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双重血脉
“大尊威武!”
  
  极寒宫的一众圣域者,齐声欢呼。
  
  吕庆尘松了一口气,赶紧缩到寒渊一角,提炼寒渊中的寒气,试图重新聚拢寒冰神国。
  
  冰骨大尊从冰川王座站起那一刻,聂天、俞素瑛等人的注意力,就没有再落向吕庆尘,还有极寒宫的炼气士。
  
  在俞素瑛眼中,极寒宫……根本不足为惧。
  
  吕庆尘也乐的轻松,还以眼神示意宗门强者,要他们悄悄远离战场,尽快恢复战力,别耽误冰骨大尊和俞素瑛等人的战斗。
  
  他比任何人,都清楚冰骨大尊的强悍,知道这位骸骨族的大尊,有多么的恐怖。
  
  “就凭你们几个,也敢来寒渊,敢从我手中抢人?”冰骨大尊的庞大寒晶骨身,虚空而立,其声轰隆隆响起。
  
  湮灭骨矛,透出的气息,蔓延向周边星空。
  
  “呼呼!”
  
  亿万里之外,寒渊星域的一个个域界,都被湮灭骨矛的气息影响。
  
  有一域界,荒山野岭的墓园,沉尸多年的尸骨,渐有死亡气息被牵动,向外域的星河逝去。
  
  类似的情形,在很多的域界发生。
  
  诸多域界天地,只要有尸骨大量存在的异地,都有一丝丝的死亡之力,被引发带离。
  
  骸骨族的族人,很多以埋骨之地的尸骨,来强大血脉,研习诸多邪诡的死亡秘术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
  人族,异族,古兽、巨龙,所有生灵死亡的尸骨,都会有死亡之力散逸。
  
  对骸骨族而言,不仅人族,世间所有具备血肉灵魂的生灵,一旦死亡了,都是他们的修炼资源。
  
  因此,此族在异族中,都是异类。
  
  妖魔族、邪冥族、幽族、木族等种族,没有必要的话,也尽量避免和骸骨族过多接触,从骨子里都排斥骸骨族。
  
  “死亡气息!”
  
  “死去的尸骨,有淡淡的能量飞天而去,那些力量,受什么吸引?”
  
  很多域界中的,修炼极寒之力的炼气士,望着死亡气息飞逝,都发出惊叫声,都仰望着天穹,暗暗惊恐。
  
  “湮灭……”
  
  冰骨大尊手中骨矛,缓缓扬起。
  
  骨矛一动,浓郁至极的死亡气息,就在骨矛旁边,衍化出十几种不同的死亡法则,似在以这种方式,宣告着死亡才是最终的归宿。
  
  湮灭骨矛直指俞素瑛。
  
  神域初期修为,被万千净天神芒庇护的俞素瑛,看着那湮灭骨矛,看着骨矛旁边灰白色的气流,衍化死亡大道真谛。
  
  俞素瑛明耀的眼瞳,逐渐变得灰暗,生机似在一点点流逝。
  
  “嗤!嗤嗤!”
  
  众多的净天神芒,异响连连,忽闪忽灭,如被死亡奥义反复冲击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另一端,冰骨大尊从那寒渊中,抽离出冰渣浑浊的寒流,冲击向莫千帆。
  
  祭出神之法相的莫千帆,被那寒流浇灌正着,那具庞大的神之法相都“喀喀”脆响着,似在被一点点冰冻。
  
  莫千帆不得不催发极致的雷霆,以一枚枚拳头大小的玄雷光球,轰炸自身。
  
  他也疲于应付,再没有多余的精力,去做别的事情。
  
  唯有聂天,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被冰棱冲撞,被重击过后,未被冰骨大尊第二次下手攻击。
  
  或许,在冰骨大尊的眼中,聂天此时的境界,还有血脉等阶,远不够看。
  
  一旦解决俞素瑛、莫千帆、尹行天,他不论逃往何处,在寒渊星域内,都死路一条,注定被逮住抹杀。
  
  “冰骨大尊,血脉奇奥,死亡血脉内,又蕴含极寒之力。”聂天打量着战局,脸色沉凝,暗暗思考,内心比较。
  
  碎灭战场时,他也见过妖魔族、邪冥族、幽族的一些大尊,还见过擎天巨灵。
  
  可他如今细想,才觉得眼前的冰骨大尊,十阶的高阶血脉,可能比他之前所遇的异族大尊,要强悍一筹。
  
  “是因为死亡血脉,还延伸出极寒奥妙吗?如果是这样,那冰骨大尊的血脉,其实是双重的,死亡和寒冰共存……”
  
  “双重血脉?”
  
  聂天眼瞳爆亮。
  
  突地,一缕隐讳的,异常难查的神念,竟在聂天胸口第三枚碎星印记内,悄然滋生。
  
  第三枚碎星印记,聂天尚未参透,记载着筑域之术。
  
  这枚碎星印记的奥妙,他一无所知,因为境界以前没达到,后面因种种事情,也没有闲工夫去揣摩。
  
  此刻,第三枚碎星印记,忽有异常神念,让他非常意外。
  
  他略一思量,急忙从灵魂识海中,抽离一缕星魂之力,融入真魂念头,去探察第三枚碎星印记中,悄然滋生的神念。
  
  “我是储睿,这一缕神念,是我被围困前,偷偷释放在外的……”
  
  聂天猛然一惊,发现从那滋生的神念内,透出来的念头,竟然是被困在寒渊下方的副殿主。
  
  “宗门碎星印记,有其奇妙之处,曾经我也是星辰之子,自然知道。我这一缕神念,能感应并沟通第三枚碎星印记,和你进行灵魂念头的交流。”
  
  “冰骨大尊在骸骨族的历代大尊中,都是天纵奇才,他的血脉含有死亡、寒冰两种奥妙。当年,他和晶骨大尊的一战,虽落败,但晶骨大尊都没有能力,将他斩杀,只能放任他离开。”
  
  “他选择寒渊,沉骨于此,就是要借助寒渊的奇特,将他血脉中的极寒之力,无穷潜力给发掘出来。”
  
  “十万年了,他血脉中的极寒玄奥,不知道精进了多少倍。”
  
  “此时的他,比十万年前和晶骨大尊战斗时,要强的多。因为当初他的极寒血脉,还没有爆发出来,依仗的只是死亡之力。”
  
  “同为十阶中阶大尊,他要比妖魔族的嗜血大尊,骸骨族现在的白骨大尊,都要强大一截。”
  
  “我,也是和他真正战斗后,才知他的厉害。”
  
  “要想破寒渊坚冰,要想胜冰骨大尊,你们还不够,需要我先从寒渊底下,碎裂冰湖走出来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副殿主储睿的念头,持续地,在聂天胸口第三枚碎星印记传来。
  
  聂天沉默着,注意聆听,时而以自己的意识,和储睿进行着交流,询问该如何去做,才能众人合力,从冰骨大尊的手中,将他解决出来。
  
  “冰火不容,烈焰,极致的火焰,融冰!”
  
  半响后,聂天陡然一震,在储睿的指引下,又想起了火焰灵丹内,那一簇火种。
  
  ——神火馈赠的火种!
  
  火种,得到他精血的注入,也升华了,气息和极炎星域的神火,变得相差无几,纯粹至极。
  
  “只需一点火芒,极致的火芒,穿透岩冰层即可!”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橘红色火种,因聂天的召唤,由那枚火焰灵丹飞离。
  
  “星烁!”
  
  星辰之力激发,如短途穿梭了虚空,聂天一下子越过冰骨大尊,镇压莫千帆、俞素瑛的战区,到了尹行天头顶。
  
  尹行天一愣,就将星光一闪,聂天倏地出现。
  
  他摇了摇头,略有些颓丧地说道:“这寒渊的坚冰层,不知如何形成的,硬到了极点。我的破穹剑,竟然都没有办法,将坚冰洞穿。”
  
  “不能破,是冰骨大尊参透的极寒大道奥义,自成血脉秘阵,烙印在冰岩。”
  
  聂天双手御动那截星空巨兽的骨节,狭长骨节如赤红神矛,已有两百米长,赤红闪电般,刺向寒渊。
  
  冰骨大尊以极寒之力,死亡之力,分别压制莫千帆、俞素瑛,还有余力。
  
  他垂头,寒晶般的眼瞳,冷冷看了一下,漠然道:“不自量力。”
  
  “擎天之怒!”
  
  集结星辰、火焰、草木之力,生命血脉,灵魂之力,星魂之光,一切聂天能动用的力量,以那截星空巨兽为载体催动。
  
  “嗷!”
  
  如有被称呼为古神的,擎天巨灵的咆哮声,隔无穷星域,跨死星海,轰隆隆传来。
  
  “这是,这是……”冰骨大尊都为之一惊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星空巨兽的骨头一端,锋利地扎向冰岩。
  
  冰岩内,众多以冰骨大尊的极寒血脉奥义,绘刻出来血之脉络,清晰浮现,有不少血之秘阵突然崩裂。
  
  但,新的血脉之力,寒晶怪蛇般蠕动着,又要迅速修复。
  
  破穹剑,未能一击破开,就是那血之秘阵被破坏的部分,都能在冰骨大尊的血脉之力下,以电光火闪的速度,极快重新绘刻聚拢。
  
  意外,因那一簇火种而发生。
  
  待到那一簇橘红色的火种,落向被骨头刺入的冰岩,烙印在下方的,以冰骨大尊的精血刻画的血之秘阵,竟无法如往常般,立即重新复原。
  
  冰骨大尊的眼瞳,寒光摄人。
  
  “喀!喀喀!”
  
  本不能寸进的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一寸寸的,洞穿下来。
  
  “破穹!”
  
  尹行天瞧出机会,又是一剑,化作匹练神光,凿向冰岩。
  
  这一剑出,万千剑影剑意一聚,像是有千万个尹行天同时挥剑,剑芒、剑影交融,形成的至强一击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绚烂神光,终将岩冰捣碎,炸出一个裂开的洞口。
  
  裂开的洞口中,还有聂天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洞穿的部分,有再也压不住的璀璨星芒,迸然而出!
  
  “冰骨大尊!”
  
  储睿的洪亮声音,从寒渊底下传来,他神之法相一变,如一束星流,瞬间挣脱。
  
  等他的神之法相,又在外界变幻出,寒渊星域的重重迷雾,都仿佛被驱散掉,有临近的别的域界天地的颗颗繁星,似被其点亮了,照耀在他身上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