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达成一致
“呼!”
  
  聂天吐出一口气,将按在韩清晶莹手背的那只手,慢慢松开。
  
  他的眼睛,直愣愣地盯着韩清。
  
  韩清明显不喜,冷声道:“你看什么呀?神神道道的,奇怪的家伙。”
  
  “聂天,你看出什么名堂没?”俞素瑛急切道。
  
  “混血者!”聂天给出定论,“和我一样,她也是混血者,她的血脉天生带有极寒之力。”
  
  “不可能!”
  
  不止俞素瑛,玄清宫的七位圣域者,也齐声尖叫。
  
  韩清轻藐地,甩了甩手臂,“这就是你的定论吗?师姐,你找的都是什么家伙啊?我从小到大,都没有感觉到什么血脉,我的身体,也不像那种混血者,那种异族一样强大,有时候还会生病呢。”
  
  人族孱弱,异族、混血者,天生躯体强悍,这是公论。
  
  尹行天和莫千帆两人,听到聂天的判断,互视一眼,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  
  在韩清身上,他们没有嗅到一点,混血者、异族该有的气血之力。
  
  “聂天,你真的没有搞错吗?”俞素瑛都怀疑了。
  
  “我不清楚她极寒血脉的源头,可她的确是混血者,而且极其特殊。”聂天斩钉截铁,“她的极寒血脉,被一种前所未闻的秘术,限制在体内。限制她血脉的秘术,应该就是她血脉的源头,也含有极寒的气味。”
  
  “这种限制,能够令她的极寒血脉,不会显露在外。”
  
  “她极寒血脉的成长,催生的寒力,没作用在五脏六腑、筋骨,没有强悍她的躯体,都汇聚向丹田灵海。”
  
  “就是因为这样,她的境界突破才会更快,因为极寒血脉的存在,她炼化极寒灵石,吸收寒力,感悟寒冰法决的速度,都会比常人快的多!”
  
  “她能短时间内,踏入圣域后期,具备冲击神域的资格,那极寒血脉功不可没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聂天神情肃穆,将他的推断,告知俞素瑛,还有韩清。
  
  一番话说完,众人还是狐疑,有的人,如莫千帆选择相信,但玄清宫的七位圣域,还有韩清本人,分明一点不信,认为他在胡说八道。
  
  “聂天,这事……如何能证明?”俞素瑛道。
  
  “她被你师傅带回时,你师傅没说些什么吗?”聂天不答反问。
  
  “没有啊,我师傅只是说,她的修炼天赋绝伦。”俞素瑛皱眉,回忆了一番,道:“她的来历,还有父母是谁,我师傅并没有说。如我们玄清宫这样的宗门,招收天赋非凡者,一般都不会过问来历,都是带回来再说。”
  
  “我忽然想起另一个人。”聂天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  
  “谁?”俞素瑛愕然。
  
  “雷宗,韩森,拥有雷电血脉。”聂天思索着,说:“他是雷宗之主,从一个地方领回来的,也有雷电血脉。不同的是,韩森的雷电血脉,慢慢地觉醒了,也没有如此神奇的转化之术,去供养丹田灵海。”
  
  “她,比那韩森要特殊的多。”
  
  俞素瑛一愣,咀嚼着聂天这番话话的意思,忽然心有点烦躁困惑。
  
  “怎么证明?”韩清哼道。
  
  “你自己感觉不到吗?”聂天扬了扬眉头,“以年轮来看,你的寿龄,仅有两千年左右。两千年啊,你现在可是圣域后期修为,冰魄神教的冰魄神女,被称为极寒奥义的修行天才,还是在冰魄神教,她境界和你一致,她多大了?”
  
  “至少也万载了。”尹行天叹息一声。
  
  他,也是圣域后期,卡在这一步多年。
  
  圣域,寿龄极限为三万年,他就快抵达寿龄极限了。
  
  用了三万年时间,才进阶到圣域后期,还未能突破到神域,而韩清……仅仅修行两千年罢了。
  
  “两千年,修炼到圣域后期,很短暂吗?”韩清道。
  
  俞素瑛嘴角有点苦涩,下意识地扭头,看了一眼寒雾深处的寒渊,道:“听说,那位冰帝玄瑀,修行到圣域后期时,也快一万年了。你比起冰帝玄瑀,都整整缩短了近五倍的时间,我就是觉得你太快了,才不敢让你冒然冲击神域。”
  
  一想到这儿,俞素瑛稍稍有点相信,聂天的推断了。
  
  仔细想来,她这个师妹的修行速度,实在太过于骇人听闻。
  
  多年来,她将这个小师妹保护的很好,不愿让太多人知晓,就是她自己都觉得,这个小师妹有点奇怪,让她摸不透。
  
  “冰帝玄瑀的那寒渊,你们若能得到……”聂天看向俞素瑛,轻声说道:“你师妹的神域冲击,将万无一失。而且,她神域之后的境界,都可能变得异常顺利。神域中期,还有后期,都有顺利问鼎的希望。”
  
  俞素瑛点了点头:“我答应你们,去寒渊,最初的时候,也有这样的想法,想看看极寒宫的禁地,造就寒冰神国、极寒天冰剑的异地,有什么奇特。现在才明白,那寒渊,竟是冰帝玄瑀的碎神域所化。”
  
  “她,真有极寒血脉吗?”一位玄清宫的长老询问。
  
  “有,只是被限制着,没办法蜕变血脉,或许也不会彻底觉醒。”聂天给以肯定,“这或许不是坏事,一方面保护她混血者的身份,一方面令她的人族丹田灵海,造就到极致,能更快踏入神域。”
  
  “或许有一天,等她突破到神域,或别的境界,那种对她血脉限制的转化之术,会被她自行挣脱。”
  
  “那时候,她已经有了自保之力,别人知道她是混血者,应该也拿她没辙了。”
  
  “而且,以神域的实力,以对寒冰之力的认知,她再聚集极寒之力,她的血脉,还是能飞速蜕变。”
  
  “兴许在百年,或几十年内,她的极寒血脉就能达到九阶的高度,能冲击十阶大尊。”
  
  “妙哉!”
  
  话到这里,连聂天都不得不赞叹,对造就韩清的人物,生出由衷的敬佩。
  
  先以血脉,促进韩清的炼气士境界,迅速突破。
  
  因她在人族天地,血脉不显,混血者的身份不出来,又相对安全许多。
  
  待到韩清,有一天跨入神域,限制解开了,以神域修为,对极寒之力的参悟,再去强化血脉,同样能飞快提升。
  
  “另辟蹊径,很好的修行方式,先兼顾一方,等获得大成就了,再去着手另外一方。”聂天惊叹不已。
  
  “聂天!你真的觉得,你的判断是正确的?”俞素瑛沉喝。
  
  “百分百。”聂天肯定。
  
  俞素瑛沉吟许久,说道:“那好!我有个提议!”
  
  “什么?”聂天询问。
  
  俞素瑛的眼睛,转了一圈,突望向降临后,一直皱着眉头,在船舰角落端坐着,调养生息的储睿。
  
  “我玄清宫,退出对你们碎星古殿的争夺,太始天宗那边,我们也愿意出手一助。不过,你们要答应我,如果你们这趟的麻烦,能顺利解除,还请你们帮助我们玄清宫,将冰骨大尊把持的寒渊,给夺取。”
  
  “那寒渊,我玄清宫要拿到手,我要交给我小师妹。”
  
  聂天看向储睿。
  
  一过来,就忙于恢复战力,准备在天莽星域和太始天宗叫板的储睿,闻言睁开眼,眸如两片星河耀目,“寒渊,为冰帝玄瑀的碎神域,你师妹如果正如聂天所说,将来的成就,兴许不在冰帝之下。”
  
  “我可以答应。但我们也有条件,你玄清宫从今开始算起,万年内,都不准和碎星古殿为敌。”
  
  韩清,要是借助寒渊力量,成就神域,冲击到中期和后期,那玄清宫必将再生邪念。
  
  “我答应。”俞素瑛郑重其事地表态。
  
  ……