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大尊之威
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闪烁着赤红血芒,就在聂天胸腔前方,横空而浮。
  
  始源时代,生灵霸主的气息,从中传播开来。
  
  那种气息,对大多数具备血脉的异族,都有超强的压制力。
  
  高等级的生命种族,如擎天巨灵、古兽族、巨龙,还有邪冥、古魔等种族,血脉的烙印深处,都有恐惧的记忆。
  
  骸骨族,也不例外。
  
  冰骨大尊的血脉,因那截骨头的“血脉压制”,有不少精妙之处,都难以动用。
  
  连他冲击俞素瑛,玄清宫银色巨船的“死亡冰爆”威力,都在聂天出现后,明显弱了一成。
  
  “蓬蓬!蓬蓬蓬!”
  
  环绕着银色巨船,一层层的结界,被死亡冰爆冲击到,爆灭的速度,缓慢许多。
  
  “混血者罢了,不是没有见过。”冰骨大尊寒玉般的骨身,如冰雕,他肢体活动时,“喀喀”脆响,“就凭你,区区一位星辰之子,敢向我要人?你以为你是谁?在下方寒渊镇压的,可是你们碎星古殿,上一代的星辰之子储睿!”
  
  “你当你是季苍吗?给你一个薄面,哼!”
  
  一束束冰棱,由寒渊的极寒之力,虚空凝炼而出。
  
  冰棱中,有丝丝森白的雾气,灵蛇般游弋。
  
  数十米长的冰棱,都被冰骨大尊赋予了一缕,他的死亡气血。
  
  “死亡冰矛!”
  
  霎那间,十几个冰棱,就向聂天穿透而来。
  
  冰棱所过处,空间被冻结,浓郁的死亡气息,弥漫天地,似乎要将一切有生命意识的血肉生灵,都给化作死物。
  
  “咻!”
  
  一条绚烂的剑芒,光河般划空而来。
  
  冰棱逝过,被冷冻的空间,似被震碎。
  
  剑芒如溪河,携带着破碎域界壁垒,穿透一切的凌厉,凿向寒渊表面的冰湖。
  
  结冰的湖面,下方星光璀璨,储睿的神之法相,环绕着漫天星辰,还在动用灵诀,轰击着冰湖。
  
  冰湖表面,以冰骨大尊血脉构建的,层层气血变化的血之脉络,瞬间明亮一下。
  
  寒光熠熠,冰晶颗粒,注入寒渊表层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破穹剑的一击,凿在一个花纹妖异的图案。
  
  一股骸骨族独特的,湮灭生灵的死亡锐气,顺着破穹剑,闯入到尹行天的剑之领域。
  
  万剑虚影,由突然冒出的尹行天周边,浮现出来一霎。
  
  一霎后,死亡气息侵蚀,就见尹行天祭出的万剑虚影,水中倒影消失。
  
  “玄雷!”
  
  莫千帆的爆吼声,随后响起,一枚有云霄雷池凝结的硕大天雷,轰撞向冰骨大尊。
  
  冰骨大尊冷哼一声,冲霄而起,他身下的那座冰川宝座,被玄雷炸的粉碎。
  
  可碎裂的冰川宝座,一块块碎冰,并没有坠落向寒渊,而是定格虚空,并在悄然排布着,似在变幻为器物。
  
  “丝丝!”
  
  寒渊中,有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灰白色的,死亡气息,升腾出来,注入那些变幻的碎冰中。
  
  “骸骨不破身!”
  
  冰骨大尊的躯体,一丈丈的拔高,数秒后,他就变得和莫千帆的神之法相那般,如一座携带着死亡气息的千米冰川,透出令人心悸的气息。
  
  “滚开!”
  
  冰骨大尊晶骨手掌,重重拍击向莫千帆的神之法相。
  
  缠绕着亿万雷电的莫千帆,被他一掌拍来,雷电如灯火,被打的一一熄灭,连莫千帆本身,都被拍的不知道爆退多远。
  
  冰骨大尊的骸骨不破身动用后,力大无穷,死亡气息弥漫着,又迸发出阴寒的奥妙,气势恐怖至极。
  
  “还有你们!”
  
  他霍然握拳,轰击向玄清宫的银色巨船。
  
  一拳砸下,天崩地碎,星河倒悬般,威力绝伦。
  
  还有一部分,没有破碎的结界,像是烟花炸开,一下子全部碎灭,那银色巨船也被打的凹陷一大块,瞬间被轰到数万米之外。
  
  “砰砰砰!”
  
  冰骨大尊释放的一束束死亡冰矛,如加长的钢钉般,重击在星空巨兽的那根骨头。
  
  血光飞溅,死亡冰矛,接连粉碎。
  
  星空巨兽的骨头,没有一丝裂纹,坚固如天地间的神铁。
  
  可紧握骨头的聂天,则是在死亡冰芒的这一重击下,连人,带着死亡冰矛,也跌落到万米外。
  
  莫千帆,玄清宫的银色巨船,加聂天,在冰骨大尊起身,真正下手后,都被打的四处横飞。
  
  “哗啦!”
  
  其爆碎的冰川王座,抽离死亡之力,终完成蜕变,凝为一个银白色的长矛。
  
  “湮灭骨矛!”
  
  此矛一成,冰骨大尊的气息,又节节攀升。
  
  浓郁的死亡之力,混杂着寒渊的寒雾,向周边星河弥漫开来。
  
  转眼间,千里区间的星河,都被那“湮灭骨矛”的气息影响,所有生灵,都像是被带入一个没有生机的冰冷的死亡绝地。
  
  每个人的灵魂,血肉,都被那杆银白色的长矛影响。
  
  “骸骨族,和碎骨刀齐名的重器——湮灭骨矛!此物,和我们人族的不朽神器一样,都是世间最可怕的器物!”
  
  银色巨船堪堪停住,俞素瑛眼见那长矛出现,雍容华美的脸上,满是凝重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持有星空巨兽骨头的聂天,猛然止住,嗅到那长矛的气息,也变了脸色。
  
  来前,他绝对没有想到,骸骨族的这位大尊,竟如此可怕。
  
  本以为十阶中阶血脉的冰骨大尊,和碎星古殿的副殿主罗万象,实力就在伯仲之间。
  
  何况,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还迈入神器三品,力量还大大提升了一截。
  
  尹行天、莫千帆加俞素瑛合力,还有那一株奇花的出现,使得他们将罗万象都重创,令其不得不放弃克莱斯特逃遁。
  
  能联合败罗万象,聂天就觉得众人合力,也能败冰骨大尊。
  
  尤其是冰骨大尊还需要分心,去镇压寒渊内,碎星古殿的另一个副殿主,一旦给储睿挣脱,又是一股超强助力。
  
  在聂天来看,能否令太始天宗乖乖的退出天莽星域,让太始天宗付出代价,关键就在储睿身上。
  
  所以他说动了俞素瑛,来寒渊,向冰骨大尊下手。
  
  他们没想到的是,寒渊处的冰骨大尊,强大到如此不可思议!
  
  “成名十万年,敢和晶骨大尊叫板的这位大尊,果然厉害。”莫千帆灰头丧脸地,从滚落地回来,嘴角满是苦涩,“聂天,我的雷霆之力,对邪冥族有一定克制力,对骸骨族,效果并不明显,何况他血脉更高。”
  
  “你们,先在这里,静观其变。”俞素瑛吩咐一句,要银色巨船别在靠近,自己慢吞吞地,重返寒渊。
  
  寒渊处。
  
  冰骨大尊的冰冷眼瞳,垂头看着尹行天,“想破掉寒渊的冰层,将储睿救下?你以为,凭你的不朽神器,就能洞穿冰层?你才什么境界?连神域都没有突破,这不朽神器的最强威力,你根本都不能激发出来。”
  
  尹行天抬头,提着破穹剑,看着冰骨大尊,沉默了下来。
  
  他试过了,以他现今的境界,全力施展破穹剑,还是不能洞穿冰层,不能令储睿从寒渊底下走出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