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破冰!
寒渊禁地。
  
  星海深处,一诡异湖泊,表面光滑如镜,森白寒气弥漫。
  
  湖下,不时传来惊天轰鸣。
  
  储睿的神之法相,千米之高,环绕着璀璨星辰,运转浩荡法力,始终在震荡着冰晶湖层。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一次又一次,寒渊的湖水,碎裂,又迅速结冻,周而复始。
  
  湖上,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如一座寒山高高悬浮着。
  
  万千森白寒雾,被他张口吞没着,逸入体内,炼化到寒骨。
  
  极寒宫的吕庆尘,借助寒渊的力量,令寒冰神国恢复原状,在一旁默默等候。
  
  那晶莹剔透的神国内,还有极寒宫数名圣域者,每一个都修炼极寒之力,透出彻骨的冷意。
  
  他们的脸色,皆阴沉着,隐隐有些担忧。
  
  “宫主,我们收到消息,围杀祖光耀等人的,各方宗门势力联军,都失去消息了。”一名极寒宫长老,如丧考批地说道:“有人看到,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,在我们寒渊星域飞逝而过。”
  
  “罗万象……”吕庆尘略有些惊奇,“他和储睿向来不合,传言他还在闭关,怎会突然降临寒渊星域?”
  
  “毕竟关乎碎星古殿的生死存亡吧。”那人道。
  
  “玄清宫也在那边,罗万象出手,也不一定能轻易获胜吧?”吕庆尘嘀咕着,道:“那罗万象虽有神域中期的修为,可在上一代的星辰之子中,他的天赋和资质,都极其一般。他的神域中期,不如外界所想的那般可怕。”
  
  顿了数秒,吕庆尘低头,俯瞰着寒渊,道:“他应该连储睿都不及。”
  
  “他不及储睿,可他如果来了的话……”话到这里,那人敬畏地,看了一眼冰骨大尊。
  
  “在寒渊,我能镇压储睿,也能镇压罗万象。”冰骨大尊喝道。
  
  此言一出,众人立即心定下来。
  
  ……
  
  三日后,玄清宫的那艘银色巨船,霍然驶入寒渊。
  
  “玄清宫!”
  
  吕庆尘催动着寒冰神国,向那银色巨船接近,远远喝道:“俞宫主,你们那边的局势如何?我听说罗万象现身了,我们寒渊星域那些圣域者,下落如何?”
  
  晶莹神国中,极寒宫的炼气士,翘首以待,都等候着俞素瑛的消息。
  
  俞素瑛站在巨船的船首,背后七位圣域者,静默不动。
  
  她深锁着眉头,脸色略显苍白,待到吕庆尘接近,才低叹道:“我也没料到,罗万象会突然抵达。你们寒渊星域的那些圣域者,皆被罗万象屠戮。而我,也非罗万象之敌,借助器物,还有这首战舰,匆忙逃离出来。”
  
  “罗万象人呢?”吕庆尘喝道。
  
  俞素瑛没立即答话,眼珠子一转,瞄了瞄冰骨大尊。
  
  冰川打造的王座,高耸而立,那位十万年前,敢于争夺骸骨族族长的大尊,如一块千万年不会动一下的寒石,端坐王座。
  
  其骨身,像是由万载寒冰,一块块雕琢而成,骨头内血液如寒流涌动。
  
  俞素瑛在他身上,感应出的极寒气息,和那神秘莫测的寒渊,简直一模一样,甚至比寒渊给人的感觉,都要冰寒一些。
  
  “这位,就是冰骨大尊!”
  
  吕庆尘以为她担心罗万象,用庄严肃穆的语气,向她介绍:“大尊十万年前,从骸骨族离开后,就以寒渊之力,修复了骸骨不破身,将骸骨之身沉落于寒渊。他以寒渊之力,炼化到血脉,早已恢复巅峰,重返十阶中阶的血脉。”
  
  “大尊,已参透寒渊的奥妙,气血和寒渊融合为一。”
  
  “或许再有数千年,大尊能通过寒渊的奥妙,令血脉再一次蜕变,跻身到十阶的高阶。到了那时,大尊就是诸天万域中,又一位霸主。”
  
  吕庆尘毫不吝啬地赞美。
  
  冰骨大尊依旧静坐,沉默,一言未发。
  
  “厉害,厉害。”俞素瑛嘴角扯动,一副佩服的神色。
  
  “不对!”
  
  冰骨大尊别扭的声音,倏一响起,星空就“喀喀”脆响,如要冰冻炸裂开来。
  
  他那寒晶般的冷冽眼瞳,猛地盯住俞素瑛。
  
  “邪冥族的气息,在你身上,你携有邪冥之气。”冰骨大尊哼了一声,“还有一股气血之力,应该是碎星古殿,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的。你……”
  
  “轰!”
  
  冰骨大尊的一番话,尚未说完,玄清宫的那艘银色巨船,就猛地加速,撞击到吕庆尘的寒冰神国。
  
  “七清银天诀!”
  
  七位圣域者,联合俞素瑛的力量,陡然爆发。
  
  以俞素瑛牵动揉炼,金木水火土冰雷,七种不同的灵力汇聚,如一杆天神御动的银矛,星空拖曳着璀璨流光,刺入寒冰神国。
  
  “俞素瑛!”
  
  吕庆尘的惊叫声,震天碎地,刺耳至极。
  
  可他再叫喊,也未能改变什么。
  
  以寒渊的寒气,辛辛苦苦再次构筑搭建的神国,沙丘被战车撞击般,因那一束绚烂银光洪流,顿时分崩解体。
  
  “咔咔!”
  
  神国碎片,一块块的,漫天冰岩般,坠落到寒渊的冰湖表面,炸的粉碎。
  
  炸碎的神国,有许多晶莹的冰光冰丝,于寒渊的冰面飞动着,似在汲取寒渊之力,要继续重聚开来。
  
  隐约间,还能看到一个白蒙蒙的虚影,忽然落入寒渊。
  
  “出来!”
  
  吕庆尘大惊之下,伸手一招,那沉落在寒渊中的极寒天冰剑,飞逝而出。
  
  “大尊!大尊救命啊!”
  
  其余的极寒宫圣域者,在寒冰神国碎裂后,猛然瞧见无数净天神芒,密密麻麻地飞来,全部面无血色。
  
  他们和玄清宫暗中有勾结,对俞素瑛的认识,自然深刻。
  
  净天神芒有多么恐怖,他们都心知肚明,这种专破域界、气血海,一切界壁、结界的芒光,本就是玄清宫的镇宫至宝。
  
  只见,他们一个个祭出的寒冰圣域,被净天神芒触及后,瞬间多出千万孔洞。
  
  圣域被破开,灵魂意识和寒冰之力,一溃千里的憋屈感,令他们只能去求救一个外人——冰骨大尊。
  
  和他们一样境界,只是略高一筹的吕庆尘,寒冰神国都爆碎了,如何指望?
  
  “人族神域,仅初期修为,持不朽神器,还是能看一看的。”冰骨大尊令人头皮发麻,血液冻结的声音,终于又一次响起。
  
  相隔极远,他活动了一下脖颈,“喀喀”作响。
  
  “血脉,死亡冰爆!”
  
  寒渊底下,一块占地近千亩的坚冰,受其血脉引动,因其灵魂的指唤,瞬间从寒渊脱离而出。
  
  那块坚冰,仿若另外一个寒冰神国,轰然撞向玄清宫的银色巨船。
  
  坚冰中途爆碎。
  
  更多碎小的,千万块碎片,凝为寒冰锋锐的风暴,夹杂着浓浓的死亡气息,席卷向俞素瑛,还有那艘银色巨船。
  
  从那寒冰风暴透出的气息,死亡意味,若落入一方域界,或能令一域生灵涂炭。
  
  “骸骨族,十阶大尊!”
  
  俞素瑛深吸一口气,脸色凝重至极,两手不断牵引法决,那艘银色巨船,如化作狰狞巨兽,内部轰隆隆爆鸣。
  
  镌刻在船体的,三十九种玄清宫的古老阵图,纷纷运转。
  
  玄清一气阵,天请玄流,古法聚灵阵,天工阵图……
  
  一个个阵法,有的出自玄清宫,有的乃是玄清宫从别的宗门购置而来,其中有几个阵图,还出自五行宗和虚灵教,神秘莫测。
  
  七大圣域者,也都一一发力,将不同属性的力量,包括圣域都融入银色巨船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三十九呈结界,一层接着一层,环环笼罩着银色巨船,防御着冰骨大尊的寒冰风暴。
  
  “啪啪啪!”
  
  结界,一层层爆灭,死亡之力和极寒之力,疯狂冲击银色巨船。
  
  那银色巨船,剧烈地摇晃着,每动一次,都溅射出,亿万能量颗粒,还有飞逝的灰白气血。
  
  冰骨大尊的寒晶眼瞳,都现出一丝惊诧,端坐的骨身,慢吞吞站起。
  
  然而,就在冰骨大尊站起霎那,他眼瞳中,突现骇色。
  
  “我的血脉,竟被隐隐压制,无法达到巅峰。一成,整整一成的血脉力量,被限制了,不能尽展威力。”
  
  他四处张望,那种束手束脚的难受感,令他渐渐变得暴躁。
  
  “谁,究竟是谁?是谁在暗处,敢压制我的血脉?”冰骨大尊怒吼声声。
  
  “在下,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,聂天。”一人从寒雾深处,不慌不忙地走出来,“早闻大尊闻名,小子今日特意来拜见,还望大尊给个薄面,让我将我宗的储睿,从寒渊带走。”
  
  ……nt
  
 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