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血脉转化之术
“寒渊,冰帝玄瑀的残破神域……”
  
  玄清宫的俞素瑛,皱着眉头,看着冰岩覆盖,寒雾弥漫的湖泊,眼中绽出一道异彩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玄清宫的银色巨船,飞离许久后,又悄悄靠拢。
  
  “师姐!”
  
  银色巨船前沿,一名身穿银衣,气息幽冷,年龄仿佛仅二十出头的女子,急切地嚷嚷着。
  
  “小清,你怎么这时来了?”俞素瑛又惊又喜。
  
  韩清,俞素瑛的小师妹,圣域后期修为,其修炼的秘术法决,恰巧也是寒冰之力。
  
  俞素瑛和极寒宫勾结,答应吕庆尘的条件,要帮吕庆尘对付碎星古殿的祖光耀等人,一方面是打压碎星古殿,另外一方面,也是想要从极寒宫得到一些极寒属性的至宝,希望能般韩清突破境界。
  
  对小师妹韩清,俞素瑛有一种很复杂的情感。
  
  韩清,是她师傅临时前,最后一次外出游历收下的徒儿,没有太久,她师傅就撒手而去。
  
  她师傅一走,她就顺势成为玄清宫的宫主,并踏足圣域境界。
  
  韩清,几乎是她一手栽培出来,修行的法决秘术,和她也不尽相同,反而是极寒秘术。
  
  可韩清的资质,简直好到不可思议,在寒冰之力的修行感悟上,俞素瑛甚至觉得,韩清比冰魄神教的冰魄神女,都要强势一筹。
  
  事实上,韩清也的确在小小的年纪,就修炼到圣域后期。
  
  她比冰魄神女的实际年龄,要小了太多太多。
  
  “修极寒之力,圣域后期修为。”相隔极远,聂天瞄了一眼韩清,只觉得此女冰肌玉骨,单以容貌而论,比冰魄神女毫不逊色,比旁边的俞素瑛,也超出一筹,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历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聂天的生命血脉,突生出异样感,眼瞳绽放出神光。
  
  在他细看下,生命血脉的感知中,韩清的一截截骨头,分明有点不同寻常,不仅蕴含着极寒之力,还有极淡的寒晶颗粒。
  
  那些寒晶颗粒……
  
  一个惊人的猜想,在聂天的脑海浮现。
  
  “速速离去吧!”
  
  冰骨大尊冷哼一声,提着湮灭骨矛,庞大的骸骨不破身挪移到寒渊上方,大大咧咧地叫嚷道:“从今以后,寒渊星域为我的私人领地!”
  
  储睿沉默,又以独特的神念,暗自沟通聂天。
  
  “此战,先避让开来。待到宗门麻烦解决,大长老和殿主任何一个归来,再将寒渊星域收回,震杀冰骨大尊不迟。”
  
  “而且天莽星域那边,太始天宗不容易对付,时间,也太赶了,迟则生变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储睿劝说,要聂天忍下这口气,先将宗门內患解决,然后想办法处理冰骨大尊。
  
  莫千帆、尹行天,也都看向他。
  
  “那好,我们先撤离吧。”聂天点了点头,旋即在尹行天的看护下,从寒渊飞离,向玄清宫的那艘银色巨船接近。
  
  莫千帆和俞素瑛,也肃穆以待,防止冰骨大尊下手。
  
  冰骨大尊冷哼,“碎星古殿自身难保,能不能成功度过此劫,都未必。另外三大宗门,或许也渐渐察觉出,那一股潜隐势力的存在了。要不了多久,你们人族的域界天地,就会乱作一团的。”
  
  终于,聂天等人顺利地,重返玄清宫的银色巨船。
  
  极寒宫的吕庆尘等人,在冰骨大尊讲话时,都安静下来,也明白不适合于此刻,和聂天等发生口角之争。
  
  “俞宫主,先撤离寒渊吧。”聂天道。
  
  俞素瑛点了点头,挥手下达命令,这艘被冰骨大尊一拳,轰的船体塌陷的巨船,轰隆隆作响着,向外面驶去。
  
  “你就是师姐所说的,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?”韩清蹙眉,明亮的眸子,好奇地打量着聂天,“你才灵境修为啊。”
  
  “他的真实战力,远超显露的境界的。”俞素瑛道。
  
  “可他,给我的感觉好弱呀。”韩清赤子之心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“他真的能够,帮助我突破到神域吗?我总觉得,以我自己的力量,也是可以的。我早就想尝试了,都是师姐你不放心,不让我……”
  
  韩清不满地嘀咕。
  
  “你每次境界的突破,时间都太短暂了,我总觉得不牢固,有问题。”俞素瑛瞪了她一眼,道:“圣域冲击神域,是我们毕生修行中,最难的一个光卡,多少强者因此而陨灭?你的一次次突破,那么的快捷,根基肯定不稳,没有七八成的把握,不许你冒然动手!”
  
  “哦。”韩清乖乖点头,“可我觉得,我的根基,其实很稳固的啊。”
  
  “轰隆隆!”
  
  银色巨船渐行渐远,离冰骨大尊坐镇的寒渊,怕有数万里了。
  
  这时候,聂天突然开口,“俞宫主,你师妹的修行根基,如她所说,应该是非常稳固的。她的神域突破,在我来看,可能没什么问题的。”
  
  俞素瑛别头,“聂天,我答应和你去寒渊,除了极寒宫勾结冰骨大尊,还有一点,就是希望你能够在我师妹的突破上,帮上忙。”
  
  “不介意的话,能否让我以我的力量,看一下她的状况?”聂天道。
  
  “看状况?什么方面?”俞素瑛一脸狐疑。
  
  其余玄清宫的圣域强者,都是莫名其妙,心道你一个区区灵境,该怎样才能去洞察圣域者的状况?
  
  “好奇怪的家伙。”韩清盯着聂天说。
  
  “她的体内,或许隐藏着巨大的秘密。”聂天深吸一口气,移步到韩清面前,肃穆地说道:“请你,不要抵抗我气血的渗透,我来试一下。”
  
  “师姐……”韩清求助地,看向俞素瑛。
  
  俞素瑛喝道:“让他试试!”
  
  “哦。”韩清无奈地应承。
  
  下一刻,聂天探手,落向了韩清的左手背部。
  
  触手,冰寒入骨,如摸着一块冰块,如寒渊表面的冰层,透出令人牙齿打颤的寒意。
  
  一缕生命血气,从聂天掌心吐露,逸入韩清的手背,沿着她的手臂筋脉,向她体内缓缓地飞去。
  
  天地间,最能感应异常气血的,必然是生命血脉。
  
  聂天的生命血脉,对气血,对别人的血脉,都有最敏锐的嗅觉。
  
  他的那一缕生命血气,在韩清的体内游弋着,于筋脉活动,深入到冰寒骨头,慢悠悠地,抵达到韩清的心脏处。
  
  聂天的眉头,从舒展,渐渐皱起。
  
  所有人,都在认真观察着他,看着他的表情,变得越来越古怪。
  
  就连韩清自己,都生出奇怪的感觉——难道自己真有问题?
  
  不然的话,这位星辰之子的神情,怎么会在始终变化,变的越来越凝重,越来越惊异?
  
  “何人,何人的手笔……”
  
  聂天的生命气血,在韩清体内游弋着,落入她心脏的那一刻,霍然睁开眼,眼中充斥着深深的惊骇。
  
  韩清的鲜血、筋脉、骨骼中,都有极其细微,极其细微的冰寒气息。
  
  那气息,乃隐讳到极致的血脉之力形成,非丹田灵海的灵力。
  
  也唯有他的生命血脉,最敏锐的感应,还在他将一缕气血注入,韩清放开后,他才能稍稍察觉出来。
  
  他觉得,在韩清体内,有以极寒的气息构建而成的,一种繁复神秘至极的转化之术。
  
  这种转化之术,将韩清天生携带的极寒血脉,一点点压制着转化了,将能强大血脉的寒力,流向到韩清的丹田灵海,造就她的丹田灵海,比常人的修炼事半功倍,能够令她更快的突破境界。
  
  极寒血脉的等阶,不会突破蜕变,其血脉的奥妙,都用来造就丹田灵海,令她人族炼气士的境界,能飞速的提升。
  
  没错,韩清如他一般,也是一位混血者!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