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寒渊之谜!
“总算是出来了。”
  
  储睿那具臃肿不堪的躯体,变为神之法相以后,居然异常的威武霸道。
  
  其神之法相,如环绕于群星之间,徜徉在星云中。
  
  这一方,终年被寒雾笼罩的星空,被照耀的大放光明。
  
  外域星海的,一颗颗繁星,璀璨闪亮着,似和储睿的神之法相,瞬间就有了沟通。
  
  “冰骨大尊!”
  
  储睿眸中杀机凌厉,硕大的肥手,虚空牵动。
  
  “咻!咻咻咻!”
  
  数万里外,一束束飞逝的流星,轨迹骤然一变。
  
  流星因储睿的神之法相而动,拖曳着绚烂的流光,带着能洞穿一域的气势,闪电般飞了过来。
  
  因湮灭骨矛的死亡冰冻之力,被封禁的天地,立即被凿开来。
  
  “喀嚓!喀嚓!”
  
  破冰脆响,从一层层空间响起,清脆悦耳。
  
  “你能限制我,不是你真有多么强大,而是借助寒渊之力,设计坑害了我。”储睿低头,俯瞰着晶莹透亮的寒渊冰层,眼中有着一抹,极深的忌惮之色,“这寒渊,毕竟乃冰帝玄瑀,碎灭神域衍化而成。”
  
  “你沉骨于此,参悟的,还不是冰帝的极寒大道奥妙?”
  
  “我也是一时不慎,误入寒渊底部,才知寒渊竟是冰帝玄瑀陨灭后,神域转化而成。你以冰帝玄瑀的残缺神域,以其遗留的神力,他当年勒破的极寒阵法,加自身血脉之力,来镇压我,非你冰骨大尊本来的力量。”
  
  储睿冷哼。
  
  “冰帝玄瑀!”
  
  “寒渊,竟然是冰帝玄瑀的神域,变幻而成!”
  
  俞素瑛还有莫千帆,都目显惊容,分明也是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。
  
  连极寒宫中的,一些圣域级别的强者,都是眼神茫然,呆呆地看向那寒渊,“冰帝玄瑀的神域?真的吗?”
  
  他们去看吕庆尘。
  
  唯有吕庆尘,表情没一点变化,显然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。
  
  他哼了一声,“寒渊的秘密,也是极寒宫的最大秘密。寒冰神国,还有极寒天冰剑,都和寒渊有着很大的联系,你们非极寒宫的宫主,有些事情不知道,很正常。”
  
  这话一出,相当于承认了储睿的说法——寒渊和冰帝玄瑀确实有关。
  
  “冰帝玄瑀?”寒渊冰层上,以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以火种,洞穿岩冰层的聂天,困惑地询问尹行天,“那是何人?”
  
  储睿挣脱后,尹行天和聂天两人,还在冰面。
  
  冰面的裂口,在尹行天将破穹剑拔出后,又迅速结冰愈合。
  
  聂天抽出那截骨头,那一簇橘红色的火苗,也由冰岩呈飞出。
  
  “冰帝玄瑀!”
  
  尹行天以敬畏的眼神,望着那冰岩,还有冰岩内游弋的晶莹光线,“玄瑀,是在我们人族的历史上,曾诞生过的一位天纵奇才。冰帝,没有依附任何宗门,也不是出自四大古老宗门,完全以自身的力量,从一个偏僻的域界,一步步修行强大。”
  
  “最终,他跻身到神域后期境界,乃无数年来,人族历史上,除四大宗门外,极少的几个,能踏入神域后期的强者!”
  
  聂天油然而生敬意,道:“如冰帝玄瑀般的超绝人物,因何而陨灭?”
  
  “妖魔族,炼狱血海的主人,一位十阶高阶血脉的妖魔大尊。”尹行天苦笑,“炼狱大尊,乃妖魔族血狱大君卡迪的血脉源头,曾为妖魔族一位巨擘,威震诸天域界。”
  
  “冰帝玄瑀,就是因为和炼狱大尊一战,神魂俱灭,只剩残碎神域消失,不知归宿。”
  
  “冰帝陨灭,炼狱大尊也两败俱伤。不过炼狱大尊的一滴精血,战前就被妖魔族以秘法保存在炼狱血海,炼狱大尊死亡后,那一滴精血,吸纳炼狱血海的浓郁气血,又有了复苏重活的可能。”
  
  “卡迪大君,本就是坐镇炼狱血海,帮那位大尊去复活的人物。”
  
  “可惜,听说这位血狱大君,死在了你们陨星之地。”
  
  尹行天一番话说到最后,表情变得古怪起来,似乎认定卡迪大君的死亡,和陨星之地没有太多关系。
  
  一得知寒渊,和冰帝玄瑀有关,莫千帆、俞素瑛,也都神情肃穆,满脸敬意。
  
  “吕庆尘!”俞素瑛厉喝,“寒渊,既然为冰帝玄瑀的神域变幻而成,你身为极寒宫宫主,居然允许骸骨族的冰骨大尊,以骨身沉落?”
  
  在她的指责下,吕庆尘面有愧色,讪讪道:“十万年前,大尊的骸骨,就落入寒渊了。那时,那时的我,还没有出生呢……”
  
  “极寒宫,一代代宫主,看来和冰骨大尊早就搭上线了。”俞素瑛冷着脸,道:“我之所以临时改变主意,就是因为进入寒渊星域后,方才知道你们和冰骨大尊,也有来往!”
  
  “我玄清宫为人族宗门,我们可以为宗门发展争斗,却不会和异族来往!”
  
  吕庆尘哼道:“有些事情,非我所愿。我极寒宫的每一代宫主,都会去寒渊参悟极寒之力,都会碰到冰骨大尊,我……”
  
  他想说,他也是被迫无奈,想说他也是沉入寒渊后,受制于冰骨大尊,将整个极寒宫都被迫绑在冰骨大尊身上。
  
  “不必多说了。”储睿很不耐烦,神之法相踏着星河,一步步走向冰骨大尊。
  
  一颗接着一颗,硕大的星辰结晶,从储睿袖口飞出,排列出种种玄奥的星辰法阵,流溢着运转星河,拿捏日月,倒悬天地的强大气势。
  
  “冰骨大尊!我从寒渊走出了,你……还要继续战斗下去吗?”
  
  “储睿,我镇压你,是借助寒渊之力。”冰骨大尊傲然抓住湮灭骨矛,“但我本就有胜你的力量,只是要耗去我很多手段功夫罢了。你既然出来了,还有两位神域在,此战……”
  
  冰骨大尊也有些犹豫。
  
  “副殿主!”聂天皱眉。
  
  好不容易将储睿解救出来,他觉得以储睿的力量,众人合力,完全能斩杀或重创冰骨大尊。
  
  可是,看储睿的意思,似乎并不想继续战斗下去。
  
  “聂天……”储睿的声音,从他胸口第三枚碎星印记传来,“宗门处境,岌岌可危。而你也说了,你名下的天莽星域,还被太始天宗给盯上了。我和冰骨大尊一战,不论胜负如何,恐怕短时间内,都没有再战之力。”
  
  “罗万象,和邪冥族暗中来往,我若再出大麻烦,宗门怕是真要从四大古老宗门除名。”
  
  这番话,唯有聂天能听到。
  
  储睿的无奈,憋屈,表达的清清楚楚。
  
  一想起天莽星域的变动,聂天沉吟后,也沉默了。
  
  也在这时,冰骨大尊看了看储睿,还有俞素瑛、莫千帆,又瞥了一眼尹行天,突然挥了挥手,道:“杀了你们,我也要付出不小代价。算了,你们自行离去吧!寒渊星域,以后你们不许踏足,不然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  
  “寒渊星域,为我人族领地,你一骸骨族大尊,妄想彻底收拢不成?”俞素瑛冷哼。
  
  “人族域界,还有我们骸骨族领地,以后说不定会接壤连接。”冰骨大尊的眼瞳,闪耀着意味深长的目光,“时代不同了,只是你们玄清宫,暂时还不知道罢了。”
  
  “不同,什么不同?”俞素瑛茫然。
  
  此话,罗万象说过,如今一位骸骨族的大尊,也说了时代不同。
  
  这令俞素瑛很困扰,不自禁地,以眼神询问储睿。
  
  储睿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。
  
  “你说的时代不同,是指众多混血者的出现吗?”聂天突然插话,“有一全新的域界天地,众多混血者存在。新的域界天地,混杂着人族,异族,甚至古灵族,还有众多混血者,你……和他们有关?”
  
  冰骨大尊的冷冽目光,猛地看来,“没想到你这位星辰之子,知道的倒是不少。你说的他们,我有过接触,是他们找到了我,但是被我拒绝了。不过,他们对我说的事情,如果是真实的,那他们的力量,足以改天换地。”
  
  “四大古老宗门,都未必能阻止他们,所以会有新时代,由人族域界天地起始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