始天宗的底蕴,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,还真有挑战此时碎星古殿的力量啊!”
  
  “聂天,似乎被宗门安排离去了,人在何处?”
  
  “不知道,他,还有陨星之地、垣天星域、天莽星域的炼气士,最终会不会向太始天宗屈服?”
  
  “只有老天才能知道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太始天宗闯入天莽星域,大动干戈的消息,瞬间在人族域界天地传播开来。
  
  各大高等级星域,众多宗门、家族、势力中,都在激烈地讨论着,太始天宗涌入天莽星域,向聂天名下域界,去动手的消息。
  
  ……
  
  暗渺星域,水月宗的领地。
  
  一轮弯月下,水波荡漾的汪洋大泽深处,巨船如山航行,一座座岛屿星罗棋布。
  
  一座座秀丽的,郁郁苍苍的岛屿,以奇特阵法排布。
  
  其中一个岛屿,宫殿林立,赫然是水月宗的宗门坐落地。
  
  “谢宗主……”
  
  一名暗渺星域的虚域炼气士,坐在谢谦设立的席位上,哭丧着脸,唉声叹息,讲述了他在涡流域的经历。
  
  暗渺星域的炼气士宗门,以水月宗为首,可也有很多小一些的宗门和家族。
  
  此刻,那些小宗门和家族的领头者,皆通过传送阵,开赴到水月宗,在大殿内入席后,静默不语。
  
  每一个脸上,都写满了凝重之色。
  
  “事情,就是这样了。”
  
  从涡流域返回,亲眼见证了太始天宗的战舰出现,金骨头陀重创孟璃,斩杀千剑山小辈的于甫生,乃灵隐宗的人,虚域中期修为。
  
  因水月宗和聂天的交好,暗渺星域和涡流域的连通,于甫生才前往涡流域,进行灵材和器物的交易。
  
  他也没有料到,居然好巧不巧地,碰到太始天宗来犯。
  
  “太始天宗,向聂天挥刀,我们该何去何处?”有一位圣域初期者,稍稍挺直背脊,正视着谢谦。
  
  谢谦身后,谢婉婷和谢云海,肃穆地站着,一边旁听。
  
  “各位叔伯,前辈。”谢婉婷开口,声音悦耳柔和,“我们水月宗和聂天,不是结盟了吗?所谓结盟,不就是要共进退?如今天莽星域有了危险,做为盟友的我们,难道要袖手旁观不成?”
  
  许多宗门、家族的魁首,因他这番话,面有愧色。
  
  可很快,他们就想到了和太始天宗对着干的后果,脸上愧色迅速消失。
  
  还是那位圣域者,被众人以眼神催促,硬着头皮,对谢谦说道:“谢老哥,碎星古殿大势已去,太始天宗的实力和底蕴,你也是清楚的。我们暗渺星域,连一位神域都没,和太始天宗发生冲突,根本就是找死啊。”
  
  其余人纷纷点头应和。
  
  谢谦身居主位,目光在那些暗渺星域的魁首脸上,一一看了遍。
  
  他沉默半响,缓缓道:“此事,我水月宗当参与其中。至于你们,要不要和我们水月宗一道儿,进入天莽星域,我不去勉强,你们自行决定。”
  
  “谢老哥,对不住了,我们不愿蹚碎星古殿和太始天宗的浑水。”
  
  “不是不愿,以我们宗门实力,连圣域都没,压根没资格啊。”
  
  “天莽星域那边,我们不打算过去了。”
  
  暗渺星域的宗门势力,一听说谢谦不勉强,赶紧表态,都不打算和水月宗一样,派遣宗门强者去天莽星域。
  
  等他们说完,谢谦才发现,除了水月宗外,竟没有一方跟随。
  
  很明显,没有人敢开罪太始天宗,也没有人觉得聂天和太始天宗的争斗,能获得最终的胜利。
  
  ……
  
  寒霜星域,冰魄神教,万丈雪峰之巅的神殿中。
  
  整日提心吊胆,生怕聂天率领麾下,来冰魄神教兴师问罪的寒穹和孔霜晶,突闻太始天宗进入涡流域,不惊反喜。
  
  很快,冰魄神女凌冰云,就被他们从苦修中唤醒。
  
  “聂天那边,被太始天宗盯上了!”寒穹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,“我还以为,他解决了元阳宗的麻烦,会顺势杀到我们冰魄神教,近期我还在烦愁,不知道找什么人,去说和说和,调节矛盾呢,这下子好了。”
  
  “太始天宗啊,他们不动手则已,一出手,定有十足把握。”孔霜晶道,“短时间内,我们冰魄神教,应该不必担心,会被聂天盯上。”
  
  冰魄神女凌冰云,清冷的眼瞳,满是冷漠,“下手的既然是太始天宗,那别的有神域坐镇的宗门,恐怕也不会置身事外,譬如玄清宫。”
  
  “不错,玄清宫也难惹至极,不比太始天宗弱多少。俞素瑛那女人,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。”寒穹喝道。
  
  “那聂天,能不能活着度过此劫都难说。”孔霜晶哼了一声,“就算渡过了,也要脱一层皮,应该没有余力,找我们冰魄神教的麻烦了。”
  
  “不错。”寒穹附和道。
  
  ……
  
  陨星之地,裂空域。
  
  生命禁地处,那一栋从地底浮出来的宫殿前,聚涌着众多强者。
  
  华暮、祁白鹿,樊锴,赵洛峰……
  
  几乎陨星之地所有宗门的强者,皆抵达于此,商议要事。
  
  董丽,自然也在其列。
  
  她早就从碎星古殿归来,以聂天那枚星辰令,以其中的功勋值,兑换出众多稀缺的天材地宝,分发给那些有望突破到圣域的强者手中。
  
  如岳炎玺般,虚域后期,仅差一步就能跨入圣域者,为重点照顾对象。
  
  她未曾想到,才将众多灵材带回,交给那些人闭关冲圣,就突然碰到太始天宗大举来犯,要所有宗门的宗主,去涡流域,等候叩拜太始天宗宗主的降临。
  
  “聂天人在何处呢?”
  
  天宫的樊锴,辈分较高,沉吟许久,说道:“聂天不在的话,是不是你携带星辰令,和碎星古殿那边沟通一下?”
  
  董丽苦涩一笑,“我从碎星古殿回来时,听到一些消息,说依附他们的十三大域界,全部有灾祸发生。储睿、各大星辰之子,都被安排出去了,还有一个个长老。这种严苛局势下,才导致被方塬带回的元阳宗的吴烛日,还有戚骄阳两个,趁机逃脱了。”
  
  “此时的碎星古殿,就算知道天莽星域的麻烦,怕也抽不出人手,赶来援助啊。”
  
  她说的都是实情。
  
  “那么,联系虚灵教看看呢。”樊锴这话一出来,就后悔了,赶忙对华暮说:“华兄,你和裴琦琦感情好,你去一趟虚灵教,看看能不能说服裴小姐,让她去涡流域坐镇?”
  
  裴琦琦,乃虚灵教教主目前最器重的亲传弟子,她在涡流域,太始天宗恐怕都要有所顾忌。
  
  “说来奇怪,我在看到太始天宗侵入涡流域,就尝试联系虚灵教的人了。”华暮紧皱眉头,“虚灵教那边,说琦琦又在闭关,暂时出不来。”
  
  “不会那么巧吧?”樊锴苦笑。
  
  “五行宗呢?皇津南、娄红烟和候初兰,和聂天关系匪浅,他们呢?”祁白鹿问。
  
  董丽唉声叹息,“他们这些神子神女,所掌控的力量也有限,没神域者能乖乖听命。除非他们请动自己的师傅,不然以他们自身的力量,是没有可能让太始天宗,放弃侵入天莽星域的想法的。”
  
  华暮道:“只希望聂天,能尽快得到消息,能及时归来!”
  
  “他回来,才有希望让太始天宗,乖乖退回去。”董丽也道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